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第24节

第24节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24节

    苏嘉摇摇头, 闭上眼睛。

    郑修炀又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没事的, 你哥哥在外面保护你,炀哥和呈哥也会保护你们的,乖乖睡觉吧。”

    苏嘉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郑修炀走出来时, 苏璃正和段谨呈对坐在电竞椅上看微博, 苏璃那双好看的眼眸此时异常明亮,嘴里啧啧啧不停感叹。

    “我的天啦,成双现在真的是墙倒众人推,他怎么做了那么多让人恶心的事情啊!”

    段谨呈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己没有那个本事, 不脚踏实地,只想着走一些捷径,翻车是必然的。”

    成双并不是偶然对苏璃出手,当苏璃上了榜单前十,他就关注到苏璃。

    他想要更上一层楼,也害怕自己现在的地位被动摇,所以便巧言令色,让粉丝误会苏璃,并且用各种办法黑苏璃。

    而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对平台主播出手,当粉丝开始大范围回踩,平台其他主播才发现,他们竟然都被成双暗算过。

    成双的礼物也并不全是观众自愿赠送,他会联系粉头,让粉头带节奏,鼓吹群里的粉丝和观众送礼物。

    更让苏璃瞠目结舌的是,成双和他的几个女粉不清不楚,同时一脚踏几船。

    那些小姑娘都是家庭殷实的人,为了成双一年不知道要刷多少钱的礼物。

    次日一早,成双就上了社会新闻。

    新闻中对苏璃和苏嘉提及不多,都是用同平台主播代替,更多是在报道成双让观众送礼物的s_ao炒作,以及他在苏璃直播中对自闭症的各种言论。

    当这条新闻全网推送时,成双便成为大家茶余饭后抨击的对象。

    【看新闻里的视频,他真的够恶心的,竟然那么说自闭症,祝他一辈子自闭走不出来!】

    【卧槽,睡粉丝!这么s_ao的c,ao作就不怕翻船?】

    【骗礼物?那些家长辛辛苦苦挣的钱,就这种人渣给骗走了,这种可以报警吧?】

    中午,苏璃送段谨呈去机场,段谨呈便对他说:“成双被他粉丝家长告了,告他诈骗,而且是好几个粉丝家长。”

    成双许多粉头的礼物都是他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来的,其中更是骗了好几个小姑娘和他谈恋爱,那些粉丝如今醒悟后,就有几个家长知道了这些事,心中愤然,将成双告上法庭。

    粉丝的聊天记录都在,这些便是成双曾经犯罪的证据。

    有个高赞评论道:【他还嘲讽同平台主播的学历低,没想到他这个大学生还诈骗。】

    下面跟评纷纷表示大学生不背锅,他是自己素质差。

    而且还有人表明同平台主播虽然学历不高,但辍学是家庭原因,那位上学期间可是真学霸!

    苏璃看见这些新闻和评论,心中最后一口郁气总算是吐了出来。

    他笑眼看着段谨呈,手指有些紧张地搓了搓,然后期待看着段谨呈,“呈哥,我五月才搬家,那我搬家前的周末你还会过来吗?”

    段谨呈抬手捏了捏他的鼻子,“你希望我过来吗?”

    苏璃轻轻点头,“希望。”

    段谨呈宠溺一笑,“那我过来。”

    话落,段谨呈张开双臂。

    苏璃用余光看了看四周,随后抬手与段谨呈拥抱,在段谨呈肩窝蹭了蹭,“呈哥,一路平安。”

    段谨呈拍拍他单薄的脊背,“嗯,我下飞机了就给你打电话。”

    两人这才分开。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机场有个苏璃的粉丝,看到这一幕后拍下了照片,然后放进群里。

    【我觉得我可能粉到真的了。】

    【卧槽!我就说他们俩甜得不像样!】

    【天啦,他们也太配了吧!苏璃身上是不是还穿着游戏的周边衣服啊,段老板送他的!】

    【这么糊的照片都这么帅,此生无悔进城来!】

    发照片的人叮嘱大家不要外传照片,比较最近疏离因为成双的事情正被某些人盯着,她们吃糖也需要谨慎。

    苏璃回家后生活便恢复了往常的节奏。

    早晨起床,郑修炀就会过来,有时会给他们做早饭,苏璃做饭他就陪着苏嘉。

    苏嘉如今已经愿意和郑修炀简单交流,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人不理不睬。

    苏璃感动弟弟的改变,也慢慢地接受了郑修炀。

    饭后他们去shi地公园。

    郑修炀过来后,苏璃和苏嘉去公园就不再坐自行车,而是乘坐郑修炀的车过去。

    而且郑修炀认识的人多,也能带着苏嘉和苏璃去公园不对外开放的地方游玩。

    苏嘉喜欢亲近大自然,当然更开心。

    但是苏璃最近总有些心里不安,感觉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过现在与以前却不同了,以前苏璃会自己扛下来,现在他却有人可以依靠。

    于是当天下午,苏璃就把自己心里的感觉告诉了段谨呈,还带上一丝撒娇的情绪。

    “呈哥,今天出门的时候总感觉怪怪的,我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段谨呈比苏璃更紧张,因为人不在身边,他有时候会鞭长莫及。

    “那我提前过来,再带人来查一下。”

    苏璃却说:“不用了。”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应该是最近成双那件事的后遗症。”

    段谨呈叹道:“没事,等你搬家之后就好了,到时候我们每天都能在一起。”

    苏璃嘴角染上一抹淡淡的笑意,“嗯!”

    他现在也很期待能够和段谨呈住在一起,原来恋爱的感觉这么好!

    下午苏璃去小村的蔬果店买菜,那店铺老板娘收钱的时候随口对苏璃说:“你家是不是来亲戚了呀?”

    苏璃微微一愣,“没有啊。”

    老板娘抬眼看向苏璃,收起温和的笑意,疑惑道:“昨天有一个男人来我这里问你家的地址,还问了你家是不是有其他朋友在,我看他和你长得有点像,就……”

    老板娘再看了看苏璃,“我是不是把你的信息跟什么坏人说了?”

    苏璃指尖微微颤抖,却对老板娘扬起一抹笑,“没有,应该是我家的亲戚。”

    苏璃走出蔬果店,心中怒火却在翻涌,他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看见什么异常的情况,然而他却清楚,自己的清楚,那个人肯定是他那个应该被碎尸万段的父亲!

    果然成双联系了他吗!

    苏璃回到家里,还是没有任何父亲出现的痕迹,他便不再理会,这人总有一天会露出马脚,他又何必着急。

    晚饭后苏璃照常打开游戏,开了单排,他心中有气,打游戏比以前还要猛一些,只挑人落得最多的地方,打完后还开着车鸣笛到处找人,可谓是十分嚣张了。

    弹幕都发现了苏璃的暴躁,还猜测苏璃是否和段谨呈吵架了。

    直到直播麦克风里出现一声微信提示音,苏璃这才找了个小厕所苟起来。

    苏璃打开段谨呈的微信,段谨呈发的是一段语音,他扯下耳机后打开段谨呈的语音,然后段谨呈的声音就传遍了整个直播间。

    “小璃,别自己生气了,上yy和我一起打会儿游戏。”

    苏璃心里的郁气一瞬间就散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狡辩,“我没有生气。”

    然后他顺便看了眼弹幕,这才发现自己和段谨呈的聊天都被弹幕听到了,弹幕还在笑他。

    【傲娇离说他没有生气就没有生气,段谨呈你好好哄就是了,别拆穿啊!】

    【段谨呈,快上线陪玩,疏离心情不好需要你陪玩!】

    苏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弹幕把‘段老板’这个称呼换成了‘段谨呈’,如今看着就好似弹幕都是他的娘家人一样。

    苏璃被自己这个想法雷得外焦里嫩,连忙让段谨呈上线。

    段谨呈上yy后等苏璃玩完这一局,一边看直播一边和他聊天。

    “我让人给你们送了些生鲜,明天到,要及时煮了吃,那些东西放久了不好。”

    苏璃一边跑毒一边说:“什么时候?我到时候注意一下手机信息。”

    段谨呈说:“发郑修炀那儿了,早上七点送到。”

    苏璃:“……炀哥那时候还没起呢。”

    段谨呈理所当然,“所以发给他了,否则吵到你和嘉嘉睡觉了。”

    苏璃开镜击杀一个,嘴角挂着笑意,“那我们等着你晚上过来吃。”

    “别等我。”段谨呈笑道:“要等我我就不会让他们早上送了。”

    苏璃和段谨呈说了会儿话,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随后他和段谨呈双排,直播间观众就开始闹着让苏璃开摄像头。

    【你这么帅,怎么可以不开摄像头!】

    【万人血书求开摄像头造福大众!】

    苏璃还没开口,段谨呈却说:“开摄像头是不可能的,你们别想了。”

    弹幕这一次却没有附和段谨呈。

    【段谨呈你憋说话!疏离离看看我们呀!开了摄像头给你送礼物买糖吃!】

    【肯定是段谨呈不让疏离开摄像头的!来人,把段谨呈拖出直播间!】

    【段谨呈,你好好当你的陪玩就行了,没事送送礼,就别开口说话了。】

    段谨呈无奈又疑惑,“你们什么时候叛变了?”

    弹幕继续和他吵。

    【因为我们疏离好看!可爱!】

    【因为我们要为自己谋福利!段谨呈,我们再也不为你谋福利了!】

    【我的粉丝历程,段谨呈老婆粉,城里cp粉,疏离老婆粉!如果不是段谨呈比我有钱,我一定去撬墙角!】

    段谨呈微挑眉头,对苏璃说:“小璃,不许开摄像头,知道了吗?”

    苏璃眼带笑意,乖巧应道:“好。”

    【送礼物的观众都是爸爸,可是段老板是老公呀!老公比爸爸有钱,爸爸们就不重要啦!城里女孩永不倒!】

    第74章

    不管弹幕怎么说, 苏璃都不听弹幕的, 最后直播结束, 弹幕也没有求到苏璃开摄像头。

    苏璃感谢了观众礼物,下了直播,段谨呈就在yy里说:“视频接一下。”

    话落苏璃手机便跳出段谨呈的视频请求。

    苏璃接通了视频, 段谨呈便下了yy,看着苏璃青春十足的面容,对苏璃说:“以后我们一起玩游戏的时候, 我们就把视频连上。”

    苏璃睁大眼, “连视频?”

    这人真是越来越贪心了。

    段谨呈理所当然道:“怎么,想看自己的男朋友都不行?”

    苏璃脸一红, “可是直播的时候和你开视频,我会分心。”

    段谨呈说:“你不会, 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也很厉害。”

    苏璃看向旁边,逃离段谨呈的眼神, “我要睡觉了。”

    段谨呈看时间也不早了,便答应了苏璃,至于以后开不开视频, 段谨呈认为这事不用着急。

    段谨呈依旧是坐的周五的航班到s市, 郑修炀开车去接场接的他,回来的时候苏璃还在直播,正单排呢。

    他往地下一趴,躲进一堆草里,对观众说:“这里很安全, 别人发现不了我,他们从这了路过,我还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观众嘲笑他那是‘自欺欺人草’,他稍有些得意,“没人看见我藏在这里,肯定不知道这里有人,怎么会自欺欺人?”

    他话说完,段谨呈撑着手臂探过头,看了看他蹲着的位置,确实非常有掩饰性,看不到苏璃在哪儿,但是段谨呈思绪一转却说:“可是你直播间的观众可以看到你的位置,然后来狙击你。”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苏璃一跳,他刚要转头看向段谨呈,耳机里突然出现脚步声,苏璃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几枪打死!

    暴毙让苏璃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怎么就凉了!

    段谨呈忍不住笑了,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傻不傻。”

    弹幕一听见段谨呈的声音,被甜得嗷嗷叫,然后说苏璃偶尔就会有这种s_ao炒作,并且给了段谨呈好几个视频av号。

    苏璃抚着胸口,“你吓到我了。”

    段谨呈道:“嗯,都是我的问题,如果不是我,你肯定不会暴毙。”

    苏璃噎住了,半晌道:“也不是,我自己谨慎。”

    段谨呈拉着凳子坐在苏璃旁边,然后就拿着手机看粉丝发给他的视频,疏离暴毙集锦。

    苏璃又继续自己玩游戏,刚搜了枪准备去刚隔壁楼的人,就听见段谨呈在他身边笑出了声。

    苏璃按错键,瞬间趴在地上。

    他转头看着段谨呈,就见段谨呈满眼笑意看着手机。

    苏璃取下耳机,听见手机里传出自己的声音,“怎么又炸我!”

    这是他玩游戏时被天降正义的轰炸炸死时说的话。

    苏璃抬手去拿段谨呈手里的手机,“呈哥,别玩手机了,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段谨呈抬眼笑看着苏璃,“今天你自己玩,我看看你的视频,粉丝给了我很多你的视频剪辑,还有我们俩的,我都没看过。”

    苏璃差点脱口而出,你除了看我俩的同人文同人图,现在还要涉猎粉丝剪辑的恋爱视频了吗!

    苏璃一想到段谨呈给他发那些照片,就觉得浑身发麻,不想让段谨呈看粉丝自制的视频。

    他甚至管不了自己正在玩游戏,伸手要去抢段谨呈手里的手机,“呈哥,你不许看了,你陪我玩游戏。”

    段谨呈抓住他的手,将手机藏到身后,“怎么,小陪玩还要老板陪你玩游戏了?”

    苏璃看着段谨呈身后,一本正经,“不是,你的礼物都折算成陪玩费了,你要赶紧用完啊!”

    段谨呈挠挠苏璃的手心,“我们可以换成其他的方法,除了陪玩还能陪其他的,根据内容不同,可以重新定价。”

    苏璃瞳孔微睁,开始挣扎,脸也开始红了,“只能陪玩游戏,其他的不行。”

    段谨呈放开他,扬了扬下巴,“你要死了。”

    苏璃回头看向游戏屏幕,一颗雷落在他游戏人物面前,下一秒,他被炸死了。

    苏璃:“……”

    弹幕猝不及防被撒糖,cp粉越发觉得自己粉上真的了!

    【想起那张照片,感觉自己泡在蜜罐里!】

    【楼上说什么呢![手动滑稽]】

    【疏离和段老板是真的甜,就是段老板老是欺负疏离,真的太可恶了。】

    【疏离就让人想欺负啊,欺负起来软软的,甜甜的,我也想欺负疏离!】

    【如果不是我太穷,我也想要疏离!】

    【如果不是我太受,我也想要疏离!】

    【如果不是我太丑,我也想要疏离!】

    段谨呈轻咳一声,“注意你们的言辞。”

    他现在有点后悔当时没有拦住苏璃开摄像头,现在这情况他心里有点酸。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小男朋友长得很帅,还想撬自己墙角,虽然在财力方面他赢了大部分人,但是苏璃好像并不是一个很贪财的人,而且他自己现在也很能挣钱了。

    段谨呈突然有了危机感。

    苏璃决定忽视这些人,他只是一个沉心游戏的技术主播,不是娱乐主播,所以不用理会这些调戏他的弹幕,只要好好玩游戏就好了!

    苏璃不理弹幕,段谨呈却用他自己的方法彰显主权。

    其实苏璃和段谨呈在游戏的时候很少说s_ao话,那些你情我爱的更是没有,可是两人自从暧昧以来,苏璃和段谨呈说话的语气便慢慢产生了变化,直至现在正是恋爱了,还偶尔会带着撒娇的语气说话。

    所以那些视频大多数都是苏璃跟段谨呈撒娇,或者段谨呈逗着苏璃跟自己撒娇的剪辑。

    段谨呈就这样在苏璃身边张扬的播放这些视频。

    所以直播间的观众不仅能听见苏璃游戏的声音,还能从麦克风听见段谨呈放视频的声音。

    同时,段谨呈还用余光看着苏璃拿来看弹幕的屏幕,看到弹幕询问他感受,段谨呈就切到直播间,告诉观众。

    【段老板:剪辑后期很不错,可看性很高。】

    看着看着,段谨呈看到了苏璃和成双硬刚那一天观众的录屏,那天不仅苏璃出镜了,他也出镜了。

    他看着自己在苏璃身边,视线一直落在苏璃身上,这才发现自己看苏璃的眼神是那么的明显,也难怪最近直播间观众都说他们‘像’真的。

    若是作为粉丝去看这些视频,粉丝只会觉得这些视频很甜,是消磨空闲时间的好选择。

    但是对段谨呈来说,这些视频就像是他和苏璃在一起陷入热恋的纪录片,而且这些纪录片还做得这么用心,每一帧都将他们两人的感情和爱情放大。

    且看视频的观众也非常有才,在弹幕里各种解读,很多时候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对苏璃态度和情绪的变化,可是弹幕却有无数人在告诉他。

    段谨呈将这些视频看完后,给各up主充了电以示感谢,然后私信up主想要原视频。

    他要把这些视频全都收藏起来以后和苏璃一起看,那时候再回顾一定又会是另一番不同的感触。

    苏璃终于直播结束,最近他偶尔会有直播很煎熬的感觉,因为段谨呈和弹幕总是见缝cha针地调戏他,他不仅要绷紧神经玩游戏,还要防着弹幕和段谨呈,真的很累。

    直播结束后,苏璃转头看见段谨呈还在看视频,不由有些好奇,“呈哥,什么视频那么好看?”

    段谨呈将手机递给他,“最近剪的视频里我们已经开始谈恋爱了。”

    苏璃:“……”

    段谨呈眼角带笑,“粉丝很厉害,视频里的感情轨迹和我们的感情发展几乎相同,很有收藏和纪念价值,我已经给这些up主发了私信,让他们把原版给我。”

    苏璃倒吸一口凉气,“呈哥,他们会发现的!”

    段谨呈慢慢收起嘴角的笑意,抬手握住苏璃的手,“你害怕被人发现吗?”

    苏璃摇摇头,随后又点头,“肯定会对呈哥你的工作和生活有影响。”

    段谨呈眼角笑意又沁了出来,“你应该担心你自己才是。”

    苏璃说:“我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做直播不怕的。”

    段谨呈说:“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我自己给自己当老板,难道我的员工要因为我找了男朋友就炒我鱿鱼?我相信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员工,只要我工资开的够高。”

    苏璃:“呃……”

    段谨呈捏了捏他的手,“而且我也不是没有媒体爆过,之前有一个前任就挺喜欢秀的,当时很多人都知道了。”

    苏璃心里有些酸,“哦……”

    段谨呈抬起苏璃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当然,你是不同的。”

    苏璃压住要上扬的嘴角,“谁知道呢。”

    段谨呈轻叹一声,“我知道。”

    虽然这话很矫情,但是苏璃真的是不同的,至少段谨呈的心是这样告诉他的。

    苏璃轻哼一声,“你该走了。”

    段谨呈摸了摸苏璃的脸,“再待一会儿。”

    正说着,下面有人敲响小院铁门。

    苏璃皱紧眉头,“这么晚了,谁啊。”

    他起身向楼下走去,段谨呈跟在他身后。

    两人走到一楼,苏璃打开房门,然后看着院子外那个看不清脸的身影愣在门口,整个人开始微微发颤。

    段谨呈立刻发现苏璃的不对劲,上前要拉住苏璃,苏璃却已经冲了出去。

    他沉着脸走到那个男人身前,因为背着光,所以看不清表情,声音却比平时低了许多,“你来找我做什么?”

    男人哈哈一笑,露出一副十分亲近的模样,“小璃啊,你还记得爸爸吧,爸爸听说你找了个男人很有钱,来看看他有没有欺负你。”

    随后男人看见了跟着苏璃出来的段谨呈,脸上的表情多了一分高傲,“你就是段谨呈吧?听说你睡了我儿子,我来问问你对我儿子到底是什么态度。”

    苏璃沉声道:“什么态度跟你有什么关系?”

    男人故作关心,“当然有关系了,你是我儿子,现在才多大,不满20呢,你肯定是被他骗了,我过来就是要告诉他,他要是只想玩玩你,那我肯定不答应,要让他赔你ji,ng神损失费、青春损失费,他要是想和你好好过,你怎么也是我苏家传宗接代的儿子,断了我们苏家的根,赔偿和彩礼总要给够吧。”

    苏璃竟然笑了,笑声却没有温度,“一个亿够不够?”

    男人双眸一亮,“他肯给这么多?”

    苏璃猛地一拳打向男人,拳头击打在肌r_ou_和牙齿上,发出一声闷响。

    然后男人因为惯性向后倒去,喉头闷出一声呼痛声,却又被苏璃一脚踢在心口,将那声呼痛断在了喉头。

    苏璃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他不给我也给!一百个亿都给你!你去下面领,每年都给你烧!”

    第75章

    苏璃的话中满是凶狠, 男人猛地被苏璃揍倒在地, 半晌没有缓过神来。

    眼前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儿子吗?他的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狠了!

    他抬手阻止了苏璃想要继续的暴行, 着急却也愤怒地说:“你怎么回事!我是你爸!”

    苏璃双目通红,他并不怕和父亲再见,因为如今的他已经羽翼丰满, 不再惧怕这个男人。

    看到这人比从前更加佝偻的身影,苏璃心想他终于老了,老到没有自己高, 没有自己灵活, 也没有自己力气大的时候了,他终于老了!

    苏璃几乎想要笑出声, 眼眶却通红,狠声道:“爸?我早就没有爸了, 在你第一次打嘉嘉的时候,我就决定不把你当爸爸了!”

    他仅停顿一瞬间, 就上前抓住男人的衣领,一把将他拎起来,然后凶狠看着他, 又一拳击向男人腹部, 咬牙道:“这是替嘉嘉打的!”

    男人怒吼想要挣扎,苏璃一抬膝盖,踢向男人腹部。

    男人终于整个人蜷缩倒在地上!

    然而苏璃还没有放过男人,蹲下身膝盖压在男人胸膛,继续拎着男人的衣领, “还有替妈妈打的!”

    话落他抬手对着男人的脸又是两下!男人嘴角当即沁出一抹血痕。

    男人终于被打怕了,颤巍巍举着手说:“我不找你了!我不找你了!”

    苏璃邪恶一笑,“怎么能不找呢?我现在一个月可是好几万收入,说不定能年入百万呢!你看我多有钱啊,你来找我啊,我男朋友还是段谨呈呢,比我更有钱,你来找我们啊!我一定每次都给你这样的大礼,看你找我几次能让你有那个福气和本事收到我给你烧的纸钱!”

    苏璃这笑太冷太邪,将他这些年内心积攒的郁气和怒气都发泄了出来,看着十分恐怖。

    男人被吓得发抖,这才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再是从前那样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自己再也无法掌控,甚至能够左右自己性命的人!

    男人颤抖着声音,“你不能杀我,杀人犯法的!”

    苏璃冷声一笑,“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呢?你自己身体不好生病去世了,你运气不好在路上被车撞死了,千万种方法,我怎么可能自己杀你!”

    “小璃!”段谨呈在苏璃身后轻喊他的名字,然后走上前去,一手搭在苏璃肩膀上,一手扶着他的手腕,将他拉起来。

    苏璃一个颤抖,收回脸上的表情,刚才的他被段谨呈看到了,段谨呈会讨厌这样的他吗?

    段谨呈哪里会讨厌,他只有心疼,一颗心仿佛被刀子一刀刀割下血r_ou_,疼得他心脏一抽一抽的。

    他将苏璃拉到自己身后,然后蹲在男人身边,眼神逐渐沉了下去,散发的气势比苏璃恐怖百倍!

    他目光冰冷,语气漠然,“是一个男人告诉你我和苏璃在一起了对吗?也是他给你出主意让你来找苏璃让他给你钱的对吗?”

    男人疯狂点头,“是啊是啊,我是被别人骗了,我自己很爱苏璃的!”

    “闭嘴!”段谨呈沉声令喝!

    男人瞬间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

    段谨呈道:“那你可能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已经进监狱了,他的后半生几乎都毁了。”

    男人瞳孔骤然睁大,所以那个人竟然骗了他!苏璃和段谨呈根本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段谨呈低声警告,“如果你以后再出现在苏璃面前,或者向别人提起你和苏璃的关系,到时候别拿着自己是苏璃父亲的身份来求情!”

    段谨呈的声音又低又沉,然而却带着千斤重量一般,让男人恐惧异常!

    他哪里还敢来,这些有钱人哪里是他能惹得起的!

    “不来了,不来了!”男人缩着肩膀往后退,神色中满是恐惧。

    段谨呈站起身,回头看苏璃。

    苏璃咬牙看着男人,“滚吧!以后再出现一次,我就再打你一次!”

    男人连忙站起身,却又捂着腹部瘫在地上,苏璃那几下打得十分狠,他估计自己受伤不轻,而且牙齿也被苏璃打掉了两颗!

    可是他却不敢说什么,只怕自己再说,就再也无法从这里逃离掉了!

    最后男人蜷缩着身子,蹒跚却又慌忙地从这里逃离!

    苏璃看着他狼狈离开的背影,紧握的双手这才放开。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杀了这个男人,可是他还有弟弟,还有段谨呈,还有大好的年华,他不能为了这个男人丢弃自己的一生!

    不过这男人如果敢再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更狠地揍他,让他害怕,让他恐惧!

    然而苏璃却也低下头,段谨呈看到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对自己失望透顶了,会不会看到自己有这样贪婪成性的父亲而讨厌自己?

    心里的担忧还来不及填满心脏,苏璃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鼻息间满是段谨呈身上让他安心的暗香。

    “没事了,他走了,以后再也不敢出现了。”段谨呈轻拍苏璃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安抚,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暖,“没事了,小璃刚刚好木奉,保护了弟弟和自己,还替妈妈报仇了,以后这个人肯定再也不敢出现了,小璃只要照顾好弟弟,以后肯定会幸福的。”

    苏璃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他以为段谨呈会讨厌他,会对他失望,可是段谨呈却懂他,明白一直坚定在他心底的那个想法。

    他很早很早就想这样揍那个男人一顿,让嘉嘉和妈妈知道,他现在长大了,能保护嘉嘉了,也能保护自己了!

    段谨呈都懂!他没有讨厌自己,还抱了自己,安慰自己。

    苏璃抬手搂住段谨呈的腰,将头埋在段谨呈怀里,眼泪打shi了段谨呈的衬衣,却烫得段谨呈心脏一抽。

    段谨呈不停亲吻着苏璃的耳根和头顶,对苏璃说:“没事了,以后都会没事的,我也会保护小璃和嘉嘉,郑修炀也会保护你们,你们再也不会遇到那样的事情了。”

    苏璃点头,哭了好一会儿才和段谨呈上楼。

    苏嘉就一直站在楼上等着苏璃,苏璃走到苏嘉面前时,苏嘉抬手摸了摸苏璃通红的眼角,轻声呢喃,“哥哥不哭。”

    郑修炀深吸一口气,对苏璃说:“刚刚没让嘉嘉看,嘉嘉不知道谁来了。”

    没看见,没人说,苏嘉也不关心。

    苏璃轻声说:“谢谢炀哥。”

    之后段谨呈和郑修炀又陪着这两兄弟好一会儿,等他们躺上床这才离开。

    第二天苏璃起床眼睛有些肿,去叫段谨呈起床时,段谨呈看着他红肿的眼睛,都不忍心欺负他了。

    将苏璃搂进怀里,段谨呈亲了亲他红肿的眼睛,“还难受吗?”

    苏璃笑了,且笑得十分开心,“不难受了,昨天晚上梦到妈妈了,她夸我厉害,说有我保护弟弟,她就能放心了。”

    苏璃是真的开心,昨天晚上打了那人一顿,自己也痛痛快快哭了一次,将他这些年压在心底的抑郁情绪纷纷发泄了出来。

    现在他只觉得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弟弟一天天好转,自己挣的钱也一天天增加,生命中又出现了段谨呈和郑修炀两个人,这样的生活他怎么会不开心呢!

    段谨呈捏捏他的脸,“开心就早点跟我去b市。”

    到时候住进他家里,那些人想找苏璃都进不了小区。

    苏璃脸一红,微微点头,“我月底就开始收拾,然后月初搬家好不好。”

    段谨呈眼角带笑,“真是太好了。”

    苏璃现在也想要搬去b市,虽然和段谨呈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想要天天和段谨呈粘在一起,这种段谨呈只有周末才能过来的日子越过越煎熬,他也没有必要守着这里,就和弟弟搬过去好了。

    之后的日子段谨呈还是没周末都来苏璃这里,到月末,他们就替苏璃一起收拾行李,最后发现苏璃家最多的就是苏嘉的玩具。

    搬家时,段谨呈找人将苏璃和苏嘉大部分行李邮寄了,苏嘉、苏璃则和他们一起坐飞机去b市。

    苏嘉情况特殊,段谨呈和郑修炀直接弄来一辆私人飞机。

    飞机不大,内里却非常豪华宽敞。

    郑修炀上飞机后感叹道:“我们嘉嘉以后去哪儿都不方便,我还是去买一辆私人飞机,以后方便嘉嘉出门。”

    苏璃连忙摇头,“不用不用!”那也太夸张了吧!

    郑修炀眨眨眼,“放心,你炀哥还是有本事挣钱的。”

    郑修炀直播是兴趣,也是之前的主业。

    但是他们这种家庭的孩子,大多数都会涉及商业投资,他自己也做投资。

    所以直播的钱是小钱,投资才是大头。

    郑修炀看着苏嘉,取下他一边耳朵的耳塞,诱惑道:“嘉嘉喜欢飞机吗?像这个飞机一样,只有我们能坐,没有其他人的飞机。”

    苏嘉点头,然后拿过耳塞又塞进耳朵里。

    即使是私人飞机,杂音还是很重,他不喜欢杂音,所以喜欢带着耳机玩自己的玩具。

    郑修炀说:“你看,嘉嘉想要。”

    苏璃皱眉,“嘉嘉又不懂。”

    段谨呈摸摸苏璃的头,瞥了郑修炀一眼,“别担心了,飞机买来也不是登记在嘉嘉名下,还是他郑修炀的私人财产,你担心个什么劲呢?”

    苏嘉这才反应过来,对哦。

    郑修炀嘴角一抽,他是那么吝啬的人吗?段谨呈的话就好像他连一架飞机也舍不得送了!

    郑修炀揶揄回去,“是啊,就像你住进老段家里,那房子还是老段的名字,你就当自己用感情抵房租换来了一套豪宅居住。”

    苏璃偷偷笑了,知道段谨呈听了这话肯定要生气。

    果然,段谨呈冷冷一笑,“原来是这样的吗?所以我和你之间没有感情,劳烦你以后不要随意进出我的家。”

    郑修炀一怔,嘉嘉现在是要跟着苏璃住进段谨呈家的,所以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要去得罪段谨呈!

    第76章

    下飞机后有专车接送, 就连行李也是段谨呈的司机拎下来的。

    第24节


同类推荐: 我才不会爱上什么徒弟/太上忘情他超霸道的 完结+番外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对男朋友过敏怎么办 完结+番外过分尴尬 完结+番外我爸说他喜欢你 完结+番外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