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亦曾含情不语 第十六章-质疑

第十六章-质疑

    【第十六章】
    一天早上,宋奕龙从楼梯上下来,很习惯的就往餐厅的方向走去。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家吃饭”似乎成了这个家里的日常,家中原来的帮佣嫻姐,即使没人事先通知,都会很自动的帮忙张罗三餐,好像这个家就跟一般有钱人家的日常作息没什么两样。
    他今早醒来后精神还算不错,但一晃进厨房里,看见手上拿着菜刀的关若涵,突然觉得自己这才完全清醒,全身的神经顿时紧绷!
    「早啊,sam。」关若涵听见他的脚步声,转头对他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那个画面如果没有她手举着菜刀的动作,根本就是唯美,但现在只感觉毛骨悚然,记忆中那些她发狂的片段,让他脑中警铃大作!
    这时,他多年来养成的本能防卫反应不假思索的,致使他一个箭步就正对着她衝上去!说时迟那时快,他俐落的先用一隻手扣住了她拿刀的手腕,眼睛同时瞄准她另一隻自然垂下的手,然后整个人跟着就往她背后包抄了过去!
    关若涵先是感到原本拿着菜刀的手腕一阵疼痛,手也应声放开刀子,就在刀子掉落在厨房的义大利花岗岩磁砖地板上,发出”鏗啷”金属声的同时,她已经被sam从背后牢牢抱住!
    他一隻手扣着她原本拿着菜刀的手腕,另一隻手从手臂处贴住她的另一隻手,往他的方向一带,她可以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不偏不倚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
    她呆住了!那好像是这段时间以来,她第一次靠sam如此的近,感觉呼吸到的全都是他身上舒服的黑雪松味道。可是,让她感到不知所措的,是sam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动作!
    两个人还僵在原地,根本没人注意到从前厅方向走进来的宋思寧,眼前这个画面,让她窘得不知道是该躲还是该出声…现在她眼里所见,是宋奕龙从背后把关若涵紧紧抱在怀里的样子,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你们…」宋思寧先是嘴巴微微成了o字形,下一秒就无法克制的喊出声…
    宋奕龙听见妹妹的声音,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松手,因为他还不确定危险是否已经解除?
    「你…你拿着刀子太危险了…」宋奕龙先出声试探关若涵的精神状况,但是他的姿势却完全没有改变。
    「我…我下来的时候厨房没人,想说可以先帮嫻姐把菜切好…」关若涵边说着,眼睛也不禁飘向现正躺在流理台砧板上的青菜,现场另外两个人的眼睛这时也才跟着瞄了过去…
    「少爷、大小姐、关小姐早,早餐都准备好了,我帮你们端上桌吧。」这时候嫻姐突然从后门走进了厨房,完全无视现场三个人之间的尷尬。
    宋奕龙这才发现一切都是他自己多想了!突然,他闻到怀里有关若涵身上清新的棉花香,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松手?!随着他连忙放开关若涵的动作,是他脸上一无所知、也无法克制的微微红云…
    宋思寧这时眼尖发现,宋奕龙竟然有对女孩子红了脸的时刻?她在心里忍不住窃笑,但好像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妥,彷彿早就习惯他们这样的互动。
    「坐…坐吧。」宋奕龙低着头、红着脸,抢在关若涵前面替她拉开餐桌椅子。
    「谢谢。」关若涵的双颊也染上緋红,从她白皙的肌肤里透出,煞是美不胜收。
    宋奕龙跟关若涵比邻而席,宋思寧识趣地绕到餐桌对面,找了个他们之间的位置面对坐下。她一双精灵般的大眼,正促狭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三个人各怀心思,也正好嫻姐把大家的早餐都送上桌,让宋奕龙跟关若涵心里都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宋思寧则是一边装没事喝着她的热可可,一边眼神非常自然的偷瞄着对面的同桌人。
    「对不起,我…」「刚才你是…」早餐进行到一半,宋奕龙跟关若涵突然同时的转向对方,同时开口说话。
    关若涵不禁轻笑出声,用眼神、手势示意让sam先讲。
    「对不起,我怕你拿刀子有危险,所以…」sam的双眼隔着镜片,虽然充满尷尬,但那招牌的弯月眼,此时却让人觉得相当可爱。
    「我在家也会做菜的,你不用担心。我只是下来的时候没看到嫻姐,又想说大家可能都快起床了,顺手帮忙而已。」关若涵笑着。
    「原来是这样…不过,以后还是让嫻姐来就好,她很讨厌人家在她煮菜的时候进厨房动手动脚的,所以…」宋奕龙也笑着解释。
    虽然嫻姐是真的很讨厌煮菜的时候旁边有间杂人等,但他们毕竟不是普通人家,谁又敢对这个家的主人无礼?宋奕龙这么说,只是不希望哪天又会被关若涵吓出一身冷汗而已。
    「倒是…sam你的动作好快…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话说到一半,关若涵突然脸色一变,她的背脊也接着感觉到一阵冰凉!看来那个人的名字,仍是她不愿意去面对的恐怖过往。
    「喔!…啊…我们家的孩子从小都受过一样的训练,sofia也会的。」sam看她脸色突然变了,知道她心里想起了不愿意面对的伤,赶忙接着说。
    「原来是这样…」关若涵接收到sam的好意,脸色这才又稍微恢復。
    一顿早餐在些许的尷尬之中结束。这时,宋奕龙注意到宋思寧似乎只是抬头看了墙上的时鐘一眼,脸上便漾起”糟了,我要迟到了”的表情,然后转头就要走。
    「sofia,如果你没事,能不能帮我看看卧室里,阿龙有哪些衣服可以先收起来的,他人不在家,丢得乱七八糟也不好。」sam的语气很客气地在宋思寧转身后响起,但宋思寧一听就知道,这语气并不是sam,所以那绝对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果不其然,她一转身就看到宋奕龙带着微笑的弯月眼,在镜片后面闪着一丝森冷的光,心想这下准没好事…本来,现场有关若涵,按照现在关若涵”住”在这个家里的情况,如果是家里其他任何的角落,她可能都还有机会拉着关若涵同去当挡箭牌,但宋奕龙当然比她更清楚,家里有一个地方,是关若涵现在身为一个精神有状况的病人,绝对不会想踏进去的。所以,又有什么地方比”宋奕龙的卧室”更适合他们兄妹俩独自谈话呢?
    心不甘情不愿的,她只好跟着宋奕龙往楼上的卧室走去。果然一进到卧室内,宋奕龙就顺势把门给关上…
    「你最近很常往外跑,是交了什么新朋友?」虽然她眼前是一个打扮休间、还戴着呆萌黑框平光眼镜的sam,可是说话的人却是宋奕龙。
    「哪有?我以前也每天都泡在外面啊,还不就是那些朋友而已…」宋思寧试图让自己说话不要太心虚,但她知道这世上还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寧寧,你已经这么大了,我也觉得应该可以不用再管你,让你有自己的生活,可是你要有分寸,你是宋家的人,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
    「哥,我当然知道我们家不是普通人家,相信我,如果可以选,我寧愿不要这个姓氏…」宋思寧两手一摊,无奈地坐在宋奕龙卧室的床沿。她以为宋奕龙很了解她的,怎么会连她一点都不想跟宋家沾上边的心情都不懂呢?从以前到现在,她都很渴望自己的家世不要那么”特殊”,或许这样她就可以过比较正常的生活…
    「寧寧,或许你不是有心,但我还是要提醒你,虽然你出门在外我已经不再找人看着你,但不代表老爸没有。」宋奕龙乾脆把话说清楚。
    「你说甚么?老爸还找人看着我?」宋思寧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虽然她知道这也不是需要太过吃惊的消息,但她一直以为自从她搬进来跟宋奕龙一起住之后,父亲对她的”管辖权”就已经给移交哥哥了,没想到…
    「我不知道这间屋子里有多少老爸的眼线,总之,你跟我,终究还是老爸的孩子。」宋奕龙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飘向窗外…
    「为什么他要派人监视我们?难道跟关若涵有关係?」宋思寧没想到,被暗中盯着的人,竟然还有宋奕龙?
    「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跟你无关,老爸只是要我注意你的交友状况,免得你被人骗了,到头来害了你自己。」宋奕龙并非有意要袒护关若涵,但不晓得为什么,他不喜欢听到妹妹下这样的结论。
    「什么…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交甚么朋友现在还要经过你们同意?」宋奕龙虽然难得对她坦白,但宋思寧是愈听愈火大。
    「你自己要搞清楚,朋友跟想要利用你的人,是不一样的。」宋奕龙说着。门口突然有一阵轻轻、乍听之下还有点旋律的敲门声。
    他一听就知道来者是谁,轻声应允了后,进来的是一位面无表情、身材瘦高的年轻人。宋思寧只轻轻往那年轻人的方向瞄了一眼…想也知道,能够这么直接走进来打断他们兄妹俩谈话的人,除了温明海之外,也没别人了。
    说来有趣,宋奕龙虽然平常会尽量避着东叔,但自从他进入青龙会、一路被宋威打着押着安排当上继任会长的这一路,跟在他身边最多年、也最忠心的手下,竟然是东叔最小的儿子,温明海。
    或许是因为温明海跟东叔的父子关係,跟他自己和宋威的情形也有点相似,再加上温明海又是他小时候的玩伴,所以他从美国回来接管青龙会后,再见到温明海,彷彿是孤身之中,多了点友谊的依靠。
    而宋奕龙对温明海的信任,就从他还管他叫”细佬”这个小名就知道。当然,因为这个小名、又温明海一路忠心跟着宋奕龙出生入死,早已从”阿海”成了现在青龙会里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海哥”。
    温明海进到卧室,看到宋思寧坐在床沿,便直接凑到宋奕龙身边,用宋思寧想听也听不清楚的声音,在宋奕龙耳边低语。
    「好,我知道了,让那几个人继续看着。」宋奕龙对着温明海挥挥手。
    「是,会长。」温明海恭恭敬敬的向宋奕龙欠了欠身,便快速退出了卧室,还顺手带上了门。
    「你有事情要忙了吧?那我要走了,我跟朋友有约。」宋思寧没好气的说。
    「慢着,寧寧,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去找谁,我跟老爸都不知道。」宋奕龙的眼神一直看着她。说也奇怪,没人拦住她的去路,卧室的门就在她身后,可是宋奕龙那种眼神,却可以把宋思寧牢牢钉在原地不动。
    「你现在的意思就是,除了老爸以外,你也要派人盯着我囉?」宋思寧虽然痛恨自己这种不战而降的懦弱,可是她很清楚,这个时候她如果贸然离去,宋奕龙会做的处理,才是她猜不到、也不想知道的。
    她脑海中不禁浮出罗逸凡的脸,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他受到伤害,即使他是警察也一样,她要保护他不被自己的父兄迁怒,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严守秘密。
    「我没有派人盯着你,又或许老爸之前也没有,但是你自己要知道,你带朋友去七叔的摊子,难保不会被人盯上。」宋奕龙微微歪了一下头,看着脸上露出一种奇怪保护色的宋思寧。
    若不是她作贼心虚、那就是她当真不想被人知道,她有神秘的朋友。
    「七叔怎么会告诉你们这种事?你别想把事情都推给他。」当初她会选择带罗逸凡去七叔那里吃饭,也是因为绝对相信七叔的口风。
    「七叔是不会,但是你怎么知道那时候摊子上还有些什么人?」看宋思寧的表情、听她的答覆,宋奕龙大概心里有个底了。
    「啊…好啦好啦,随便你…话说回来,你真的觉得我有这么笨,如果这个人跟我的关係不一般,我还带他去七叔的摊子上吃饭?这不是找死吗?」宋思寧被宋奕龙说得哑口无言,但她还是没有认帐。
    「我刚才就已经告诉过你了,朋友跟要利用你的人,是不一样的。」
    「eddie他才没有利用我!反正…你跟老爸要怎么想我不管,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就绝对不许你们对他不利。」宋思寧毕竟还是太年轻,气不过就会讲出来。
    宋奕龙亲耳从她口中听到那个名字,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仍不禁一震!
    「你最好搞清楚这个人的目的,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宋奕龙说着,转过身背对着她,那是不希望他心里那把无名火,看着她会愈烧愈旺。
    「我警告你,你跟老爸最好都不要动他,否则…否则别怪我玉石俱焚!」宋思寧最讨厌的就是每次讲到一个死结,不管是宋威还是宋奕龙,就只会威胁她。
    她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她有她想过的生活、她有她想保护的人,她有她…她有她心仪的对象。不管这个人的身分是不是跟她的身分对立,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选择了,而她的选择,也绝对不会是爸爸跟哥哥所想要的。
    她说完,头也不回开门衝了出去。宋奕龙虽然曾想马上转头叫住、或甚至是拦住她,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彷彿有个力量把他拉住了…
    他看着宋思寧一下子不见的背影,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刚才他的手下进来,为的就是要告诉他,已经查出宋思寧最近密集往来的对象,除了一些他早就知道的姊妹淘以外,无端端的却出现了罗逸凡这个名字?!
    本来,他在宋威那里听到东叔莫名的指控还有些生气,但终究还是懂得”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更何况,他总是要派人调查看看,也好捍卫自己的妹妹。
    想不到他一查,却查出宋思寧这位”新朋友”,就是与他势同水火的罗督察。剎那间新仇旧恨全都涌上心头!好在他刚才从跟宋思寧的谈话中已经得知,这小妮子应该仅仅是觉得自己交到好朋友,并没有转身就出卖任何家里的人。
    但是,他从宋思寧最后的态度,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道宋思寧是他想的那样,对罗逸凡有了多于好朋友的感情…?
    他完全不敢再往下想,脑海中仅仅是浮现了罗逸凡跟宋思寧说话的样子,他就怒火中烧,甚至有种想马上把妹妹关在家里的衝动…!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宋思寧并没有任何出卖家人的行为,这位罗督察当初与妹妹结识的动机,就相当可疑又可恨了…他气的闭上眼睛,深深叹了口气。
    「细佬,你进来。」宋奕龙才说完,温明海不知道就从哪里出现了。
    他看着卧室的门,低声对温明海交代了一些事情,就挥挥手让他出去。
    看来,他最近深居简出,甚至为了关若涵尽量不要出门的态度,或许该适度的改一改了。
    「罗督察,想来我们也应该见见面了…」宋奕龙站着、半倚靠在卧室内一张花梨木大桌的桌沿,对着窗外有些灰灰蓝蓝的海,轻轻地说着…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心火(父女,高H)老师,想太阳了(1V1 H)共享玩物(NP)娇蕊(父女)老公头上有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