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гουгουщυ.Us 检讨书

гουгουщυ.Us 检讨书

    给秦瑞成指明方向后,乔桥就跟他分开了,倒不是她不好奇秦瑞成为什么要找梁季泽,只是男人表现出不想她跟着的意思,乔桥也就识趣地主动提出回宿舍了。
    不过秦秦跟梁季泽……这俩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啊,他们私下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带着一肚子问题,乔桥回到了宿舍。还未进门她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尖锐笑声,中间夹杂着赵向彤谄媚的附和。
    头疼。
    金思琪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现在进去少不了要被嘲讽讥笑一番,当然乔桥担心的不是这个,她是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
    算了算了,去程修那里看看吧。
    乔桥给秦瑞成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太累了要休息几天,就不送他离校了。然而短信发出去后便如石沉大海一般,秦瑞成迟迟没有回音。
    这让乔桥感觉很不好,因为平时只要她给秦瑞成发消息,哪怕是没什么意义的闲聊抱怨,对方起码也会回个‘嗯’,意思是他在。
    强压下不好的预感,乔桥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顺利找到了一辆其貌不扬的面包车。
    这是陈羽华配给她的福利之一,方便她直接去基地,也能更好地掩人耳目,不过因为这阵子总被学校的破事绊住,这还是她头一回用这个福利。
    面包车里躺着一个穿工装的小伙子,身上脏兮兮的,帽子盖着脸,像是在睡觉。
    乔桥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小伙子却感应到什么似的忽然醒了,正好跟车窗外的乔桥对上视线。
    他客气地笑笑:“乔小姐,走吗?”
    这人认识她,说明没找错人。
    乔桥点头,小伙子立马下车帮乔桥拉开车门,等她坐好后才启动汽车。
    面包车无声无息地混入车流中,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乔桥:“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小伙子:“呵呵,不只是我,我们三个人轮班等。”
    乔桥默默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从陈羽华跟她说有这项福利算起都过去半个多月了,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在这里等了半个多月,还是24小时无休的那种。
    乔桥由衷地感叹一句:“等得很累吧?”
    小伙子:“乔小姐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都很高兴能派上这样轻松的任务,毕竟我那些战友正泡在老缅的森林里呢,哈哈。”
    她竟然听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小伙子半个月没跟人说话了,一打开话匣子就刹不住车,一路滔滔不绝地拉着乔桥聊天,不过从他的话中乔桥也听出了几点信息:第一,她在基地好像挺有名。第二,她的地位好像还挺高……
    乔桥:“等等,有名这个我可以理解,地位高是什么回事?”
    小伙子:“呵呵,因为你来之前程教官地位最高,但是为了你程教官居然顶撞了上级,所以你就是全基地地位最高的人了。”
    乔桥:“顶撞上级?”
    小伙子做了个捂嘴的动作,显然这话是不该说的。
    乔桥懵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伙子愁眉苦脸:“乔小姐,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你能不能当没听到?”
    乔桥微笑脸:“你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就当没听到,不然我就找陈羽华告状。”
    小伙子立马蔫了,支支吾吾地说明了情况。
    基地按规定是不能有外人进入的,但有程修和陈羽华这层关系在,所有人都对乔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消息不知怎么被军部另一派的人知道了,他们早就对升迁过快的程修心生不满,正好借这件事打压程修,军部上级为了平息争端,暗示程修把乔桥交给他们处置这事就算揭过去了,但一向唯上级之命是从的程大校却选择了直接驳回。
    乔桥听得目瞪口呆,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乔桥:“算了算了,我不去基地了,你把我载回去吧。”
    小伙子:“乔小姐,不用担心,虽说军部名义上是基地的上级机构,但基地的人都是程大校一手挑选的,天高皇帝远,军部想管也管不了。”
    乔桥:“那也不行,我已经给程修添了这么多麻烦了……而且你不是说军部里还有另一派人要对程修不利吗?”
    小伙子挠挠头:“您已经知道基地的位置了,在他们看来,‘去过’才是重点,‘以后去不去’都是无所谓的,所以您放宽心就好。”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这时候去或不去结果都一样,还不如去吗?!
    忐忑地抵达目的地,早有人得到消息来接她了,乔桥下到基地后第一句话就是“你们程教官在哪儿?”。
    得到准确回答后,乔桥二话不说直奔健身房。
    程修正躺在地上做卷腹,他这间健身房是专人独享的,没有刺鼻的汗臭味,安静到只能听到男人略带粗气的喘息。
    乔桥:“程修……”
    程修:“等做完。”
    她只好停住话头站在一边等,男人的每个动作都堪称教科书一般的完美,腹肌随着大腿的动作紧绷又放松,而且他的皮肤上有一层薄薄的汗水,显得蜜色的皮肤非常有光泽,再配上流畅的肌肉线条,这真是一具雕塑一般完美的身体。
    终于做完一组,程修拿下旁边的毛巾擦汗,这才把目光放在乔桥身上。
    两人小半月没见,男人的目光里既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高兴,但乔桥却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自己要说什么话都忘了。
    程修:“试试。”
    乔桥:“试什么?”
    她话音刚落,男人的拳头就像箭一样朝她招呼过来,最后停在了离她鼻尖一厘米的地方。
    程修:“疏于锻炼。”
    乔桥:卧槽,这个检查作业的方式过于硬核了吧?
    乔桥苍白的辩解:“其实,我只要有空都会跑步的……”
    程修:“哦?”
    这个上扬的疑问句真是吓得她心脏病要犯了。
    果然,男人下一句就是:“跑给我看。”
    乔桥两股战战:“那能不能容我先换个衣服……”
    程修:“战场。”
    他的意思是如果在战场上敌人会给她换衣服的机会吗?因为这话陈羽华经常说,所以程修就简化到只说‘战场’两个字了。
    呜呜呜,她就应该在坚定立场,在半路掉头回学校多好!
    程修给乔桥设定好速度和坡度,眼神示意她上去,乔桥鼓了半天劲儿,最后觉得还是不要上去自取其辱了,她垂头丧气地承认:“不用上了,我跑不了多少……”
    程修:“罚跑10公里。”
    乔桥:“知道了……”
    程修:“初犯从轻,再犯从重。”
    “好的。”无比乖巧。
    这么一打岔,她差点把来找程修的目的忘了,但刚要张嘴又想到如果直接问,不就等于把接她来的小伙子给卖了吗?
    乔桥委婉地问道:“程修,最近基地没发生什么事吧?”
    男人皱皱眉:“没有。”
    乔桥:“真的吗?我来的时候好像听见他们在讨论什么‘命令’之类的。”
    程修:“无需在意。”
    好吧!乔桥被他打败了,想从他嘴里撬出点东西比登天还难,她打算去贿赂陈羽华了。
    跑完10公里,乔桥感觉自己要散架了,双腿到后期完全是机械地在重复‘走’这个动作,意识早就飘到了九霄云外。
    程修仍对她很不满意:“用时太长。”
    乔桥虚脱地看了他一眼,很想反驳一句‘我能跑下来就不错了!’,但实在没那个力气。
    跑完气都没喘匀人又被拖到了靶场,不幸中的万幸,她的准头还没丢,打的靶稍有瑕疵整体还可以,男人眉头皱得打结,堪堪算她过关,可以不惩罚。
    程修在某些时候,就是地狱的代名词,虽然她知道这已经手下留情的结果了。
    洗过澡,乔桥看一眼手机,还是没有秦瑞成的消息。
    都这个点了,难道还没跟梁季泽谈完吗?可如果谈完了,起码也会回她的消息吧?
    不过,也可能是手机没电了。
    乔桥的粗神经再次发挥作用,担忧了不到一秒就开启了自我安慰模式,把发出尖锐警铃的第六感牢牢摁死,错过了最后的逃命机会。
    明天是周末耶。
    乔桥盘算,正好可以这两天都待在基地,把落下的训练量补回去。
    哼着歌出了浴室门,却发现程修没有如往常一样盯着格斗视频研究,而是罕见地趴着桌子上写着什么。
    男人边写边挠头,一支笔从右手换到左手又换回去,乔桥稀奇地想,她还从没见过程修为一件事愁成这样。
    乔桥装作不经意地路过,在他背后伸长脖子一看,只见四方的大纸题头端端正正写着三个字:
    检讨书!
    本章節棶自于HāīTāηGsんυЩU(塰棠書屋)ってΟM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