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总裁,夫人和白月光跑了 第140页

第140页

    “可笑吧,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荒诞起来,荒诞得可怕。”
    何径寒明明在说应锦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可就觉得她语气里有很淡的哀伤,好像她也经历过别的什么似的,语气玩世不恭,但是太过熟悉,反而被听出来了里面的几分认真。
    “小姐,到了。”刘叔在一幢别墅前停车。
    何径寒深呼吸,理了理衣服,“行,走吧。”
    夏可和刘叔跟着她,按了门铃,佣人来开门,见到何径寒显然松了口气,“何小姐,您总算来了,小姐在楼上,您快去看看吧!”
    “现在什么样了?”
    佣人:“在劝呢,但是……”
    话未尽,何径寒了悟,也没多问。
    而一上二楼,夏可就听到了一阵哭声,呜呜的,颇有些歇斯底里。
    随着哭声变得清晰,房间里的对话也能听到了。
    “她不是那个意思的,小姐,您别这样,她走了就走了,少爷会新找人来的。”
    “是她贪慕虚荣,不是您不好,这里的工作条件,薪水是外面多少人都求不到的,怎么会嫌弃……”
    “小姐,小姐你哭得眼睛都肿了,少爷回来看到该心疼了!”
    “小姐……”
    这个声音显然是应锦身边工作的人的,低低劝着,应锦好久都没答,听起来像是劝住了,但是等她们快走进房间的时候,不知道哪句话不对,应锦突然又闹了起来。
    “你骗我,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她们都看不起我,笑我!她不想再在我身边了,她说了,她是受不了在我身边才走的,她也觉得我是个疯子,脑子有问题……对,不然为什么她拿祖母绿来糊弄我,还让我在江城丢人!”
    “你走你走,你们都走,我不想看到你们!”
    “我不想看到人!滚!滚!滚!!”
    “都滚,你们不要看我!!不要和我说话啊!!!”
    几个人刚走到门口,里面就闹大了,应锦的声音歇斯底里的,虽然还有条理,但是……但是听起来就已经不太正常了!
    吼得声嘶力竭的,语气里却还没有愤怒,只有难受,就……感觉很不对。
    再上前一步就是卧室,何径寒刚走出去,人站到门口。
    同一时刻,内里一阵噼里乓啷碎响——
    何径寒霎时瞳孔收缩,摆手呵道,“别过来,都退开!”
    但这话喊得也有点晚了,领路的佣人还在何径寒前面,闪避不及,被里面飞出来的东西堪堪贴着脸擦过。
    而夏可本身跟在何径寒身后只一步的距离,何径寒说完她刚好也走出去,一站定,迎面一道白光刷的袭来,夏可整个人都反应不过来……
    眼看着要砸到头,夏可身体下意识以手挡脸……
    碎裂声紧跟着响在耳际。
    离得近,听的尤其清晰。
    夏可却没感觉到痛。
    后知后觉睁开眼,入目一只的长手撑在门栏上,不偏不倚正正挡她脸前,指盖圆粉,指节修长……
    嗒嗒,有血从那手上滴落下来,落在一地的碎玻璃上……
    夏可双目圆睁,太熟悉了,脱口就喊:“何径寒!”
    是的,太熟悉,哪怕还没看到人,光看手她就知道是女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  家里停电了,拿pad码字更新的,还有一段,等会写了。
    应锦有cp,她这对是副cp,不过她是男女cp,赌一毛你们在我写出来前猜不到。
    应家的事还会写,前半截儿文展开的是夏可的世界,后面该何狗了!
    第62章
    怔怔瞪着眼喊过这么一声,夏可下意识伸手去要去抓何径寒的手臂查看,但女人比她更快,侧身过来,不由分说揽着她腰就往边上闪。
    随着动作,夏可耳边眼前又呼啦啦的飞过去几样东西。
    她们位于二楼的走廊上,扔到门口的还不算什么,从门内扔的太大力的,直接越过了栏杆扔到一楼客厅去了,这一阵几米坠空后的稀里哗啦的碎想,听了更是让人胆颤。
    “拉不住就都出来,让她砸!”
    何径寒在外面呵道。
    里面就两个人,劝了几句,被东西丢的满头满脸的疼着出来了。
    夏可再度站定,鼻息间一阵熟悉的香水味,后知后觉自己被何径寒揽在怀中,两个人距离太近了,近到,这算是拥抱吧?
    脑子还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下一瞬何径寒就放开了手,把她又往边上推了推。
    “你们都在外面别动。”
    何径寒看了看血淋淋的左手,啧了一声,不甚在意甩了甩,又大步流星走向房间。
    夏可手比脑子快,伸出,“何径寒……”
    奈何女人动作太快太利落,她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抓到。
    里面的哭闹声清晰。
    “你们都走,别管我,别理我。”
    “走走走,我不想看到任何人。”
    “都走啊,滚!!!”
    若是说刚才已然歇斯底里,现下听起来就更多了一层疯魔不可控了。
    而就在大家都出来了的这么几瞬,何径寒以手臂微微挡脸,和大家反方向的,大无畏走了进去。
    皱着眉,女人呵道:“应锦!你够了!!”
    何径寒这么一嗓子,乱扔乱砸东西的应锦眼睫被吼的颤了颤,手上动作终于顿住了,泪眼模糊往门口看,哭了太久,眼前都是晕花的场景,只依稀可辨。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老公头上有点绿帝国总裁霸道宠一条被抛弃的龙嘿,我很喜欢你娇妾/春染绣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