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综武侠]中原太可怕 第112页

第112页

    陛下?!
    林翠山的呼吸顿时一停,浑身一震便欲抬头。
    “陆先生,林先生,起来吧”太子微一攥拳,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眉眼温文的看向陆踏歌和林翠山,声音里听不出丝毫异样“请二位先出去歇息片刻。”
    陆踏歌抬起头,目光从太子脸上移到陆危楼身上,等到陆危楼微微颔首,才转回太子方向垂首道“是。”
    说完,像是感受不出屋中凝重气氛一样,表情平淡的拽着林翠山走了出去。
    林翠山整个陷在震惊中还没回过神,一路小动作不断地捅捅戳戳挤眉弄眼,一副急于想问又不知道能不能说不太敢说的样子。陆踏歌全程没理他,径自拉着师弟走过拐角,才猛地回身。
    “什么都别问,别说,认真听,认真想”他低声嘱咐林翠山“多说多错。”
    他这般看都不看猛然回身,自是没留意到身后树下站着的男子,反倒是林翠山看到了,张了张口又闭上嘴,在提醒师兄和‘多说多错’间犹豫徘徊。
    半晌陆踏歌先意识到了林翠山表情微妙,一开始以为是有人偷听,抬手握上刀柄慢慢回身,警惕的神色在看到树下人银发的那一刻化为空白。
    “师……师父?”
    不仅表情空白,连大脑都空白了一会儿,青年反应了半天才赶忙走上去,眉眼间满是惊喜之色“师父您怎么……过来了?”
    他这一过去,身上的沉稳之色顿时消失无踪,甚至连瞳色都亮上了三分。
    丁君错开和陆踏歌的目光,视线下移,目光定在青年颈间那条原本属于自己的项链上,顿了顿又移开了,改为去看林翠山。
    “过来看看你做的怎么样”丁君看着林翠山对陆踏歌道。
    林翠山“……。”
    林翠山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丁君,瑟瑟发抖的把求救目光投向自家师兄,却见自家师兄刚好瞟过来,那双冰蓝的眼睛简直结了层霜。
    多年的师弟经验让他不需对方开口就能一秒明白陆踏歌目光里的意思——立刻给我滚蛋。
    和陆踏歌这一眼相对的是丁君身周温度骤降,大有‘你给我走一个试试’的味道在其中。
    遭受夹击的林翠山内心我勒个喵,在权衡了‘惹了师父就等于惹了师兄,会被师兄罚’和‘惹了师兄依旧会被师兄罚’之后,果断选择了‘听师兄的话师兄应该会放水’。黑发青年轻咳一声,后退一步,先向丁君行了个礼,而后道“那个……师父,师兄,我去看看旗下弟子今天的任务完成的如何。”
    言罢也不等二人之中谁答应谁阻拦,拔腿就跑。
    丁君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二弟子叛逃进了逆徒阵营,欢快的离他远去。
    陆踏歌满意了,这才收回压迫性的目光,将注意力移回不想和他对视的师父身上。不出所料,林翠山走了后丁君依旧偏着头,不看自己先前最宠爱的大弟子一眼,两人就这么僵持了片刻,最终青年浅浅叹息一声,干脆上前一步,将男人抱了个满怀。
    “……!”突然被不属于自己身上的温度触碰,丁君猛地退后一步从陆踏歌怀里挣脱出去,眉头皱起,呵斥道“逆徒!”
    他方才在心中低斥逆徒,这会儿也不禁脱口而出,脱口而出后便是后悔,呵斥过后便连忙抬眼去看陆踏歌反应。
    别人不知道,他最清楚,陆踏歌能将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簇都研究个透彻,也将他的每句话都当成圣旨一样去听去遵从。因此哪怕是其他做师父的没事就会喝骂的‘逆徒’,到陆踏歌这儿保不准得闷上几天。
    在丁君的注视下,白发青年并无什么肉眼可见的失落,只是稍微一怔,垂首应了声是,接着清了清嗓子,开始认真禀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和自己做法的依据。
    这般举动,和他从前在明教完成任务归来后所做并无两样。
    丁君松了口气,正了正神色听陆踏歌禀报,心头又不免冒上了些许怅然若失。
    第89章 日月明尊十二
    陆踏歌没有难过, 更没有生气, 甚至说他心底还有些雀跃。
    丁君是个相当冷情冷性的人,从负责任的品质来说, 他是个好法王,从个人感情方面讲,他要比他的造化轮还冷上三分。
    如果是真的一点想法也无, 丁君绝不会躲避他的目光还脱口呵斥逆徒, 正确做法应该是冷冷看过来一眼,然后无动于衷。
    丁君虽然严厉,却不会伤害他的弟子, 男人冷静的很, 这些与任务和教里事务无关的小事都会让徒弟自行想清。这几年倒也不是没出过对师父产生感情的徒弟, 丁君大多不予理会,偶有一二纠缠得紧, 实在太烦了, 才会用任务压迫或者直接丢给陆踏歌教育。
    换句话来说,至今为止, 只有陆踏歌令他做出不与对视甚至迁怒二弟子这种事。
    青年表面上一本正经的禀报情况,内心其实早就开出了个万花谷。
    丁君不知陆踏歌心里雀跃, 有意无意观察了青年好几眼,最终却还是被对方口中内容吸引了心神。
    自打他将洪水旗的担子逐渐移交到对方肩上,陆踏歌处理的事务丁君就渐少过问, 尤其这次, 为了不提出干扰弟子判断的建议或者自我想法, 从陆踏歌离教开始,丁君连中原形势都少有打探。
    陆踏歌说得很细,他一直都留意着丁君神情,对男人感兴趣的地方说的极其详细,不大上心的部分几言掠过,间或夹杂些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一直讲到他们来到太子这儿。
    --


同类推荐: 我家夫君已黑化_御书屋玄煌觅仙路独步天下不朽丹神剑动山河仙河风暴横行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