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交融

交融

    汽车猛地刹住,巨大的惯性下,轮胎与地面擦出了相当刺耳的声音。
    好在这里还算僻静,紧急情况下,这是宋祁言能找到的距离最近的避人之处。
    车内的空气已经犹如煮沸的水,升到了一个足以烧毁所有理智的温度。
    乔桥的裤子被全脱掉了,上身也仅剩一件胸罩晃悠悠地挂在她臂弯处,她的后腰整个贴在真皮方向盘上,直到退无可退,手使劲儿地推着正埋首在她两腿之间的某人,当然这点力气起不了多少作用,男人抬高她的臀部,像品尝美味一般舔弄着那敏感的花蕊。
    “不要……不行!好痒——”
    她带着泣音求饶,身体跟着宋祁言舌头的动作抽动着,两条腿都颤抖得厉害,拼命想要合拢。但男人直接将她的一条腿架到了肩膀上,强迫她保持着大张的姿势,不允许乔桥有任何退缩。
    舌尖温柔地抚慰着那点小小的花蕊,濡湿它,吮吻它,下方的两片花瓣也被细致地照顾到,却唯独不肯碰最紧要的穴口,任由那里难耐地收缩张合,蜜液横流。
    “呜——”乔桥难耐地咬住自己的一根手指,身体仿佛不再属于她,一种陌生的,灼人的感觉在她体内延烧,不同于性爱的极致癫狂,好比慢刀杀人,一根一根地割断她的理智。
    “不要、不要这样了……”她的嘴里尝到一点泪水,“进、进来,求你。”
    “什么进来呢?”宋祁言冷静地抬眼看他,男人已经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摘掉了,凌厉的目光锁定着她,如同顶尖地猎手在等待着猎物落入陷阱。
    他将中指放进乔桥口中搅动两下,沾满唾液后抵在那个小小的入口处:“这个吗?”
    伴随着话音,中指缓慢地没入穴口中,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甚至里面的嫩肉还在愉悦地收缩着,仿佛贪婪的小嘴渴求更多。
    “里面很柔软呢。”
    与说出的话截然不同的,是手指的动作。修长的指节有度地屈伸着,逐渐加快地进出,模仿着性器交合的动作,但受限于尺寸,这并不能让乔桥感觉变好,反而犹如口渴时喝下盐水一般,从两腿之间爆发出更大的不满足。
    蜜液一股一股地涌出,穴口附近已经一塌糊涂,溢出的体液沿着沟壑一直流到股缝,再被乔桥蹭到方向盘上。
    “不、不行……”乔桥崩溃地捂住从嘴里溢出的呻吟,“太痒了,呜呜,拿出去……”
    “这是惩罚。”宋祁言轻舔嘴唇,然而无论他看起来如何云淡风轻,西装裤撑出的形状都暴露了他性致高涨的事实。
    刚才乔桥那一下差点把他吸到射出来,为了惩罚他则一直忍耐着,所以此时此刻,他并没有比乔桥好受一些。
    手指继续往更深处摸索,当指腹摸到某一点时,乔桥猛地吸了口气,她很想掩饰住这个反应,但忘了肉壁并不听她指挥,那些娇嫩的褶皱一被刺激就会剧烈地收缩,将宋祁言的手指牢牢吸附住。
    “是这里吗?”宋祁言微微一笑,突然重重地碾上了那点。
    乔桥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一种难以形容的爆裂之感席卷了她全身,那一瞬间她的大脑甚至是空白的,超量的快感足够把其他信息从大脑中挤压出去,将她拖入情欲的旋涡。
    “不可以!”乔桥缓过劲儿来后的颤巍巍握住宋祁言的手腕,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真的受不了,不能这样了——啊!!!”
    宋祁言又碾了一下,指腹温柔地擦过,但在乔桥的感觉里,跟被巨浪迎头拍过来也差不多了。
    她像只可怜兮兮地小猫似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小穴内还夹着宋祁言的手指,在他怀里抖个不停,身下又是一团浆糊,任何人都会被这一幕刺激到内心最深处的暴虐欲。
    男人抽出手,抬高她的屁股,将忍得发紫的性器埋进脆弱的穴口中。
    早已淫水泛滥的地方,只进去了一个头,茎身就自动自发地‘滑’了进去,宋祁言闭了闭眼睛,等理智回笼得差不多了,才压着她抽送。
    乔桥发出半是愉悦半是痛苦的声音,反手搂住宋祁言的脖子,她面对面地坐在男人腿上,两人紧紧搂在一起,下半身更是密密地贴合,空间狭小,有时候顶弄的力道大了,乔桥都会撞到车顶。
    但就是这样密闭,窒息的性爱,却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这条路并非人迹罕至,只是相对僻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有一个路人经过,他一定能注意到这辆价格不菲的汽车,更能注意到车身的异常抖动。
    热烫的性器在她体内戳刺,内壁和穴口都软成了一汪水,灭顶快感拍打下来,乔桥甚至有种今天就要死在这里的错觉。
    “好紧。”宋祁言嗓子沙哑,“你放松一点。”
    “不……啊啊……”乔桥胸口剧烈起伏,“我不行……”
    宋祁言干脆地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住,两人完全融为一体,炙热的空气让车玻璃都蒙了一层白白的水雾。
    皮肤发烫,发红,一切都在往失控的方向发展。
    以女上位姿势射了一回之后,意犹未尽的某人干脆把座椅放平,逼着乔桥趴在上面,以后背位的方式再次进入。浑圆的两个小臀丘弹性十足地缓冲着他的撞击,只需要稍微掰开一点臀缝,就能将淫荡且不停流出汁水的穴口一览无遗,眼睁睁看着它如何被肉棒蹂躏到红肿。
    宋祁言能感觉到脑子里的弦绷断了一根,他一向更喜欢正经一些的做爱方式,车内这么把持不住的次数确实不多。
    乔桥被压在宋祁言和车座椅之间,双手无助地扒着头枕的位置,屁股高高撅起,哼哼唧唧地呻吟着,好像怎么欺负都可以的样子,宋祁言眸色瞬间转深,忍不住压着她来回抽送。
    过去一个小高潮,两人紧贴着躺在狭窄的座椅上,乔桥累得眼皮都在打颤,喃喃地嘟囔着“不行了”之类的话,意识显然已经飞远了。
    宋祁言看她这讨饶的样子只觉好笑,手却不由自主地摸上了乔桥的脸颊,忍不住扯起一点白嫩的颊肉。
    “下次再敢,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乔桥已经沉沉睡去,宋祁言无奈地帮她穿好衣服,草草整理好一切。车内一直开着空调,也不用担心发汗后会着凉。
    “不想开车了。”他自言自语般的说了一句后,又扫视了一下车内狼藉又淫乱的一切痕迹,“罢了,这样也不可能叫司机来。”
    乔桥睡到晚上才醒。
    身侧没有人,她就迈着发软的两条腿去了书房,宋祁言果然还在工作,见她来便挂掉了视频电话,让乔桥坐到他腿上。
    “饿了吗?”男人摸摸她的发顶,“我让人准备了晚饭,现在还热着。”
    乔桥摇头:“我吃饱了。”
    “吃什么就吃饱了?”
    乔桥坏笑两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宋祁言愣了下,继而无奈道:“你故意的?”
    嘿嘿。
    乔桥就吃准了宋祁言不会再做什么才敢肆无忌惮地撩拨他,毕竟他很有原则。
    宋祁言的笔记本开着,乔桥扫了一眼屏幕:“下周的日程好满,我们又有的忙了。”
    “嗯,觉得累我可以再删一些。”
    “不行!”乔桥义正言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你的员工嘛。”
    “员工可不会跟上司这样。”宋祁言侧头吻住乔桥的嘴唇。
    两人都洗过澡,身上同款沐浴液的味道交融在一起,又因为不久前才刚经历过激烈的性爱,所以这个吻少了些情欲,多了些温馨。
    吻了半晌宋祁言才放开她,两人呼吸都有些不稳,乔桥突然觉得屁股下面多了个硬硬的东西……
    “你……”她一脸惊恐,“不是刚做过吗?”
    宋祁言好笑道:“放心,我不动你。”
    “不是这个问题!你你你你不是人吧?”
    “……”
    安静地陪宋祁言看了一会儿文件,男人突然说:“你跟她们相处得不错。”
    乔桥知道他说的是秘书室众人:“对啊,花姐她们都很好,很照顾我。”
    “工作呢?”
    “挺好的,也不累,再多干一阵子就能完全上手了。”
    宋祁言看向她,静静道:“我想把把你调去萧曼雨那里。”
    乔桥愣了下:“为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我需要一个人帮我盯着她。”
    男人语气中的郑重感染了乔桥,她也不自觉地直起腰:“她怎么了?”
    “公司近期签的几个大单,底价都被泄露了。”
    “你怀疑是萧曼雨?”乔桥试探道。
    “嗯。”宋祁言淡淡道,“她的嫌疑最大。”
    “可我突然被调过去,她不会怀疑吗?”
    男人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说:“你知道你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吗?”
    “诶?”
    宋祁言微微一笑:“你什么都不懂。”
    “……”乔桥扯了扯嘴角,“一时不知道你在夸我还是骂我。”
    “萧曼雨很狡猾。当年跟她同级的两位高管一个病退一个犯了大错主动辞职,我再派多少人去制衡她也无非是这两个下场。”宋祁言收紧胳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乔桥恍然大悟:“明白了,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她只会以为我是空降过去刷履历或者闹着玩的,不会真把我当回事。”
    “但我知道你不是。”宋祁言道,“你很有能力。”
    乔桥老脸一红:“真的吗?我感觉自从进了公司,犯的错加起来都能垒一个小土包了。”
    宋祁言好笑道:“你知道为什么秘书室不走招聘程序吗?”
    “呃,你对他们招的人不放心?”
    “不,是因为秘书的工作非常繁杂,很难胜任。”宋祁言亲亲她的嘴唇,“但你做的很好,超过我的预期。”
    “……”乔桥苦着脸,“我总觉得你今晚一直在骂我,而且我还没有证据。”
    宋祁言看着她的眼睛:“乔桥,你愿意帮我吗?”
    她怎么会拒绝呢?
    乔桥心想,宋祁言为她做过那么多,哪怕他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不会拒绝。何况,这个人又怎么舍得她遇到危险。
    乔桥:“那……涨工资吗?”
    男人无奈地吻住她:“你还是不说话更可爱。”
    493:赌局
    之后乔桥又问了几个细节方面的问题,宋祁言一一解释清楚后,乔桥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这根本就是去交朋友嘛。
    她会以‘观摩学习’的名义被调去萧曼雨身边,但日常工作只需要凑合完成,不出大错即可,主要任务就是跟萧曼雨身边的人搞好关系,也只有这样才方便了解萧曼雨私下跟什么人接触。
    但宋祁言也三令五申地强调,她的任务只是观察,没有行动,绝不允许乔桥擅自跟踪或者调查萧曼雨。
    乔桥一一点头答应。
    周一上班,秘书室众人得知乔桥要调去萧曼雨身边后纷纷大发牢骚。
    “什么啊,你在秘书室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调走?”
    “宋总不会是公报私仇吧?是不是联谊那天你们吵架了?”
    “萧曼雨之前那么喜欢宋总,她肯定会明里暗里给你使绊子。”
    乔桥知道她们是关心,但真实原因又不能说,只好笑笑:“我还是想冲在娱乐行业的第一线。”
    见她这么说,大家也只能接受了。
    主任走过来:“没想到刚给你办了欢迎会就又要办送别会了,今中午大家出去吃个火锅吧。”
    乔桥感动不已,但还是摇头:“周一事情多,改天吧,到时候我请你们。”
    她东西不多,也就包了一个纸箱,几个同事要送她下去,乔桥婉拒了,只留了花姐帮她把纸箱搬下楼。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花姐突然低声道:“真是你自己要求调过去的?”
    “嗯。”
    花姐叹一口气:“萧曼雨那边……可不是咱们秘书室那种氛围。”
    “我知道,但我只是去实习,不会太难为我吧。”
    “但愿吧,反正你小心点,那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聊天的功夫,就到楼层了,乔桥之前来过一次,对这里的繁忙印象深刻。果然,一出电梯,就看到大厅里乱成一团,电话铃响不停,纸质文件满天飞,所有人都处于一种极度忙碌的状态,忙得甚至都没空去看厅里是不是多了两个人。
    好在马上有一个剪着蘑菇头的小姑娘跑过来:“不好意思,这里太乱了,请跟我来。”
    乔桥转头示意花姐先回去,后者还有点不放心,但她只是来送乔桥的,硬跟进去也不合适,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小姑娘倒挺热情,还帮着乔桥搬东西:“萧总监马上就到。”
    乔桥愣了下:“不用萧总监亲自接我吧?我只是个实习生而已。”
    “呵呵,来这里的每个新人萧总监都会亲自接的,就算是实习生也不例外。”小姑娘笑笑,“萧总监对下属很好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乔桥闻言心里一沉,看来萧曼雨很会收买人心。
    小姑娘把她带到一个空房间,还很客气地给她沏了茶。两人坐着等了一会儿,萧曼雨就来了。
    “乔桥!”萧曼雨微笑着迎过来,跟前几天在公司门口讥讽乔桥时仿佛判若两人,“欢迎,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乔桥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她实在没办法装得好像两人从没有过任何矛盾一样……
    “虽然我是你们名义上的领导,但在我眼里,你们都是我的朋友。”
    乔桥扯了扯嘴角。
    她抬头,看到蘑菇头小姑娘正冲她眨眼睛,好像在说‘没骗你吧?萧总监是不是很亲切?’。
    ……如果乔桥之前没跟萧曼雨接触过,或许真会觉得她很亲切吧。
    乔桥不想跟她闲话家常:“我的工位在哪里?上班时间,我还是直接开始工作吧。”
    “哦对。”萧曼雨好像才想起来似的,“对不起,最近太忙了,我把工位的事忘了——这样吧,你跟我来。”
    她站起来就往外走,乔桥只能跟上。
    萧曼雨:“你喜欢向阳的房间吗?”
    乔桥:“都可以,我不挑。”
    萧曼雨一笑:“那就好。”
    她径直走到一间办公室前,门开之后,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正在伏案办公。
    萧曼雨回头对乔桥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办公室。”
    乔桥:“可这里只有一张桌子。”
    萧曼雨抬头对眼镜男道:“你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走吧。”
    眼镜男不明就里。
    萧曼雨还是笑:“听不懂吗?你被辞退了。”
    乔桥:!!!
    就为了给她腾个办公室,直接把别人辞了可还行?
    她以为眼镜男起码会奋起争辩一下,结果他闻言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好像早就料到了。
    萧曼雨转头对乔桥道:“下午三点记得来会议室开会。”
    乔桥:“等等,我只是个实习生,用不着分给我独立办公室吧?我看外面大厅还有那么多空位……”
    “乔小姐。”萧曼雨温柔地看着她,“你是宋总亲自调过来的人,怎么能只当一个无足轻重的实习生呢?放心,今下午开会我就会提议将你破格转正,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一份子了。”
    不等乔桥说话,她就看了看手表:“我得走了,还有事情等我处理,期待你的表现,乔小姐。”
    乔桥人傻了。
    几分钟之内,她从一个实习生被提拔为正式员工,还拥有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怎么看都是天大的好事,但乔桥很清楚,这是萧曼雨要把她竖成靶子打。
    试问,其他人如果知道萧曼雨炒掉老员工就为了给空降的实习生腾一间办公室会是什么感觉?不会有人傻到觉得这是萧曼雨体恤下属吧?他们只会觉得这个实习生是不是有什么背景,逼得萧总监要这么讨好她!
    更何况实习生还有一层宋总前女友的身份,哪到底是谁在纵容任性的实习生,谁对萧曼雨施压,就不用多说了吧?
    可以的。
    表面对她春风化雨,背地里重拳出击。恐怕萧曼雨早就想好了对付她的办法,只等她今天调过来。
    乔桥有点想笑,还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眼镜男离开后,乔桥就把自己的东西搬进了办公室,她在忙活时,外面大厅的员工们都有意无意地投来视线,互相间还窃窃私语,乔桥猜刚才眼镜男出去时一定说了什么。
    这就是萧曼雨的厉害之处,只需要点一把火,自然有人愿意为她扇风加柴。
    下午三点。
    乔桥拿了一个空白本子和一支笔,到了指定的会议室等着开会。
    过了一会儿,人陆陆续续到齐了,萧曼雨也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临时有几件事情要宣布,就把大家召集起来了。”萧曼雨翻开笔记本,“第一件事情,欢迎乔桥加入我们的团队。”
    说完,她带头鼓掌,会议室里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我个人非常认可乔桥的工作能力,所以我决定将她提前转正。”萧曼雨轻飘飘地抛出这个重磅消息,幸亏乔桥提前知道,不然现在一定跟其他人一样满脸错愕。
    “萧总监。”有人委婉提议,“不用这么着急吧?缓一两个月都是可以的。”
    “不,我们要抓紧时间。”萧曼雨笑着抬手制止他,“明年公司准备推几位新人,备选名单已经出来了,但我想,仅仅选那些优胜者有些太单一了,淘汰的人也不该就这样被放弃,所以我打算把他们交给乔桥。”
    乔桥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乔桥,你很年轻,又是星程的学生,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发掘他们的潜力。”萧曼雨话锋一转,“当然,既然转正就要遵循公司制度,三个月后的公开选秀节目中,如果带出来的艺人全部在观众票选环节被淘汰,那么我也只能请他离开公司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乔桥明白了,萧曼雨真正的杀招在这里呢。她都不需要耍小手段,只需要正大光明地给她安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可以了,反正公司制度在这里摆着,谁都挑不出她萧曼雨一点错。
    而且一旦她被开出公司,宋祁言想再把她拉回来就难了,相当于萧曼雨用这一招断了乔桥的后路。
    “那么——”萧曼雨看她,仍然很温柔的样子:“你同意吗?”
    乔桥很清楚,只要她点头,这场豪赌就真的开始了,她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最坏的后果,可能不仅会拖累宋祁言,还会把自己的前途赔进去。
    她也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打个太极,先含糊过去,然后再找宋祁言商量,他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但是乔桥没有。
    “我同意。”她也冲着萧曼雨笑,笑得比她还灿烂。
    乔桥第一次发现,自己生气的时候竟然可以笑得这么开心。她可以容忍萧曼雨针对她,甚至下套子给她钻,但是她不能容忍萧曼雨算计宋祁言。
    这是宋祁言辛苦打拼经营的公司,你萧曼雨想削弱宋祁言的权力,想在这里一手遮天?
    她绝不允许!
    萧曼雨大概没想到她答应得这么爽快,短暂的惊讶后她便挂上了胜券在握的微笑:“那么,就这样吧,散会。”
    “哦对了,乔桥,你的艺人在最后一间练习室,你可以先去见见他们。”
    乔桥:“谢谢,我会的。”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
    或许吧,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Yùsんùщùùк.vIρ(yushuwuuk.vip)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