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秘密(nph) 秘密(二十一)

秘密(二十一)

    魏煊说他这两天都在陪他外婆,我一听就很好奇,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外婆。我妈的爸爸妈妈我都没见到过,我只和爷爷奶奶见过面,而且我爷爷特别不喜欢我。我有三个奶奶,第一个奶奶就是我爸的亲妈。小时候我爸告诉我,他妈妈是被气死的,我爷爷却跟我爸说得很不一样,他说我奶奶是得病死的。所以我觉得我的第一个奶奶应该是气得得病死的。
    我的第二个奶奶也很不喜欢我,因为她特别不喜欢我爸,我爸就不许我叫她奶奶。那时候我还很小,我爸说什么就是什么,后来长大了,我见到她也不好意思不叫人,我爸就让我喊她后奶奶。她听到了气得要死,一直瞪着我,瞪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我刚收了她的大红包,也吓得要死,我爸还夸我一点没做错,下次继续这样喊她。
    我的第三个奶奶只比我爸大六岁,我感觉叫奶奶有点不合适了,我爸就让我别和她说话。幸好她人挺温柔的,比我上个奶奶好,我不叫她她也不会变成凸眼怪。哦对,她红包也比上个奶奶给得大。
    我问魏煊陪外婆是怎么陪,陪她玩吗?他听了很无语地说他外婆都生病了,最多躺床上喂她吃饭,帮她翻个身,又不是几岁的小孩,玩个头啊。我立马啊一声,问他严不严重,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
    他说不知道,可能后面几个月都要过去看她。他还说他其实跟他外婆不熟,因为那时候太小,都不怎么记得了,但他外婆很想他,他才答应他妈妈见面的。
    听起来如果不是他外婆生病了,他根本不会跟他妈妈有联系。我摸摸他的脑袋,还想继续问他外婆是什么样子的,但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对话上了,总是想玩我的奶子。
    我对魏煊说的一切都很好奇。比如他说他外婆经常塞东西给他,有饼干、苹果、零花钱、袜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袜子,魏煊说那袜子是新的,是她自己织的,我感动得让他赶紧拿出来给我看看,他说臭袜子有什么好看的,我已经穿过了。我只能遗憾地说好吧。
    更遗憾的是魏璟打断了我们的对话,他让魏煊回房间睡觉,已经快十二点了。魏煊恋恋不舍地从我胸前抬起头,他把我两颗乳头吸得又红又肿,离开前还咬了下我的唇,骚货,我哥都不让我跟你睡了。
    我觉得魏璟肯定是因为第二天要上学才让魏煊回房间的,这个小屁孩还来怪我。
    魏璟帮我关了灯,但我根本没什么睡意,我想起魏煊刚刚说的话,接着就想起我妈。我把床头的台灯打开,拿起手机给我爸发消息,我问我妈现在在哪,他很快就回了两个字:视频。
    我立马坐起来拿纸巾擦了下腿心,又确认了下嘴巴,才给我爸发送视频邀请。我有点忐忑地等待他接通,几秒之后我爸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他不再穿着工作的西装,而是换上了一套V字领的居家睡衣,精致的锁骨露出来,脖子右侧有一颗显眼的小痣,他每次说话时,我都很想在上面啃一口。
    他拿着一只深红色的钢笔,很随意地在指尖转着,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小框眼镜,是他学生时代常用的那种,令他看起来不再冷漠,反而有些清纯呆板的学生气。
    “这么晚不睡觉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我好想你啊爸爸”咽下去,然后反应过来我爸应该是在我爷爷家。他这副眼镜一般都放在那里,而他每次回爷爷家心情都会变得很烂。这次他肯定又是被逼回去的,过年的时候他和我在一起,没和他们过,我估计他又被我爷爷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决定不再问我妈的消息,只想赶紧挂断这通电话。
    “准备睡了。爸爸你忙吧。”
    “我不忙,”他放下笔,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伸手揉了揉鼻梁,“我已经叫人去查了,等下发给你。”
    我点了几下头,这还是几个月来第一次有我妈的消息,我心情特别好,所以就跟我爸说了一件事。开学的时候学校的戏剧社社长来找我,说让我去他们社团演话剧,演出日期已经订好了,就在下下个月的文化节。我问我爸会不会去,他说去。
    他静静地看着我,透过那副黑框眼镜,带点审视的味道,然后我看见他嘴唇动了动。
    “演的什么?”
    我要演的是最小的那只美人鱼。其实一开始我不知道自己会演这个角色,但社长说她来演王子,我来演那个美人鱼,各方面来说都很般配,而且我们社长加了一幕戏,就是在我唱完歌之后需要我去亲吻她,只是碰一下那种,我们社长说不错位,就是真亲,这才叫专业,一定很多人喜欢看。我弄不懂这些,一听到很多人喜欢看马上就答应了。后来魏煊知道了,说我们社长就是想和我亲嘴,我觉得他想太多,我们社长可是女的!
    我犹豫了几秒,还是想对我爸保密,我说你到时候来看就知道了。他问我最近在干什么,我就跟他说我最近学会了铺床,还学会了煎流心蛋,我期末考试的成绩也很好。他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听着,眉头还微微皱起来,你是去上学还是去当保姆的?他们自己不铺床吗?
    我说我就帮他铺了一次,他又问为什么帮他铺。我当然不可能说是因为我和魏璟做爱把他床单搞脏了,那样我爸就会认为我没有他的鸡巴也可以过得很幸福,然后强行把我带回家,让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我转移话题说我下次煎蛋给你吃,他说那你就这个周末回来吧。呃,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我只是客气一下,而且我们才两个星期没见,我可不想回去又被他肏。
    “我……我周末要排练,不能回去。”
    “楚辛辛,是不是在那边住太久了,你最近很不听话。”
    我小逼一紧,都想把手机扔掉了,硬着头皮说对不起爸爸,我周末回去。
    “裤子脱了。”
    我瞥一眼我爸,他已经摘了眼镜,低着头,正漫不经心地转着中指上的银戒。在炽白灯光的照射下,那双手就像艺术品一样温润有力,骨节分明,我甚至能透过指尖看到他皮肤下流动的血液。我觉得我一定是有幻想症,我想咬破我爸的手指,然后和他做爱。
    此时周遭的一切都变得闷涩起来,我的心脏跳得极快,我爸的命令对我来说就是巴甫洛夫的摇铃,我无比听话地褪下内裤,跪坐在手机面前。
    “把腿打开,自己掰开给我看。”
    我咬着唇对着摄像头躺下,张开双腿,两只手放到被肏肿的阴户上,轻轻往外掰开,因为紧张,我感到有一股粘稠的液体从肉洞口流了出来。是魏煊的精液,他鸡巴没拔出来时射了一点点。
    一想到我爸正看着我的小逼,我就小腹酸软,几近高潮,但我不能合上腿,只能继续让他检查。
    “爸爸……辛辛晚上就做了一次。”
    “骚逼都要被他们肏烂了,”我爸的声音很冷,隔着屏幕都吓得我腿根微微打颤,“周末见到我之前不许再让他们碰你,包括你的嘴巴,听到了吗?”
    可是我答应了明天要给魏煊肏逼的。我一时间忘记了回答他,我知道就算我给别人肏了我爸也看不到,他又不在我身边。我头一次那么大胆地用沉默回应我爸的指令,这种反抗让我兴奋得腿都夹了起来,爸爸……
    “很爽吗?”
    “辛辛,做不到的话爸爸明天就可以把你接回来,一辈子把你关在家里,你觉得怎么样?”
    “不要……爸爸,辛辛不让他们碰,不要关辛辛。”
    “明早给我发视频。”
    “知道了爸爸。”
    我觉得我今晚就不该给我爸发消息,我明天要怎么跟魏煊解释啊!而且我爸明明就看出来了我很想要。我感觉自己眼眶发热,忍着哭意,我穿好内裤,再看到我爸时我觉得他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但衣冠禽兽很讲信用,他给我发了一个文件,说我妈的近况都在这里面了,他让我先睡觉,明天再看。我乖乖应好,说再见爸爸。
    我爸一挂视频我就点开看了。整个文件大概有十几页,很一大部分是剪贴的高清照片,附带了时间和地点。我看着照片里我妈微笑着化着妆容的精致脸庞,感觉四肢瞬间泄了力。
    那是在一个老旧的酒吧,她拿着话筒,在昏暗的、红绿色灯光摇晃的空间里唱着歌,然后她坐到餐桌前,和旁边看起来才二十多岁的外国男生接吻、碰杯、一起回家。他们看起来真的非常开心,开心到让我很难受。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执着于找到我妈,可能从血缘上来说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哦,还有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我亲爸。但这个照片让我意识到虽然我是我妈生的,可按实际情况来讲,我跟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没什么两样。
    这一刻我决定接受我妈的选择,或许她没有我能过得更自在。
    我搜了搜我妈的唱片,不过没有搜到,就像以前她挂断我电话后黑掉的屏幕,我妈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人生里了。


同类推荐: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桃桃多肉绝品儿媳邻居天天肏我(1V1高H)淫乱密室逃脱(NPH)麝香之梦(NPH)她的调教生活(道具,sm)王媛张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