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ℍāìτāɡsんцωц.мě 560:我不吃独食

ℍāìτāɡsんцωц.мě 560:我不吃独食

    “请用。”
    梁季泽把一杯水放到宋祁言面前。
    长身而立的俊美男人并无表示,准确的说,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而以梁季泽的身份地位,此时愿意主动为别人做点什么,本身就代表着一种示弱和退让,即便对方不接,但他的姿态是必须先摆出来的。
    宋祁言的目光掠过他,看着二楼的方向。
    “别着急。”梁季泽坐进单人沙发,他还披着那件浴袍,浑身上下一股子餍足劲儿,更添魅力,“我们可以先聊一会儿。”
    “不必了。”宋祁言语气平静,“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不要这么冷淡嘛,她累坏了,这会儿刚睡着呢。”
    闻言,宋祁言终于把目光落到了梁季泽身上。
    两个都是身材样貌一等一的男人,一个坐一个站,一个冷静自持,一个慵懒随性,客厅再大,此时也被两人全开的气场弄得拥挤不堪。
    视线在空中相撞,彼此眼中都是同样的争斗欲和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的狠辣。
    “算了。”
    依然是梁季泽先移开目光,他淡淡道:“我不喜欢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宋祁言轻蔑地哼了一声。
    “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你能做得到,我早就死了几百遍了吧?”梁季泽自嘲地笑笑,“不过同样的,我也拿你没办法。”
    他轻轻转动着自己大拇指上的宽戒指:“既然我们谁也奈何不了谁,那为什么不坐下来好好聊聊呢?”
    宋祁言顿了顿,慢慢坐下了。
    “她怎么样?”宋祁言突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掩饰性地端起水杯抿了一口。
    “唔。”对面的人轻轻用食指第二指节蹭了蹭鼻尖,恶意地笑,“开发得差不多了,小乔很有潜力。”
    宋祁言握杯子的手猛然暴起几根青筋。
    “不要紧张,我不是吃独食的人。”梁季泽身体前倾,盯着宋祁言的脸,“你不想试试吗?我知道你其实跟我一样。”
    他凉飕飕地补充:“只不过你比我更能忍罢了。”
    宋祁言冷冷地看着他:“她在哪儿?”
    “你想带她走?当然可以。”梁季泽耸耸肩,“二楼左拐尽头的房间,请便。”ёγùsんùщù.ℳё(eyushuwu.me)
    宋祁言放开水杯,起身往楼梯方向走去。
    “你打算就这样回去吗?”梁季泽的声音从身后飘来,“她的屁股已经被我开发到极限了,据我所知,你还没用过那个洞吧?”
    踏上第一层阶梯的脚顿住。
    “梁季泽。”宋祁言声音陡然加重,“你真觉得我弄不死你吗?”
    男人笑着走过来,他的手想搭上宋祁言的肩膀,但后者冷漠地避开了。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过,我不是吃独食的人。”梁季泽胸有成竹地笑笑,“怎么样?你不想上去试试吗?一直压抑自己也很痛苦吧?”
    “我不会对小乔做出这种事。”
    “哈。”梁季泽嗤笑,“这时候都不忘立人设,我这个影帝在你面前都要甘拜下风了。”
    宋祁言懒得理他,转身要走。
    “小乔不会知道的。”梁季泽悠悠道,“只要给她戴上眼罩,她做梦都想不到是你,而且她已经高潮过几次了,非常累,她累的时候有多笨你应该知道。”
    梁季泽慢慢走过去,声音贴着宋祁言的耳廓,像是伊甸园里诱惑夏娃吃下禁果的毒蛇:“天一亮,你依然可以做你的宋祁言,恶名我来背,够诚意了吧?”
    宋祁言后背挺得笔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确实如梁季泽所猜测的那样,他的脚无法再前进一步了。
    同为男人,梁季泽很清楚这个提议有多大的诱惑力,尤其是对这个表面纯白无垢的男人而言。
    大家都是深渊,唯独他一人能把自己装出高岭之花的样子,重点是小乔这个笨蛋还真信了,这是最让梁季泽不爽的。
    所以他才会主动把小乔献出去,虽然也有一点讨饶的成分在,但能亲手撕下他的面具,也别有一番成就感。
    “怎么样?”梁季泽继续添柴加火,“你不快点做决定,这一夜可就过去了。”
    俊美的男人转过脸:“我不相信你。”
    梁季泽简直要翻白眼了,他没想到宋祁言居然这么谨慎,如果换成他,肯定早就同意了,毕竟整件事摆明了百利而无一害嘛,不对,也是有风险的,可这点风险跟享用小乔的屁股这件事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好吧,我说实话。”梁季泽摊手,“我也有一点私心,我把小乔弄成这样,她八成不会原谅我了,以后还得靠你替我美言几句。”
    宋祁言眯起眼睛。
    梁季泽轻咳:“这件事是意外,我没想这么对她的,但是你也知道,她有时候说的话真的很气人。”
    这点倒是得到了宋祁言的认同,两个男人迄今为止总算达成了整晚的第一个共识。
    “我不会替你说好话。”宋祁言淡淡道,“你活该。”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现在也后悔了。”梁季泽烦躁地想掏烟,但随即发现自己穿着浴袍,连个口袋都没有,他看向宋祁言,后者倒是大方地将一整盒都递了过来。
    梁季泽点上后抽了一口,眉头顿时皱起来:“我们连抽烟的口味都针锋相对。”
    宋祁言凉凉道:“不抽还我。”
    “算了算了,凑合吧,我懒得去拿了。”梁季泽把烟夹在手指间,把玩观赏着,“就像你和我,谁都看不惯谁,可不还是要捏着鼻子做朋友?”
    “这倒是。”
    “怎么样?你要拒绝我吗?”
    宋祁言也点燃一根烟,悠悠吐出一口浊气:“为什么要拒绝?”
    “哈哈哈!”梁季泽放声大笑,“真想让小乔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啧啧,你活得不累吗?人要学会适当遵从自己的本能,你难道能装一辈子?她早晚要知道的。”
    “你懂什么?”
    “好吧,我不懂,我也没兴趣。”梁季泽踏上楼梯,“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上二楼,宋祁言脚步放得特别轻,无声无息地跟着梁季泽。
    梁季泽打开走廊尽头房间的门,并回头对宋祁言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床上层层迭迭,灯光又暗,只能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突起的人影。但宋祁言一眼就辨认出那是乔桥,因为只有她才喜欢那样近乎于趴着的睡姿。
    无忧无虑的睡姿,完全看不出被监禁了四五天,估计凑近点的话,还能听到细细的鼾声。
    “睡着了。”梁季泽压低声音,“我帮她戴上眼罩,然后你进来。”
    宋祁言目光紧盯床上的人,没答话,算默许了。
    梁季泽心里不禁苦笑,心想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把年纪的人,居然要在小辈面前放低姿态到这种程度。要知道在外面,只有他默许别人的份,谁敢摆谱给他看?
    算了,毕竟求于他,忍忍也无妨。
    梁季泽给乔桥戴完眼罩,又顺便把她的四肢锁住了,这样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可能单靠自己把眼罩取下。
    少女睡得很香,毫无知觉。
    “进去吧。”梁季泽回到门口,对宋祁言扬扬下巴。
    宋祁言往前走了几步,确定那边一切都没问题后,才转身对梁季泽道:“还要换衣服。”
    梁季泽愣了下:“她发现不了的。”
    “换衣服。”说着,已经动手脱下了西装外套。
    梁季泽无奈,万分不情愿地把浴袍脱掉了。他里面什么也没穿,不过梁季泽很坦荡,显然对自己的尺寸很有信心。
    宋祁言看他一眼,动手解开了腰带。
    梁季泽:“……”
    他默默捡起宋祁言的西装外套围在了腰间,后者理当即露出一脸嫌弃的神色,估计这件外套宋祁言不会再碰了。
    “可以了吧?”梁季泽看着披上浴袍的俊美男人,揶揄道,“多此一举。你就算不换浴袍,她也发现不了,她的小脑瓜想不到这些复杂的事。”
    宋祁言没理他,正要抬脚进屋,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问梁季泽:“你的香水呢?”
    梁季泽:“……”
    他懒得再说别的了,直接去取了自己常用的那瓶,宋祁言认真地往身上喷了一点,很少,但是细闻肯定会发现。
    “可以了吧?还有什么指示吗,大少爷?”
    宋祁言把香水瓶放到梁季泽手里:“没有了,谢谢。我明天早上七点出来。”
    说完,他走进屋内,反手将门轻轻关上。
    悄无声息。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