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总裁,夫人和白月光跑了 第3页

第3页

    雨水打在身上透冷。
    真是讽刺,何径寒此刻温香软玉,她却要去见亲人说不定是最后一面。
    人和人,真是可以天上地下啊。
    作者有话要说:  整文属性再强调一下。
    1.追妻火葬场,骨灰给你扬了撒海里那种
    2.狗血文,大盆狗血如泼
    3.何径寒坏女人,狗女人何径寒,随便你们骂人物,只要不骂作者
    ——————
    接档文求收藏~戳专栏可见~~
    属性和这篇相反,狗血文,追妻火葬场之追不到,换攻ABO~~
    《被渣前妻的上司标记后》
    宋真和对象是罕见的BA恋,朋友们无不艳羡,说这才是真爱。
    长跑六年甫一结婚,对象就被公派去了海外,两年后归国,宋真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想给对方一个惊喜,然后……当场捉奸在床,小三性别O。
    “对不起,是我高估了自己。”“我们这样是错的,A天生就该和O一起。”
    在宋真把巴掌甩到渣妻脸上前,对方如是说。
    当初结婚的时候事业为家庭让了步,现在家庭破碎了……
    宋真当夜一改形象跑去酒吧喝了个烂醉,熟料在回家的路上分化成了个O。
    而众所周知的,等级越高的AO分化越晚,s级omega的信息素几乎是立刻飘荡满整个小巷,吸引了前后三条街的A……
    第二天醒来,伴随脖子后的标记作痛,一个眉目姣好的女人看着宋真,神色复杂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
    竹家年轻一辈都优秀,二小姐竹岁更是不得了,十八岁就分化成了s级的alpha,人人都道她前途无量。
    一夜,竹岁在小巷里顺手救下了位突然分化的omega,将人带到安全的地方,正要给有关部门打电话之际,怀里喝的醉醺醺的女人突然紧紧抱住了她,那张脸抬起来,泪眼似是揉碎了一银河的星光……
    软红唇瓣蹭在下颌,合着omega浓郁香甜的橙香气息,自制力强大的竹岁首次失了控,对着那张脸深吻了下去……
    第2章 暴雨夜
    雷从天上往地下劈,入目所及,一片片白光。
    其实夏可的姑姑最近已经下了好几次病危了,但都奇迹的熬了过去。
    夏可听到这种通知,本该早就镇定了,但今天……
    轰隆——
    轰隆隆——
    听着雷声,夏可缩了缩肩膀,她心跳的很慌,莫名的,就是觉得,今晚有可能……真的再没有侥幸了。
    夏可再次催促,“师傅,开快点好吗?”
    “小姑娘,雨下这么大,开快了,怕出事啊。”
    平时路程也就半小时,大雨天在路上堵了,等浑身半湿赶到医院,已经离通知电话过去了五十分钟。
    独立的ICU病房前医生护士来来往往,夏可慌慌张张走到门口,冷不丁被人拽住了手腕,夏可一怔,回头发现是姑姑的一位主治医生,医生比了个手势,夏可缓了口气,跟着医生走到安静的角落,听病情。
    “目前情况是这样的@#¥%……衰竭……就算过了这次,全身转移的情况也……病人的意思您一直知道,可能疼痛也确实是个极限了……病人不愿意再进行治疗,在等夏小姐……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完的一瞬间,夏可身体晃了晃,医生一把扶住她,“夏小姐,您没事吧?”
    夏可眼前从昏花复又清明,面对医生的关心,勉强扯出一个笑来,“没、没事,我知道,我都知道……最近我来一次,你们就说一次做好心理准备的,我、我知道。”
    话语释然,抓住医生袖子的指骨却泛白,轻颤。
    好长一段时间的静默,夏可唇齿皆颤,“还有多少时间呢?”
    “情况乐观的话,明后天,如果急,今晚可能……”
    夏可抬手打断医生的话,“我懂了。”
    医生不忍,“里面还在做治疗,你坐会儿吧,完了她们会通知你进去的。”
    医生离开,把独处的空间留给夏可,夏可在病房外长椅上坐了好一会儿,觉得想了些什么,又觉得什么都没想,回忆连不成线,都是琐碎的片段,走马灯似的在脑子里来来回回,冷不丁画面里出现何径寒,夏可眨了眨眼,竟是发觉自己有些想她。
    她们第一次来这个医院,乃至后面姑姑做手术,术后恢复,何径寒都是全程陪着的。
    可能那个时候她刚跟着何径寒,还算是新鲜,何径寒舍得在她身上花时间,而何径寒要讨好谁时,谁都无法拒绝,她那个时候比现在还丧,何径寒却能每天逗姑姑开心。
    甚至后面姑姑怀疑她们的关系,何径寒都能面不改色的说成是女友,对她一片真心,还说就等姑姑身体恢复,她们才好准备婚礼事宜……也是把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这说辞却让姑姑心情格外好,配合治疗。
    如果后面病情没有复发……
    肩膀被拍了拍,护士来通知夏可能进去了,夏可摇了摇头,把回忆里虚幻的泡影通通都甩到脑后,站起来,缓缓走进病房。
    病床上的女人已经瘦的脱相了,看见夏可,却还是笑着的,这是夏可唯一的亲人了。
    三年来反反复复,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个透彻,真走到最后这一刻,两个人说的话反而都是不重要的琐碎。
    但可能如夏可一般,夏秀兰也对自己的命运有了预感,数次纠结,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可可,你老实和我说,你和小何,是怎么回事?”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老公头上有点绿帝国总裁霸道宠一条被抛弃的龙嘿,我很喜欢你娇妾/春染绣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