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与教授同床的365天(1v1 h) 尾声

尾声

    池水在灯光的映射下波光粼粼,秦礼跳进泳池后从背后抱住顾清嘉,他人高马大,两人直立在池中,水只堪堪到他胸口,顾清嘉踮起脚也站不住,只能小心翼翼地环住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胸口。
    泳池的水质透明清澈,在荡漾的水波下,顾清嘉胸口的两团乳肉洁白无暇,一道水痕顺着深深的沟壑流进布料里,红色的泳装颜色张扬,不是她平时惯穿的颜色,但却衬的女人肤色更白,整个人晶莹剔透。
    秦礼看得喉结滚动,手掌向下揉上她的臀肉。
    “呜。”顾清嘉一声娇呼,贴得他更紧,乳肉紧贴着他的胸口。秦礼抱得更紧,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好软。”
    顾清嘉先红了脸,目光变得狡黠,她坏笑着牵过秦礼的双手盖在一对乳房上,揉了几下,男人舍不得放手,手下使了力。
    “轻点...”她声音软软的哄着秦礼,身体一沉潜进池底,水下秦礼的巨物早顶的泳裤变了形状,顾清嘉吐着泡泡使着坏,隔着泳裤捏了几下龟头,秦礼浑身一震,水波都激荡起来。
    顾清嘉有意使了坏心思,谁让这个男人每次都不管三七二十一,捞过她就是一顿狠狠操弄,每次都会腿软身乏好几天。她在水下灵活地躲过伸来的双手,安市临江,顾清嘉从小就在江边玩水长大,水性很好,每次秦礼要捞到她的时候,都被她游刃有余地避开。
    秦礼被水中有着强烈红白对比的‘美人鱼‘激得红了眼,起初他还笑着跟顾清嘉胡闹,没过五分钟,就被女人的小手撩拨地快要爆炸,一双嫩手被手浸得更柔软,时不时捏捏几近顶出水面的阴茎,还不忘照顾到饱胀的囊袋,甚至连秦礼的臀肉都被顾清嘉抓了两把。他不再纵她胡闹,吸了口气潜进水中,只一个矫健地打水,就逮到了顾清嘉。
    “啊...”顾清嘉下意识惊呼,以为要呛水,却已经被打横抱离了水面。
    夏季的夜风虽然潮热湿润,但这个泳池调节了专门的温度,始终保持在22度,刚出水的顾清嘉就起了一小层鸡皮疙瘩,秦礼把她抱到了泳池旁边的小温泉池,皮肤刚浸了温热的水,顾清嘉就舒服地靠在了池沿,头倚在秦礼的肩膀上。
    两人视线对着远方笼在月光下的翠色山脉,山下湖边似乎还有人在聚会,声音远远传来,过了一会天空划过一道亮光,几枚硕大璀璨地烟花绽在半空。
    顾清嘉指着天际,开心欢呼:“快看,好漂亮。”她的笑意直达眼底,难以言表得愉悦感充斥全身。
    没有比此刻更让她幸福了,其实顾清嘉小时候最喜欢看烟花,每到过年都会骑在爸爸脖子上去赶烟花会,那时候妈妈还在,会在旁边慈爱地看护她,她真的以为爸妈会保护自己一辈子,谁能想到后来,几乎一夜之间,就要她自己变得坚强。
    从那以后,她再不爱看烟花,美得东西总是稍纵即逝。
    这几年来,她一直自己保护自己,什么委屈都自己吞,活得狼狈。直到碰到秦礼,这世界上,只有这个男人,会如父母一样对她好,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小心翼翼地呵护她。
    她搂住秦礼的脖子,亲昵地贴在他的颈侧,轻轻地唤他的名字:“秦礼...秦礼...”
    顾清嘉的声音带着颤抖,秦礼不晓得她此刻的想法,只是拍着她,:“我在,以后都有我在。”
    她被弄得快哭出来,眸子里溢着水汽,:“是不是我不管怎样,你都会一直陪着我,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有你,我都不用再怕?”
    “嗯,你永远都不用再怕。”
    “永远是多远?”顾清嘉搂得更紧,忍不住问了一句她以前很不屑地幼稚话。
    “除非我死。”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不愿听死字,她流着泪急慌慌捂住秦礼的嘴:“你不许说死,以前我妈在病床上躺着,也跟我她永远会陪着我,绝对不会抛下我,除非她死。”
    秦礼正色回答她:“好,那我的一辈子归你了,没你的允许,我不敢死  。”他牵起她的手,等放开的时候,顾清嘉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亮闪闪的钻戒。
    她怔怔地盯着戒指,一时没回过神。
    秦礼一字一顿,很严肃地说:我从十几岁起一直扎在实验室,几乎没跟别的女人相处过,也不会说甜言蜜语。”
    “以前总以为一个人很好,家庭婚姻都是累赘而已,直到你出现,彻底扭转了我三十年来的想法。”
    “抱着你的时候,什么荣耀加身,国际大奖,都变得微不足道,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感觉在为了自己活,为了爱你而活。”
    秦礼的话如重锤砸在顾清嘉心头,她也没想过有一天被一个人这样重视,被自己爱的人深爱着,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你愿不愿意,让我合理合法照顾你一辈子。”
    顾清嘉哭着点头,嘴角却扬着。
    秦礼抱紧她,用力很大,很想将她嵌到自己身体里。
    这一夜,温泉池内,床上,地毯沙发,整个屋子都留下了两人的体液。
    ...
    秦礼和顾清嘉在屋里整一天一夜也没出来,除了偶尔睡一会,吃饭,剩下的只有极致疯狂地交合。
    第二天傍晚,余晓顶着一对大大的熊猫眼坐在湖边看风景,夕阳的光束投在湖面,水波潋滟,景色迷人。
    她又抬头远远眺着半山腰顾清嘉房间的窗户,蒋迎章一身休闲装,吊儿郎当地坐到她身边,痞痞地问她:“怎么这么大的黑眼圈,是不是没有我抱着你,根本睡不好。”
    “你少发浪,嘉嘉跟秦教授这么久都不出来,明天我要回市里了,论文还一个字没动呢。”余晓白了他一眼,埋怨他:“都怪你,给我安排在他俩隔壁的房间,我这一宿都没睡,吵了个半死。”
    蒋迎章当然知道,今天中午他就看见几个服务员红着脸议论,有人进秦礼的房间送餐,据说他裸着上身,身上被女人指甲抓得不成样子。
    他立即把旁边屋的客人都改了房间,他这哥们素了这么多年,可以理解,但是多少有点不管他人死活。
    “嘿嘿,老学究突然开荤,可以理解,所以找男人必须找我这样的,会怜香惜玉,要不你就会跟顾小姐一样,几天出不了屋,多难受啊。”蒋迎章想抓余晓的手,反被她狠打了一下,手背立马红了一块。
    “所以你是想说,你经验丰富,在女人堆里趟过来的,所以才比秦教授知道疼女人?”余晓冷着声,起身沿着湖边开始散步,根本不理身后捂着手哎呦痛叫的蒋迎章。
    “晓晓,我不是这意思,你等会我...”蒋迎章赶紧追了上去,刚开始跟在余晓身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后来两人逐渐平行。
    直到最后一抹余晖落下,两人还在继续前行。
    ...
    半年后,在A大校内的一处草坪,秦礼和顾清嘉正在拍婚纱照。
    余晓看不上摄影师的技术,在一旁叫着:“你这拍的什么啊?拍得嘉嘉的肚子都快挺上天了!”她不满地翻个白眼,摄影师在旁边一个哆嗦,这女人嘴皮子太厉害,骂了他一上午了。
    顾清嘉穿着婚纱,笑得开怀:“好了,晓晓,不怨他,我这都快六个月了,还是双胞胎,他怎么拍我这肚子都小不了。”
    她又佯怒拍了一下搂着自己的秦礼:“你要不就怪他,说什么忙完就办婚礼,结果又进实验室呆了三个月,害我肚子拖到这么大。”
    秦礼笑着哄她,抚摸着她的肚子:“好,怪我怪我,不过我真不知道那一晚居然就有了...”他最后一句话声音低,贴着顾清嘉的耳朵说的,末了还咬了咬她的耳垂。
    看着顾清嘉羞红着脸捶秦礼的胸口,又被搂在怀里,余晓吸了口气大喊着:“晒幸福虐狗,你们顾忌顾忌别人好吧?”
    “谁惹姑奶奶不开心了?”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余晓闻声看去,蒋迎章正冲她走来,远远挥着手。
    余晓大叫着:不知道,反正我现在要打你泄愤!她叫着冲蒋迎章跑去,挥着拳头作势要打他,男人也配合,笑着转身往前跑,长腿迈着,余晓加速他也快跑,余晓慢下来他也放慢,始终保持着一点距离。
    顾清嘉看着两人,忍俊不禁,靠在秦礼怀里,淡淡地话语满是暖意:“真好。”
    “嗯,有你真好。”秦礼抱着怀里的人,久久没放手。
    完。
    --


同类推荐: 顶级暴徒被前男友他爸强肏(NP,重口,高H)孽缠:被前男友他爸囚禁强肏(NP,高H)重生国民女神:冷少宠妻宠上天独占帝心:后位,我要了医品太子妃金玉满堂(古言女尊NP)静姝(古言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