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第23节

第23节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23节

    待段谨呈关上卫生间的门,苏璃抬起双手捂住脸,轻声呜咽两声。

    刚刚怎么就变成那样了!也太刺激了吧!谈恋爱原来是这样的吗!

    此时他摸到自己眼角微润,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真的被段谨呈吻得沁出了生理性泪水。

    所以呈哥是真的行,只是以前没那么凶,很温和而已。

    捂着脸沉浸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恢复了正常,然后趁着段谨呈还未从卫生间出来,立刻换回了自己原本的衣服。

    随后拿着那件已经被段谨呈揉出褶皱的t恤,时不时瞄一眼卫生间,心里腹诽,段老板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苏璃抬手捂住有些热的脸。

    不要想了!你都在想些什么!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好想的!

    苏璃将自己脑子里这些东西都赶走,然后起身去了厨房,他要做晚饭了,吃了饭还要直播呢!

    段谨呈解决之后,便又看见苏璃穿回了他的卫衣,围着围裙在厨房切菜。

    围裙的系带勒出了他纤细柔韧的腰肢,段谨呈不禁回想起刚才抱着他时的手感。

    段谨呈又有些心猿意马。

    于是他走到苏璃身后,伸手圈住苏璃的腰。

    苏璃手上的菜立刻落到了洗菜池里。

    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沸腾,苏璃捡起菜叶,继续冲洗,却没有开口对段谨呈说话。

    反正拒绝段谨呈,段谨呈也不会听他的。

    而且这样被段谨呈从背后抱着,苏璃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动。

    其实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郑修炀打开门准备出来问他们晚上吃什么,看到厨房那两个紧紧贴在一起的人,郑修炀又是欣慰又是酸涩地关上门,回头对苏嘉说:“哥哥正在做饭,待会儿就能吃了。”

    苏嘉便低下头继续玩乐高,郑修炀看着苏嘉青涩单纯的面容,又看着他微红水润的嘴唇,突然有些情动。

    他之前去培训了,这段时间也在网络上课,就是希望他自己可以给苏嘉进行一定的干预治疗,当然,最后证明效果不错。

    所以现在他突然有些心动。

    郑修炀对苏嘉说:“嘉嘉,你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拿个乐高过来。”

    果然,苏嘉开始期待。

    郑修炀速度很快从自己的房间拿了一盒新乐高过来,然后坐在苏嘉身边,拿出乐高对苏嘉说:“嘉嘉,看着我。”

    苏嘉抬头看向郑修炀,与他视线相对。

    这是郑修炀之前就已经干预训练的结果。

    一部分自闭症患者不喜欢与人对视,所以要让他们接受与人对视,就需要进行干预训练。

    郑修炀为此不知道折进去多少盒乐高,但是现在效果却是很明显的。

    现在郑修炀同样用了这个方法,“嘉嘉,亲我一下。”

    苏嘉略微迟疑,没有动作。

    郑修炀却不慌张,而是重复道:“嘉嘉,亲我一下。”

    苏嘉微微探头,慢慢靠近郑修炀,然后在郑修炀嘴唇上轻轻一碰。

    那一瞬间,郑修炀感觉自己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还有这样纯情的一天,就只是一个简单的亲吻,可是仿佛能让他付出生命。

    亲吻时间很短,郑修炀嘴唇却仍旧遗留着苏嘉温软的嘴唇触感。

    他看着苏嘉,定了定心神,问道:“讨厌吗?”

    苏嘉想了想,摇头道:“不讨厌。”

    郑修炀松了口气,将手里的乐高递给苏嘉,“做得很木奉。”

    苏嘉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拿着自己的新乐高很是开心。

    郑修炀乘胜追击,“那我再亲你一下?”

    苏嘉看向郑修炀,郑修炀慢慢探头,苏嘉没有躲避,郑修炀屏住呼吸吻上苏嘉的唇,嘴唇微动,心脏狂跳。

    这一次亲吻也只是短短几秒钟,郑修炀便离开了,随后他站起身,对苏嘉说:“你乖乖玩,我去看看你哥做好饭没。”

    打开门,郑修炀往门边走了一步,蹲在墙边,抬手捂住心脏的位置,满脸荡漾回味着刚才两个简单却意义重大的亲吻。

    苏璃做好饭和段谨呈一起将饭菜端出来,看见郑修炀蹲在卧室门外,好奇道:“炀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郑修炀立刻收起表情,一脸正气,“没事,没做什么,吃饭了吗?我去叫苏嘉。”

    第71章

    苏璃晚上直播的时候, 段谨呈让他登录了自己的游戏账号, 然后在他身边说:“穿那件粉色的t恤, 你穿粉色比蓝色好看。”

    蓝色是苏嘉喜欢的颜色,所以苏璃很多衣服都是蓝色。

    他并没有关注过自己喜欢什么颜色,直到段谨呈发现他对粉红m4格外执着, 对这件粉色t恤格外喜欢之后,段谨呈恍然苏璃应该是喜欢粉红色的。

    苏璃美滋滋换上那件粉色的t恤,再配上一条白色百褶裙, 在素质大厅转了两圈, 又跳来跳去,高兴地说漏了嘴, “呈哥,你送我的衣服比这个游戏里的好看。”

    弹幕化身福尔摩斯。

    【送衣服?他们又背着我们在进行什么私下交易!】

    段谨呈想了想说:“要不你换一套木奉球服, 游戏里游戏外穿一样。”

    苏璃双眸一亮,“好啊!”

    两人同时忽视了满是疑问的弹幕, 退出素质广场重新选择衣服。

    游戏里有些衣服并不是那么的日常,所以苏璃最后选择了vk木奉球服套装。

    游戏人物换上后,苏璃满意对段谨呈说:“那我现在去换衣服了。”

    他的衣服已经收到卧室里, 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去卧室换衣服了。

    段谨呈说:“嗯, 去吧。”

    没一会儿,郑修炀从卧室走出来,坐在苏璃的位置上,“你们这是搞什么?要开摄像头吗?”

    弹幕疯狂cue郑修炀的话。

    【啊啊啊,开摄像头啊, 我也想看疏离穿这身衣服!】

    【为什么苏璃去换衣服炀哥出现在电脑前?】

    郑修炀常年直播,和弹幕互动驾轻就熟,“你们想看疏离开摄像头,我感觉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小璃那么好看,肯定要藏起来啊,怎么可能给你们看。”

    “小璃换衣服我肯定不能看啊,否则以后每一年的今天都是我的祭日!”

    “老段和小璃什么关系?我和小璃什么关系?你们猜呀,猜对了有糖吃。”

    苏璃走出来刚好听见他说这句,连忙拦住他,“炀哥你说什么呢!”

    郑修炀讪讪一笑,“没有没有,我回卧室了。”

    走过苏璃身边,郑修炀抬手拍了拍苏璃的肩,“好看,比游戏里好看。”

    顶级大牌工作室不愧是大牌工作室,在不脱离游戏服装样式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修身时尚元素,让服装上身后看起来比游戏里更好看。

    苏璃此时穿着蓝灰色的木奉球服外套,内搭一件蓝灰针织毛衣,下身不是游戏里的七分牛仔裤,而是九分裤,白皙的脚踝露出,竟撩得段谨呈有些想上手。

    苏璃被段谨呈炙热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站在段谨呈身前问他,“呈哥,好看吗?”

    段谨呈伸出手,“过来。”

    苏璃不明所以,走过去,然后被段谨呈拦腰抱住。

    段谨呈就这样坐在电竞椅上,双腿分开,将苏璃抱到自己腿间站立,然后埋头于苏璃胸腹之处,深深吸了口气。

    苏璃大气不敢出,生怕被直播间网友发现什么端倪,因为紧张腹部肌r_ou_微微发颤。

    段谨呈隔着衣服摸了摸他的背脊,听着他肚子里叽里咕噜的消化声笑了两声。

    “呈哥。”苏璃轻声叫着段谨呈的名字,声音带着隐秘且微不可见的哀求,仿佛在撒娇。

    然而就这样隐晦压抑的感情,却同时把段谨呈和观众的心都叫软了。

    段谨呈放开苏璃,拍了拍他的后腰,示意他继续打游戏。

    苏璃坐在位置上,侧头看弹幕,然而耳根开始发红。

    【主播刚刚那声呈哥叫得好基!】

    【那声呈哥叫得我心都软了啊啊啊啊!段谨呈!快把你的存款给他!】

    【段谨呈!你刚刚干什么呢!欺负我们疏离了嘛!快跪榴莲道歉!】

    【买买买!送送送!什么都给你!段谨呈!还不快送礼物!没听见疏离都撒娇了吗!】

    段谨呈看着弹幕笑了,问苏璃,“想要什么?”

    苏璃微鼓着嘴,声音含糊,认真看着屏幕,“什么都不想要。”

    段谨呈抬手捏住他的耳垂,“怎么不要了,弹幕让我把命都给你,其他的算什么?”

    苏璃抬手将他的手轻轻拍开,一本正经道:“我要打游戏了,不要打扰我。”

    随后又说:“我不要你的命,你别听弹幕胡说。”

    段谨呈看着弹幕叹气,“不是我不给,是他不要,送礼物吗?”

    苏璃阻止他,“不要了!”

    好在苏璃认真打游戏的时候,段谨呈和弹幕会收敛一些,所以为了不再被弹幕和段谨呈调戏,苏璃拿出了十二分的努力打游戏。

    段谨呈在旁边看他打游戏也觉得有意思,那微抿的嘴角,偶尔会皱起的眉头,对枪赢了后飞扬的眼尾,无一不让段谨呈着迷。

    直播时间结束,苏璃感谢了礼物,并且和观众道别。

    刚下播,段谨呈的手就爬上了他的肩头,靠近苏璃问他,“你什么时候搬到b市?”

    苏璃脸一红,“我的房租五月到期。”

    段谨呈叹息道:“你终于肯答应了。”

    苏璃回头看着段谨呈,微仰起下巴,“呈哥你帮我给我弟弟找好学校了吗?”

    段谨呈点头,随即对苏璃说:“其实在这方面,国外的经验更丰富一些,等苏嘉有所好转,国外也联系好了,我们就出国治疗一段时间。”

    苏璃双眸一亮,“真的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我弟弟会恢复正常吗?”

    段谨呈摸摸他的脸颊,“恢复正常倒是有些困难,不过应该可以进行一定的社会活动,不会再让你这么担心了。”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苏璃嘴角溢出一抹笑意。

    虽然他希望弟弟能够开心地活着,为此他甚至可以为弟弟筑起一处安全地,一辈子护着弟弟。

    但是他仍旧希望弟弟可以康复,然后去看看他从前没有看过的世界,去更多的地方,活得更加快乐开心。

    苏璃感激看着段谨呈,“谢谢呈哥。”

    段谨呈嘴角微勾,“就这样?”

    苏璃一愣,眼神四处晃荡了一会儿,然后又落回段谨呈身上,与段谨呈四目相对。

    他捏了捏手指,然后慢慢凑上去,在段谨呈唇上轻轻一吻,离开时脸已经红透了,声音也轻细羞涩,“谢谢呈哥。”

    段谨呈扣住他的后脑,轻声道:“只要是你想要的,什么都愿意给你。”

    然后他深深吻上了苏璃的唇。

    以后这个人就将由他守护。

    然而段谨呈的守护并不是无死角的,他就算已经考虑全面的,却也仍旧无法阻止成双煽动粉丝。

    “他们都是什么人,我们惹得起吗?现在疏离正是他的心头好,我这种小人物还是躺好任碾压吧。”

    “我真的没想到他们连一个解释和道歉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全网封杀,我不知道找律师维权有没有用,段家可不是我这种人惹得起的。”

    成双咬牙在群里说出这些话,越说心里越是憋闷。

    他不觉得自己有错,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疏离竟然让段谨呈这样对他,那些人还看不到疏离yin险的内心,认为他是多干净纯洁的人。

    真干净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从一个小主播变成如今平台在线直播人气最高的游戏主播?他不相信疏离没有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此时群里有个粉丝说:我刚刚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疏离的弟弟不是傻子,他是自闭症,也就是孤独症,天生的,一直没有治好,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随后这个粉丝丢出一张医院病历表:我就说疏离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我哥在医院工作,我以前听他说过,今天终于找了个借口,看到这个病例记录了,发出来给大家品一下。

    群里顿时将那张照片翻来覆去地看,然后一个成双的女粉头站出来说话了。

    吃的都是彩虹瓜: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去疏离直播间闹事了,疏离遇到这些事已经很可怜了,就算段老板可怜他,把他捧成第一主播也没什么,他弟弟现在都十七岁了,这病还没好,他肯定也很辛苦啊。

    另一个女粉头也说:对啊,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我们再去问问段老板,我觉得成双的事情只要和段老板解释清楚,段老板不会再继续这样对成双的,看段老板微博还和他的粉丝聊天,我觉得他应该也不是那么极端的人。

    然而却有很多粉丝已经被洗脑成功:凭什么要我们示弱道歉?疏离弟弟就算是自闭症怎么了?我弱我有理了吗?

    还有人说:疏离可怜,成双就不可怜了?老老实实直播怎么就该被封杀了!

    顿时群里吵成一片。

    然而能够成为粉头的,大多数都是为成双花了很多钱的直播间观众,这些人也是成双直播的根本。

    正是因为如此,成双更不能接受,为什么他的粉丝都开始替疏离说话了!她们不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才是吗?

    看着那两个粉头带着好些粉丝在群里和另一群站在自己这边的粉丝争论,甚至已经‘洗脑’了好几个粉丝,成双瞬间就怒了。

    “要粉粉,不粉滚!”

    他满口戾气说出这话,群里瞬间安静下来。

    好一会儿,他的粉头吃的都是彩虹瓜发言了:好,我粉不起你这种主播,我滚了。

    然后彩虹瓜就退群了。

    另一个和彩虹瓜很好的粉头也退了,接着就是数不清的人开始退群,一瞬间成双群里从未有过的混乱。

    成双咬牙看着一条条退群消息,咬紧了牙。

    此时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从各种渠道得知的苏璃的事情。

    “他很可怜的,小时候他爸爸就经常打他弟弟,他为了护着弟弟不知道挨了多少打。”

    “爸爸拿着家里的钱跑了,说出去做生意打工,从来没有回来过,家里都靠他和他妈妈撑着。”

    “哎,他妈妈后来也死了,然后他就带着弟弟走了,不过今年把之前欠的钱都还清了,看来在外面工作还是很顺利的。”

    “原来他成绩很好的,都是因为家里拖累,否则肯定考清北的。”

    “他爸爸走了也好,如果那个人还在,也不知道会怎么折磨他们两兄弟呢。”

    成双灵光一闪,让你可怜,让你委屈,让你抢了我的第一,让你怂恿段谨呈这样封杀我!

    你爸爸离开了你是不是觉得解脱了?他又不是死了!

    既然你这样对我,那我就把你爸叫回来,恶人自有恶人磨,让你爸整死你!

    除了成双,其他粉丝也被那些退群的人激怒了。

    他们将所有的怒火都集中在疏离身上,认为这一切都是疏离造成的。

    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在疏离的直播间发弹幕,他们的账号也无法给苏璃发私信,因为都被平台屏蔽了。

    但是这些粉丝和成双一样,被煽动到疯狂,特别有几个带头的女孩子,行为比那些明星的脑残粉有过之而不及。

    最终他们找到了苏璃的qq,注册了新号添加苏璃为好友。

    苏璃此时刚洗漱结束,躺在床上和段谨呈微信。

    段谨呈正在向苏璃索要男朋友福利,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和弟弟分房,和自己同房。

    苏璃红着脸和他争辩,qq突然弹出消息,他顺手点开,看到有人加自己,随手拒绝了。

    随后又有两个人加他,其中一人看起来是个很激动的粉丝。

    苏璃不知道谁又把自己的联系方式泄露了,又想会不会是群里的粉丝想要私加他的好友,就通过了。

    刚通过,那边便发来了长篇大论,显然是有准备的。

    苏璃越看脸越黑,眉头紧皱。

    他只知道成双好像和平台解约了,具体怎么会是他并不清楚,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解约那么简单。

    从这个粉丝的言论看来,成双只是在直播间开了一句自己的玩笑,就被封号了,然后全网直播平台都不愿意和成双签约。

    而这一切都是他让段谨呈做的,至于他为什么能让段谨呈做到这个程度,当然是因为他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苏璃冷冷一笑,并没有回复那个一直在骂他的成双粉丝,而是去了微博。

    因为那个人说,他们已经在微博开始将这件事前因后果写清楚,一定要将苏璃的恶行公布。

    苏璃微博账号没有告诉粉丝,是他自己的小号,他也不常用。

    上号后,苏璃在搜索框里搜索了成双和自己的名字,却什么也搜不到。

    果然和这个粉丝说的一样,被段谨呈找人屏蔽了。

    苏璃并不生气,反而觉得心里有些暖。

    原来这段时间,段谨呈为他挡住了那么多的风雨吗?

    他感激段谨呈,但是他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r_ou_!他也要让这些人知道,欺负他,欺负他弟弟,他一样会撕回去!

    于是苏璃打开了刚刚那个成双粉的聊天框,向她要了微博地址。

    那人当即说:你又想删了吗?你除了这一套还会做什么!

    苏璃冷笑着打字:那你们除了眼瞎嘴脏还有什么?不敢告诉我吗?怕我撕了你们!

    那人果然受不了激将,当即把微博地址给了苏璃。

    苏璃搜索发微博的人,终于找到了这条几乎转载量已经好几百,但是却只限于成双粉圈高潮的微博。

    他冷冷地看着这些人嘲讽他用不正当手段打压成双,嘲讽自己有个自闭症弟弟就卖可怜,甚至嘲讽苏嘉偶尔直播唱歌像傻子。

    苏璃只觉得心中的怒火怎么也压不住,双眸仿佛要烧起来!

    他将自己的微博名改成‘主播疏离’,然后转发了这条微博。

    主播疏离:你们说我不出面面对这件事,现在我出来了!我不知道是谁让你们觉得自己有这个权利在这里嘲讽我弟弟!

    我和我弟弟从小没有给别人造成困扰,也没有因为弟弟的病就求捐款浪费社会资源,我们一直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本事活着,难道自闭症就是原罪吗!

    我还以为成双开的是什么小玩笑,结果他在直播间说我弟弟是傻子,他明明知道我弟弟是自闭症,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情况,还这样嘲讽我们,这样的主播不封杀留着残害青少年吗!

    呈哥只是封杀了成双而已,如果是我,我会把他婊出来,就像现在这样,让他知道我不是什么好惹的包子!

    惹我,踩我,讽刺我,我没事,但是你笑我弟弟,我他妈和你没完!

    苏璃微博发出后,段谨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璃起身来到客厅,打开电脑,一边接听段谨呈的电话,一边看相关的微博及各种信息,整个人气得身体颤抖、胸膛不停起伏。

    “你没事吗?”段谨呈的声音带着些许急促,“我马上过来。”

    他心想还好他今天舍不得苏璃,决定周一一早飞回去,否则现在他已经在b市,不能立刻来到苏璃身边,肯定会被气疯了。

    苏璃对段谨呈说:“呈哥,我没事,我要和成双说清楚!”

    苏璃还留着成双的联系方式,他打开直播,也顺便打开录屏,从微博摸来的观众也十分愤怒,却不知道苏璃要做什么。

    苏璃直接联系成双:成双,你之前在直播间说我弟弟傻子对吗?

    成双好不容易从一个和苏璃父亲还有联系的人那里拿到苏璃父亲的电话,正挂了电话,得意之时,看到了苏璃的信息。

    他嘴角挂起一抹讽刺,对苏璃说:我说了又怎么了?你弟弟不就是个傻子吗?连你爸都那样说!他说他当初离开就是因为这个傻子,可不能让傻子毁了他一生。

    苏璃气得呼吸粗重,身后拥上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璃,别生气,有我在,别生气,别难过。”段谨呈声音低沉,眉宇紧皱,他没想到成双和他的粉丝战斗力那么强,如果早想到,一定不会让他再出现在苏璃面前。

    苏璃靠在段谨呈怀里,眉间仍旧有着少年因为生气积攒的戾气和愤怒,“呈哥,我不难过,我要亲自撕了他!”

    第72章

    而此时苏璃的直播间也涌入越来越多人, 虽然已经过了凌晨, 但是对于网友们来说, 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所以大家又回到苏璃直播间。

    来苏璃直播间的还有成双的粉丝。

    苏璃回头看着段谨呈说:“呈哥,你把我直播间的屏蔽打开, 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要说什么。”

    段谨呈见苏璃眼中全是压抑的怒气,知道他急需发泄,便联系了郑修炀, 让他通知平台打开苏璃直播间的屏蔽。

    苏璃对段谨呈说完那句话后, 便拨通了成双的语音通话。

    于是直播间越来越多的粉丝,包括成双的粉丝, 都看见屏幕里出现一个手机投屏,那个手机屏幕的投屏正是苏璃和成双的聊天界面。

    语音打过去没多久, 成双就接通了,声音带着些许嘲讽, “怎么,还要打电话来和我吵架?你干嘛这么麻烦,直接找段谨呈啊, 你不就是喜欢像个娘们一样找段谨呈告状吗?”

    苏璃声音低冷, “你是不是在直播的时候骂我弟弟是傻子?”

    成双声音透着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无赖,“我说了吗?我提了你弟弟的名字了吗?你自己要把傻子的名头安在弟弟头上,别甩锅给我啊!”

    而此时的直播间里,彩虹瓜已经被成双恶心疯了,【卧槽, 真他妈吃屎一样难受,我他妈竟然粉上这么个狗!疏离,我这里有成双所有直播的录屏,那天的也有,他就是点名骂的你弟弟!】

    【卧槽,成双大粉回踩啊!】

    【疏离,成双大粉有录屏,成双就是点名骂的!】

    随后无数粉丝重复这句话,就为了让苏璃有底气。

    苏璃看到了,声音更冷,“我有录屏,你需要我放给你听吗!”

    成双微微一愣,恼怒道:“我就是说了又怎么样!你弟弟不就是个傻子吗!自闭症不就是傻了吗!”

    他的话顿时嫌弃直播间骂人高潮,甚至有粉丝立刻将这一段录音发到网上。

    微博上,郑修炀正盯着,见苏璃要正面刚成双,立刻联系人将微博的屏蔽撤了。

    于是这个录屏一出去,就掀起了网友的群嘲和反感。

    自闭症就是傻子!说这话的人才是傻子吧!这种睿智到底是哪里来的,竟然还敢这么说话!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苏璃直播间,开始和苏璃的粉丝一起骂成双。

    成双并不知道正在直播,刚联系上苏璃父亲的他很是有恃无恐,回答甚至没有经过脑子。

    “你弟弟自己傻了还不让人说!你自己爬段谨呈的床走后门让他来搞我还不让人说!”

    成双的话让直播间很多成双粉瞬间脱粉。

    【卧槽,脱粉了,这他妈什么人啊!】

    【日,之前活动的时候就一直让我们给他送礼物,现在真他妈后悔,老子挣的钱都喂狗了!】

    【我们群也是,一直让送礼物送礼物,好多学生把自己一学期的生活费都送进去了!】

    【送生活费算什么!我们群还有个妹子送炮呢!】

    【卧槽!我们群才说有一个他的正牌女友!什么鬼!】

    顿时弹幕掀出越来越多的黑料,也越来越多的粉丝回踩,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粉的主播竟然是个这么恶心的人!

    苏璃看着弹幕,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所以最开始造谣我直播是剧本,造谣我自己给自己刷票的人是你,根本不是其他主播?”

    当时苏璃被造谣找段谨呈出演剧本,段谨呈还未认证身份,所以很多人都相信了。

    段谨呈认证之后,立刻有人指出是当时的活动榜上他上面那几个主播在搞苏璃,可是现在真相浮出水面,那是成双做的!

    成双嗤笑一声,“果然是傻子他哥,现在才明白,本来想这样把你们都搞下去的。”

    然后他的语气又yin沉下来,“但是你竟然好运遇到了段谨呈!如果是我早遇到段谨呈,有你什么事!”

    苏璃颤抖着手翻动着自己的微博。

    自从限流解除后,不少粉丝给他私信和评论,有骂人的,可是更多的是支持他,安慰他,甚至回踩成双的。

    然后苏璃点开一个成双回踩粉的私信,那人给他发了一张成双的照片。

    苏璃看着照片嘲弄笑了,“就你这脸,还想和我争?你他妈自己照一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再说话!”

    “你他妈说什么!你就能比我好看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和那个手办一样好看!你要真的长那样早当明星去了,就算不当明星,直播露脸也能吸好多粉,不敢露脸就是长得丑,你他妈以为我不知道!”

    苏璃拉着段谨呈的手把段谨呈推开,“呈哥,我要开摄像头了。”

    段谨呈拉过旁边的椅子挨着他坐,脸色冷沉,声音却带着心疼,“没事,我就在你旁边。”

    “开摄像头?”成双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你在干什么!”

    苏璃冷冷一笑,嘴角扬起一抹凶狠的笑,“我在直播,你来我直播间看看,你离我差了多远!人丑还作怪,被我碾压是早晚的事!”

    然后苏璃的脸突然出现在屏幕上,他穿着睡衣,旁边坐着的是同样穿着睡衣的段谨呈。

    弹幕有一瞬间的停滞。

    大家都在传苏璃长得好看,但是真的没想过他能这么好看。

    刚成年不久的少年散发着满满的青春气息,就连生气暴怒也带着少年人的冲动,与旁边沉着脸黑着眼眸的段谨呈全然不同,他的怒气张扬、桀骜、尖锐!

    然而就算这样生气,却也不能挡住他秀美ji,ng致的五官。

    他的双眼仿佛被点燃了一簇怒火,衬的眼眸越发闪亮,好似万千星辰闪烁其中。

    而摄像头画面另一边则是成双粉丝发给苏璃的成双照片。

    若是平时,大家也就只觉得成双是一般长相,不会说他丑。

    可是和苏璃一对比,他那微宽的脸,不怎么看得见痕迹的下颚线,有些宽厚的鼻头,细长的单眼皮,无一不让人觉得这人丑。

    成双慌张地用电脑打开苏璃的直播间,第一眼便看见了摄像头框里苏璃凶狠的眼神。

    他的手机和电脑以前后相差一秒的延迟出现苏璃的声音。

    “看到了吗?段谨呈不仅和我关系好,现在就坐在我身边,我就是被他的礼物捧上第一的,为什么是我不是你呢!就因为我比你好看,比你年轻,比你正气,我他妈要婊你就会直接公开婊,不会搞那些私底下的小动作!”

    他侧头看向旁边屏幕的弹幕,侧颜线条神造般完美,“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除了能在直播的时候酸我,其他什么也不能做,而我,不仅能婊你,还能抢你粉丝!”

    下一秒苏璃转头看着镜头,勾起一边嘴角,对直播间观众说:“成双的粉丝,看到了吗?我比他好看,他以后再不能直播了,你们考虑爬墙来我直播间粉我啊,我比他好看那么多。”

    直播间里,不管是苏璃粉还是成双粉,甚至微博过来吃瓜的都疯了!

    【啊啊啊啊啊!疏离啊啊啊啊啊!】

    【卧槽卧槽卧槽啊!好帅啊啊啊啊!】

    【我晕了晕了晕了晕了!我他妈是多眼瞎才看上成双那狗逼啊啊啊啊!疏离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粉丝了!】

    【已退群!疏离粉丝群在哪里!快给我!五秒钟内我要加入疏离粉丝群!】

    【微博吃瓜来的!这是什么神仙主播!现在的主播都这么好看了吗啊啊啊啊!我也要加群啊啊啊!】

    【旁边是谁啊!旁边那个也是我的菜啊!小孩子才选择,我都要都要啊!】

    【锁了锁了锁了!啊啊啊,段老板在后面笑得好宠溺啊!我要疯了!】

    段谨呈原本很愤怒,然而现在看到苏璃这样公然婊人抢粉,心里说不出的喜欢和宠溺。

    他也好想去弹幕跟着粉丝疯一把,他到底是什么神仙运气,能遇见苏璃这么好的人。

    从苏璃露脸直言抢粉丝开始,成双的各大粉丝群就开始疯退群脱粉。原本很多粉丝从回踩粉那里看到了成双的黑料,就准备脱粉,现在疏离靠着脸正大光明抢粉丝的行为,更是让他们有些激动。

    一想到成双这个yin险的狗逼,再想一想疏离这么小的年纪遇到那么多事情,却没有放弃坚强的活下去,也没有将这些事情挂在嘴边博同情,而是兢兢业业的练技术,用自己的直播效果取悦观众。

    所以脱粉爬墙对成双粉丝来说,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成双整个人气得发抖,“你!你怎么敢这样!”

    苏璃慢慢收起笑意,眼神冷漠看着成双的照片,“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成双,呈哥全网封你,你还能去找其他工作,你不是笑我初中毕业生吗?既然你自己的文凭那么高,找其他工作应该也不难。但是现在,我要起诉你,你的话以及你怂恿粉丝做的事情,给我和我弟弟带来的极大的ji,ng神伤害,你必须为你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成双被吓得一个手抖,挂掉了和苏璃的语音。

    然而苏璃的话还没说完,他也知道成双正在看他直播,于是继续道:“至于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听你刚才话似乎和他有联系,如果你们真的有联系,那请你转告他,不要让我看见他,否则别怪我不顾亲情伦理撕了他!”

    说完这些,苏璃才慢慢收起自己的戾气,转头见弹幕都在安慰自己,他表情有些不自然,因为心里有看到弹幕支持的感动,也有还未收敛的怒气。

    “好了,今天直播就到这里,最后我再郑重声明。”

    “我弟弟是儿童孤独症,也称自闭症,从小就有,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和干预,甚至在成长过程中时常受到我父亲的暴力对待,所以现在仍旧病重。”

    说着他的神情越发严肃,“但是我并不认为他就是傻子,我们也没有给别人造成任何负担,没有以此卖惨博取同情。他很聪明,在音乐上很有天赋,对色彩也很敏感,特别是玩乐高的时候,他在我心里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说到此苏璃哽了哽,“无论是谁对我和我弟弟有什么微词,只要伤害到我弟弟,我就会像今天这样和你硬刚!所以那个泄露我弟弟病例的人,转告你认识的那位泄露信息的医生,我将会进行维权,请他做好准备。”

    话说到这里,苏璃关了直播下播。

    段谨呈抬手将苏璃揽进怀里,然后轻抚他的后背,“好了,没事了,大家都会帮你一起惩戒那些坏人的。”

    苏璃深吸一口气,在段谨呈睡衣上将沁出眼眶的泪水擦去,声音哽咽,“呈哥,我是不是很厉害,我自己也能保护好弟弟!”

    段谨呈心脏一痛,低头吻了吻苏璃的头顶,“嗯,很厉害,嘉嘉有你这么个哥哥会感觉很幸福的。”

    苏璃点点头,抬头看着段谨呈,眼眶有些微红,“呈哥,今天你和我一起出镜了,他们肯定要猜测我们的关系。”

    段谨呈抬起一手捧着他的脸,“我们是什么关系?”

    苏璃脸一红,“你是我的男朋友。”

    段谨呈宠溺一笑,“那怕什么?只要你不怕。”

    苏璃说:“我不怕,我什么都没有,就算被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没什么可失去的。”

    段谨呈捏了捏他的脸,“我也不怕,我有钱有势,就算被他们知道了,不耽误我赚钱,也不耽误我继承家业,再说,有了你,那些身外之物也不算什么了。”

    第73章

    段谨呈安抚了苏璃后, 轻轻地吻上他的唇。

    这一次他吻得极其温柔, 两人唇舌缠绵似水, 段谨呈心底满是柔情。

    郑修炀推开门后看到这一幕,总算放心了些。

    段谨呈因为郑修炀的到来放开了苏璃。

    苏璃回过头红着脸感激地看着郑修炀,“谢谢炀哥。”

    郑修炀不在意地挥挥手, 看了看卧室方向,“嘉嘉在睡觉吗?”

    苏璃点头,“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郑修炀还是下意识提步走向卧室方向, 然后轻轻推开门, 就看到一双干净的双眼看着自己。

    郑修炀对苏璃说:“他醒了。”

    然后郑修炀走进卧室,坐在床边, 抬手摸了摸苏嘉的脸颊,“睡不着吗?”

    第23节


同类推荐: 我才不会爱上什么徒弟/太上忘情他超霸道的 完结+番外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对男朋友过敏怎么办 完结+番外过分尴尬 完结+番外我爸说他喜欢你 完结+番外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