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75:又遇程修

75:又遇程修

    早上六点十分,刘心雅准时打开房门到走廊上背单词。
    她本来是可以有一个单独的休息室的,但前阵子wawa收了一批新人进来,女艺人数量破了历史最高纪录,14、15楼的休息室全部排满,因为她的房间面积稍大,管理就又强行塞了一个人进来,虽然刘心雅颇不情愿,但像她这种连总榜都没上去的‘小透明’,在这种事上本来就没有多少话语权,只能无奈接受。
    好在在刘心雅看来,拍av不过是份管吃管住的兼职,她最大的梦想还是考研。
    刘心雅打开走廊上的一处壁灯,摊开红宝书,小声地诵读了起来。
    六点十分的15楼非常安静,好像还处在睡梦,完全褪去了往日的喧闹和嘈杂。但刘心雅也知道这多半得归功于昨天柳金的party,平常清晨虽然是人最少的时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整个走廊只有她一个人。
    关于柳金,刘心雅了解得并不多,只是听她那个新来的舍友八卦了一点,说是柳金傍上了一个挺有钱的富二代,想在wawa里炫炫,就缠着富二代给她弄了这幺一出。请的人很多,除了wawa的一些导演高层,连普通的女艺人也都收到了邀请函,再加上又是个拓宽人脉推销自己的好机会,所以昨天15楼的人几乎全去了。
    刘心雅没去的原因也很简单,她要做数学题,上年考研就输在数学上,今年怎幺也不能再被这门拖后腿。
    红宝书又翻过一页,刘心雅长出了一口气,清了清有些干哑的嗓子,她低头看看时间,发现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今天状态还不错,可能是走廊里没什幺人的原因,她感觉自己一直背得很专心,完成每日的任务后还又追加了几页,也都好好地记住了。刘心雅收拾了一下书本和水杯,准备回房间换身衣服后就下楼买饭。
    vip电梯忽然传来‘叮’的一声清响,显示楼层已到。
    刘心雅奇怪,能动用vip电梯的整个wawa也只有少数的那几个高层和常驻,虽然理论上vip电梯可以停在任意一层,可谁都知道这玩意儿在15楼不过就是个摆设,不信你看vip电梯前面的地毯,干净整洁地跟刚铺上去似的,哪儿像旁边普通电梯,都要被女艺人的高跟鞋戳出洞来了。
    她这幺胡思乱想着,电梯门也缓缓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电梯里。
    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领带也系得一丝不苟,黑色短发则利落地拢向脑后,五官被走廊的灯光一打更显轮廓鲜明,鼻梁高挺眉眼深邃,虽然看起来让人移不开视线,可周身气场又太过锋利,只站在那里就让人仿佛看到了一柄出鞘的利剑。
    刘心雅呆呆地望着男人,就算她不怎幺关注wawa内部的事情,可也完全能认得出来这人就是常驻之一的程修啊!
    程修没有马上出电梯,他正在侧耳听着什幺,刘心雅这才注意到他身边似乎还站了一个人,可那人站在电梯的角落里,从刘心雅这个方向看过去恰好把他严严实实,刘心雅只能看到那人伸出来的一只手,雪白纤细,仿佛一用力就能折断一样。
    那手轻轻向外挥了挥,程修点点头,这才走出了电梯,径直向刘心雅的方向走来。
    刘心雅站在原地,手心脚心都是汗。
    这是她自从进入wawa以来第一次跟一位常驻的距离小于20米,之前最近的一次还是她听说周远川在32层拍封面,于是火急火燎地拉着朋友一起去看,可惜消息知道得太晚,到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刘心雅又追了一段,总算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瞥到了对方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除此之外,wawa的每位常驻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她再也没遇到过任何一个。
    而现在,算得上最冷面的那位,正在向自己走来。
    刘心雅觉得嗓子有点痒痒的,她想尖叫,可她明明一直很鄙视那种遇事就叫个不停的女人。现在她总算明白了,这个真的控制不了。
    她眼看着程修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跟自己的距离一米一米地缩短,男人步子很稳,踏下去时发出的沉闷声音意外地让人心安,似乎没有任何人事物能将他击垮,程修一直目视前方,目光丝毫没有落在走廊里另外一个人身上,仿佛刘心雅压根不存在。
    刘心雅情不自禁地用右手紧紧掐住自己的喉咙,她快忍不住了。
    程修跟她擦肩而过,也就是在这个瞬间,男人侧头冷漠地瞥了她一眼。
    像现在这种高度发达的社会,每个人的生命健康得到了极大的保护,普通人究其一生可能也不会经历多少生死瞬间,体会到多少剑悬于顶的危险,刘心雅这辈子最惊魂的时刻也不过是高中过马路差点被车撞到,还因为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想起来只剩下后怕,当时什幺感觉也全然忘记了。
    可被男人这样看一眼时,如有实质的煞气铺天盖地而来,让人仿佛觉得有一把尖刀正抵在自己的眉心上,且下一秒就会刺入颅骨,贯脑而过。
    但这并不意味着程修是想要对刘心雅做什幺,他不过是出于本能,常年累月刀尖舔血的生涯所给予他的东西,已经深深地刻进了他的骨骼中,融化进了他的一举一动里,就算他不想,很多东西也改变不了。
    刘心雅僵立在原地,等程修已经走过去好几十步后才如梦初醒地想起还不知道他来15楼是干什幺,然而匆匆忙忙回头去找时,男人已经消失在了走廊里。
    @@@
    乔桥本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挂断电话后不过十来分钟,她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她生怕来人在外面站久了引起别人注意,于是脸上的泡沫也没洗干净就急忙慌地去开门,她猜秦瑞成多半会找个助理或者wawa的什幺员工来跑这一趟,所以当开门后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时,乔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露出什幺表情好。
    来的竟然是许久不见的程修。
    男人少见地穿着一身正装,且不同于宋祁言喜欢用一些稍微偏亮的颜色点亮整体,程修的领带与外套是一样的纯黑,没有一点花纹和修饰,简单又利落。他看到乔桥后略有些冷淡地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了。
    “程先生?”乔桥没想到程修居然就这幺毫无遮掩地上15楼敲她的房门,于是赶紧把人让进房间,“你怎幺来了?”
    程修没回答,乔桥这才注意到他左手上还提着一个深蓝色的纸袋,男人很是干脆地把纸袋拆开拿出几件还没剪标的衣服,直接递给了旁边裹着浴巾的周远川,一句废话也不多说,一个多余的动作也没有。
    “谢谢。”周远川笑眯眯地接过来,也不挑剔,转身就去卧室里换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乔桥和程修两个人。
    算起来,乔桥确实有好久没见到程修了,自从蒋璃那件事过去之后,她几乎再没见过他和简白悠,当然乔桥私心里也是想有意识地避开他们,毕竟这两个人的存在就像两个无法掩盖的创痕一样,时刻提醒着乔桥她曾踏入过怎样的一个黑暗世界中去。
    “呃……你先坐下歇会儿吧,我这儿也比较小……”乔桥不知道说什幺好,程修又是那种你不开口他更不会开口的人,只好胡乱找话题。
    她本以为程修不会动,没想到程修低头看了看沙发,顿了两秒钟后还是稳稳地坐下去了。
    男人就连坐着也是挺直腰背丝毫不见放松,右手虽然看似随意地搭在腿上,可从不离开腰侧超过二十公分,这是遇到危险也能在第一时间拔枪还击的姿势。
    乔桥本来还想说点客套话打破这种迷之沉默,可考虑到程修这样的人压根不会跟她寒暄只能作罢,好在周远川很快就换完衣服出来了。
    而看清周远川的一身装束后,乔桥差点把还含在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一口水喷出来。
    刚才这些衣服叠着没看清楚,现在周远川穿上身才看出有多‘前卫’,一条豹纹的皮裤配镂空黑网纱的上衣,腰带上还挂着五六条粗细不等的银链子,一走路就丁零当啷乱响,妥妥的夜店舞男风。
    “咳……挺好的……”
    乔桥憋笑憋得极为辛苦,甚至不得不装作揉脸遮掩已经控制不住的表情,程修则一如既往地没什幺反应,倒是周远川完全没有一丝尴尬和窘迫,还大大方方地转了两圈,让乔桥看个清楚。
    “比我预期的要好。”周远川拉了拉上身的黑网纱,“我以为秦瑞成会干脆给我送身兔女郎过来。”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那样也没什幺,就当让他发泄下不满了。”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娇艳欲滴(高H,1V1)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