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卫生间突袭

卫生间突袭

    宋祁言示意侍者再上一块牛排给乔桥:“你太瘦了,多吃点。”
    梁季泽:“嗯,给她再加一份鹅肝,脂肪含量高。”
    乔桥一头黑线,你们两个是要养猪吗?
    吃得差不多了,感觉膀胱在抗议,乔桥起身去洗手间。
    悠哉悠哉地正洗着手,一只大手忽然从背后伸来捂住乔桥的嘴,并无视她的拼命挣扎,将她直接拖进旁边的杂物间。
    杂物间黑漆漆的灯都没开,乔桥第一反应是掰对方的小拇指,这是陈羽华教她的,遇到绝对力量的禁锢时要从最薄弱处下手。
    然后她就摸到了一枚有点熟悉的戒指。
    呃。
    黑暗中,男人的手掌该捂为掐,硬抬起她的下颌,迫使乔桥张开嘴,霸道又炙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嘴唇被人粗暴的吻住,本来就合不拢的牙关被人长驱直入,淡淡的烟味在嘴里弥漫开。
    妈的,这个大变态!
    乔桥想任他亲够了再说,结果男人越发得寸进尺,不仅嘴巴上要占便宜,手上也不老实。乔桥的衣服遭了殃,小领硬是被撑成了大领,带着薄茧的手掌伸进衣服里一路往下摸,最后伸进胸罩里掐她的乳尖。
    “梁季泽!”忍无可忍地踹了某人一脚。
    “咦,你对我这么熟悉?”某人恬不知耻地附在她耳边笑,“凭动作和气味就能判断是我?”
    不,是凭你的流氓程度。
    乔桥翻了个大白眼,但是这么黑梁季泽也看不到。
    “既然你猜到是我了,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他刚说完,乔桥就感到一个硬硬的粗粗的东西隔着裤子在蹭她的臀缝,“趁姓宋的还没来,快让我插一插。”
    “你……”乔桥气得都词穷了,“这是女厕所!随时有人过来!”
    “不能听你叫是挺遗憾的,不过无所谓。”
    靠。
    乔桥威胁似的掰住他的小拇指:“开门,不然我用力了。”
    男人惊异地‘嗯’了一声,但马上她就感觉抵着自己屁股的东西变得更大了:“小猫学会亮爪子了,真可爱。”
    ……神经病吧!
    “我不跟你开玩笑,你赶紧放我出去!”
    “你掰吧。”梁季泽一边亲着她的耳廓一边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我保证我的手指跟我的大鸡巴一样硬。”
    乔桥每次听他毫无廉耻地说各种下流词汇都会有一种魔幻的感觉,仿佛屏幕上冷峻贵气的梁影帝跟她认识的这位不是一个人。
    就一分神,手腕就被梁季泽反锁住,拉高到头顶,任她怎么挣扎都没用了。
    “你别乱来!”乔桥吓得声音发抖,“我我我我喊人了!”
    “我进来已经差不多一分钟了,你确定还要继续浪费时间?”梁季泽压低声音,“你要是乖一点,我就尽量10分钟内射出来,你要是不乖,我可会情不自禁地想把这个过程拉长。”
    他语带威胁:“你猜时间一长宋祁言会不会找过来?”
    “下一次好不好?”乔桥只能服软,“不要在这里……不要这时候……”
    “呵,宋祁言昨晚上折磨我,我今天当然报复回去。”
    “不行不行!”男人的气息越来越近,乔桥只好拼命推拒,“他会发现的,我已经出来很久了!”
    “那就努力夹紧让我早点射出来。”
    “……”
    她才不要!
    见乔桥还是挣扎个不停,梁季泽只好妥协:“好吧,不射出来,只插一下就结束,怎么样?”
    “这跟‘我就蹭蹭不进去’有什么区别!”
    “你托我买的东西还想不想要了?”梁季泽抛出杀手锏。
    “你太不要脸了!”
    “快点,就插一下。”说着,手就去脱乔桥的裤子,后者手腕被制,狭小的空间里只能像离水的鱼一样来回扭动,除了让男人的性致更高以外毫无作用。
    热烘烘的阴茎在她的两腿之间来回磨蹭,寻找着那个凹陷的隐秘入口,梁季泽低笑:“水都这么多了,你还矜持什么呢?”
    “拿开!!!”
    “嘘。”梁季泽挺身进入,“好好感受它。”
    乔桥闷哼一声,漆黑的环境让感官得以扩大,触觉变得异常敏感,梁季泽的阴茎刚进来,她就小腹窜起一阵火热。
    好舒服……
    杂物间外响起一串高跟鞋脚步声,几个女人叽叽喳喳地进入卫生间,乔桥慌忙开始挣扎,但随即被梁季泽死死摁住。
    “不想被人发现,就老实一点。”
    乔桥怒目而视,虽然明知梁季泽根本看不见她的表情。
    梁季泽喘息加重了,他舒了一口气,好像在调整呼吸,看来这场意外的‘性爱’对他的刺激更大些,乔桥明显感觉体内的东西变得更硬了。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又停止,难耐地等待后,高跟鞋终于走远,身后人也迫不及待地拉开动作抽插,乔桥气得挠他:“你不是说只插一下吗?”
    “嗯?”梁季泽双手掐着乔桥的屁股,一耸一耸地在里面抽送,“马上,再让我插两下,呼……真舒服。”
    “已经两下了!”
    “最后一分钟。”
    “你……嗯……啊……轻点……”话也被撞得不成句子,乔桥不得不承认,这么做爱爽死了!
    而且梁季泽床上功夫了得,每次都准确地撞到她体内最敏感的那个点,让她的大脑时刻在‘必须马上停止’和‘再做一会儿也没关系’之间来回摇摆。
    “一、一分钟了!”乔桥在理智之弦即将崩断前磕磕绊绊地喊出这句话。
    “嗯。”梁季泽深吸一口气,狂风暴雨般狠撞了几下,猛地将性器全抽了出来。
    他一把将乔桥的裤子提好,另一只手顺势拉开杂物间的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把她推了出去。
    从黑暗瞬间到光明,乔桥直接傻了。
    “你先回去。”隔着一扇门,梁季泽哑着嗓子道,“别进来,我可不敢保证还能推第二次。”
    小穴内热辣辣的,仿佛残留着男人的形状和尺寸,只不过刚才的充盈已经被空虚取代。
    乔桥有那么一瞬间还真想再推门进去,但她随即就清醒过来,暗骂自己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不过……梁季泽怎么办?
    她犹豫自己该不该直接走,杂物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但乔桥猜梁季泽多半在自渎,她不是男人,搞不清紧要关头停下到底多困难,但……看他痛苦的样子,肯定不怎么轻松吧?
    “那,我走了哦。”乔桥确认妆容衣服都完好后,小声说了一句。
    “快滚。”梁季泽的声音比刚才更哑了,乔桥听见他低声嘟囔了一句,“多少年没自己动手了。”
    乔桥离开卫生间,并在门口立了块‘清洁中,闲人止步’的牌子,这可不是在国外,要是梁季泽被人撞见从女厕出来,他就麻烦了。
    回到包间,她心虚地不敢跟宋祁言对视,男人倒是很自然地问道:“回来了?”
    “嗯。”乔桥闷头继续吃盘子里的东西,吃着吃着发现一只手伸过来,男人微凉的指尖在她嘴角上擦了一下。
    “怎么了?”
    “口红。”宋祁言淡淡道,“涂出界了。”
    “是吗?”乔桥心脏一紧,“刚才、刚才洗手的时候溅到脸上一点水,我拿纸巾擦了擦,可能口红就是这么蹭坏的吧。”
    “嗯。”男人没说什么,继续慢条斯理地吃饭。
    “哦,梁先生怎么不在?”她欲盖弥彰,“也上厕所去了?”
    “大概。”
    等到两人沉默地吃完早餐,梁季泽也一直没回来,乔桥不禁担心他是不是被堵在厕所出不来了,可十分钟前刚去过厕所,现在又说要去,太可疑了。
    宋祁言把餐巾放下,起身道:“走吧。”
    乔桥:“……梁先生还没回来。”
    “你很在意他?”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男人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冷冷道:“那走吧。”
    ……总觉得宋导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自己身上应该没有破绽才对。
    出酒店后等了没多久,来接他们的车就到了,宋祁言没有像往常一样陪乔桥上后排,而是自己坐进了副驾驶。
    乔桥手脚冰凉,满脑子都是‘他绝对是发现什么了’!
    “滴——”尖利的鸣笛音从后方传来,梁季泽开着一辆香槟色的跑车冲他们狂摁喇叭。
    “小乔,下来一趟。”梁季泽摁下车窗,冲乔桥挥了挥手里的小盒子。
    乔桥眼睛一亮,她认出了盒子上的标志,是那个内裤的牌子!对了,秦瑞成马上要回来了,再拿不到内裤秦秦那里就说不过去了。
    但是现在……
    宋祁言的视线从后视镜里折射过来,看不出他的情绪,乔桥心急如焚,却又不敢表现地太迫切。
    “我,我能去看看吗?”
    宋祁言收回视线:“你想去就去。”
    “我马上回来!”
    一咬牙,乔桥飞快跳下车,跑到梁季泽的车窗边。
    “给我。”她伸手去拿,男人却灵活地避过了。
    “尾款呢?”
    “刚才不是付过了吗?!”
    “凭那几下就想打发我?”梁季泽单手搭在车窗上,笑容邪恶。
    看圕蹴捯ЯóùsHひЩù(肉圕屋)點χγz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