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亦曾含情不语 第二十一章-幻想与现实

第二十一章-幻想与现实

    【第二十一章】
    从偌大的山顶豪宅客厅望去,这里的设计丝毫没有浪费能将维多利亚港的景緻尽收眼底的地理优势。这样的美景若是在其他有钱人家,当然是招待客人时最能引以为傲的;只可惜,这是宋威家的客厅,大部分手底下的人都知道,这客厅是个没必要最好别踏进来的地方。
    宋威此时正坐在气派的真皮沙发椅上,宽阔的客厅里只有他跟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人正在谈话,其他间杂人等都被尽数支开,想来是谈话的内容他并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
    「老爷子,少爷家里的病人很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依我看是好不了。」中年男人微微叹气、摇了摇头。
    「张医生,从你开始替这个病人医治,相关的经过到底是如何?」宋威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这…」张医生看着宋威平静却威严十足的脸,虽然有些顾忌,但他毕竟是专业的心理医生,保护病人隐私的操守始终是摆在第一位。
    「唉,你看我才到这年纪,就已经被嫌弃人老不中用了,我这儿子从小到大,那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连娶媳妇也像藏宝一样,什么事都要瞒着我。」宋威看出张医生心里的顾忌,竟然苦笑出声。
    「老爷子,你是说…关小姐…那是你家的媳妇?」张医生虽然从一开始就被找来为关若涵诊治,但这一层关係,宋奕龙却也未曾告诉过他。
    「可不是吗?我就是想关心一下她的状况,你看!连你都已经替她医治这么久了,阿龙这孩子,还不是一样什么都没告诉你…」看着宋威苦笑的表情,张医生心里不解,以宋家这样的财力、权力,加上宋奕龙的外在条件,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小姐结婚应该丝毫不费吹灰之力,为何选择了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女子?不过,他当然也知道,感情的事情就是很难说,爱上了就什么都不顾的,大有人在;想必为了跟这样的小姐结婚,宋奕龙除了不太想让人知道以外,父子俩早就闹僵了也说不定。
    看着宋威满心满眼的关心和担忧,想必一定是从儿子那里得不到答案,只好出此下策,想从自己这里了解状况。
    「老爷子,您也辛苦了,能够体谅关小姐的精神状况。原来,她本就是你家的媳妇,那也好,虽然她这一生可能都没有机会恢復正常,但至少这样就能平稳的过了…」张医生看着前方,逕自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所以,我这媳妇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能否说给我听听?总是一家人,我也好知道怎么待她。」宋威看着张医生的表情已然放松,便又再度开口询问。
    张医生看了宋威一眼,心里原有的芥蒂已放下许多,大概自己同样身为人父,所以非常能够理解他心里那层焦虑的缘故吧!于是,他尽可能用最简短、最能让一般人理解的方式,把关若涵的情况大致说给宋威听;只见宋威听着听着,中间没有太多的提问,脸上也看不出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这种平静无波的表达方式,像张医生和他只是一般关係的人自然是看不出,可是对跟随多年的人而言,那已是完全不能等间看待。
    待张医生走后,宋威独自坐在客厅许久,他心里不断的波澜起伏,对比外头宜人的港湾景致正是恰恰相反。这时,从他一贯硬冷的脸上,开始出现些许无法控制的情绪纹路!这么多年来,他连亲手痛打儿子的时刻,都不曾从脸上看出内心的翻腾,但眼下这个问题,实在棘手…
    要不是有天他在自家厨房里看见嫻姐到处走动,觉得有些奇怪,这才发现宋奕龙那幢海边豪宅里的动静,否则以宋奕龙现在对青龙会的掌控,就算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恐怕还要被蒙在鼓里许久…这说到底也是他造成的,既要儿子继承父业,又要他乖乖把自己奉为太上皇,他早就该清楚这两件事情,以宋奕龙的个性来讲,那是绝对不可能同时遵从的。
    这下可好,他本来只是编了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想套张医生的话,谁料那个原本要抓来当人质的女人,竟真的要成了他宋家的媳妇?!想来都觉得脸上无光,好像刚才其实是自己赏了自己两大巴掌。
    在尚未与张医生谈话前,宋威本来还猜测关若涵应该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单纯,就这样不吵不闹的待在那个牢笼里,有可能是将计就计要接近宋奕龙另有图谋;听完张医生的解释才知道,关若涵这种曾经受过剧烈精神刺激的病人,常常都会靠着逃避现实、甚至是把有关的记忆封箱来自我保护;也就是说,她的情绪愈稳定,靠着也就是她选择把愈多的记忆压箱,甚至有可能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而编造出一个全新的故事来欺骗自己。
    虽然宋威因此稍微解除了自己内心原有的警戒,总算能明白为什么关若涵好像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出现在宋奕龙家里,甚至还可以乖乖地跟着他搬到外面住的这桩荒谬事;但要他接受这样子的将错就错,那又是完全的另一回事!
    宋威想起张医生要离开以前那满脸欣慰的样子,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讽刺;外人愈是以为他宋家竟可以全然无私的包容一个有永久精神问题的女人,他就愈觉得儿子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够失控!
    要宋奕龙自己乖乖交代整个来龙去脉是没那么容易,但宋威当然知道要怎么下手,才能逼得宋奕龙出面…只是,这就苦了向来对宋奕龙忠心耿耿的温明海。面对老爷子的说法,所有人、甚至是东叔都得乖乖信服:人质的事情纵然与温明海没有直接关係,但温明海身处青龙会核心,竟然是跟着宋奕龙一起犯糊涂,未尽劝说之责,一顿皮肉之苦是免不了。
    这步棋一下,宋威很清楚,以温明海的个性,既使关在暗处打死了都不可能出卖宋奕龙的,但他只要放出这个消息,宋奕龙会马上出面救人。
    果不其然,温明海几天前被宋威押回去受罚的消息才刚放出去不久,宋威在某个大半夜里就等到人了!只见宋奕龙一走进来,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宋威倒猜得出他现在可能正气急败坏。
    「怎么?总要三催四请,我才能见我儿子一面吗?」宋奕龙走到宋威面前,是一言不发,连声称呼也不叫,这让宋威感到不悦。
    「你先把细佬放了,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宋奕龙看了看偌大的客厅,虽然灯火通明,但看来只有宋威一人,便放胆的直接要求。
    「你来了就只是要叫我放人?那我青龙会还有规矩吗?还是从现在起都听你的?你皇帝老子说了算?」宋威的口吻听起来没有怒气,而苍鹰一般的双眼,凌厉的盯着儿子。
    「爸,细佬是在我手底下做事的,所有的事情他当然只能听我的。」宋奕龙知道要跟宋威硬碰硬得有个底限,否则吃苦头的绝对是还被关押着的温明海,因此就算心里有再多不满,也得先吞下服软。
    「你现在叫我这声爸,我还真是面子够大啊!如果不是因为细佬在我手里,你做的那些荒唐事,这是打算瞒着我到我躺下了吗?」宋威听着宋奕龙表面屈服,骨子里却是为了要救兄弟才叫的爸爸,听来只觉得愤怒。
    「爸,你想知道什么,就算是打死细佬也问不出答案的,我既然来了,你何不当面问我?」宋奕龙并未被宋威的言语刺激,只是用平静的口气回答。
    「好,那我问你,那个姓关的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宋威为了能直接跟宋奕龙谈论这件不光彩的事,早已把手下的人都先遣出了客厅。
    「她是我的人,当然是一直留在我身边。」宋奕龙倒很直接,听在宋威耳里却完全不是滋味!
    「你说什么浑话?我看你被那个女人迷的神魂颠倒,她自己顺理成章忘了有个当警察的未婚夫,你也跟着将计就计吗?」宋威很少用直接教训人的语气跟宋奕龙说话,看来已是气极。
    「爸,在她的记忆里,我就是她的未婚夫。」宋奕龙没有迂回、还平静地吐出这句话,宋威听了简直气到发晕!这时他想起张医生所说过的:病人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会编造出一个全新的故事来欺骗自己。可是他却又觉得,关若涵是否只是刻意入局来接近宋奕龙?否则她为何能乖乖跟着宋奕龙生活,甚至都已经忘记她身为人质的事实?
    宋奕龙眼见宋威没有回答,便缓缓的开始解释,原来关若涵的情绪从发病以来可以日渐稳定,靠的就是慢慢的将相关的记忆封箱、甚至选择遗忘了,到最后可能只剩下自己是”有父亲,也有未婚夫”的身分;至于这个未婚夫,就生活在她从四周的人里推敲、编造出来的故事,自然也就是sam了。
    宋威听完宋奕龙那番不急不徐的解释,觉得自己当下就快脑中风!
    「你现在当青龙会是慈善机构吗?这个女人要活在她自己幻想的世界里,那是她的事,既然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杀了、要不然就扔了。」宋威更气的是,原本一手调教出来,凶狠只怕更甚自己的完美儿子现在已然不存在,那他的努力不等于全都白费了?
    「爸,我说过了,她是我的人,你认不认这个媳妇我不能决定,但我已经是她的未婚夫。」宋奕龙想起出门前关若涵安睡的脸,语气更加坚定。
    「你真是糊涂了!这如果是个坑,你这已经是被卖了还在替人家算钱,你懂不懂…」宋威看着宋奕龙一脸的平静,真恨不得能把他的头给拧下来,顺便把他脑子里的脏东西给清乾净再装回去。
    「爸,既然你已经没有其他问题,就把细佬放了吧。」宋奕龙并未忘记今天来此见宋威的目的。
    「不,我还想问你,难道你就不怕我出手,替你收拾这个女人吗?」宋威问了这句话,只是冀望宋奕龙或许会因为要救兄弟,能当着自己的面退让。
    「爸,我们最好不要讨论这个事情。」没想到剎那间,宋奕龙原本还算平静缓和的脸,被宋威这么一说,倒让原先最让宋威满意的恶狼眼神登时露了出来。
    「怎么了?这么说你是怕了?」宋威不是被吓大,更不是被威胁大的,何况面对的又是这个一手经他亲自训练的儿子。
    「爸,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一根汗毛,必要时,我会拿我自己的命去护她周全。」宋奕龙的语气硬冷的像一支冰锥。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我面前说你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吗?」宋威没想到宋奕龙为了这个女人,竟然连一提起就犯忌讳的狠话都撂下了!
    他虽然很气宋奕龙这般的忤逆不孝,但终究最让他伤心的,是自己认知中应该是毫无情感、毫无道德标准可言的儿子,会在最后一刻输给了爱情?!他不是不能理解人为了捍卫爱而不顾一切的衝动,但那就不可以是他儿子啊!
    「爸,你把细佬放了,这件事我们不必再谈。」宋奕龙知道父亲现在正在气头上,多说无益;更何况,他知道在言语上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否则不但救不了温明海,更怕的当然也是宋威真的对关若涵下手。
    宋威看着宋奕龙脸上那双恶狼眼神已然退去,本想趁胜追击,却突然感到有些无力,似乎是因为意识到宋奕龙与他之间的嫌隙又更加深了,心里有一块地方,总感觉惆悵的提不起劲。
    「我看在你东叔的面子上,自然是会放了细佬,你走吧。」宋威说完便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宋奕龙一眼。
    「你只要让我的人把细佬也带回去,我这就走。」宋奕龙知道,面对宋威,如果没有亲眼见到最后结果,翻盘是随时都是有可能的。
    「你…你好啊你…」早知他可能会有所准备,却没想到宋奕龙到最后一步也不肯退让。
    看来,他是不是应该要庆幸,亲自教出来的好儿子果真没让他失望,那些绝不妥协的谈判手段,甚至对父亲也会尽数用上?于是,宋威铁青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走到一张小边桌旁,拾起立在桌上的一个手摇铃”叮叮”两声,随即就走进来两个手下。
    「让他的人去把阿海带走,我现在一个也不想见。」宋威背对着所有人冷冷地说。
    「爸,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宋奕龙冷冷看着刚进来的两个手下急忙退了出去,也看到自己带来的人都跟在后头,这才对着父亲的背影说。
    宋威只是听着宋奕龙缓缓退出客厅的脚步声,在那之后,那偌大的客厅里,又剩下他孤单一人。这时已是深夜,早就见不到港湾里的徐徐浪花,但宋威此刻心里的怨毒、苦楚却有如厄夜里的惊滔骇浪,正在无情摧残着他一手建立起来的王国,最后留给他的可能只剩颓垣断壁。
    他想着宋奕龙说着”我已经是她的未婚夫”时的语气,跟他过去打算要做任何事的决断口吻如出一辙,是连他出面都改变不了的果决;再加上,宋奕龙竟然还为此搬到连他也不知道的住处,表面上看来是因为尊重他而选择比较隐忍的方式,但他也知道这是他下定决心的作风:为了达到目的,任何的牺牲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看来,最后的关键还是出在那个女人身上,虽然今晚的谈话里输给了儿子的以死相逼,但他也绝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这世上绝对没有人任何人能像他对宋奕龙这般用心,他当然也不可能容许任何一个计划以外的人事物出现,打乱他帮宋奕龙所铺好的路;就算料想到此后宋奕龙有可能会因此恨他一辈子,他也绝对要为宋奕龙,除去所有的障碍!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心火(父女,高H)老师,想太阳了(1V1 H)共享玩物(NP)娇蕊(父女)老公头上有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