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总裁,夫人和白月光跑了 第88页

第88页

    很多很多钱,医生在治疗室和夏可预估的数字,对当时的她来说,宛如天文。
    “我当时也就大三,连毕业证都没有,但就算是毕业了……”
    就算是毕业了,她当实习生再到转正的微薄工资,对于姑姑的医药费而言,不过杯水车薪,不够,完全的不够。
    夏可紧紧闭眼,随着话语,仿佛当时处境重现,自己又回到了做抉择的那几天。
    “然后你就又来找我了……”泪水从颤动的眼睫中滑落,争先恐后的,诉说无助。
    “你找了我那么多次,不就是喜欢我的身体吗?那既然那些小明星可以,模特可以,你喜欢我的身体,睡不腻,我为什么不可以?既然你喜欢,那我也可以不要脸的,和你维持这种关系,我不需要她们的奢侈品包包,不需要华服珠宝,我只想要我姑姑得到好的救治,我只有这么点愿望……”
    深深咬唇,夏可睁眼去看何径寒,甚至于伸手抓住她的衣服,头一次精神站在和何径寒平等的立场上,诘问女人。
    “比起你之前的情人,我难道做的不够好吗,你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也从来不过问,我很乖,也很好`睡,她们用身体换你的垂青,换高质量的生活,我用身体换我亲人的命,同样都是不堪,同样都是龌龊,我就比她们更低贱吗?”
    “低贱”两个字深深刺痛了何径寒的心,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在夏可眼里,是这么看待她,看待自己的……
    夏可肩头难耐耸动,眼泪如珠,喉头的低泣声几乎压都压不住。
    何径寒亦是心痛如绞,手上的力气再维持不住,松了。
    不再受禁锢,揪着她的衣服,痛哭中女孩儿的头靠在了她身上,眼泪渗透衣物布料,灼进她身体里,烙进心脏,恸楚……
    “如果都是一样,如果没什么不同,那你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残忍呢?”
    “她们离开的时候你不是还送了一大堆东西吗,一直以来我都很乖,也很识趣,你可不可以也对我好一些,我不求你别的,你放过我吧,我姑姑都走了,虽然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但是我也知道,医药费对你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姑姑三年来的医药费用,甚至抵不上何径寒一年的高定预算。
    “我只想要重新开始,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你放过我吧,三年已经很久了,就算是报复我,这么几次下来,也够了吧……”
    够了吗?
    何径寒几乎想笑起来。
    这个小骗子,她一直以来伪装的这么好,让她几乎有了被爱的错觉……所以……
    下一瞬,何径寒伸手拽住夏可的脑后长发,往下一拉,直接让夏可整张脸都暴露在自己眼前,夏可吃痛,何径寒却像是看不到一样,只可怖的瞪着眼问她,“所以,你刚开始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钱?”
    夏可深深皱眉,咬唇。
    反应说明了一切,甚至不需要言语再肯定。
    何径寒:“把自己卖给我,当个玩意儿一样,嗯?”
    夏可闭目,泪水在她脸上下落,叙述那些不堪。
    “原来你一直是这么看待自己,看待这段关系的啊……”
    纯粹的交易,无关爱恨,有的只是利益往来。
    她觉得自己图她年轻的身体,而她图着自己的钱财,很公平……
    可是,真的很公平吗?
    何径寒嗤笑一声,这一刻甚至分不清她笑的是夏可,还是宛如笑话的自己,“所以,你一直以来的温柔体贴,都只是为了扮演好情人角色……”
    温柔体贴,不是因为欢喜她呵!
    随着夏可的话,何径寒也想起来了,三年来,女孩儿确实从来不过问她在外面的花边,不管媒体报道得如何了,不管大家再拿这件事和她打趣,她要么就笑笑不说话,被逼急了就说相信自己……
    哈,相信……哪来的相信啊……不过是压根不关心,所以……
    所以不管她怎么样,在外面和谁一起,发生了什么,她只做不知。
    在夏可眼里,她的角色是她何径寒的好情人……
    是情人,不是爱人啊……
    所以……
    “所以,原来你真的不喜欢我。”
    最残忍的结论,由何径寒自己亲口道破。
    哪怕心碎裂成渣,哪怕感觉五脏六腑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哪怕,过去三年的用心对待,在今夜全都变成一场笑话……
    夏可哭的漱漱不止,颠倒重复道,“你放过我吧,你有那么多……”
    “我放过你?”话语碾在唇舌上,何径寒只觉得巨大的荒谬。
    她放过夏可,那谁来放过她呢?
    “你错了,你和我之前的情人们确实不太一样……”
    她那么喜欢她,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对于不能驾驭的东西,你就不该招惹?”
    何径寒抓着夏可的头发,目光死死攫住她的泪脸,恨恨道,“夏可,你就不该来招惹我!”
    *
    十分钟后,夏可被何径寒丢进了自己的卧室,反锁。
    女人在外点燃了一支烟。
    隔着一道门,任由内里女孩儿哭叫哀求,面上除去死寂,只剩下麻木的无动于衷……
    想她放过她,下辈子吧。
    第44章
    李献玉接到何径寒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将近凌晨,李少他消遣够了正准备回家,然后就接到了来自何径寒的电话。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老公头上有点绿帝国总裁霸道宠一条被抛弃的龙嘿,我很喜欢你娇妾/春染绣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