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一藏轮回 第0866章? ????落凡镇,风轮村

第0866章? ????落凡镇,风轮村

    布衣仙莲看着黑盲大士的背影,双眉微蹙。
    因为,那一刻黑盲大士根本不像一个莲士,而像一个凡俗的落寞男子。他走得很慢,便似没有目的。
    布衣仙莲心中叹息。
    莲士,同样有九重境。莲士三重境便可种莲。那黑盲大士乃是莲士七重的修为,若论境界他远在仙莲之上。
    但是,黑盲大士却从未选择种莲,而是甘心为无情效命,且忠心耿耿。
    布衣仙莲也不明白,黑盲大士到底为了什么?其实,他完全可以自创一界,任意所为,但却没有。
    他的一对眼睛到底是怎么没有的,仙莲也很想知道。可,那似乎是一个谜。
    “唉!”
    布衣仙莲叹息了一声,然后单手一挥。这颗星辰的一切开始恢复正常。山谷里,恢复了生机,欢笑声起。
    布衣仙莲加入了山民之中。
    其中,一个山民一时兴起,居然唱起了山歌。歌声嘹亮,穿林四播。劳作很辛苦,但是他们自得其乐。
    远处,黑盲大士亦听见了那歌声,不由停下脚步,然后自言自语道:“王尊,众生真的无情吗?还是,我们心中无情?真法界内真的有我们找寻的一切吗?”
    黑盲大士心中有问,却无答案。
    呼——哗——
    随即,他的脚下出现了传送法阵,然后黑盲大士的身形渐渐消失。
    ~~~~~~~~~~~~~~~~~~~~~~~~~~~~~~~~~~~~~~~~~~~~~~~~
    落凡镇,断袖村。
    这个村子,乃是落凡镇几个村子中最小的一个。它在落凡镇的最西边。村子里,竟然只有一户人家。
    只不过,这一户人家,可不一般。
    那是一个颇大的院子,周围都是竹林。院子中间,有一个三层的竹楼,翠绿亮眼,永不褪色。
    远远望去,便似一个翡翠宫殿。这样的竹楼,在落凡镇内可是独一份。
    竹楼上有一块横匾,上书四个字:逍遥极乐。
    那四个字,字迹飘逸潇洒却又带着几分妩媚之姿。而此时,那竹楼的第三层上,有一张硕大的竹床。
    竹床上,两个修士分别睁开双眼,神情慵懒。
    他们一穿白衣,一穿青衣。
    白衣修士的眉心处有一轮弯月,青衣修士的眉心处则有一颗星辰。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妖族始祖——冷月、孤星。
    他们回断袖村,已经有些日子了。这里与竹禅星不同。因为,这里与一藏世界根本不是一个时空,而且也更宁静。
    冷月、孤星,在竹禅星上可以为所欲为,日夜享乐。但是,在落凡镇上他们多数时候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一日,已经算是起来的晚得了。
    就在这时,一只竹鸟飞了进来。那真的就是一只竹鸟,绿莹莹地。它的嘴里,叼着一枚竹简。
    孤星一探手,那枚竹简便被其摄在手中。神识一扫,孤星不由得嘴角一弯。
    “怎么了?”冷月问道。
    “呵呵!”孤星冷冷一笑,“仙莲送了魔君一场造化,并且把鲲魂刀送给了他。结果,魔君用鲲魂刀杀了黑盲手下的一个剑士,黑盲找上仙莲了。”
    “哦?”冷月面色一沉,“黑盲好大的胆子?他伤了仙莲?”
    “呵呵!他怎么敢?莲士若下场,那这一场大战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孤星道,“只不过,质问了几句,说了一些狠话罢了。仙莲只是告诉我们一声,万一无情发难,咱们也有一个准备。”
    “仙莲倒是想得周到。不过,敢在落凡镇上撒野的似乎还没有。无情,他都未必敢回镇上来。若真来了,恐怕就再也出不去了!”冷月道。
    “呵呵!”孤星点了点头,“镇上等他的人不少。风轮、星河,都应该在等他。他一旦现身,再想要走,就不容易啦!”
    ~~~~~~~~~~~~~~~~~~~~~~~~~~~~~~~~~~~~~~~~~~~~~
    落凡镇南,风轮村。
    风轮村内,按照八卦的方位,共有八间茅屋。每间茅屋的,都大同小异。它们左右相距百丈。
    中间的区域,算是一片空地。
    只不过,那空地上有一处残破的古建筑。
    那建筑,看上去似庙非庙,似观非观。两扇旧门古色斑驳。门环上,更是锈迹斑斑。庙门下共有三级石阶,竟然都有些腐烂的样子。
    若是苏墨看见,定然会一眼认出。
    那就是他见过的风轮殿。
    只不过,这个风轮殿围墙下的无数骷髅头骨都黯淡无光。其中一部分的头骨都已经残缺不全。
    这风轮殿不知历了多少世、多少劫,才化成了如今的模样。但是,它与八间茅屋组合在一起却很和谐。
    风轮,曾经的辉煌与衰败似乎都在融合在一个小小的村落里。
    此时,东南的茅屋门一开。
    从里面,走出一个女子。她一身水蓝的衣裙,身姿婀娜,体态极美。脸上看,更是清丽绝美,见而忘俗。
    她正是苏墨的七师姐白一凤。
    此时的容貌,才是她原本的样子。她手中拎着一个竹篮,便似一个邻家女子要外出采买。
    同时,不远处另一间茅屋的门也开了。
    屋子里,却走出三个修士。
    为首的一个中年修士,穿着一身土黄色的衣裳,肤色泛黑,便似天天风吹日晒的老农一般。
    他的面色忠厚老实。
    他的左边则是一个样貌猥琐的大叔。
    一身灰色的袍子,有些邋遢。整个人也是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看上去不像一个正经修士。
    他的腰上竟然挂着三个储物袋。
    另一个修士,倒是看上去年轻一些。
    他面色微白,身子有些单薄。其左手里拿着一把扇子,腰间别着一把戒尺。那个样子,颇似一个书生。
    只不过,满脸严肃,不苟言笑。
    苏墨若在,定会欣喜。因为,那便是风轮的三位师兄:大师兄朱农、二师兄杜书生、六师兄陆天展。
    当年,苏墨甚至不知道大师兄的名字。
    此刻,白一凤看见他们三个不由眉头微微一蹙。因为,平日里他们各自安闲,大师兄养猪,二师兄读书,六师兄炼器。
    风轮村的每间茅屋,其实都是一个世界。
    重要事情,他们一般都会去大师兄的茅屋商量。但是,今天他们却从六师兄的茅屋里出来的。
    白一凤不由心中一动,于是她站住身形。
    “小师弟,出事了?”白一风问。


同类推荐: 我家夫君已黑化_御书屋玄煌觅仙路独步天下不朽丹神剑动山河仙河风暴横行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