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亦曾含情不语 第十三章-孖生兄弟

第十三章-孖生兄弟

    【第十三章】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关若涵在迷糊中醒来,呼吸之间还是那股带着咸气的海潮味…她感觉自己被困在这股潮水味道里许久,已经说不上是喜欢、还是厌恶…
    但有一点她很确定,她现在非常讨厌夜里的海潮声!以前她总喜欢看着窗外那片银白色的月光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在夜里看不见光,又听见外头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她就会开始感到莫名的害怕…
    那种声音会引来吃人的魔鬼…那魔鬼有高大精壮的身材、那魔鬼有魅惑人心的面孔,但那魔鬼是会挖心剖腹、一点一点把人给啃食入腹!
    知道房门外总是会有人,但因为害怕魔鬼再来,她连晚上睡觉都得开着灯,然后还要逼着自己忽略窗外的潮水声。虽然这并非良好的睡眠环境,至少能迷迷糊糊地睡着、又迷迷糊糊地醒来,只要确保开门见不到魔鬼就好…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许久未有人从外头开门的声音!
    虽然现在不是暗夜,不需要过度紧张,但她还是快速的从床上跳起来,退到墙角,两眼紧盯着开门准备进来的人…门缓缓打开,是一双穿着牛仔裤的长腿、一件浅鹅黄色的男polo衫。
    但再往上看,这身衣着的主人竟长着一张…
    「吓!」虽说白天应该不至于撞鬼,但出现在她门口这个高大的男人,有着一张下巴稜线分明、美人沟,高挺的鼻子、浓眉大眼的脸…
    关若涵差点没晕过去!是谁说白天看不见鬼的?门口进来的那个”人”,就有着和那隻魔鬼一模一样的脸?!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他开口说话,语气中略带着紧张。
    关若涵已经退无可退的贴在墙角了,她虽然一直想找地方躲藏,但却知道那只是徒劳无功。
    「你不要过来!你这魔鬼!」她手上什么能保护自己的东西也没有,只能一直拼命的挥手,心里既是害怕、又是紧张。
    「我不过来,就站在这里,你别害怕,冷静点…」男子站在原地,语气相当温柔。
    关若涵见他并未继续往房内走进来,正好让她可以顺着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把他看个仔细…照理说,鬼应该不会这么大剌剌的站在阳光下?
    看着男人的脸,虽然跟那魔鬼完全相似,但他穿着的风格却跟对方明显不同;而且,这个男人的鼻樑上戴着一副黑色粗框眼镜,乍看之下竟有点呆萌…?
    她原本害怕的神色,慢慢转为狐疑…刚才听他说话的口气,嗓音一样,但那魔鬼可从没有这般温柔。
    「你是…?」她见男人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全身的紧绷感跟着放松了些。
    「上次我们见过一次面,你可能忘了,我叫sam。」男人说出自己的名字。
    「sam?…我没有印象我们见过面。」她在脑海里翻阅着会出现在房里的那些面孔,确实没有一个叫做sam的男人。
    「没关係,就当作我们初次见面吧。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sam说话的语气相当和缓,连动作都小心翼翼,跟这里会出现的人,还有那隻魔鬼都相当不同。
    「不,你只是说了个名字,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你跟住在这栋房子的人有甚么关係?你跟外头的人有什么不同?我为何要告诉你我叫甚么名字?」关若涵虽然已经不再那么紧张,但心想这个陌生人能随便进出这房间,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这栋房子是我弟弟的,我刚从国外回来探亲。」sam微笑着。他的眼睛也跟那隻魔鬼一样,笑的时候会变成两道弯月。
    「你弟弟?」关若涵不太明白他所说的。毕竟就她的理解,这栋房子她能够见到的人不多,之前有个冷淡但心肠很好的女人常来,最后也不再出现…再来,就是外面老守着的两个人,她很少看到正面,只知道会轮班,而且他们也不会进来这间房里。最后就是…
    「嗯,我的双胞胎弟弟,只不过,我回来好几天了,还是没见他人影。」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慢慢能感觉到不是同一个人。
    「不,那不是人,是鬼,是魔鬼。」她努力想将脑海里那隻魔鬼的模样抹去,不过是白费力气,只要想到就会莫名的头痛、然后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
    「小姐,你不要紧张,大白天里不会有鬼的,你看我都站在太阳下了,应该不是鬼吧。」sam的表情有些紧张,但感觉他一直努力忍住向她靠过来的念头,脸上也始终掛着试图让她放心的微笑。
    看着他的脸…虽然是一张极力想忘却的脸,但不能否认,他们孪生的那张脸确实是相当英俊。两者区别在于,sam没有魔鬼身上那股邪气,而那对弯月笑眼,也并没有让她感到噁心、惧怕。
    「你真的是…他的双胞胎哥哥?」她有些怯怯的问,心中大约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对她应该没有甚么恶意。
    「对,你…叫什么名字?」sam站在门口,神色自若地打量着这间不算大的客房…突然间,关若涵向他衝过来,抓住他的手臂!
    「求求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他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看向关若涵睁着美丽的大眼,对他露出苦苦哀求的表情。
    「小姐…你先冷静一点…」sam看着她的双眼,露出满脸的不知所措。
    「你不是说好几天没见到他了吗?那你现在就放我出去,他一定不会知道的。」关若涵看着他身后敞开的客房大门,彷彿sam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汪洋中的一块浮木。
    「小姐,你先冷静点,至少先告诉我你的名字?」sam带着一丝安抚的语气,试图缓和她越来越激动的情绪。
    「我…我…我叫小涵。」奇怪,她好像只记得大家都这么喊她。
    「小涵小姐,你的姓氏、全名可以告诉我吗?」不知道sam为何要问那么多,这应该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吧!
    「你放我出去,我想要去找我爸爸。」关若涵还是抓着他的双臂不放,sam的脸上则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小涵小姐,你别激动。这样吧,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带你去找你爸爸,但是你倒是可以先走出这个房间」他没有正面答应她的要求,却愿意让她走出这个房门。
    关若涵脸上露出许久未见的笑容…不对!她又觉得不妥了…万一,这是对方设下的圈套呢?毕竟,她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他竟然有双胞胎哥哥这件事。
    「你…你想做什么?」她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只是觉得这房间太闷了,你一直待在里面也不好,今天外面的天气不错,你或许会想出来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sam微微侧过身,一条直通通可以奔出这间客房的通道出现在她眼前。
    关若涵的内心开始激动,她甚至想着要不要就此赶快逃命去…她看着微笑的sam、看着敞开的房门、看着无人看守的走廊…
    「哥?!原来你在这里。」从sam的身后,关若涵眼前的客房门口,突然闪出了一位年轻的女孩。
    关若涵记得自己曾经看过她,但确切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年轻女孩,她却想不起来了,从她叫sam的称呼,看来是孪生兄弟的妹妹。
    「sofia!你回来了?」关若涵一直在打量着年轻女孩,她长得相当可爱,跟孪生兄弟的面容不甚相似,但充满灵气的大眼,着实是个美人胚子,看来一家子的基因都相当良好…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听到年轻女孩的喊叫,sam的脸上瞬间堆满慌张,转身就往年轻女孩的方向迎了上去。
    「哥,你怎么…」从外面回来的宋思寧,一听宋奕龙终于回到这间大宅,高兴的忍不住想要拥抱他,怎知到处都找不到人。没想到他竟然又来这里看这个疯女人,是嫌自己上次受的伤还不够吗?
    宋思寧看着眼前的宋奕龙…他为什么会穿上学生时代才会穿的衣服?甚至戴上了平光眼镜当装饰?
    宋奕龙听见她的声音,是马上就转过来没错,但脸上的表情并不是高兴、也不是生气、更不是所有她觉得宋奕龙该有的反应,反而是…紧张?
    「sofia,你知道阿龙去哪里了吗?我回来好几天都没看到他人。」宋思寧看着背对着关若涵的宋奕龙,说出来的话让她完全摸不着头绪。
    「哥,你…你是说…」宋思寧本来要脱口而出的「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是在看到他眼镜后的眼睛,一直对她猛眨着,才又硬生吞回去的。
    「sofia,我是突然回来的,只是阿龙这几天不晓得上哪里去了…」另一个让宋思寧觉得奇怪的地方,就是宋奕龙一直叫她的英文名字,而不是一如往常的叫她「寧寧」。
    他到底在说什么啊?阿龙不就是他吗?难道他们还有共同认识的人叫阿龙?
    「sam,她是你妹妹吗?」关若涵突然出声,打破了两兄妹异常诡异譎的气氛。
    不过,宋思寧一听到关若涵叫出口的名字,又看看满脸神色紧张的宋奕龙,大概知道现在的宋奕龙不是宋奕龙,是还住在国外、叫sam的香港人。
    「对,这是我跟阿龙的小妹妹,sofia。」sam微笑着,像是介绍朋友一样的微微朝关若涵的方向转过去。
    宋思寧看着表情异常和缓的宋奕龙,再看看当下说话还算正常的关若涵,她似乎有些明白宋奕龙的心思。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何又要搞这一齣?不是应该把人放走,就大功告成了吗?
    「哥,我刚泡好咖啡,你跟这位小姐,要不要一起到厨房去?」宋思寧真不愧是跟宋奕龙相依为命多年,这点小心思倒是拿捏得十分准确。
    「小涵小姐,我们走吧,sofia泡的咖啡很好喝,你一定会喜欢的。」看着sam的弯月笑眼、sofia诚恳的邀请,关若涵一度想全力逃跑的念头,这下也只能先摆到一边了。
    不过,总算是可以走出这间牢笼。是不是可以就此脱困,或许应该要再仔细的观察一下,这样比较不容易落入圈套。于是,她微笑对着眼前的两兄妹点点头…
    原来,这栋大宅的内部陈设是这样的…关若涵跟着sam、sofia两兄妹走出客房,房子的装潢其实品味不错,没有多馀又老土的陈设,简洁乾净,能看出主人财力雄厚,却没有为显奢华而让人窒息的铜臭味。
    走进sofia所说的厨房,是厨房跟餐厅连在一起的开放空间,明亮而宽敞的法式乡村风设计,餐厅甚至还可以连通到外面的后院,院子里还有设置可以赏花、喝下午茶的区域。
    她突然觉得,这间房子如果不是因为住着那隻魔鬼,能生活在这里想必是十分幸福。
    「小涵小姐,你可以到花园去看看,虽然阿龙不在,园丁倒是把花圃都维持的很好。」正当她还欣赏着宅子时,sam已经向她端来一杯香气四溢、冒着热气的咖啡。
    接过那只英国品牌的骨瓷咖啡杯,鼻子里终于不再是咸咸的海水气味,而是浓郁的阿拉比卡咖啡豆的香气、还有sam刚刚打开通往花园的玻璃门,顺着微风飘进来的花草香。
    她看着后院和煦的午后阳光,突然觉得心情开阔了起来,彷彿完全忘了身处何处,下意识地往飘着花草香气的花园缓缓走过去…
    看着关若涵往花园走去的身影、再回头看看宋奕龙微笑着的脸庞…宋思寧突然觉得,若不是她有自知之明,眼前这幕根本就是活在另一个平行时空当中!
    「哥,你现在又搞什么鬼?」确定关若涵已经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宋思寧终于板起脸,严肃的放下手中的杯子,直勾勾的看着宋奕龙。
    「她记不得自己的名字、记不得宋奕龙是谁,难道我没有一点责任吗?」本来一脸温柔的sam,冷下了脸,语气变得相当严肃。
    「你让她回去,这一切不就结束了?」宋思寧不解,这个疯女人说穿了也只是青龙会的人质,要了结这件事有这么复杂吗?
    「人本来是正常的,现在不正常了,就这样放回去,我岂不是比那些下三滥还恶劣?」sam啜了一口咖啡,语气仍是冰冷。
    「是,人会变成这样的确是因为你,但是只要她回去,警察就不会来找你麻烦了,不是吗?」宋思寧不记得曾经在任何时候,看过继任为青龙会会长的宋奕龙,对任何人流露出一丝同情,更何况是枚棋子。
    「你不要再问了。你只需记住,现在我是sam、你是sofia,阿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你的二哥。」sam放下杯子,脱下平光眼镜,侧过脸正眼看着宋思寧。
    见到他一贯冷峻的眼神,就知道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是,关若涵对宋奕龙、对青龙会而言,本就是筹码。即使不正常了,他有必要花任何精神去修补吗?宋思寧看着哥哥,他已经撇过头望向了花园,并再度缓缓戴上那支显得有些呆萌的黑色粗框眼镜。
    面对着两人之间的沉默,宋思寧突然疑惑了…那个从sam”被强迫”变成宋奕龙的哥哥,对任何人事物都不再存有同情,即使是陈莉嘉也一样,所有在他身边的一切都是为了组织、为了利益,就算是宋威出面,但凡违背组织利益,宋奕龙也照样不甩。
    那眼前这个从宋奕龙又”自愿”变成sam的男人…光是背后的动机,就已经令人十分不解,这会竟然是为了一个拿来当筹码利用的人质?
    不过,她自己当真是非常想念那个叫sam的哥哥,那个在国外会教她功课、会到公车站牌等她下课、会为她挺身而出的哥哥;原本以为,她这辈子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那个”哥哥…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心火(父女,高H)老师,想太阳了(1V1 H)共享玩物(NP)娇蕊(父女)老公头上有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