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иρℛōυщℯи.ℂōⅿ 574:景闻的初舞台

иρℛōυщℯи.ℂōⅿ 574:景闻的初舞台

    到了练习室,海蝶正跟一群人剑拔弩张地对峙。
    “怎么了?”
    乔桥快步走过去,海蝶伸手把她拦在后面:“没什么,总有人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我教教他们。”
    对面的男人笑了:“先来后到?你没长眼睛啊,我们早把这地方占了,你才是后来的好不好。”
    “一瓶水也叫占位?”海蝶不客气地回呛,“你怎么不抓个苍蝇放这儿呢?好歹还是个活的。”
    “你……”
    乔桥看对面几人穿的衣服很眼熟:“你们导师是萧书仪吧?”
    男人上下打量一遍乔桥:“是啊,怎么了?”
    乔桥刚要说话,突然看见摄像组的人往这边走来,他们就像一群闻见血腥味的食人鱼,哪里有冲突哪里有爆点他们就往哪里钻。
    海蝶还想再跟他们争辩,乔桥拉住他:“走吧。”
    “干啥啊!”海蝶不高兴了,“这地方本来就该咱们用!”
    乔桥:“不是还有好几个空练习室吗?咱们去那边。”
    “那些设备都不如这个好。”☓γǔzんαìщǔ.Vìρ(xyuzhaiwu.vip)
    乔桥扬扬下巴,示意他看摄像组。
    “拍就拍呗,咱们又没偷没抢,怕什么?”海蝶还有点不服气,但声焰小了很多。
    摄像组已经架起设备开始拍了,领头的还向乔桥比了个‘你们继续’的手势,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乔桥拉上海蝶就要走。
    对面的男人突然几步追过来一把揽住海蝶的脖子,语气亲昵:“兄弟,这个练习室让给你们了,这边设备好,你们先用。”
    海蝶皱眉看着他。
    男人笑笑:“你刚才误会了,我本来就是要让给你们的。”
    说完,他也不管海蝶什么反应,大摇大摆地直接走了,步伐相当潇洒。
    这一幕被摄像头完完整整地记录了下来。
    乔桥:“……”
    海蝶:“……”
    “怎么他妈这么不要脸呢。”海蝶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乔桥立马瞪他,海蝶自知失言,但又觉得一句嘟囔而已,应该没被录下来吧。
    事实证明,他们太年轻了。
    第二天录像放出来,网上就炸了锅,原本萧书仪的队伍就很有人气,没比赛之前就在网上圈了一票战斗力颇强的小粉丝,这时候有他们护主,网友们自然而然地开始站队,把说脏话的海蝶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人也太狂了吧?哪个队伍的?”
    “被哔掉的肯定是脏话!”
    “看口型就知道是国骂叁字经了,主办方怎么回事?找来这种没素质的人当选手,不怕带坏青少年吗?”
    “敢骂我家哥哥,让你知道什么叫雪花勇闯天涯。”
    “……”
    乔桥长叹一声关掉了页面:“解释也没用了,以后躲着点镜头走吧。”
    “真憋屈!”海蝶忍不住锤了下桌子,“你说那几个人怎么那么会装呢?摄像组没来的时候明明拽得那个屁样……”
    乔桥:“知道比赛的残酷了吧?”
    “知道了。”海蝶郁闷不已。
    景闻:“我也有责任,我应该跟紧他的。”
    “跟着也没用,你拉不住他。”乔桥摆手,“就这样吧,比赛前你先避避风头吧。”
    说是比赛前,其实也不剩两天了,很快,就到了正式比赛的日子。
    乔桥进入演播厅后先是赞叹了一声。
    前几天拍照的时候这里还像是飓风现场,现在已经完全换了个样,上上下下布置得华丽炫彩,两个主持人也是男帅女美,说了开场词又念了一大串赞助商名字后,比赛才正式开始。
    乔桥在嘉宾席里又看到了宋祁言,他的位置非常好,仅次于评委席,估计是主办方能安排的最好位置了。
    热烈的掌声过后,刚才下场的主持人突然去而复返,手里还拿着一张小纸条。
    “为了增加比赛的趣味性,主办方临时决定为比赛增加一个新道具:复活票。”
    台下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乔桥凝神细听,原来这个复活票就如字面意思,可以让一名已经被淘汰的选手重返赛场,但是获得条件非常苛刻,只有每组比赛的第一名可以拿到一张。
    乔桥暗自摇头,这个复活票应该跟他们无缘了。
    为了节省时间,叁个分组的比赛是在不同演播厅同时进行的,人数最少的就是海蝶的Rap组,所以乔桥先跑去那边看。
    海蝶手气不好,抽到的号码非常靠前,所以他早早就到了后台,紧张得一直在走来走去。
    乔桥安慰他:“别怕,这就像是打疫苗,早打早享受。”
    海蝶:“我害怕打针。”
    乔桥:“那就像是投胎,早死早超生。”
    海蝶:“……你这个笑话真冷。”
    很快,有工作人员跑过来通知海蝶上场,海蝶深吸一口气,回头跟乔桥摆了摆手,就带着一股子‘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上台了。
    他一上台,乔桥就赶紧跑了出去。
    别说海蝶紧张,乔桥比他更紧张,紧张到她觉得自己要是在台下观看一定会心跳过速晕厥,所以她干脆跑了出来,打算等结束以后看回放。
    她又跑到景闻那边,景闻今天一身清纯的学生打扮,正躺在那儿让化妆师做简单的面部修饰,为了配合他的人设,昨晚还紧急把一头银发染黑了,所以现在他整个人就是唇红齿白,肌肤胜雪的校草造型。
    景闻见她过来,赶紧坐起:“海蝶结束了?”
    “没有,他刚上场,我等结束后看回放了。”
    少女似乎看出她的紧张,微微抿嘴:“他一定能行的。”
    “你几号?”
    景闻扬了扬手里的二位数号码:“估计得下午才能上场了。”
    乔桥看了一会儿景闻化妆,心里还是放不下海蝶,她匆匆打个招呼又回到了Rap组那边,刚好海蝶已经表演结束,评委们正在点评打分。
    大概受了网上舆论的影响,评委们非常不客气,最后只给了一个很一般的分数。
    这个其实在乔桥意料之外,海蝶虽然不像景闻似的出彩,但也不至于拿个这么低的分数,大概是主办方觉得海蝶是争议选手,想要借此机会直接把他刷下去。
    又坐下看了一会儿其他选手的演出,乔桥坐不住了,因为她发现后面几乎每位选手的得分都比海蝶高,压线过的想法已经破灭,海蝶被淘汰现在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乔桥急忙跑去隔壁的Vocal组。
    景闻已经在做上台前的最后准备了,两人之间隔着些乱七八糟的人,想挤过去不容易。
    乔桥喊了一声:“景闻!”
    少年抬头看她。
    乔桥伸手高举过头顶,比了个“一”的手势。
    这是她提前跟景闻商量好的暗号,如果海蝶那边成绩不理想,景闻就不能再保存实力了,必须想办法拿下那张复活票。
    但说着容易,Vocal组卧虎藏龙,不乏靠嗓子吃饭的专业歌手,景闻能不能拿下复活票,她心里其实没底。
    少年隔着重重人海,眼神明亮,冲着她微微一笑。
    几分钟后,景闻上台了。
    他一出场就引起了一阵小骚动,因为他的穿着打扮跟今天的舞台太过于格格不入了,其他选手要么浓妆要么艳抹,都是怎么个性怎么吸引眼球怎么来,尤其这是第一轮比赛,大家都太过于想让观众一眼就记住自己了,劲儿往一处使的后果就是造型趋同,都是走酷帅小生那种类型,看久了难免审美疲劳。
    景闻就不一样了,他干干净净的一个大男孩,就简单穿着一件白衬衫和黑裤子,黑发雪肤,其余什么装饰都没有,素得像一张白纸,任谁见了都要多看两眼。
    评委照例会先让他介绍自己,但景闻不会加戏,都是问什么就规规矩矩地答什么,甚至到了其他选手全力煽情的‘你的梦想’环节,景闻也只是用轻飘飘的‘唱歌’二字一笔带过了。
    乔桥看见后面导演组的人在摇头,还给摄像比了个手势,要他把这一段播出时直接掐掉,估计是嫌太无聊了。
    评委也都是国内演艺圈有名有姓的前辈,一开始见景闻还都有眼前一亮之感,但几句交谈下来,都意识到这个孩子恐怕不会出道,综艺感太差了,比素人都差一截,所以评委们也失去了继续了解的兴趣,只比了个请的手势,让景闻直接唱。
    景闻清了清嗓子,有些紧张地握紧话筒,低头静静地等待着音乐响起。
    台下的乔桥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液,一颗心真是提到了嗓子眼。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