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阎崇女帝录(NPH剧情向) 二百三十八浮藤【秦蛮H】 po18q.com

二百三十八浮藤【秦蛮H】 po18q.com

    缠在他颈间的手摩挲着他的皮肤。
    鼻尖刮蹭,她的气息侵蚀,如火引般燎烧着他的血液。
    柔软的唇轻轻触碰着他的唇,轻轻浅浅的舔弄着,这是他数年来只有在梦中出现的场景,只有在回忆里才会贪恋的温度。
    他笨拙怯畏的动作满含爱惜。
    勾过她探入的小舌,绞弄纠缠,难舍难分。
    滋滋水声淹没在交错的喘息之间,她如藤蔓般死死求索,紧紧攀缠。是汹涌欲焰的趋势,是封固相思倾泻而出。
    百转千回,换做她想将他铭在心里,刻入骨血。
    纱裙开落,衣带散解。
    抚过男人灼手的坚硬肌肉,隔着裤衫,覆在那昂扬的硬物。
    男人喉结一滚,呼吸躁乱愈发粗重,僵硬的身体频频颤动。
    手中的硬物已一个惊人的速度膨胀,将胯下裤衫顶撑得紧绷,就像是快要从束缚中挣脱出来。
    大手划过她的小腹一路向下。柔嫩肌肤在粗粝指腹摩挲下传来痒意绵绵。
    她双腿勾着男人的腰胯,挪动着身,将腿心往硬物上抵。
    隔着衣物的碾磨似是难解心头痒意,她纤指勾下遮挡,让那过分粗硕的性器从中弹出。
    猛兽般的男人性器尺寸大得骇人,不管多少次,每每所见都会心中一惊。
    小满撑开双腿,水莹莹的花心被她用双指拨开,粉嫩花瓣翕动间挤出丝丝晶莹。花心不住的往硕大冠端上贴,像是迫不及待的将其吞入。
    那小小的花蕊抵在上面不住的想往里吃,可硕物过于粗大,顶着花蕊往里陷都难以容纳一个冠端。
    还未开阔一番就硬来,他还是怕她受伤的。
    他忍得满头大汗牙关死抵,却不愿助她一臂之力,反而退身抽出。
    她却并不愿意,而是发出浓浓鼻音娇念着:“想要……”
    “给我好不好,全部给我。”
    像索求,也想命令。
    她不愿循序渐进去感受情意绵绵。
    要猛烈的灌入他的气息,要与他相融,合二为一,混淆不清。
    小手握过难以环扣的硕大性器,坚硬如铁滚烫逼人,像活物一般在她掌心跳动。
    贝齿噙咬着唇,她持着硬硕根茎不管不顾的往腿心里挤。
    黏腻湿液沾在两人性器之间,往里陷入分寸的冠端将穴口撑成极致,边沿紧绷薄如蝉翼,仿佛下一刻就会破裂开来。
    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小嘴艰难的吞吃着那尺寸并不匹配的庞然巨物。想看更多好书就到:po1 8l.co m
    “秦蛮……唔……”
    呜咽娇腻,她就像是催促着他快些将她占有自己。
    流发铺散,她伸首吻着男人突出的喉结,忍不住露出尖牙轻轻一咬。
    炙热的鼻息深深一沉,爆鼓着青筋的粗壮手臂撑在她身侧。摁在眼底的欲焰将男人的双眸烧成了血红色。
    “小羽儿……”
    喉结滚动,沙哑的低沉的声音裹满情愫,仿若要将她淹溺其中。耳鸣的震响牵动着她的心弦,比起欲火燎原的猛烈,贯至心底的赤诚让她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
    男人的躯体压了上来,抵在身下的硕物沉沉挤入,借着一片泛滥的湿液寸寸陷进去。
    “唔——”小满朱唇微启,声音止在了一刻。
    她在努力放松自己容纳他,攀在他身上的手不自控的将指沿抠入麦色皮肤,留下触目惊心的几道血痕。
    好胀。
    惊人的尺寸对她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极致的满胀感就像即将把她撑破,让她不禁心悬一线。
    可紧接着,铺天盖地的酥痒从毛孔中迸发,淋透了她遍身。
    他的吻落在她颈间,轻轻烫烫。
    牵动着她的渴求,愈演愈烈。
    “……想要。”
    她喘息着:
    “想要更多。”
    如猛兽般的鼻息拂面,深重而炽热。
    她仰首抵上了他迎来的唇,疯狂摄取着曾时思恋的气息。
    她提身上迎,小吃得着急。
    冠端没入,硕物撑平了层层迭迭的软肉,深深内陷。
    男人喉间低哼一声,绷紧着肌肉的腰胯狠狠一顶,过分粗长的性器陷入大半。
    “嗯…唔……”
    他衔着她的唇贪婪啃咬。她唇沿晕红,连娇吟都堵在了嘴里。
    满胀感撑得她下腹酸坠,如烙铁般的巨物像是要将她烧穿。
    花甬缩动并非是她的本意,而是出自身体的本能。
    本能的想死死绞缠让他无力退去,本能的想将其越吞越深。
    一瞬抽离感磨得她齿间颤栗,他没有继续深入,而是拖出一片黏腻将肉茎从紧致中抽出。
    她料想的空虚并未到来,接而迎来的,是壮硕身躯的重重沉压,那巨大的硕物顶着湿软的花蕊狠狠撞入最深处。
    “哈啊、——”
    窄小花甬撑平绷薄,严丝合缝的裹在整根没入的粗茎。平坦的小腹瞬间被顶起了一块突出的形状。
    这是除秦蛮外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抵达的极致。
    她说她想要。
    她说她想要更多。
    所以他给她了她想要的全部。
    略带凶狠的贯穿还持有半分自控,欲火焚得他失神,仅仅死咬着一丝理智,生怕将她伤了分毫。
    粗硕的性器在湿软的花穴间抽撞,她丰腴的圆臀被一次次剧烈的拍撞打得泛红,波颤阵阵。
    被深深贯入时撑满的身腔好似快要破裂开来。
    随着巨物抽出大股大股的蜜液被刮出,淌湿了垫在身下的衣衫。
    抽离大半的粗茎裹满湿意,又狠狠撞入一贯到底。
    交合处糊满粘稠,硕大的阴囊拍在穴口,沾满晶莹。
    小满双腿紧紧环着秦蛮的腰臀,双臂勾攀。
    空白的大脑毫无思考能力,只觉得身体一悬,一只粗壮的手臂捧着她的臀将她托起。
    这个姿势他不必逼身压下,握在她臀间的手用力摁扣,花穴迎着男人的力气将硕长硬物一吞到底。
    撞动震颤着她胸口的软肉微波连连。
    撑张的花心被粗长硕物顶出明晰的水声。
    反复摩擦的腔肉蠕动战栗,肉冠顶挺着宫口激起遍体快感。
    小满仰起首,脖颈绷起一个美妙的弧度。
    她浑身泛红香汗淋漓,眸中波澜翻涌,朱唇微启深深喘息。
    他的目光始终未从她身上挪移半分。
    欲与爱斥满炽热的眸色,千般恋慕,万般珍重。
    身下的动作并无放缓,狠重的捣弄一下一下撞的汁水四溅。
    他寻着她的视线,试图衔接,试图交错。
    她不再吝啬真意,将目色里填满情深。
    她接纳了他,她承认了他。
    她在他身前终于融化了所有寒雪。
    “秦蛮、秦蛮、”
    念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她的声音在喉间被撞碎又重新塑起:
    “你是我的……是我的、”
    白皙臀肉被大手掐出红印,臀肉从男人的指缝间溢出。
    猛烈的抽撞越来越快,黏腻的水液被拍扯成淫秽的乳白色。
    “小羽儿……”
    喘息深重,带着力度的短顿,他沉声低语:
    “我如浮藤与你相缠,一旦扯断牵连,便再无活路。”
    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
    心涌澎湃,一时,她红了眼眶声盈泣腔。
    膨胀的肌肉充血绷紧,盘满青筋的下腹血管阵阵鼓动。
    她搂紧了他,喘吟未歇,在他耳畔爱语喃喃。
    男人的臂死死扣着她的腰,将她重重摁下。
    穴口将粗胀的阴茎吃至根部,紧绞死缠,阵阵筋挛。
    热流斥满宫腔,愈发满胀。
    胀动的阴茎一股股灌入粘稠精液,塞得她小腹微微鼓起。
    潮涌吞没她意识的最后一刻。
    只听他道:
    “世间有我便只属于你。我若被你舍去,那么就如你曾所言……”
    他决绝如曾。
    字字如坚,凿入她心口:
    “世间再无秦蛮。”


同类推荐: 膝盖之上(Over the knee)呕吐袋(骨科,1v1)扶她追妻欲女绘卷(nph)被自家超色的狗强奸,好爽....[完][作者不详]成为乙游女主后天天被肏(NPH)圈养爱意(年龄差师生纯百)性奴训练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