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大道二两三钱半 第360页

第360页

    那双手坚定地阻绝了一切声音。
    叶三的手指用力扣着他后脑,无端地发力。而看向周围血地的一双眼睛,几如烈火熊熊燃烧。
    他双唇开合,无声地开口,道:“李长空,你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第190章 岁月忽已晚
    在这天夜晚,大翊的军队悄无声息占领了整个衡山郡。被爆炸冲击力彻底毁掉的街巷碎瓦边,撑起了很多行军帐篷。
    从这一刻起,原本属于宗族诸派的衡山郡,才彻底重归大翊。
    黑沉沉夜色下,帐篷外的火堆在城里燃烧,将地上的积雪迅速融化。空气里的血气和燃烧气味混合在一起,一直往城门外飘散。
    守卫在城墙垛口上的士兵往黑漆漆平原上扫了一眼,忽然开口问道:“大人,要放他们走吗?”
    李见青看向城门外的木板驴车,微怒道:“不放他们走,谁能留下一个五境的修士?”
    城墙上沉默了片刻,方才有人陆续开口道:“他们带走了张大人……”
    “哪怕张大人死了,也不能落在几个修士的手里。”
    “身为大翊同袍,怎能眼睁睁看他死后也不得安宁?张庆祖宅远在上京小庙村,哪怕无法将他安置回去,也该好生下葬才是!”
    “统统给我闭嘴!”李见青面色霜寒,道:“一个苏蕴就可以毁了衡山郡,难道现在还要去招惹一个叶乘风?”
    他有些疲倦地挥了挥手,目光穿过夜色落在城墙下的木板车上,很久都没有再开口。
    驾驶着驴车的叶三,握着竹竿的手在半空顿了顿,尽管背后的目光如影随形,但是他并不想开口说些什么。
    秦岭诸脉潜藏在身后的夜色里,无数人的眼睛藏在衡山郡里,叶三可以轻易阻断很多目光,但是他什么也不想做。
    他不想说话。
    晚上的风有些凉,驴车的木板上裹着一张草席,风一吹,草席的一角就卷起来,在风里啪嗒啪嗒。
    云清坐在他的身边,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衡山郡没了。
    张庆死了。
    苏蕴死了。
    司天玄走了。
    但是这个人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无数的血火在身后流淌,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叶三的后背微微有些发凉,他甚至不太敢回头。一回头,就是苏蕴死后漫山飘零的雪花。
    他并不畏惧死亡,但是他无法解释,为什么费尽心力一步登天,所有的结局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他更无法释怀,为什么苏蕴救了那么多人,可那些人,依旧想让苏蕴死。
    那么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
    叶三抬起头往天上看,秦岭的山脉高高伫立在天地间,广袤天地里唯余风声渺渺。黑色平原上,只有灰驴的马车载着三个人。
    有一两只山鸟自半空滑翔而过,略为迅疾。叶三看着那飞掠过去的鸟羽,手里的竹竿微微一顿,停在了半空中。
    他想到青城山里那只鹿,雪白长角划过深山中诸多青叶,亦当如此迅捷。
    来去匆匆,滑过人间,没有痕迹。
    衡山郡的积雪已经快化了,它们会融化成水流淌进地底最深处,从此再也找不到半点踪迹。
    苏蕴当初教他,修行终是一人之道。
    苏蕴如今又用行动告诉他,生死皆是平常事。
    可生死再过稀松平常,也终归该有一点点可以捉摸的方向。叶三看着黑沉沉天空,黯淡星光从云层里透下来,他想问些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
    灰驴停在山脚,冰凉的山风从林间呼呼吹到脸上,叶三猛地搓了搓脸,他看着地面上慢慢被挖开的坟坑,和一抔新的垒土。
    过了会儿,叶三从树上拔下新鲜的枝梢,插在坟墓前的泥土上。孱弱细小的树枝在风里颤悠悠,发出轻微细响。
    他和云清坐在张庆的坟地前,坟墓后的溪水从山间流淌,往下一直流淌到那条黄色的大河里。
    叶三伸出手,拨了拨树枝,缓缓道:“张庆,当初在衡山郡的时候,你说,祝我顺遂心意做个好人。”
    他摇了摇头,道:“我那时真是,什么都不明白。”
    远处的枯叶被风吹着,打着卷落在坟地上。叶三定定看着新起的坟墓,道:“我不明白。”
    这句话并没有发问的意思,云清却猛地侧过头,朝他看了过来。
    叶三从未见过他这样一双痛苦破碎的眼睛,他看着云清,一字一顿,无比清晰地问道:“苏蕴为了他们送死,你为了他们回头,究竟有没有意义?”
    “他们”,指的不仅仅是衡山郡,而是整个天下。
    道宗神国,从始至终,是整个天下自己选择的通天大路。
    与天下人违背的人,只能是错的。
    从一开始,那些天下的人,从来不想要别人拯救。
    叶三明白,如果没有答案,那么从始至终,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错的。
    可想让所有族人活下来的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
    一个想救下满城百姓的苏蕴,错在了哪里?
    那个在漠北草原上挣扎回头的云清,又错在了哪里?
    他找不到答案。
    远在银杏树下的老人,慢慢走到山巅上,然后抬眼往远方看去。
    树影的轮廓在黑夜里张牙舞爪,司南天家的老太爷,此刻却在老树下的躺椅上喝茶。
    --


同类推荐: 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娇门吟(H)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活色生仙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超级秒杀系统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大道二两三钱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