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 血色情人节(二)

血色情人节(二)

    沉姝下意识道歉,周泽生却因为她的话真正不开心起来似地蹙起眉头。
    “和我好生疏啊......”周泽生埋头和沉姝接吻时嘟嘟哝哝,黏糊的话语像糖块,甜蜜的糖浆从他的唇间流到沉姝的齿唇,“是做的不够多吧,沉秘书。”
    周泽生把最后三个字咬得很轻,像用蔷薇色的唇瓣去接一片散落在空中的羽毛,沉姝认真演好每一场情色戏,毕竟这是恐怖电影中除了摇晃的镜头、晦暗的打光、故弄玄虚的音效和如今大部分片子缺失的有意义的情节之外,不可或缺的调动起观众们观看热情的因素。
    沉姝轻轻张开唇,饱满的唇肉便被周泽生迫不及待地咬住了,她状似投入地深陷热吻,脑袋却转起来,「原来我是他的秘书啊......」,她在男人后脑的黑发上揉了揉,觉得自己像是在安抚一条大狗,又继续想,「所以这个游戏要怎么样才算通关呢...?」
    可惜,该有的游戏系统像死了一样,脑袋里没有声音,眼前没有屏幕。
    好在沉姝心态不错,刚才特意在手机上看过日期,今天是周六,情人节在二月十四号,也就是下个星期二,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是既然看到了这则推送,一定是和游戏有关,也就是说,情人节那天,大概率会发生一些事情,而且很有可能是血腥事件。
    沉姝的推理到此为止,毕竟她对推理作品的热情停留在一般人层面,简单的小说勉强推一推,随着谜底揭开恍然大悟一下,复杂的小说就往往题面和谜底都看不懂了。况且她的推理启蒙之作名侦探柯南剧组也跟着摆烂,沉姝就更加只看个热闹。
    剧情的推动还是交给主角团吧。沉姝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思维被周泽生吮干净了,他吻得那么深情那么投入,让沉姝找到些棋逢对手的对戏感,她嘤咛一声,向后撤了撤身子,要周泽生放她喘口气,实则是想着怎么演绎这场戏份。
    沉姝拍了拍胸口,又去摸了摸刚才在换衣间顺手挽起来的发揪,就是不好意思看周泽生似的,睫毛胡乱飞了几下,男人不逼她,只握住她一只手在掌心,麦色略粗糙的大掌把握住玉般绵润的小手,像荒野凶悍的狼乖乖俯下脑袋去叼一朵花。沉姝的皮肤嫩,周泽生跟被塞了一块嫩豆腐似的,万分珍重、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就要去吻。
    “嘴上都沾到了。”沉姝却将手抽走,只赏给周泽生一个指尖印在他嘴唇上。她风情万种地笑笑,一对杏眼硬是压出娇媚的弧度,在周泽生眼里她无处不美,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甜香,他感受着沉姝的指腹在自己的嘴角轻轻蹭开,柔软微凉的皮肤漫不经心地打着圈,状似无意地挑逗。周泽生想去含沉姝的指尖时,沉姝就先一步举起手指向他展示,像个小姑娘给父亲展示什么新鲜出炉的习作,表情灵动自矜,“这是南瓜色的唇釉,很适合秋冬。”
    周泽生的喉结滚了滚,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大脑烧了CPU,只机械地跟随小姑娘重复,“南瓜色。”
    沉姝开玩笑地把那一抹唇釉往他鼻梁上揩,周泽生也不躲不闪,任由高挺的鼻梁上增添一抹暖色,他的眸子很深邃,注视人时十分真诚,眼珠明亮而水润,亮亮地盯着沉姝的嘴唇看。沉姝哼唧了一声,娇娇地伸出双臂将他搂住,“你还没夸好看。”
    “好看,”周泽生觉得嗓子有点痒,声音低低沉沉的,“口红好看,你更好看。”
    他身体里的水液都微微沸腾起来,一天没见她就惦念得狠,还被这样挑逗,本人和阴茎简直一起蓄势待发,叫嚣着要把思念之情狠狠“做”出来,然而正当周泽生将滚烫的热气度给沉姝,沉姝也全身心投入,即将擦枪走火之际。
    厨房里的定时器响了。
    沉姝湿漉漉地盯着周泽生,鬓边都渗出点汗了,她嘴唇被吮得肿起来,唇釉被吃得晕出边界,像一朵被疼爱过的沾满露珠的玫瑰。周泽生埋在她胸间,感受着两颗浑圆饱满的乳球微微起伏,这对乳球他把玩过很多次,简直是老朋友,他为沉姝将弄乱的衣服整理好,沉姝轻哼一声说都被扯坏要他赔件新的。
    “工资卡都在你手上,想买什么去买就是了。”
    周泽生的爱语让沉姝疑惑起来,她原本以为她和周泽生只是情人关系,甚至是他单纯喜欢上司秘书的戏码,一时情趣,可是从男人亲昵时的表现,以及说财政大权都给了她,她又觉得两人关系显然比普通情人更加亲密。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两人之间是更严肃的关系,那么手机里的其他几位男嘉宾是怎么回事?
    沉姝看着隔着外衣也要在她胸口蹭蹭的男人,暗暗揣测——难不成这位是正宫?
    周泽生压制情欲的时候没想到自己被提拔到正宫的地位,他怜惜地又捧起沉姝的手指,在她指尖吻了吻,“汤煮好了,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果然有正宫风范,沉姝满意地点点头。
    很家常的一顿饭菜,里面最不家常的可能就是培根奶油炖汤,即使险些糊底还是很美味,沉姝满足地吃得肚腹饱饱,又抱着一大捧鲜花昏昏欲睡,周泽生吻了吻她,笑着摇摇头,就去收拾厨房了。
    沉姝这才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手脚利落地打开微信,不知道是不是平时就表现得冷淡,几个聊天框就算有红点对方也不至于歇斯底里地连串质问,她打字打得很快,敷衍人也很有一套,封面和标题一致一眼就能看出内容的视频就应和着说好可爱,邀约就暂时假装没看见,浏览过后沉姝梳理了一下,列表里最近联系密切语言亲密的对象主要有三位:一位备注为阿sir,就是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周泽生,职业大概是霸道总裁;一位备注为太阳说早早早,喜欢分享一些猫猫狗狗,年纪应该不大;还有一位备注是星河理想,聊天频率和其他两位比起来不算频繁,背景像是某部科幻片的截图,沉姝猜测对方的身份应该和科研相关,高低是个知识分子。
    沉姝自己也承认,这个角色和自己有点贴,列表里聊天多的人都有特别的备注名和不同的聊天背景,看上去对每个人都很认真,当然了,在现实生活中她可没有同时和三个男人用情头。
    ——通过拼几个人的情侣头像,沉姝猜原图大概是一只戴花花的糯米团子被另外三只团子簇拥着。
    所以说换情头也要长个心眼啊,沉姝感叹。
    “阿姝,”周泽生叫她的声音很轻,沉姝却觉得像千钧重的雷神之锤砸在身上,她后知后觉周泽生有些小心翼翼,迅速放下手机扭脸朝他微笑,“怎么了?”哪知道周泽生并没有看她,在半开式厨房里留给她一个背影,“可不可以请你帮忙?”
    “当然啦。”沉姝像一条美人蛇从高脚椅滑下来,她一边向周泽生走去一边扯开领口的几颗扣子,又作弄周泽生似地轻跑几步,从背后将他圈住。细长的胳膊从肋侧伸过去,在他胸口打个交叉,沉姝甜甜地将半张脸埋在周泽生背上,担心他的西装马甲蹭花自己的妆,“需要我帮什么忙?”
    “可以帮我系一下围裙吗?”沉姝感觉到周泽生的身体在她扑上来一刻有些僵硬,说话时背肌微微颤,她笑眯眯地说乐意为您效劳,一边用高挺的胸乳蹭了蹭对方的后背,满意地感到周泽生的身体更僵硬了。


同类推荐: 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糊弄鬼呢(快穿)天才道士神鬼相师亡灵复仇屋凶灵笔记逆时侦查组2:营救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