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 血色情人节(二十一)

血色情人节(二十一)

    “第一对情侣相约自杀,第二对死于街头随机杀害,凶手反社会人格,已经被执行死刑,至于第三对,则是死于游乐园的机器故障。”周泽生抬起手,手指穿梭在沉姝的黑发之间,“会觉得很讽刺吗?明明是始作俑者,却可以毫无愧疚心地在命案发生后,封锁消息,甚至反过来利用血案,为游乐园的经营造势。”
    “逐利是商人的天性......可是我没办法因这句话释怀,甚至这句话都可能是商人们为自己编织出来的遮羞布。”沉姝抬起头,看向周泽生的眼睛,他的眼珠很黑,在卧室的暖色灯光下依然像一潭静水,很包容,可是这样的包容就像是上位者对下位者无所谓的放纵,周泽生感觉到她情绪不好,连忙吻了上去,“如果是因为我的话而不开心,那我向你道歉。”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吗?”沉姝没有问出口的后半句是,那和她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倒计时一直在走,说明在某个时间点一定会出事,如果不是连环杀手作案,那又会是谁?倒计时归零的时刻,又会发生什么?
    周泽生说了一句好了,该睡觉了,圈着她的腰身让她躺下来,两个人贴在一起躺着,只留下床头灯,散发着绵绵的适合睡眠的灯光。
    她又想咬指甲,周泽生却显示出犹豫的神情,从身后拿出了一样东西。
    一枚戒指。
    银色的素戒。
    “在想情人节为你准备什么礼物比较好,这枚戒指......不需要你负责,但是代表我的承诺,你可以戴着任何一根手指上,或者做成项链,或者......丢掉,藏起来,都可以。但是我想向你许下承诺,我会永远是你的依靠。”
    沉姝因为他的表白而发愣,她呆呆地打量着戒指,样式很简单,属于戴在手上会被认为是装饰品的款式。
    她能感觉到周泽生在看到她伸出手时,呼吸一重,略带紧张,她从他的指尖接过了戒指,看进他的眼睛:“好啊。”下一秒,她热情地吻了上去。
    演过很多次戏,在片场待过很久,见证两个人上一秒甜蜜地拥吻表白,下一秒喊cut之后就冷眼相对,她不相信有什么永远的感情,但是剧里、电影里、游戏里会有。这种永远的诱惑力太强,她忍不住靠近,沉溺其中。周泽生的唇瓣被她含住吮吻,他捧住她的后脑,主动加深着这个吻,两人唇舌间黏腻的水声,逐渐溶进昏黄的灯光里。
    然而情到浓时,沉姝正要揉捏他的肉棒时,却被周泽生用手挡开了。
    “阿姝,睡吧。”
    “阿sir,你深情告白之后只想和我盖着被子闷头睡觉吗?”
    沉姝不依他,翻身再次骑跨在周泽生的腰上,她没有给周泽生反抗的机会,眼疾手快地褪下他的睡裤,将蠢蠢欲动的肉龙握在手心里上下撸动,脱下自己内裤的动作也利落,她感觉到自己微微张开的穴口有些湿润,为了润滑,又将柔韧的龟头在阴唇上来回摩擦了几下,忍不住发出几声猫哼似的呜咽,酸胀的穴道里淌出一股蜜液。
    周泽生的腹肌上已经有汗,阴茎高耸,前端泌出浊液,在沉姝的手里微微颤动,任她摆弄。沉姝将手指伸到他面前,要他舔湿指尖,才用湿漉漉的指腹分开软腻的穴道,花瓣含着泌出来的水珠,被撑开一个小口。周泽生努力抑制着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不愿意在沉姝面前表现的过于狼狈,然而她就在他身前,细嫩的皮肤贴着他,她垂着头,专心地将龟头对准小口。
    甬道一阵收缩轻颤,沉姝害怕自己撑不住,收紧了手,指甲在周泽生的皮肤上划出血痕,然而周泽生只是笑笑,依旧托住她的身体,只是调侃似地说了一句:“小心点,别把我坐断了。”
    下一秒,沉姝就和他作对般,猛地提腰下坐,粗大滚烫的阴茎擦着湿湿软软的穴道,被整根吞吃进去,摩擦之间,电流从两个人身体相接处四处流窜。男人舒服的、低沉的呻吟和女人满足的长声叹息交织在一起,和床头灯的光束一起充满了房间。
    第二天沉姝醒来时,只觉得身体发软,几乎要站不住,残存的记忆过于火热,她不得不扇了扇风,试图驱散脸上的热气。
    周泽生不在床上,客厅里有他留下的纸条,表示出去晨跑,会顺便带早餐回来。
    沉姝顺手从包里摸出根口红,谢谢他的好意,转身离开了。
    走在清晨的住宅区道路上,沉姝才喃喃自语:“奇怪,倒计时到了之后什么也没发生嘛......难道周泽生说的真的是谜底?”
    她吸了一口带着水汽的新鲜空气,独自走在小路上,没有注意到身后走过的地方正在急剧收拢,画面逐渐扭曲。
    她这时才有心思打开聊天软件的页面。
    果然如她昨晚所想,几个约会对象各自缀着消息条数的气泡,然而她数了数,陡然睁大了眼睛。
    “一、二、三、四......”
    她是一位渣女,有三个男朋友。
    三个男朋友互不知情,她把日程安排得很恰当,除了某些特定节日,不会感到分身乏术,也不会感觉无聊。
    她精心定制了一幅手绘作品,男人们以为的情侣头像,其实可以各自成立,而最终其实是四个人间的情头。
    和另外三个人相似的画风,让沉姝一开始没有意识到不对,当她数出四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人数不对,清晨的微风从皮肤上拂过,不冷,胳膊上的毛孔却耸起来,寒毛直竖。
    甚至,她点进那个聊天页面,顶着相似头像的那个人还在不断发送着消息。
    「情人节快乐。」
    「为什么不回我消息呢?」
    「我一直在等你联系我......」
    「和他们在一起笑得好开心,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在我面前露出过笑脸了呢?」
    「不愿意看我的镜头吗?」
    「可是我好想你......」
    「看我,看我啊!!!」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对不起」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我在看着你哦。一直一直都在看着你。」
    越往下滑,明明黑白的文字却像是渗出了血色,对方仍在发送,这次是几张图片。
    为什么没注意到呢?
    和蒋鹭在电玩城的合影里,背后有一个人压低了鸭舌帽,像是匆匆路过,和苏逸在电影院的拍照打卡区留下的照片,明明有一个人在默默地看着镜头。
    不,或许看的不是镜头。沉姝颤抖着手指,点开了最新的那张图片,支撑着身体的力气好像也被抽走了。
    手机屏幕上,是她的背影。
    熟悉的装束,是她十分钟前在周泽生的衣柜里寻找出的一套,周泽生的衣柜里备着她的衣服,她还恶趣味地披走了他的一件衬衫当做外套。
    小心身边人......我会一点一点靠近你......沉姝苦笑着,眼角竟然有些湿意,“什么啊,原来那不是给四个人用的情侣头像啊,原来提示,是那个意思啊......”
    想要继续向前走,腿却有点软,沉姝咬了咬牙,努力迈动着步子,然而颈后一凉,她甚至来不及喊出声,呆呆地垂下头,看着胸前没入的刀口,血色缓缓从刀口处漫了出来,将周泽生的衬衫外套浸湿了,没来得及看清黑衣人的长相,她的眼前就彻底黑了下去。


同类推荐: 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糊弄鬼呢(快穿)天才道士神鬼相师亡灵复仇屋凶灵笔记逆时侦查组2:营救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