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AV拍摄指南 分卷阅读299出题

分卷阅读299出题

    泳池常年蓄满循环水,使得池中的人即便在室内,也能享受微微浪涌的摇摆感。
    但这摇摆感对乔桥来说,一点都不浪漫。
    “张国华,宏、宏奉集团的……的……”乔桥扒着池壁,拼命回忆刚才男人说的那几个字,但她一晚上接收了太多陌生信息,脑子都要炸了,竟然死活想不起这人到底什么职位了!
    “想不起来了吗?”梁季泽一点也不急,他轻舔身前之人的后颈皮肤,“我们商量过吧?提示一次要插二十下。”
    粗长的性器早就在十分钟前的一次失误时就挤入了她的小花穴中,本以为可以破罐破摔了,没想到更魔鬼的还在后面。
    乔桥声音带上哭腔:“我能想起来的……你等等……”
    “十、九、八——”
    “想起来了!首席法务顾问!对,就是这个!”乔桥激动死了,要不是没法把脑袋摘下来她真想狠狠亲自己一口,关键时刻还是很顶用的嘛!
    梁季泽:“真可惜,答对了。”
    “啦啦啦。”乔桥得意地在水下扭着屁股,故意挑逗埋在体内的大肉棒,被威胁了那么久,终于能出口恶气了,反正按约定答对了他就不能动!
    “插不着插不着——呜!”
    男人忽然挺腰,阴茎严丝合缝地顶到最深处,若不是两个囊袋阻拦,恐怕还能插得更深。
    乔桥半晌才喘出一口气:“你……你违约!答对了就不能动的!”
    梁季泽:“超时了。”
    乔桥控诉:“你才数到八!”
    梁季泽:“那是额外赠送的时长,但你硬要挑衅,我只好收回了。”
    他嗓音沙哑地一笑:“我也不是全然不通人情,既然答对了,就算罚一半,十下好了。”
    “你——”
    男人缓慢退出后又一个顶身,在水流的润滑下,穴口和甬道都异常绵软,梁季泽紧紧搂着她的肩膀,以背后插入的姿势尽根挺动。
    包裹着两人的池水被搅得‘哗啦啦’乱响,乔桥觉得下方肯定有人听到了,但她无法反抗,浮力让身体变得轻盈,也让触觉更加敏感,她总觉得好像有水流被带进了体内,小腹圆滚滚的,挤压着膀胱,害她总有尿意。
    梁季泽有意无意地把这十下插入的过程延长,每一次都保证顶到宫口,再也无法寸进了才肯缓慢退出,体内的G点被擦得一直在发热,乔桥紧紧咬着自己的手背,唯恐不小心溢出呻吟。
    虽然大厅里到处都在上演类似戏码,但她绝不要在大变态面前这么没出息!
    最后一下结束,梁季泽喘着气将阴茎抽出来,他咬牙道:“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罪受。”
    他粗暴地狠狠揉了两下乔桥的乳包,额头抵在她的背上,好像在平复体内躁动的欲望,足足过了将近五分钟,才重新抬起头。
    乔桥给自己打气:“就剩不到十个人了,其他的我都认识了。来吧,我一定不会不让你再有机会碰我的。”
    梁季泽淡淡看她一眼:“好,B区泳池南侧,从左到右。”
    他平静地吐出一串人名和职位,却与前面慢悠悠故意留给她记忆时间的语速大相径庭!去掉了停顿和解释,全是晦涩难懂的字眼,而且语速快了三倍不止,连听清楚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背过。乔桥开始还闭着眼睛拼命记,到了后面就快崩溃了。
    乔桥:“你故意的!你就是不想让我记住!”
    梁季泽:“最后一关总得加点难度,你还有两次重听的机会。”
    加点难度???
    这是直接从小学加减乘除跨到微积分了好不好!
    重听两次管什么用!再来十遍也记不住啊!
    乔桥气得脸色铁青,却也前所未有地被激发了斗志,反正道理讲不通,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好。”她深吸了一口气,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要再听一遍。”
    梁季泽以同样的语速将那些人一字不差地介绍了一遍。
    她发现男人的记忆力也了得,这么大段话,就算是自己说的,再复述时想完全一样也不容易,大部分人就算讲述自己一天的经历都会颠三倒四,但梁季泽却可以逻辑严密、条理清晰地把仅剩的九个人叙述清楚,而且事先没有准备过。
    乔桥拼命听着,记着,心里跟着梁季泽的速度默念默背,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长这么大她就没这么折磨自己大脑过。
    梁季泽一遍念完,又念了一遍,最后一遍竟然比前面两遍还快,乔桥怒目而视,男人却淡淡一笑。
    司马昭之心,一目了然!
    梁季泽懒洋洋道:“背吧。”
    乔桥竭力平复心情,尽量忽视那根正不老实地蹭自己股缝的肉棒,虽然信息量很大,速度很快,但她不会认输!
    “第一位,刘宪羽……”乔桥咽下一口唾沫,死命回忆男人说的每一个字,压榨着每一颗脑细胞,最后竟然奇迹般的,磕磕巴巴地全背了出来。
    最后一个字说完,乔桥自己都不相信地眨眨眼睛:“我、我居然背过了?天呐,我这么厉害的吗?”
    她喜上眉梢:“哈哈哈,我背过了!我背过了!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梁季泽:“不要唱了。”
    乔桥:“就不就不!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她本来就五音不全,唱得调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比噪音好听不了多少。梁季泽皱眉忍了一会儿,干脆低头,用唇堵住了那一张一合的小嘴。
    乔桥瞪大眼睛,呜呜呜地挣扎,奋力地在水下踹梁季泽,但水的阻力不仅影响速度,还影响力度,踹到男人身上也就跟挠痒痒差不多了,表情都不变一下。
    “干什么干什么!”乔桥好不容易推开他,重重擦着嘴,“你想反悔吗?说好了背过就不许乱来。”
    梁季泽:“刚才只是练习,你还有考试。”
    乔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好像男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她词穷了,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梁季泽:“我没说吗?”
    乔桥:“你没说!我非常确定!你只说要介绍人给我认识!”
    梁季泽轻描淡写:“大概忘了吧。”
    乔桥一口气堵在嗓子里没提上来差点憋死。
    梁季泽:“认输吗?”
    乔桥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再睁开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她咬牙:“不认,但是你出题不能超过十道,而且我要有三次答错的机会。”
    她虽然心里没底,但好在时间不长,就算是短期记忆也还能有点印象,不至于一点都答不上来。
    如果梁季泽不同意,她就鱼死网破,大不了逃跑,总之不会让他得逞的!
    梁季泽这次出乎意料地大方,点头道:“可以。”
    乔桥把刚才背过的东西在心里又过了一遍,觉得差不多有七八成把握了,才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少女红扑扑的脸蛋泛着细腻的光泽,一向呆呆的脸上也少见地浮现出了认真的表情,像是一颗褪去了灰尘的珍珠,终于展现出了本来的光彩。
    好想吃下去。
    梁季泽极力控制着自己的面部,阴茎硬得要爆炸了,他却还要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跟她谈条件。其实她提出的所谓几次机会他全没听到,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那一张一合的小嘴上了,想象着它要是能含住自己的宝贝,该多么舒爽。
    强行吃下去会有点麻烦,下次就不这么好逮了。
    但是不吃……
    “喂。”乔桥喊了梁季泽两声也没反应,有点生气了,“你到底出不出题?”
    “出。”梁季泽若无其事地靠近她,“你提了那么多条件,也该轮到我提了吧?”
    乔桥警惕起来:“你想提什么?”
    梁季泽:“不会增加题目难度,只是给你加一点外部压力而已。”
    越来越近了。
    乔桥下意识后退,梁季泽却忽然一头扎进了水中,消失在了她面前。池水泛起微微的波纹,透过水面能隐隐看到深色的阴影在移动,像一条伺机而动的鲨鱼。
    还是要尽快回到岸上,水里……
    她这么想着,腰忽然一紧,男人在她身后破水而出,溅起一蓬巨大的水花,梁季泽一言不发,轻易控制住她所有挣扎,硬是把硕大的阴茎塞入才刚刚放松下来的小花穴中。
    梁季泽你个大变态!
    乔桥很想骂,但男人随即就把她拖进了水里,窒息的恐惧迫使她闭紧嘴巴,绷起浑身的肌肉,包括……那里的。
    体内的异物热烫如铁,迫不及待地挺动,乔桥甚至不需要看就知道梁季泽现在一定爽翻了。
    肺里仅存的空气很快消耗殆尽,但男人压制着她无法上浮,乔桥拼命掰着梁季泽的手,乞求他能领会自己迫切需要呼吸的意图,但梁季泽胳膊像铁一样圈着她,肆意地冲撞着,完全沉溺其中了。
    窒息感越来越明显,乔桥徒劳地呼出几个气泡,肺里干涸了,但奇怪的是快感越来越强烈,一种恐怖的,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窜上她的脊柱,在濒死的阴影笼罩下,甬道急剧地收缩着,越来越紧,身体的敏感度指数级提高,最后竟然毫无预兆地高潮了。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