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仙路迢迢须尽欢(H 剧情向) 30结契(微H)

30结契(微H)

    这夜夜里,王婉刚刚打完坐准备睡下,便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傅怜。
    傅怜抱着枕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说云宸那家伙居然对她有非分之想,她要来王婉这儿避避难。
    王婉一边打开门让她进来,一边有些意外:“原来你们还没做过啊,我还以为……”
    以为以云宸向来的品性,早就忍不住了。
    “他一直想来着,只是我觉得这种事要留到成亲之后才好。”傅怜躺倒在王婉床上,仰面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小师妹,你说和男人做那种事情到底是什么感觉?”
    “嗯……这种事情还是要你自己体会过才好。”王婉也回到床上,在她身旁睡下。
    “可是我有点害怕。”傅怜侧了个身,王婉看见她眼底如同流淌了一层月光,“小师妹,那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王婉有点不太想聊这个话题,因为她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人的样子。
    他在自己高潮的时候吻掉自己眼角的泪,他用力深耕时暗如黑夜的眸子,还有他射精结束后把自己抱在怀里,低声喘息着呼唤自己的名字。
    “我也很久没做过了,忘了。”王婉闭上眼,翻个身抱紧了被子。
    “哦……”傅怜虽然天真,但也知道自己大概是戳到了她的痛处,于是也闭上眼,不再说话。
    夜逐渐深了,身侧人呼吸渐起,王婉却辗转难眠。
    犹豫片刻之后,她从枕头下翻出了那根玉势,独自来到房子后面的树林里。
    她并未将衣衫完全褪下,而是半披在肩头,正好能让自己恰好握住胸前的浑圆,学着记忆里他的方式揉捏着那颗茱萸。
    可惜自己的手太小,手心里也没有和他一样的薄茧。
    越是这样想,身下那处便越是渴,努力翕动着淌出液体,好像下一秒他真的会进来似的。
    感觉到难受之后,她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双腿分得很开,咬紧了下唇将玉势一点一点塞进自己的身体。
    入体时只觉得一阵冰凉,粗细也不够,勉勉强强能让那饥渴的甬道得到些许慰藉。
    王婉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同时另一手也不忘照顾着胸前的敏感点。玉势被下身淌出的汁液打湿之后,逐渐也变得温热起来,开始逐渐向深处寻觅着那最敏感的一处。
    快高潮的时候,她咬住了自己的胳膊,努力不让自己喊出来,但还是在被情欲完全征服的情况下失败了。
    那一瞬间,她仿佛看见那个熟悉的人站在身前,一边抽插着一边问自己:“去了么?”
    “师兄……子承……”
    在喊出他的名字的一瞬间,高潮的汁液淌得她满手都是,身体勉强认为她得到了满足。
    随后一切画面都消失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寂寞感袭来,她仰面躺倒在石头上,睁开眼去凝望头顶的月光。
    玉势还插在她的身体里,上面滴滴答答的汁液被月色照得透亮。
    ……
    王婉从高潮中脱离出来后,因为怕叫人看见,所以五官感觉也变得格外灵敏。
    好在四周万籁俱寂,只有晚风拂过树叶,低低作响。
    春寒料峭,停下来后,风灌入半披的薄衫里,有一些微冷。
    她俯下身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却在此时听见了一阵不同凡响的沙沙声。
    王婉顿时警惕起来,在草地中寻找着那声音的来源,果然看见一只金黄色鳞片的小蛇,从自己脚边上钻了过去。
    “好家伙,敢偷看姐姐。”
    王婉一眼就看出来这蛇并非是普通的蛇,其周身灵力流转,虽不算强,但至少也有百年修为在。
    如今它虽然还未化形,也说不了话,但王婉能够想象再过百年它化作人形,然后到处跟人讲述它曾经在一个平凡的夜晚全程观看了青崖山一名女修自我纾解的事。
    想到这里王婉便尴尬得脚趾抠地,召出佩剑朝那小蛇追去。
    佩剑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嗡鸣,剑尖朝下插入那小蛇面前的草地里。小蛇发出一声嘶鸣,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掉头便跑,恰巧被随后赶来的王婉一把抓住七寸。
    “看到了就要付出代价,以后你就做我的灵宠吧。”
    小蛇扭动着表示抗拒。
    抗拒是不可能成功的,王婉二话不说,剑锋在小蛇额前画出一道血痕,然后从储物戒中掏出一张符箓,将那血痕印了上去。
    “老老实实跟着我,别想着逃,这主仆契约可不是那么好破的。”
    那小蛇顿时萎靡起来,耷拉着脑袋钻进王婉的袖子里。
    王婉觉得手臂上传来一阵冰冰凉凉的触感,显然是那小蛇已经缠绕了上去。酥酥麻麻又有点痒的感觉有一些奇怪,不过第一天认识就这么粘人,也让她觉得十分欣慰。
    她隔着衣袖拍了拍小蛇的脑袋,然后便收起玉势往回走,却在小径之上遇见了一个人。
    “师姐还没休息么?”
    月色之下,柳轻寒的肩头如同披了一层薄霜,王婉看见他手指在眉心之间揉了揉,脸色好像不太好看。
    王婉有些尴尬,总不能说自己是刚刚在外面自行纾解完毕,于是便转移了话题:“你不也还没睡?”
    “我方才把最后一批丹药送去炼丹房,这就准备回去了。”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王婉只觉得月色之下似乎有些看不真切,于是偏过头去想看他的侧脸。
    “无妨,不过是这几夜没休息好,自行调节一下即可。”柳轻寒微微侧身,试图掩饰自己的反常。
    “哦……”王婉见他似乎不愿意说,也没有追问下去的道理,“那我先回去睡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师姐晚安。”
    柳轻寒目送王婉的背影消失,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几日他常常以一魂之力化作分身,在山上探查灵植,本以为夜深人静时不易被人发现,却没想到撞见了师姐自我纾解的场面。
    如果只是撞见也就罢了,偏巧还让师姐逮着;逮着也就罢了,还给他上了这么一道难缠的主仆契约。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望向远处的眼眸里微微泛着红光,在他的眉心之上,一道鲜红色的印记,在黑夜里若隐若现。
    不过,能用另一种方式陪伴在她身侧,或许也不错。
    只是自己额头这个印记,得想个办法掩盖掉才好。


同类推荐: 膝盖之上(Over the knee)呕吐袋(骨科,1v1)扶她追妻欲女绘卷(nph)被自家超色的狗强奸,好爽....[完][作者不详]成为乙游女主后天天被肏(NPH)圈养爱意(年龄差师生纯百)性奴训练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