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我哪一点比她差?

我哪一点比她差?

    周远川压着她,薄唇贴着她的耳廓,轻轻地吐息。
    两人一时谁也没动,房间里异常安静,但肌肤相触的热度又如此灼人,烧得乔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能感觉到男人勃发的东西正贴在她腿上,随着心脏的频率一跳一跳的,滚烫硬挺,是即将到达临界值的状态,她猜周远川一动不动也是因为这个,此时稍加刺激可能就会射出来。
    缓得差不多了,周远川才轻吐一口气:“想做。”
    他咬住下唇,“可以吗?”
    乔桥:这好像不是个征求我意见的姿势……
    但周远川还真就在征求她的意见,乔桥不点头,他绝不进行下一步,自律地恪守着自己的原则。
    乔桥被他盯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狼狈地挪开视线:“餐厅……”
    “我很快。”周远川眼神正经又纯洁,还带着几分严谨,好像在汇报项目进展,“刚才差点就……如果可以进入你身体的话,10分钟之内一定能结束,我保证。”
    喂,这好像不是什么值得拿出来保证的事啊!
    乔桥已经有些动摇了,主要是刚才周远川的样子太诱人了,那么一个美人儿柔弱地倚着床柱任人施为,谁都会被勾起点微妙的情绪。
    “但、但这是秦秦的房间……”守着残留的理智艰难道。
    “我想,他不会这么小气吧。”周远川微笑,“不然,等他来了我亲自道歉吧。”
    道什么歉……我看你明明很开心的样子。
    她还想说什么,但男人的吻先一步落了下来,周远川的气息永远是柔和清朗的,舌尖一定要先濡湿乔桥的嘴唇,再撬开她的牙齿细致地吮吻。不像秦瑞成,不管三七二十一必须先用舌头把乔桥的口腔扫一遍,像雄狮巡视自己的领地,确认没有他不喜欢的味道后才肯放松地接吻。
    周远川压着她,吻到动情处微微支起身子,左手扶住乔桥的后脑勺,将她彻底地圈进怀里。
    两人正气息交融,难解难分,突然房门被人打开了。
    周远川反应最快,立马扯过旁边的毛毯,盖在了他和乔桥的身上。也幸亏周远川的习惯比秦瑞成‘文明’,除了下半身略有凌乱,衣服都还好好地穿在身上,就算有人闯进来,也看不到他什么。
    开门的熙月已经被她看到的一切惊呆了,她张大嘴巴,说了两个‘你们……’,就红着脸扭头跑开了。
    乔桥看到周远川脸上一闪而过的寒意。
    “是熙月。”男人准确地叫出了这个餐桌上他只见过一面,连话都没说一句的女孩的名字,他不急不慢地收拾好自己,又在乔桥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我去处理。”
    乔桥:“……可是她跑了。”
    还跑了挺久,你确定追得上?
    周远川淡淡一笑:“餐桌上我就看出来了,她喜欢秦瑞成。如果她够聪明的话,会首选用把柄换利益,所以不会跑太远的——我猜,她现在正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乔桥掀开毯子站起来:“我跟你一起。”
    果如周远川所说,两人没费多少力气就在走廊的角落里找到了熙月,她哭得眼睛红肿,一副被吓到六神无主的样子。
    周远川很绅士,抽出一张雪白的手帕递给她,等她哭够了,才说:“我们谈谈好吗?”
    熙月低下头:“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谈的。”
    她突然抬头恨恨地盯着乔桥:“瑞成哥哥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背叛他!”
    乔桥:我不是我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远川微皱眉头,这是他耐心告罄的标志:“熙月,我们进屋谈好吗。”
    “我不!你们一定会杀我灭口,呜呜呜,我才不相信你们……”
    乔桥很想说,姐妹,再演就过了啊,谈生意也不是这个加价法的。
    周远川淡定地起身:“既然这样,等你冷静了我们再来吧。”
    走了没两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弱弱的‘等等’。
    最后三人还是回到了秦瑞成的房间,熙月一直低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角,半晌才抬头对乔桥说:“瑞成哥哥知道吗?”
    乔桥刚要说话,周远川把话头截过去:“熙月,你是怎么想地呢?”
    熙月低声道:“瑞成哥哥好可怜,我不想看他被蒙在鼓里。”
    “所以你要告诉他,对吗?”
    熙月咬咬嘴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我不说,瑞成哥哥也迟早会发现的。”
    周远川点头:“确实。”
    乔桥:……妹子,其实你的瑞成哥哥已经发现了。
    熙月手里捏着的把柄其实对乔桥和周远川伤害并不大,因为秦瑞成是知道两人关系的,但难就难在这是秦家,就算秦瑞成能理解,秦家其他人未必也能理解,所以当务之急是安抚好熙月,确保她不会乱嚷嚷,把事情闹大。
    周远川温和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帮我们保守秘密呢?”
    熙月抬头看了一眼乔桥,又飞快地低下头,鼓起勇气小声道:“乔桥姐姐,既然你不喜欢瑞成哥哥,可不可以把他让给我?”
    乔桥有点想笑:“可以,但是这个事光我同意没用啊。”
    熙月:“只要你愿意离开他,我会让瑞成哥哥喜欢上我的。”
    乔桥就想听听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假意符合:“倒也行,但我要离开得有个理由吧,总不能说我一觉醒来不喜欢了吧?”
    熙月想了想,细声细气道:“乔桥姐姐,我有个办法,一定能让你顺利跟他分手,只要你配合。”
    啧,剧情都给我安排好了,她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乔桥还想说什么,秦瑞成突然回来了。
    他一看就是要回来换衣服,手指还搭在衬衣领口上,进门见到乔桥三人,奇怪道:“你们怎么在这儿?”
    “瑞、瑞成哥哥……”
    熙月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是去看周远川,她原以为男人会比她更惊慌,却惊讶地发现除她之外的两人都非常淡定。
    周远川:“你终于回来了。”
    秦瑞成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出什么事了?”
    周远川笑笑:“没什么,在商量该用什么方式让小乔跟你分手。”
    秦瑞成看向熙月,后者已经是吓傻的状态,就好比正在私下进行一桩肮脏的交易,谈判桌上的另一人却突然把警察叫来了一样。
    看三人的状态,秦瑞成心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了七八分,他优哉游哉地摸出一盒烟,从里面挑出一支点上,身体也顺势向后一靠:“我也在想,怎么把你从我和小乔之间踹出去。”
    周远川十指交叉,叠放在腿上:“那恐怕不好办了。”
    熙月已经完全傻了,两个男人交流的那几句信息量太大了,她大脑疯狂运转也参不透这其中的意思。
    瑞成哥哥难道早知道他的朋友跟乔桥……
    三个人之间原来不避讳的?!
    可是、可是他是秦瑞成啊!是秦家尊贵的三少爷!多少名门千金他看都不看,怎么会、怎么会容忍跟另一个男人分享自己的女朋友?
    秦瑞成指指熙月:“她是怎么回事?你俩给我惹什么麻烦了?”
    周远川:“严格来说,这算是你惹出来的事。她要求你跟乔桥分手,否则就把我和小乔抖出去。”
    秦瑞成挑眉:“你俩干啥了?”
    乔桥还没来得及说话,熙月不知怎么突然暴起,猛地扑进秦瑞成怀里,嘤嘤嘤地开始哭:“瑞成哥哥,你救救我,我看见、看见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他要杀我!”
    三人一时都镇住了。
    周远川薄唇一碰,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愚蠢。”
    乔桥也忍着火气:“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熙月却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往秦瑞成怀里钻,好像对周远川害怕到极致一样:“他、他刚才要拿刀砍我。”
    周远川冷冷道:“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刀具不仅难销毁还会把血溅得到处都是,我不会选择那种方式杀你。”
    熙月对上他一丝感情都没有的视线,莫名打了个冷战。她心里也奇怪,瑞成哥哥这个朋友明明看起来最好相处,为什么刚刚那瞬间,好像自己真的会被杀掉?
    秦瑞成把熙月拽开,他忍耐道:“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娶我。”熙月面露疯狂,“我不管你们三个是什么关系,但他俩的事如果被老太太知道,你们就全完了!瑞成哥哥,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我有外貌,有家世,有头脑——”
    周远川凉凉道:“你没有。”
    熙月:“我哪一点都不比她差!瑞成哥哥,我知道你忌讳大太太才不肯跟我亲近,其实我也不喜欢大太太,我只是为了能接近你利用她而已!我发誓,只要你肯娶我,我一定帮你扳倒大太太!我喜欢你好多年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她声泪俱下地继续说:“瑞成哥哥,我从小到大都是按照你喜欢的样子来的,你喜欢温柔,我就温柔,你喜欢娴静,我就娴静,你的喜好我倒背如流,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熙月的目光突然转向乔桥,眼底红丝密布:“可你为什么带她回来!她哪条符合你的要求!”
    453:对峙
    乔桥忍不住道:“你能不能别感动自己了,听着怪恶心的。”
    熙月大怒:“你——!”
    乔桥:“第一,你所谓的‘最了解他’根本就是个伪命题。没有大太太给你资料,你怎么了解?据我所知,你们多年没见了吧?哦,多年没见还敢说‘最了解’,难道秦瑞成给你托梦了?”
    熙月好像被踩了尾巴似的猛地站起来:“大太太的题,我全都答得上!要不是你不要脸作弊,怎么可能让你赢!”
    乔桥微微一笑:“出题人把答案都塞给你了,你要还答不对也太笨了点。更何况,资料是大太太给你的,论起来,最了解他的人也该先是大太太,然后再是你。”
    熙月脸已经气绿了,偏偏乔桥说得有理有据,她无法反驳。
    乔桥耸耸肩:“退一万步,你也不是娴静温柔那挂的啊,你装得了一阵子,装得了一辈子吗?为别人活着是很辛苦的,你既没那个勇气,也没那个毅力,算了吧。”
    乔桥心想:哇,我真的好茶,但是好爽。
    熙月张口结舌,愣愣地坐回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桥趁热打铁:“想不明白没关系,你可以回去慢慢想。”
    她这话终于起了作用,熙月吸了口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谢谢姐姐,我回去了。”
    她走了两步又顿住,回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乔桥:“我能抱抱你吗?”
    这有什么不能的呢?
    乔桥大方地张开双臂:“来吧。”
    秦瑞成察觉出不对:“喂。”
    “只是抱一下——”乔桥话没说完,就感到一阵劲风迎面袭来,眼前一花,她已经被周远川摁倒在地,与此同时,秦瑞成的手指稳稳地攥住了熙月刺来的餐刀。
    时间静止。
    血从秦瑞成的指缝中滴落,啪嗒啪嗒地落到昂贵的短绒地毯上,眨眼被吸吮得无影无踪。
    秦瑞成面色如常,疼痛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判断,他甚至对已经吓得惊慌失措的熙月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多少带了点不寒而栗的味道。
    周远川略带嫌恶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淡淡道:“这就是我讨厌蠢人的原因。”
    熙月颤抖着松开手,她彻底吓傻了,其实这刀没什么杀伤力,一个肩不能挑的女孩能有多大力气?如果不是刺得出其不意,乔桥自己也能挡下来。
    乔桥没空管熙月,第一件事就是去抓秦瑞成的手,心有余悸道:“怎么样?没事吧?”
    周远川:“我的医疗队在庄园外待命,需要叫他们来吗?”
    “你还嫌事不够大?”秦瑞成好笑地摇头,他用没受伤的手扯下领带草草缠了缠伤口,又摸出手机给家庭医生打了个电话。
    做完这一切,他才看向面无人色的熙月,只说了三个字:“你完了。”
    不是恫吓,更不是威胁,只是冷冰冰的陈述,就像在说太阳将从东方升起一样。
    熙月猛地打了个寒战。
    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瑞成哥哥,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你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拿起那种东西!对……对,不是我!是乔桥刺的!”
    她状若疯狂地指着乔桥:“我要叫人来,是你刺了瑞成哥哥,是你伤了他!老太太一定会把你赶出去!你们要是不按我说的办,我就把你们三个的事报给老太太知道!到时候,我就是瑞成哥哥的未婚妻,秦家的三少奶奶——”
    “啪”!
    熙月捂着脸,茫然地看着乔桥。
    “清醒了没?”乔桥冷静地看看她,“好像没有。”
    反手又是清脆的一巴掌。
    秦瑞成:“小乔,不许打人。”
    熙月顿时升起希望,手捂泛红的双颊,满怀期待地望向秦瑞成,以为男人是要救她。
    没想到男人下一句就是:“打多了手疼。”
    乔桥:“我错了,我就不该跟她废话那么多,就不该圣母心泛滥,早把人踹出去不就完了吗?还害你受伤。”
    秦瑞成哈哈一笑:“我现在觉得,这伤受得很值。”
    周远川在一边酸溜溜道:“确实很值。”
    乔桥:“……”
    你们两个在想什么啊喂!
    “好啊,打我吧,打得越重越好!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们的丑事!”熙月又哭又笑,“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她叫喊了一通,却发现三人都默默无语地看她,熙月心里有些发毛,却又不知道缘故。
    乔桥:“你觉得现在还有人会信你吗?刀上全是你的指纹。你觉得老太太如果知道了,她会相信一个刺伤她最宝贝孙子的凶手说的话吗?”
    周远川拧起秀丽的眉毛:“秦瑞成,你的人要是再不来,我就叫人把她弄走了。好吵。”
    秦瑞成讪笑:“这不就来了吗?”
    说着,家庭医生就到了,同时到的还有两个保镖,干净利落地拿东西一堵熙月的嘴,直接拖下去了。
    伤口很快被处理干净,好在餐刀不锋利,伤口也不深,只要未来几天不沾水,很快就会愈合。
    但事情却没这么容易就结束,吃过晚饭,乔桥就被叫到了老太太的房间。
    老太太身体不好,虚虚地躺在一张软榻上,榻边摆着一张小圆凳,大太太正坐着它呜呜呜地冲老太太哭。
    大太太:“妈,熙月那个孩子你是知道的,她喜欢瑞成喜欢了那么多年,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对瑞成动手啊!”
    乔桥心下了然,不愧是姑侄一条心,这么快就来给自己人撑腰了。
    不过倒是没看见熙月,说明老太太心里还是清明的,任大太太怎么哭,该扣下的决不能先放出来。
    大太太眼角余光扫到乔桥,立马像找到了靶子,就差指着乔桥鼻子骂了:“熙月什么都跟我说了,你别以为你干的好事没人知道!”
    乔桥没理她,先乖巧地冲老太太喊了声‘奶奶好’,得到允许后才挨着凳子小心地坐下。
    老太太揉揉眉心:“把你们叫来为了什么你们也清楚,说到底这是家事,又牵扯着亲戚们的脸面,我不想闹得太难看。”
    大太太浑身一震,止住了哭声。
    老太太:“熙月伤了瑞成,我不会容忍她,但熙月说的话,我也要问清楚。”
    她的目光有如实质一般射向乔桥,乔桥坦然以对,毫不畏惧。
    害,她可是习惯了程修死亡注视的人,这点压迫力算什么。
    “熙月说,她是撞破了你跟那个周远川的奸情,才招来你的栽赃陷害,可有此事?”
    乔桥做出大惊失色的表情:“奶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地牵扯上周先生了?”
    她正色道:“造谣我没关系,可周先生是瑞成的朋友,他也是为了奶奶您的寿辰才特意从美国赶回来的,若是被周先生知道,多寒人家的心。”
    老太太沉默不语,大太太恨恨道:“呸,以前都没听过瑞成有这么一号朋友,怎么你一来,他也跟着来了?我看他不是为老太太祝寿,是为了跟你私会吧!”
    乔桥笑笑:“当着秦瑞成的面跟我私会吗?我觉得周先生不至于那么傻。”
    大太太一时噎住。
    “还有。”乔桥转向老太太,“周先生抵达后第一件事就是找秦瑞成,这有周伯作证。如果按大太太所说,我跟周先生的关系更亲密,他肯定要先联络我吧?”
    大太太:“说不定,这就是你们掩人耳目的方法!瑞成才会被你们蒙蔽到现在!”
    乔桥:“那请大太太拿出证据吧,总不能空口无凭地污蔑我和周先生的名誉。”
    大太太冷笑:“熙月亲眼所见,你跟那个姓周的就在瑞成床上做苟且之事!”
    乔桥:“哦,那问题又来了,当时瑞成也在场,熙月怎么不把她看到的告诉瑞成,偏偏要留到这时候告诉你呢?”
    她咧开嘴角:“还是说,她知道她忽悠不了当时在场的人,只能来忽悠你了?”
    大太太气得脸色发白,转头对老太太喊:“妈!”
    老太太低沉道:“够了!”
    两人都不吭声了,房间里只能听到老太太拨弄手上佛珠的声音。
    老太太:“看在你为秦家开枝散叶的份上,熙月我让你领回去,但她永远不能再进秦家的门。”
    大太太如遭雷击,还想再说什么,最终忍住了,只低头应了个‘是’。
    老太太:“乔桥,你也回去吧。”
    乔桥乖巧点头:“谢谢奶奶,我走了。”
    噢耶,她赢了!
    ρó①8ē.νìρ(po18e.vip)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