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总裁,夫人和白月光跑了 第179页

第179页

    夏可满眼茫然。
    下一瞬应群打开门,扶着输液立架的何径寒面无表情站在门口。
    应群奇怪,“你怎么不出声?”
    何径寒神色恹恹,没什么好口吻,“怕打扰。”
    夏可:“……”
    以前不觉得,现在听这些对话的内容,真的不是她想太多。
    应群也被哽了下,紧接着看到夏可,以为她是随何径寒回来了,视线只在她身上划过,并不停留。
    应群:“那你可以敲门!”
    何径寒很了解似的,“你都走出来了,我费那个劲儿干嘛?”
    应群再度哽住。
    何径寒也不说话,半阖着眼睛看人,两个老总气势上势均力敌,谁都不落下乘。
    明明两个都没理的人,莫名的在夏可眼里都表现的非常有底气呢!
    半晌,应群终于想到正题,“你来干嘛?”
    何径寒镇定自若看向夏可,“你说你要来干嘛来着?”
    “哦哦,我、我手机掉里面了。”
    何径寒转头过去,点头,“嗯,她手机掉里面了,怕打扰到,所以我带她过来的。”
    夏可:“……”
    应群:“……”
    十分钟后,夏可拿着自己手机,神思恍惚的跟着何径寒回了女人的病房。
    期间应群没半点怀疑她们两个。
    应锦还说了几句话,但是夏可心绪翻滚,没回,都是何径寒应付的。
    把病房门关上,何径寒想了想,问夏可:“你是看到什么了?”
    夏可眼神飘忽,语窒。
    何径寒长出口气,仿佛知道夏可的震惊似的,主动道,“他们不是血缘上的亲兄妹,也不在一个户口本上,怪我,我没给你说过。”
    “!”
    何径寒:“至于具体关系么,明面上是兄妹,私底下,你都看到了。”
    “你……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夏可神色复杂。
    “不知道。”何径寒闭目,倦怠的又靠上了背椅,“但是么,分别久了的情侣能干的事情不就那么几样吗,接吻或者姿态举止亲密,随便你看到哪个,大差不差啦。”
    顿了顿,何径寒:“至于再过分的,我觉得应群应该不会了。”
    夏可:“……”
    何径寒猜的不错,她看到了应群吻应锦。
    捧着脸很沉迷的……深吻。
    有好久夏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们没血缘关系?”
    “嗯,看脸就不像啊。”
    “!”这个倒是!!
    夏可混乱,“但是……”
    何径寒真的倦怠,“说来话长。”
    捏眉心,女人:“能帮我让林明别进来了吗,我想安静下。”
    “哦哦。”意识到自己不仅麻烦了何径寒,还闹到了对方,夏可连忙闭嘴,“好的。”
    等发完消息,得到回复后,夏可低低道,“他说在外面等。”
    顿了顿,试探,“需要我也出去吗,我……”
    何径寒伸手拍了拍旁边座位,“你坐过来。”
    夏可到底坐了过去。
    咬唇半晌,“我再说两句,那什么,谢谢。”
    夏可:“如果你不来,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应总和小锦。”
    “我不想听道谢。”
    ‘那我闭嘴’四个字夏可没说出来,何径寒睁开了眼睛。
    还是懒懒散散的状态,女人眼底滑过笑意,“如果真的感激,用行动表达一下呢?”
    顿了顿,何径寒又闭眼,打趣道,“我觉得今天那个吻就不错,就是时间太短,如果能继续,就好了。”
    夏可:“……”
    夏可脸红了。
    夏可小声:“你还在输液。”
    “针又不扎我嘴上。”
    “。”
    半晌室内无话,想到夏可会有多羞赧,何径寒忍着不舒服跑出去一趟的难受好多了,她就是嘴上过过瘾,刚想开口解救夏可,倏尔,眼睛上一只手覆了上来。
    何径寒扬了扬眉。
    “你、你不要动……”女孩儿笨拙羞赧的气息擦过她脸庞。
    这一刻,两个人贴的极近。
    何径寒心中一动。
    下一刻,软嘟嘟的嘴唇覆了上来。
    何径寒脑中空白一瞬,下一刻,张开了唇瓣,暗示勾`引意味十足。
    等女孩儿也顺从张开了嘴唇,何径寒心中不由叹道,好乖。
    第76章
    “应锦原来不叫这个名字,你问我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她来了之后,重新给她改名后,就叫这个了。”
    “大概,我记忆里的话,我十六七的时候,她来的吧。”
    “能说什么,关系特别好的几家知道当然知道她不是应家的女儿,对外么,反正又不经常走动的,就说是身体不好,陪着应家长辈一起,住在国外的小女儿咯。”
    “说是这个说法,大家都不是傻子,猜测海了去,最可能的一种,也是这几个别墅区猜测最多的,就是私生女了。”
    何径寒笑起来,“说是应叔叔在外面的风流债,应夫人生了应群之后身体不好了,他们又不可能离婚,所以把外面的女儿认了回来。”
    “反正是女儿,到时候给一笔嫁妆就是,应家还是应群的嘛,大家都这样猜。”
    一吻毕,又是夏可主动的。
    何径寒手上挂着点滴,头上挂着伤,趁火打劫也有个度,再动动手就是最大限度了,不可能干别的什么,因此夏可很快的就逃开了女人的魔爪。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老公头上有点绿帝国总裁霸道宠一条被抛弃的龙嘿,我很喜欢你娇妾/春染绣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