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χЯοūяοūωū.cοм 默契游戏

χЯοūяοūωū.cοм 默契游戏

    女孩们匆忙起身,争分夺秒地整理衣着和妆发,那重视程度不亚于听见‘总统来了’,只有乔桥不明所以地继续咀嚼。
    不就是大太太吗?至于这样?
    很快,大太太在佣人的簇拥下优雅地过来了。早有人为她准备好一张新椅子,大太太不急不慢地坐下,看到众人都站着,连忙亲切道:“坐下吧,都是好孩子,家里不拘这些。”
    周伯送上一杯茶,大太太接了,轻啜一口后问道:“待得还习惯吗?”
    薇薇抢先道:“当然习惯,这里比我家好多了,住得太舒服都不想走了!”
    大太太微笑:“那就好。你们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可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
    女孩们齐齐点头。
    这时候,大太太好像才看到乔桥似的微微蹙起眉毛:“周伯,这位是……”
    周伯躬身:“是三少爷带回来的那位,乔桥,乔小姐。”
    大太太一听就‘哎哟’了一声,对乔桥抱歉地笑笑:“我忘了,你是瑞成公司的人,应该去佣人那边吃饭,他们怎么把你安排到这儿来了?”
    乔桥:“……”佣人???我就算名义上是秦瑞成的员工,也不至于安排到佣人区吧?
    周伯:“我这就带乔小姐下去。”
    大太太慈爱地笑笑:“算了,也是个不知事的小姑娘,吃都吃了,让她在这桌坐着吧,只是少不得委屈其他孩子了。”
    乔桥被她这三言两语刺得表情都绷不住了。
    手里的茶点都不香了。
    这不就是当众在她身上盖了个‘佣人’的章吗?明示她比桌上其他女孩都矮一截?这也就算了,说完还大度地表示不用换桌,被人这么说了,谁还有脸继续坐下去啊!
    阴险,太阴险了。
    可在其他女孩看来,大太太真善良,居然允许一个佣人跟小姐们同桌吃饭。因为豪门尊卑上下的等级制度是很严格的,秦家又是个从封建社会延续至今的大家族,让乔桥跟主人同桌共食简直是莫大的恩赐。
    乔桥憋得一口老血,被这种人阴一把真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她很想掉头就走,但这样一来不就等于承认自己就是佣人,不配上这桌吗?所以她忍住了,心里默念‘人在矮檐下’,同时切了一块大蛋糕狠狠填进嘴里。
    大太太:“我给你们的资料都看得怎么样了?”
    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看过了。”
    乔桥茫然,啥资料,她怎么不知道?
    大太太摇摇头:“只看过是不行的,要用心记住。我家瑞成这个孩子,从小就顽劣,性格又急躁,你们不拿出十分的耐心对他,他是不会把你们当回事的。”
    乔桥简直无力吐槽。心想您才三十来岁呢,秦瑞成今年都二十五了,哪儿就‘从小顽劣’了?说得好像你见过他小时候似的。
    薇薇又举起手,噘着嘴:“可是我见这资料上写着,他喜欢温柔娴静的女孩,那我这样的是不是没机会了?”
    另一个女孩接话:“还有,他不爱吃蘑菇,可我最喜欢吃各种菌类啊。”
    卧槽???
    乔桥越听越不对劲儿,她们拿的难道是秦瑞成的资料?!这……这是相亲还是选秀啊?原来大太太的意思是让这些女孩努力去迎合秦瑞成的喜好?
    大太太微微一笑:“又不要求你一辈子都变成那种性格,只要在瑞成面前足够温柔娴静就可以了。饮食更好办,挑瑞成不在的时候吃就好。”
    ……这根本就是欺诈好吧?!
    乔桥听得火冒三丈,秦秦是个人,又不是个机器,就算骗到结婚了,难道他就不会发现——
    她愣了愣,终于意识到了大太太的意图,她就是在想方设法地让秦瑞成从这些女孩中挑一个结婚,至于婚后怎么样,大太太根本不在意。
    什么玩意儿!
    乔桥暗暗掐自己大腿,否则她真怕自己一时冲动站起来怼大太太,现在不是时候,既然大太太毫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说这些,就是不把乔桥放在眼里。
    “熙月。”大太太对那个始终不发一言的女孩招招手,“你觉得怎么样?难吗?”
    熙月温顺地摇头:“姑妈,我觉得不难。”
    “也对,你本来就是瑞成喜欢的样子,我记得他小时候还说要娶你当新娘子呢。”
    乔桥:“……”还有这一出???
    熙月不吭声了,脸颊飞红。
    大太太:“你可要好好表现。”
    熙月:“是。”
    大太太:“记住他的喜好是一方面,还得适当主动,在这儿吃吃喝喝可没什么用。”
    薇薇:“我昨天去找瑞成哥哥了,可是他不出来呀。”
    有人附和:“是啊,还想趁着晚饭多跟他说几句话,可一转眼,他就不知去哪儿了。”
    大太太听了一会儿,对周伯道:“去把三少爷叫来,跟他说回来别总憋在房里,多跟姐妹们亲近亲近。”
    周伯:“是。”
    过了十来分钟,秦瑞成果然被领过来了。
    乔桥太熟悉他了,所以一眼就看出男人处在不耐烦中,虽然他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平静。
    秦瑞成照例跟大太太客气了两句,大太太就让他坐到女孩们中间。
    好巧不巧的,他来就缺了把椅子,周伯就要佣人去搬一把过来,乔桥抓着这个机会,立马站起来:“秦总,你坐我这儿吧,我去佣人那边坐。”
    秦瑞成皱起眉,乔桥正义凛然道:“大太太说了,我是您的员工,就是跟家里的佣人平级,本来也不配坐这椅子。”
    薇薇惊讶地看向她。
    乔桥微笑地迎上大太太的目光,心想就许你阴阳怪气地内涵我,不许我告个状的?
    秦瑞成看向大太太:“伯母,您不上班,自然不了解公司运作,对乔桥有误解也是正常的。乔桥是很重要的人,她不是佣人。”
    大太太也笑:“也是,只是瑞成啊,结婚前怎么样都好,婚后可得收收心了。”
    ……草。
    乔桥心想这大太太真是个狠角色,一句话不仅把秦瑞成敲打了一遍,还把她也连带着羞辱了一番。
    这意思不就是说她是秦瑞成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吗?
    敲山震虎的一招啊。
    秦瑞成也听出来了,淡淡地回了句‘是’。
    周伯搬来新椅子,还‘恰好’摆在熙月旁边,秦瑞成面不改色地坐下。
    大太太放下茶杯:“你们别因为我在这儿就放不开呀,熙月,给你哥哥倒杯茶。”
    熙月柔柔弱弱地抬眸一笑,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腕,帮他倒上了一杯。这还不算完,她又眼波盈盈地给秦瑞成端到嘴边了。
    秦瑞成接过来,顺手放到一边,一点喝的意思都没有。
    熙月倒也不生气,抿嘴一笑,顺从地垂下头。确实把大太太说的‘温柔娴静’这四个字贯彻到底了。
    她这不吵不闹的样子,倒让秦瑞成终于拿正眼看她了。
    乔桥胃里泛酸水,心想她怎么不知道秦秦喜欢这种女孩子?难道找结婚对象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吗?
    不过,这么一看,秦秦确实跟在她面前时不一样。
    男人坐在一众精致贵气的女孩们中间,举止有礼,言语谨慎,恰到好处地保持着距离,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冷淡。这不是乔桥认识的那个会把她卷在被子里瞎闹的人,她越看越觉得陌生。
    想想也是,她跟秦瑞成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不过他从来不让她看出这一点而已。
    大太太:“怎么我在这儿反倒拘谨了?周伯,拿些纸笔来,孩子们做做游戏就放得开了。”
    周伯答应一声,很快拿了些白纸分给每个人。
    大太太笑眯眯道:“今天玩点不一样的,我出题,瑞成写答案,其他人猜瑞成的答案,猜中的算赢,怎么样?”
    秦瑞成自然没意见:“听伯母的。”
    乔桥脑内却响起警铃,场上的姑娘除她以外都有秦瑞成的资料,大太太只要出资料上的题,岂不是人人能答对?
    果然,大太太又提道:“既然是游戏,总要添点彩头。这样吧,三次为一局,猜中次数多者就让瑞成满足她一个愿望好不好?”
    当然没人提出异议。
    秦瑞成觉察出不太对劲儿了,可跟乔桥隔得远,又读不透乔桥递来的眼色,只能谨慎道:“好。”
    大太太笑得更开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堂堂男子汉可不能食言啊。”
    得。
    乔桥吐了口气,还真是挖坑给秦瑞成跳。
    很快,第一道题就出来了,问的是秦瑞成喜欢的颜色。
    乔桥两眼一抹黑,她跟秦瑞成认识这么久了,还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色。不过好在她虽然不会答,但会抄。
    眼睛一瞟,见薇薇写了个‘蓝’,乔桥就依样画葫芦也写了个蓝。
    大家都答对的话,也没法算谁胜谁负吧?
    答案揭晓,满桌人都写的蓝,只有熙月写的‘青蓝’。
    秦瑞成的答案也是‘青蓝’。
    原来如此。
    表面上给所有女孩都发了一份秦瑞成的资料,却只有自己侄女熙月拿到的是最完整最详尽的。难怪大太太要定这样奇怪的游戏规则,为了把侄女正正当当地塞给秦瑞成,也是用尽心机了。
    乔桥对上秦瑞成的视线,两人都明白大太太耍的把戏了。
    可问题就是,就算剩下两次问题秦瑞成都特意避开正确答案,熙月作为唯一猜中一次的人,还是会获胜。
    除非有办法让乔桥猜中而其他人猜不中。
    ……若是出题权在秦瑞成手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偏偏是大太太出题。
    这他妈怎么玩?
    442:出逃
    乔桥跟秦瑞成隔桌对望,彼此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大事不妙’的信号。
    大太太笑得开怀:“熙月一颗心都系在你瑞成哥哥身上啊。”
    熙月羞涩地垂下头,娇嗔道:“姑妈……”
    大太太:“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
    乔桥感觉有点反胃,她想把刚才吃下去的蛋糕都吐出来。
    薇薇也挺不高兴,嘟囔了一句:“闹半天我们都是来当绿叶的。”
    很快,第二道题目也出来了,问秦瑞成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是什么。
    绝了。
    这种问题她怎么蒙?
    她看薇薇写的变形金刚,那答案肯定不是变形金刚,她猜熙月那边应该会具体到某只变形金刚的名字,但她没看过那部动画啊!
    秦瑞成在对面偷偷给她比了个数字三,乔桥无语,别说比三了,你直接把答案喊出来我还未必猜得中是哪几个字呢。
    她摇了摇头,秦瑞成叹了口气,唰唰唰把答案写好了。
    这回熙月没猜中,因为秦瑞成避开了正确答案。
    大太太和蔼道:“瑞成啊,你怎么连喜欢的玩具叫什么都忘了?”
    男人答得滴水不漏:“时间太久,记不清了。”
    大太太:“好吧。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了,其他人再猜不中的话,就是熙月赢了。”
    害,您不如直接宣布她赢算了。就她一个拿着正确答案,还比什么啊?
    Duck不必。
    大太太:“第三个问题——”
    “等一下。”秦瑞成扬起手机,抱歉地笑笑,“公司电话,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匆匆离席了。
    过了一会儿,乔桥手机震了震,显示收到一条秦瑞成发来的短信,写着:无论问题是什么,一概回答‘不知道’。
    乔桥暗暗给秦瑞成点了个赞。妙,这一招太妙了,毕竟万事皆可‘不知道’。
    几分钟后,秦瑞成若无其事地回来了。
    大太太很是关心:“公司出什么事了?”
    秦瑞成:“没什么,下面的人就爱大惊小怪,芝麻大的问题都要来问我。”
    大太太笑笑:“那就好,就怕你是找借口离席跟人对题去了。”
    秦瑞成脸上风平浪静:“伯母多虑了。”
    大太太:“我刚才想着,总是这种形式也没意思,第三道题就不要写字了,用画的吧,大家把答案画出来好了。”
    乔桥和秦瑞成俱是一愣,谁也没想到大太太会临时变卦。
    大太太从容微笑:“放心,我的题目不会让你们下不了笔的。”
    确实,第三道题目是秦瑞成喜欢的服装品牌,只要画对logo就算过关,可谁会闲的没事研究怎么画logo?
    薇薇继续发愁:“我只记得大概的样子,这可怎么办呀。”
    乔桥看秦瑞成,后者对她微微扬了扬下巴,意思是按商量的来。
    但是‘不知道’要怎么画?
    时间到,熙月亮出答题纸,哇塞,不是乔桥吹,那真跟印刷的一样,要说她私下没练过,乔桥第一个不信。
    其他人大部分都画得歪七八扭,因为那个品牌的Logo走的是繁复华丽风,没点艺术细胞,真抓不到它的灵魂。
    熙月自以为胜券在握,脸都红透了,头都不敢抬,更不敢跟秦瑞成有任何视线接触,就差再说一句‘全凭爹妈做主’了。
    乔桥也亮出她的来了,一个圆圈里画着个大叉号,无比潦草和敷衍。
    “啧啧,她画得什么啊?不会就不会,空着也比丢人强啊。”
    “就是,还好意思亮出来,要是换了我,早羞得钻地里去了。”
    “这是不把大太太放眼里啊。”
    乔桥对所有取笑都置若罔闻,坦然地把她的‘大作’摆在桌上。
    大太太:“看来这一轮也是熙月赢——”
    “伯母。”秦瑞成放下笔,“您还没看我的呢。”
    他翻开反扣在桌子上的白纸,上面赫然也是一个圆圈里打着大叉号。
    乔桥松一口气,看来她跟秦秦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桌上静了静,那些视线又都‘唰唰唰’投射过来了,乔桥尽量让面部表情显得自然一些,像是误打误撞的样子。
    熙月死死盯着乔桥画的图,好像要用目光在上面烧出两个洞来。
    大太太脸上的笑容淡了:“那是什么品牌,我竟然没见过。”
    秦瑞成:“以前喜欢的现在都不喜欢了,这问题实在不知道怎么答,只好画了这个。”
    乔桥从善如流地跟着解释:“我不了解时尚,就用这个代表‘不知道’了。”
    过了好一会儿,大太太才缓缓道:“那这轮游戏就有两个获胜者,瑞成,你觉得该怎么办?”
    秦瑞成笑道:“伯母,我能力有限,两个人的愿望恐怕实现不了,不如让她们再比一轮。”
    大太太赞许地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那就——”
    秦瑞成有礼有节地打断她:“伯母,您已经出了三道题,最后这道就让我来吧。”
    大太太还想说什么,秦瑞成已经先发制人地说道:“一颗绿豆从18楼掉下来,会变成什么?!”
    “还是绿豆!”熙月猛地站起来,甚至顾不得维持淑女的姿态,看来是真急眼了,唯恐乔桥先她一步说出正确答案。
    “不对。”乔桥摇头,“是红豆。”
    秦瑞成看向乔桥:“回答正确。”
    “为什么?”熙月愣住了,“它、它只是掉下来,又没发生任何物理变化和化学变化……”
    乔桥怜悯地看她一眼:“因为绿豆摔死了啊。”
    熙月:“……这是强词夺理!”
    乔桥耸肩:“这本来就是脑筋急转弯,你都没有童年的吗?”
    熙月呆呆地坐回椅子上,又凄怆地抬头看向大太太,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是大太太也不好强按着秦瑞成的头,让他说这轮不算数。
    况且乔桥的解释挺有理有据的。
    秦瑞成心情极好地抖开餐巾细细擦了擦手指,站起来对大太太躬身:“伯母,胜负已分,我带她先走了。”
    说完给乔桥使了个眼色,乔桥赶紧站起来,胡乱对着大太太也鞠了一躬,连忙跟上秦瑞成的脚步。
    进了房间,两个人才放开音量捧腹大笑。
    乔桥笑着笑着,腰间突然一紧,原来是男人把她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
    “你干嘛呀?”乔桥使劲儿推他,本能地开始紧张,“快起来,你好重!”
    秦瑞成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你赢了,我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乔桥条件反射道:“那不算赢,你帮我作弊了嘛。”
    “兵不厌诈,再说是他们算计我在先。”男人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说吧,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乔桥还真认真想了想,然后摇头:“没有,我好像什么都不缺。”
    秦瑞成磨牙:“非得是物件?你掉钱眼里了?”
    乔桥挠头:“那别的也没什么了呀。”
    男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别过头,用很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对我的要求也可以。”
    乔桥嘿嘿笑了笑,捏了捏秦瑞成的脸:“不用啊,秦秦这样就很好,我很喜欢的。”
    很喜欢,很喜欢。
    所以就算你结婚,我也会笑着祝福的。
    然后默默地从你生活中消失,绝对不去打扰你。
    秦瑞成突然皱起眉:“你怎么哭了?”
    乔桥恍然回神,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真有斑斑水迹……她立刻变得比秦瑞成还迷茫了:“我也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男人叹一口气,把她小小的肩膀抱进怀里:“其实我根本不想让你帮我挑什么结婚对象。”
    太好了。
    乔桥心想,因为我也不想给你挑。
    “……”秦瑞成嘟囔了一句什么,乔桥没听清楚,她刚想问,门被人敲响了。
    周伯的声音:“大太太叫三少爷下楼吃晚饭。”
    秦瑞成脸上闪过一丝几不可辨的嫌恶,但声音却不泄露半分情绪:“告诉伯母,我晚上不舒服,不吃了。”
    周伯:“需要联络家庭医生吗?”
    “不用,乔桥照顾我就行。”
    门外再无人应答,应该是周伯走了。
    秦瑞成突然爬起来,把外套扔给乔桥:“走,我带你出去。”
    乔桥一头问号:“去哪儿?”
    “好地方。”
    “诶诶?!被人看到不好吧!你不是‘生病’吗?”
    秦瑞成飞快地脱掉衬衣,换了件易于活动的圆领长袖衫:“佣人都去伺候晚饭了,我们走后门。”
    “可是——”
    “让你许愿你又不许,我只好想办法补偿你了。”秦瑞成像抓小鸡仔儿似的捞起乔桥,“走咯。”
    通知,请点此处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