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总裁,夫人和白月光跑了 第37页

第37页

    交图日期已经是两周后。
    而这期间,何径寒仿佛又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夏可踏踏实实的画一周多的图,有天晚上下班,下地铁后步行回家,竟然有了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不过站在何氏设计工作室里交图,她又回到了现实。
    不管怎么说,这是何径寒的单子。
    杜欣四十出头,保养的极好,气质于沉静中带着些许年长的威严。
    她进办公室后杜欣头都不抬,对她伸手,夏可忐忑的把图递了出去,生怕被嫌弃。
    毕竟她都离开设计行业三年了,入职以来陈星对她的评价又……夏可有自知之明。
    等杜欣看清是什么图之后,不由扬了扬眉梢。
    夏可手放在背后绞紧,在等待杜欣审视的安静中,内心焦灼。
    夏可手不知道第几次翻搅之后,杜欣开了口,“怎么想到用大小不一的钻石表达泡沫的?”
    夏可声音发紧,“泡沫在光下面也能折射五彩,和钻石火彩很像,小钻也用六爪镶嵌,就显得圆了,看起来更像是泡沫。”
    杜欣看着图点了点头。
    捏着彩绘,又问,“人鱼尾巴是什么工艺?”
    “花丝镶嵌,中间用低温珐琅填充。”
    杜欣:“鱼鳞还有更好的表达吗?”
    “用贝壳也行,就怕不搭。如果用蓝宝石的话,得用隐秘镶嵌技术去表达尾巴的鳞片结构。”
    杜欣觉得有几分意思,终于从画上抬起了头,看着夏可问,“灵感来自童话?”
    夏可点头,“取材小美人鱼在月下的画面。”
    顿了顿,补充,“我喜欢用童话的灵感设计珠宝。”
    杜欣再度点头,抱臂,好好打量了夏可一遍。
    小姑娘看脸只有二十出头,皮肤好,眼睛圆,是天真可爱的长相,十足显面嫩。
    夏可被看得颇有些手足无措。
    杜欣问她,“你是琢玉的实习生?”
    “啊,对!”
    杜欣:“有兴趣辞了工作吗?”
    “啊?”
    话题跨度太大,脑袋像是被突然打了一闷棍似的,恍惚中夏可口不择言,“是何径……何总让您这样问我的?”
    杜欣好笑,并不像林明对何径寒那般恭敬,“我问的问题和她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她的传话筒!”
    “我想说的是,你有兴趣辞了琢玉的工作,来何氏设计行吗?”
    “啊?!”
    愣愣中,夏可极不确定伸手指了指自己。
    什么意思,何径寒既然没让她问,那杜老师这是要……确定就是她,是想……
    视线瞥到设计稿,一个大胆的想法蹦出。
    不会是,不会是看中了她的设计稿,想招她吧?!
    杜欣看她这幅模样真笑了起来,下一瞬给她答案。
    “对,就是你,想来何氏的设计行工作吗?”
    “你的作品挺有天分的,我有点欣赏。”
    杜、杜欣说她有天分?
    天啊,珠宝设计大师杜欣说她有天分!
    一瞬间,夏可激动得眼睛都亮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事业和爱情,我们自然全都要!!
    隐秘镶嵌:梵克雅宝申请过专利的镶嵌工艺,感兴趣的可以连梵克雅宝带隐秘镶嵌搜,很棒的工艺,和珠宝一般的爪镶和上胶完全不一样。
    第24章 报恩
    不过激动也只有短短一瞬。
    无他,何氏设计行顾名思义,是何径寒的拍卖行附属设计工作室,基本上何氏设计行接的单子就两种,一种是拍卖行亟待拍卖的宝石设计单,一种是全国富豪的高级私人定制单。
    杜欣的名头在江城设计圈可谓无人不知,很少人不对杜欣抱着敬畏和仰慕之情的。
    夏可自然也敬畏仰慕杜老师,想听一下她对自己设计的建议。
    然而,也仅止于此。
    何氏设计行是依附拍卖行存在的,她来这儿……隔着何径寒呢,太尴尬了。
    而且何径寒现在在国外,可能,也不希望她来吧。
    短短时间内,杜欣就看着女孩儿脸色几变,最终尴尬的,摇了摇头。
    很是不舍又坚定道,“不了,我在琢玉挺好的。”
    “挺好?”杜欣扬眉,“琢玉在这边只是分公司,又没有顶级红蓝宝各色原石的支撑,江城的珠宝设计本就饱和,再有本事的人,在琢玉也发挥不出来吧?”
    这番话乍一听有点像抱怨。
    杜欣抛出的橄榄枝,夏可作为一个实习生拒绝,颇有些不识趣。
    但从杜欣放松的脸色来看,夏可知道,她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夏可死死抿唇,“杜老师,我、我不太适合来何氏。”
    杜欣千年的人精,一瞬间心领神会,“因为你和何总的关系?”
    “……”夏可不由咬唇。
    “何氏投资囊括了社会方方面面,设计行确实是何总占股份大头,但管理方面向来是我说了算,你入职何氏,难不成何径寒还能硬伸一只手进管理?她一个大总裁,不至于吧?”
    “。”那就是您太小看何径寒了。
    她在琢玉都能被弄得这么狼狈,如果在女人的公司,那更是只剩搓圆揉扁的份儿了。
    见夏可不说话,杜欣实在想象不出小老板在夏可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不过杜欣还是觉得不至于,何径寒人是脾气古怪不按常理出牌了点,但就事论事,是罕见的一位脑子清醒的老板。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老公头上有点绿帝国总裁霸道宠一条被抛弃的龙嘿,我很喜欢你娇妾/春染绣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