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亦曾含情不语 第四章-月光下

第四章-月光下

    【第四章】
    宋思寧跟在宋奕龙的脚步,来到豪宅饭厅外的休憩阳台。她本来还有些害怕,毕竟宋奕龙方才的脸色,严寒的就像一把冰锥,她当下再怎么不服也只能闭嘴。不过,宋奕龙当然是看得出,如果不让这小妮子找机会发洩,恐怕她要大吵大闹的情形还多的是。
    纵然他跟陈莉嘉之间几乎没有祕密,但他也深知宋思寧只把陈莉嘉当手下看,很多事情如果当着陈莉嘉的面要跟宋思寧讲道理,恐怕顷刻之间也只有歪楼的份!于是,他乾脆对陈莉嘉使了个眼色,然后对宋思寧招了招手,心想带她来这个她最喜欢发呆的地方,让她把话说完也好。
    「寧寧,我让你从美国回来以后,就跟着我住在这里,只是让你不要一天到晚跟老爸起衝突,可是你自己要有点分寸,这里毕竟也不是你可以乱讲话的地方。」宋奕龙转头,看着这个让他打也不是、骂也不捨的胞妹,突然觉得自己竟然也有应付不了的人,不禁觉得好笑。
    「哥,你心里明知道我没有乱讲…」宋思寧长到这么大,毕竟生命里跟她相处最久的人,除了保母外,就是宋奕龙了,她自然相当懂得如何跟他撒娇。
    宋奕龙看着宋思寧装出无辜的脸蛋,纵然有甚么情绪,当下也都软化了下来。虽然他很了解妹妹的意思,但宋思寧又何尝明白他内心种种的无奈…
    「我只能跟你说,老爸年纪大了,很多事情不是说拋就能拋。」他撇过脸,看着天上缓缓飘过去的云朵,心里油然而生许多羡慕,那当真叫做quot;人在江湖,身不由己quot;。
    「他的事业有很多叔叔伯伯可以接,为什么偏要你回来?」宋思寧当然知道,以宋威的个性,那是绝不可能说收山就收山的,她虽然讨厌这所谓的quot;家族事业quot;,却也知道如果断然就撒手不管,只怕会掀起更多的腥风血雨。
    「你问的这个问题,我早就问过老爸,而且你也都亲眼看过我得到的答案了,不是吗?」宋奕龙还是没有看她,可是讲到这里,连宋思寧也不忍再说下去…她不是没看过宋奕龙一刚开始对接手帮会事业的抗拒,然而愈是抗拒,他身上的伤痕只有愈来愈多。
    「哥,我知道你现在纵使想要抽身也不是一时的事,可是你知不知道绑架,那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你真的觉得香港警察都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你是我们家唯一没有参与这些事的人,所以会里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过问。」宋奕龙转身面对她,双掌也温柔地搭上她的肩头。宋思寧虽然知道那是哥哥对她的忍让,可是她也明白,他只要不肯,那就是没有商量的馀地。
    「至少,你可以告诉我她是谁?还是,我可以去看…」得寸进尺虽然不是她的个性,但她认为自己只是就事论事,最终只是不希望宋奕龙出什么意外。
    「寧寧,我刚刚说的不够清楚吗?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係,你就当作现在楼下的客房有客人,我不希望你去打扰客人,这样你懂了吗?」宋奕龙的语气听起来虽然客气,但宋思寧看着他英气勃勃的浓眉大眼,也知道现在不是她讨价还价的时候;毕竟,现在的宋奕龙,早已不是当年在美国的高材生,他的双眼虽然帅气依旧,但眼神里透露出的讯息,却是截然不同。
    宋奕龙见她不答话,就当她是默认了,本想就此转身离去,让她自己好好冷静想想,却突然像是想起了甚么事…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以后跟莉嘉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虽然宋奕龙对妹妹的了解颇深,但唯独这件事情,他们的立场永远不同,无法互相体谅,所以,原是不说则已,一说出口…
    「为什么?她算什么人?老爸老妈、还是我的谁?」现在得寸进尺的人不是她,反倒是宋奕龙哪壶不开偏提哪壶了。
    「总之,她不是我们家的手下。」说也奇怪,宋奕龙自己对陈莉嘉的定位也讲不明,好像挤不出「嫂子」二字。
    「哥,我不喜欢的人,你不要强迫我对人家虚情假意。」宋思寧说的直白,倒让宋奕龙接不上话…他虽然早知道她对陈莉嘉敌意颇深,但是他既不懂如何化解、也没有心思管太多这类女人心事,所以也只能做到出言规劝。
    他们兄妹两人就这样僵在原地,没人发觉陈莉嘉是什么时候走到饭厅的。当时他们虽然一前一后到阳台去,却也没有人多个心眼,想要把饭厅跟阳台间的门关上;于是,陈莉嘉听得清清楚楚,宋思寧不讳言对她的偏见。
    当下她虽然心头一紧,但却也很认命,知道自己永远会是梗在他们兄妹当中的硬刺,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谁也不要突然手痒,硬是要去拔除就好…
    「会长、大小姐,抱歉打扰了,不过外面有件事情,还在等会长处理。」她虽没有把宋思寧对她的不满过度放在心上,可是有宋思寧在的场合,她对宋奕龙还是会使用尊称。
    宋思寧听到她的声音,马上转过来,看见她站在饭厅里,想当然是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但这本来就是意料中事。
    「哥,看来这里没有我的事了,晚上我不回来吃。」宋思寧一脸quot;说曹操、曹操就到quot;的眼神瞪着陈莉嘉,嘴上也得理不饶人,撇下一句话给宋奕龙,就走出阳台,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的与陈莉嘉擦身而过。
    宋奕龙下意识的轻轻叹了口气…好吧!至少当下没有起什么衝突就好,他实在没有多馀的精力,去应付小女孩难搞的情绪;不过,他好像也没有要安慰陈莉嘉的意思,这倒是让陈莉嘉虽有预料,却难免小小失望…
    「事情有甚么新进展了,是吗?」他向陈莉嘉走了过去,顺手关上阳台的门。
    「警察那边已经知道是我们做的,另外,我们派去的人回报,他们已经开始佈署救援行动。」陈莉嘉说完,并没有得到宋奕龙的回应,知道那是他正陷入思考的讯号。
    「我们…真的打算跟他们火拼?」陈莉嘉很少会如此沉不住气,通常她都能够沉稳等待宋奕龙的决定,无论那是一分鐘、一小时、一天、甚至一个礼拜…可是,这件事情不知为何在她心头,一直让她担心不已,好像默默知道会有甚么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我们不是没有火拼的本钱,但是…为了这样一件事,似乎不值得,我只需要拿到我要的筹码,不需要牺牲会内的任何兄弟姊妹。」宋奕龙陷入沉默一阵子后才回答她。
    虽然这个答案是她喜欢的,但是她也很怕那只是个回应,并非他心里真正所想;可是,更让陈莉嘉说不出口的,就是即使牺牲任何人、甚至她自己,只要宋奕龙平安就好。
    那天夜里吃过晚饭后,陈莉嘉就外出了。宋奕龙向来不太过问她除了任务以外的行踪,也从不干涉她的社交。所以,他原本在书房里间间地翻看杂书,突然间听到楼下传来一名女子「哇!」的惊叹声…虽然音量不大,但是少了陈莉嘉、宋思寧在家里,当下整座宅子突然异常安静,以至于那个小小的惊叹声,他也能听得相当清楚,更知道声音是从何而来;当下,他突然有股衝动…
    关若涵在房里,早早就吃完了陈莉嘉送来的晚饭,也已经梳洗完毕,穿着她的quot;绑匪quot;为她准备的寻常衣裤,万般无聊的正在房里走来走去…这时,她像是突然注意到房间里那一整片的海军蓝窗帘!虽然现在已经是夜晚,但是闷了几天,房间里虽然一直开着空调,却也开始飘散出让她不喜欢的气味…
    话说回来,陈莉嘉从没说过她不准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吧?更何况,她当一个称职的人质已经许多天,早就违反她私底下其实不轻易妥协的个性。于是,她像是再也受不了,决定拉开窗帘,让客房里至少能透入一丝天然的光线。就在她”刷!”的一声把窗帘拉开后,那窗外的景象,竟美的使她不由自主讚叹出声!
    真没想到,这间客房的窗外竟是毫无遮掩的海景,这天夜里的月色也格外的清亮,照的海面上银光闪闪,波光粼粼,煞是美极!她顿时忘了自己是被关在quot;牢房quot;里,只觉得这窗外的景色,根本比五星级海景渡假饭店还高级了吧?接着,她更惊喜的发现,就因为这里不是饭店,所以房里的窗户,当然也不是装潢用的观景窗,现下只要往外推开,她就可以享受夜晚沁凉的海风。这下她根本不做它想,毫不犹豫的就关上房里的空调,开心的把窗户推开,让带着一丝咸味的海风直吹了进来,吹的她这几天的坏心情,似乎都获得舒展。
    只是,她没有想到,在那个场景里呆住的人可不只她,还有一个现正站在客房门外的男人…
    刚才因为她好似发现新大陆般的,发现自己竟能够看到这种百万级的美景而有点太开心了,以至于完全的卸下心防,根本没有注意到客房是否有人进来!反正陈莉嘉也说过,这间房间只有她能来,这几天下来也确实如此,所以即使有人突然开门,也只会是她quot;暂时quot;可以放心的对象,应该不会有甚么间杂人等突然进来想要对她不利才是…
    现在,这个开门的人,本来也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倒是自己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给迷住了…
    宋奕龙站在客房门口,万万没想到开门后,看到的是除了海面上明亮的月色整片的洒入房里、客房内也充满着海上特有的气味外,房里的女人,站在窗前看着那片月光海的模样,竟然美的如此不可方物…
    她一头乌亮的青丝,像是披上了银白色的月光头纱;而她侧身倚在窗框上、两隻手掌托住腮帮子的姿势,更让月光像是适时的为她绝美的脸庞打上淡鹅黄色的聚光灯,而她额前的瀏海,现正在海风中轻轻的跳起了舞…
    宋奕龙想起,关若涵自从被他quot;请quot;到青龙会作客后,他竟没有正眼看过她。头一天是因为她身穿着他觉得可笑至极的白纱,而且害怕的像隻鵪鶉一样,以至于他当下只有看了她一眼,确认目标无误后,就再也没有兴趣;而现在,她身上的新娘白纱当然是早就换了下来,穿上陈莉嘉为她准备的那身再寻常不过的休间衣物,但这样反倒衬托出她原本清新淡雅的气质,还有掩盖不住的绝美五官…顿时,宋奕龙突然觉得自己一直盯着她看的动作很失礼!
    「你…」原本他不想出声,就怕打断眼前那幅美的像画一样的寧静,但是他没料到自己竟然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觉得很没礼貌,下意识发出了声音。
    果然,关若涵听见房内有其他人出现、而且并非陈莉嘉的时候,大惊失色的转了过来!这下宋奕龙更是清楚看见她美丽的脸,顿时好像又呆住了…
    关若涵马上意识到,进来的人不仅不是陈莉嘉,还是她心里最害怕、却又挥之不去的那个恶魔!只是,不晓得为什么,关若涵也随即察觉,他的脸色不似第一天被他绑来时,那样的冰冷,现下反而有一种…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她竟觉得宋奕龙现在的表情有些靦腆,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想要闪躲、却又不由自主想盯着她看的渴望?
    她靠着房里的灯光、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终于能看清楚他的五官;虽然还是那张让她感到恐惧的脸,但是不可讳言,宋奕龙的确长得相当英俊,她的眼神不自主地停在他下巴的美人沟上…突然天外飞来一笔的幻想着,如果他的身分不是黑社会老大,或许她会…
    不!她在想甚么?这个男人对她根本不怀好意,甚至他如果一个念头兴起,应该会毫不犹豫杀了她,她怎么反倒像个发花痴的少女一样,被他帅气的脸给迷惑了?
    突然四周的时间像是被按下暂停键,一个绑匪、一个人质、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窗前,四目相对,双方眼神中的敌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短暂的温柔…
    这使得不知何时出现在走廊上,已经走到宋奕龙斜后方的陈莉嘉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她的惊恐来自于不晓得宋奕龙什么时候来客房、打算做甚么,也来自于宋奕龙面对关若涵的这般模样,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们…」当下她也不知道该说甚么,一瞬间荒唐的感觉这一幕像是电视剧里演的,三角恋终于要摊牌的剧情!
    宋奕龙一听到陈莉嘉在他身后出现,思绪马上回到现实。顿时他的眼神又恢復冰冷如霜,英俊的脸也蒙上了戾气,这也连带使得关若涵一起摔回真实当中…
    「这里交给你了,我不希望在我们有所行动之前,有任何的闪失。」他简单的拋下一句话,彷彿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过一样的就走了,留下陈莉嘉不明究理的看着他的背影…
    不过,他的话倒像是点醒了关若涵,他刚刚说甚么行动?难道是跟她有关吗?宋奕龙会亲自来此确认她的状况,是否代表着他的下一步棋会是险棋?
    她暗自希望这个什么行动,不会意味着她父亲、罗逸凡、甚至是她自己的生命,终将走入人生大结局才好…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心火(父女,高H)老师,想太阳了(1V1 H)共享玩物(NP)娇蕊(父女)老公头上有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