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Npo18.com 凑合用

Npo18.com 凑合用

    乔桥终于能做她一直想做的那件事了。
    这个点,食堂的螺蛳粉窗口已经人满为患,乔桥揣着饭卡,雄赳赳地挤开其他人,冲窗口大喊一声:一份螺蛳粉加锅包肉!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反正她觉得自己帅极了。
    粉里加锅包肉要花15元,是食堂螺蛳粉的顶配,以前乔桥没收入,每次都只敢扣扣搜搜地加个3块的鸭脚,现在挣了钱,必须摆摆阔了。
    一边嗦粉,乔桥一边无不感慨地想:简白悠就是个人形自走广告牌啊!还是带灯的那种。
    他只要往那儿一站,其他摊位都会自动沦为背景板,只有乔桥的煮玉米沐浴在神的光辉之下,成为夜市上最闪耀的星……啊不,玉米。
    第一天晚上就挣了500块,第二天为了做对比实验,她特意自己去的,结果吆喝得嗓子都哑了也只卖出去零星几根,营业额更是无比惨淡。
    所以乔桥在短短几天之内就确定了新的人生目标:赚钱+抱住简白悠的大腿。
    好在简白悠对夜市挺有兴趣,隔三差五就想去逛逛,这对乔桥来说简直是瞌睡碰到枕头。为了不错过他偶尔的‘雅兴’,她厚起脸皮,几乎每天都去简白悠家露脸,连干家务的热情也空前高涨了。
    简白悠也不说什么,但有时看她的眼神晦暗不明,看得乔桥心里发毛,只能安慰自己别多想。
    这晚,简白悠主动提出去夜市逛逛,乔桥欢天喜地,赶紧拖了煮好的两大桶煮玉米出来(因为生意太好所以扩大了规模),又租了一辆车,载着玉米和简白悠去夜市。
    附近的商贩已经认识她了,一见乔桥都热情地打招呼:“来啦?好几天没见你了呀,啧啧,你男朋友也来了哦?”
    “男朋友一来就好卖咯,两小时内准卖完!”
    “什么两小时,我看最多一小时!”
    “不可能的啦,今天不是休息日,人少嘞。”
    “不然来打赌啊?……”
    乔桥赶紧咳嗽一声岔开话题,她经常带着简白悠,他又像副画似的懒怠跟人交流,周围人都默认简白悠是她男朋友,乔桥想反驳却又解释不清两人的关系,一来二去只能默认了。
    幸亏简白悠不管俗事,永远坐在旁边独自美丽,否则她也不敢这么操作。
    15块一根,价格不低,但卖得很快,不一会儿两个桶就都干净了。
    乔桥数数钞票准备打道回府,突然一阵尿意袭来,她本想坚持,但尿意有些汹涌,她只能扔下摊子先去解决个人问题。
    但把简白悠一个人扔在这里,有点不放心。
    即便是见过他杀人不眨眼的样子,乔桥也很难把简白悠与强悍两字画上等号。男人的手指那么白净纤细,气质那么干净纯洁,就像宝物落入凡尘,总担心会被俗世玷污。
    乔桥:“简先生,你要不要跟我去趟厕所?”
    呸!
    自己在说什么?难道让简白悠一个大男人陪自己去女厕吗?
    “啊不,我的意思是,我要去趟厕所,你去不去?我去男厕所,你去女厕所——”
    啊啊啊,真是服了自己了,口胡有毒啊。
    简白悠笑了一笑:“你去吧。”
    乔桥松口气:“好,我很快就回来。”
    忍了忍,还是不放心地叮嘱:“要是有人跟你搭话,不用理他,就当是苍蝇蚊子。”
    男人弯起眼睛,乖巧道:“好。”
    乔桥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莫名有种老母亲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感觉,生怕一离开视线孩子就被人欺负了。
    紧赶慢赶地回来,小椅子上哪儿还有简白悠的影子?
    乔桥如遭雷击,急忙抓住左右相邻的摊主询问,但大家都忙着做生意,谁也没注意到。
    冷静冷静,可能他就是去别处逛逛了吧。
    乔桥收拾起摊子,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周围的摊主纷纷收摊回家,等到夜市散场,没几个人了,简白悠还是没回来。
    说不定,他觉得无聊早回家了?
    乔桥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回到小洋楼,可还没进门心就凉了半截,楼上黑漆漆一片,哪像是有人在家的样子。
    完蛋了,她把简白悠弄丢了!
    大脑像开闸似的闪过很多不好的画面,也许有人看他落单把他绑架了?也对啊,今晚是出来闲逛的,简白悠可能不会随身带枪,他又那么漂亮,如果被人看到口罩下的脸……
    乔桥不死心地又回夜市,想从简白悠失踪的地方寻找蛛丝马迹,但椅子好好的,地上也没有拖痕,而且如果真是被绑走,其他摊主一定会注意到。
    不对,程修说过,简白悠留在国内是避祸的,难道他避的‘祸事’找上门了?
    乔桥越想越怕,又不敢报警,可拖下去也不行啊。她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原地转了十几圈,最后没办法,还是拨通了程修的电话。
    “喂?”男人的声音沉稳,有使人安心的神奇力量。
    都到这份上了,乔桥不敢隐瞒,磕磕绊绊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不过还是隐去了她在简白悠家当佣人的事,只说逛夜市走散了。
    “乔桥。”程修语气罕见地严肃起来,“你为什么接近少爷?”
    乔桥被问住了:“我没想接近他啊。”较真的话,应该是简白悠主动接近我呢。
    程修冷冷道:“你以后离他远点。”
    “哦。”乔桥呆呆地答应一声,还想说什么,却发现程修已经把电话挂了。
    两人认识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招呼都不打地挂电话,也是第一次用这么冷漠的语调跟乔桥交流,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生怕简白悠被她沾染了似的。
    乔桥攥着电话发了会儿呆,四周寂静无人,只有几只破塑料袋被夜风吹起,飘到她脚下。
    程修也没说错啦,谁跟简白悠一比都会变成塑料袋。让塑料袋离他的简少爷远点,好像挺正常的。
    这也说明,有程修在,不用她操心简白悠的下落了。
    乔桥这才觉得有点冷,她看了看自己,一路找人找得着急上火,外套早不知道甩哪儿去了,冷风一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把地上几个塑料袋捡起来扔进垃圾桶,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准备回去睡觉。
    一转头,看到一个人从窄巷的阴影里走出来,正是简白悠。
    他右手夹着一根烟,左手握着一把非常细的短刀,要不是有粘稠的血液从上面滴下来,乔桥根本不会注意到这把刀。
    口罩已经不见了,那张绝美的脸完全暴露在灯光之下,嘴角带笑,眉眼如画,精神看着比失踪之前好了十倍不止,那种从内而外散发的愉悦和惬意是骗不了人的。
    乔桥傻傻地看着,直到男人走到她面前:“有纸吗?”
    慌忙从口袋里翻出一包皱巴巴的面巾纸递过去,简白悠从里面抽了一张,开始擦他的刀。
    血迹都擦干净后,他才把刀收起。
    简白悠:“走吧。”
    乔桥点了点头,跟上他的脚步,眼睛却不受控制地往窄巷的方向瞄,那里漆黑一片,一点光都照不进,什么也看不清,但乔桥突然就打了个冷战。
    “原来简先生有事忙去了,我还找了半天。”她想起什么,赶紧自首,“对了,我找你找不着,就擅自给程修打了个电话……”
    “哦?”
    她以为简白悠肯定要生气,没想到男人好脾气地笑笑:“正好,总得有人处理尸体。”
    尸、尸体。
    乔桥听见自己‘咕咚’咽了口唾沫,但她毕竟不是第一次见简白悠这样了,心跳失序片刻后回归正常,不至于被当场吓晕过去。
    到了停车的地方,乔桥刚要坐进驾驶室,听见简白悠说:“你坐后排。”
    乔桥半分异议都不敢有,麻溜拉开后车门钻进去了。
    她以为简白悠要开车,结果男人长腿一迈,跟着她坐进了后排。
    乔桥奇怪道:“简先生,你不开车吗?”
    话音未落,下颌就被男人抬起,不给她任何反应机会的,就被吻住了。
    乔桥这才是真正被吓到了,说魂飞魄散都不为过。明明是一个无限柔情的动作,她却目眦欲裂,额头冒汗,宛如五雷轰顶。
    日。
    她想起来了,简白悠杀意一起,某个地方也会跟着充血勃起。
    男人已经倾身压下来,手指熟练地解她前襟的扣子,鼻息稍有加重,乔桥能感觉到大腿被某个硬硬的东西蹭到,她一开始以为是简白悠随身配的枪,后来才意识到是另一把“枪”。
    呃。就这个尺寸来说,跟他这张天使脸可完全不相配啊……
    “简、简先生?”乔桥不敢反抗,只能试图用语言感化,“要不你换个人来?我这身体条件不行啊,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体验极差……”
    “无所谓,凑合用。”他低头闻了闻乔桥的侧颈,“味道还不算讨厌。”
    乔桥:“……”
    卧槽感觉要完!
    更哆内容請上:zpo18.c噢m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