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一藏轮回 第0639章 慕惊鸿!最后的那一抹青衣

第0639章 慕惊鸿!最后的那一抹青衣

    有轮回,必有前世今生。
    谁又说得清,哪一个才是真我?
    苏墨的梦境,一直在生生死死里挣扎。此刻,他的识海一片混乱。猫叫声,凄厉而刺耳,回荡在梦境里。
    那更像猫的爪子,抓挠着他的心;血槽,一道又一道。
    “五儿——”
    “慕师姐——”
    石床上的苏墨身子不住地颤动。他咬着牙,同时又在嘶喊。那种痛与苦,别人不回明白。他的脸色已经从红白变成了灰紫,唇色铁青。
    豆大的的汗珠,从两个额角滚落。
    叶无悔并不是一般的修士。生生死死,她见过很多。在她的记忆里,见过诸多世界的毁灭。
    曾经,步妙天的手段,有的可谓惨绝人寰;步无悔的残忍,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可是,那些都不曾让叶无悔恐惧。
    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陌生的白衣修士在石床上翻滚,哀嚎,她的心会莫名地痛。
    “道友!道友——”叶无悔双手结印。她很想用自己的术,让眼前的这个白衣修士安静而平稳,但是却徒劳无功。
    苏墨的双手,在石床上已经抓出了道道的血痕。
    “五儿——慕师姐——”
    苏墨只是重复着这两个名字。而叶无悔并不知道,他喊得到底是谁。但是,叶无悔知道苏墨定然无比痛苦。
    九尾狸猫的毒性,正在侵蚀苏墨的神魂。
    梦境中。
    苏墨的世界,再生变化。梅花五儿的样子,终于完全消失。随即,苏墨看见了慕惊鸿。只不过,那慕惊鸿的样子不住地变化。
    她,一阵黑衣,一阵红衣。
    时远时近,若即若离。
    五轮宗北域。
    苏墨看见自己仓皇逃遁。他的背后,便是无数的杀气。
    似有剑光,从数里外便已经扬起;似有术法,亦从数里外发出;似有法宝,也从数里外祭起。
    苏墨乃是众矢之的。
    那一年,他从诛心崖归来,正在被同门莫名地追杀。
    呼——
    一道黑影身影,骤然出现。她,黑衣猎猎,如似杀神。
    “天轮!天灭——”
    慕惊鸿双手合十,举过头顶。
    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
    那一刻,慕惊鸿真的便似一只黑色的鸿鹄展翅苍穹;那一刻,慕惊鸿就是绝美的杀神。可是,她为保护苏墨而来。
    瞬间,她的身边形成了无尽有形的光波,如似水浪一般扩展开去。
    轰——哗——
    一股毁灭的气息猛地向外扩散。方圆数十里之内,似乎都猛然卷起大力,如潮似浪,根本不可阻拦。
    那是无差别攻击的术法!
    嘶嚎声无数,荡起灵光无数。
    所有的修士,都被慕惊鸿杀死。慕惊鸿如一座山一样,挡住了所有的风雨。所有的生死搏杀,所有的凄风苦雨。
    “慕师姐……”
    梦境中的苏墨,语气喃喃。
    那曾是他今生第一次,感觉到慕惊鸿带给他的感动、带给他的温暖。
    …………
    “苏墨,你还记得当初你上五轮宗的誓言吗?”
    “苏墨绝不敢忘!当初,慕师姐引我入门。我以道心起誓,一入内门,做慕师姐奴仆三年!”
    “为仆之人,需要奉上一滴魂血。三年之内,你若违约,我心念一动,便可杀你!”
    “慕师姐,当日你引我入门。那三年之约,苏墨绝不敢忘。今日,慕师姐又万里而来,杀人救我。否则,我苏墨早已化为飞灰。此情此恩,无以为报。日后,若是有事,苏墨愿为慕师姐刀山火海,不论生死!”
    梦境里,苏墨手指轻轻一弹,那滴魂血直奔慕惊鸿。
    “苏墨,我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慕惊鸿声音低沉,面色无波。
    “慕师姐,我不后悔!”
    苏墨看着另一个自己回答慕惊鸿,同时他的心中,再次回答:无论你是五儿,还是慕师姐,我都不后悔。
    前世今生,萧落与苏墨如一。
    慕惊鸿没有要那滴魂血。她一伸手,那滴魂血,被其拍回了苏墨的眉心。那滴魂血,红光璀璨,如似玛瑙。
    “苏墨,你记住:魂血绝不能轻易给人。哪怕是我!永远不要把你的生死,交给别人!”
    “苏墨,我信你,已不需魂血为证!”
    梦境中的慕惊鸿亦如当日,嫣然一笑,随即转身。
    那一袭黑裙,如风而去,如云飘远。
    “陆师兄,好好照顾我的仆人!苏墨如果少了一个头发,我慕惊鸿踏破风轮山!”慕惊鸿化云而去,声音却是回荡在整个五轮宗。
    同时,亦回荡在苏墨的梦里。
    那一日,慕惊鸿足以。
    …………
    记忆如流,梦境还是继续。
    “谁想杀苏墨,有本事,就胜我掌中剑。否则,谁再说杀苏墨,便是我慕惊鸿的死敌!”慕惊鸿的语气冷然森然。
    “苏墨,跟我走!”慕惊鸿的语气决然。
    “我在,苏墨在!”
    “苏墨,一会儿若有机会,你直接冲出大阵,直奔寂死谷。不要管我!”
    “苏墨,快走——”慕惊鸿已经是强弩之末。
    慕惊鸿的话,断断续续地出现在苏墨的梦境里。那些话,非一时一地之言,但是它们贯穿了苏墨与慕惊鸿的五轮过往。
    苏墨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陷入这样的梦境。
    此时,猫叫声没有再响起。
    呼——
    梦境的一切,再变。
    寂死谷外,苏墨看见慕惊鸿如妖如魔,穿着大红长袍,披头散发。无尽的红沙,蔽日弥天。
    那是慕惊鸿最可怕的样子。
    苏墨心中微微一紧。
    因为,他感觉会生死再来。
    果然,他的梦境一变。他已经置身于风轮山脚下。整个世界,还是不见五轮、白骨的任何人。
    梦境里,只有慕惊鸿与他。
    那是白骨、五轮的最后一战。
    “红尘!灭——”慕惊鸿轻喝一声,卷起无尽红尘。
    万丈红尘,一世无敌。
    呜呼呼——沙沙——
    风声里,红沙如幕,席卷整个风轮山脉。
    那还是一种无差别的攻击。
    那红沙所过之处,所有的生命无一幸免,哪怕你是一草一木?因为,整个风轮八峰早已全部被夷为平地。
    红沙所过,万物皆亡!
    苏墨记得,风轮八子早已被消融在红沙里。
    那曾是苏墨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可是,如今的苏墨已经明白,他的八位师兄早已回到了风轮。
    慕师姐,根本就没有杀他们!
    一切,只是一个局。
    风轮,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存在。
    “咯咯咯——桀桀桀——”
    慕惊鸿在红沙里仰天大笑,红发乱飞,如似癫狂。
    “慕惊鸿,我要杀你!”青衣苏墨从风轮第九峰上,缓缓站起,双目血红。
    “慕惊鸿!何必如斯?”苏墨质问。
    “咯咯咯!苏墨,何必如斯?”慕惊鸿冷笑着看向苏墨,“风轮,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吗?如今,我把他们都杀了,你能如何?”
    “咯咯咯!你的七师姐,真是绝美如花!咯咯咯——”
    “你喜欢的,你爱的,我都要灭了!我是白骨暗子,更是白骨魔女。这个答案,你满意否?”
    慕惊鸿如妖似魔。
    “世间事哪有对错?只要不违本心。我欲之,则往!我慕惊鸿做事,不问是非。情来情去,又何问往昔?”
    慕惊鸿的那些话,苏墨都不曾忘记,但是到现在苏墨也有些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他,只记得慕惊鸿乃是真心求死。
    因为,当初的苏墨其实根本没有资格与慕惊鸿一战。
    “苏墨,拿命来!”
    慕惊鸿的气势猛然冲天,手持黑剑。
    红衣如云,黑光似墨。
    “去!”苏墨的破竹竿,直冲云霄。
    青芒直上,黑光落下。
    轰——
    破竹竿与黑剑神兵相撞,激起层层涟漪,如波扩散。
    慕惊鸿红衣飞扬,苏墨青衣鼓荡。
    虚空中,两个人一上一下,对视而立。只不过,一个手执黑剑,一个手挺竹竿。他们眼神,都很特别。
    爱与恨,冷与暖;一切,自知。
    在轮回的结点上,他们为了心中所爱,以死相对。
    “苏墨,吾爱!请你忘记,我如妖如魔的模样。”杀气腾腾、冷如冰霜的慕惊鸿嫣然浅笑,柔声软语。
    那一刻,苏墨的心中骤然一痛,亦如往昔。
    “慕师姐——”
    石床上,苏墨的喘息急促,左右翻滚。
    叶无悔紧锁双眉。
    她,本能地握住了苏墨的手。可惜,她只是一个魂体。
    梦境之中,慕惊鸿手里的如水黑剑,竟骤然化为一道轻烟,倏忽消散。同时,她的身子,急坠而下。
    红衣坠落,不可挽回。
    噗——
    苏墨的竹竿,直接洞穿了慕惊鸿的仙心。
    “慕师姐……慕师姐——”无论是梦境中苏墨,还是石床上的苏墨身子都在颤抖。为什么,他爱的人,要在他的手上死去两次。
    “苏墨,我要回家!我要重回那片星海,我要重回属于我们的星辰,我要和你坐在梅花树下……”
    “那神鸿送你……”
    “只有我死在你的手里,你才可能会想起我是谁!”
    “它很乖!其它的,我都要带走……”慕惊鸿笑着。此时,她的下身居然开始消散。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死亡方式。
    “苏墨,三世一心,我在轮回中等你!你,还会遇见我。”
    “不——”石床的苏墨嘶吼大叫。
    他的黑洞洞眼里,已经流淌出了血流。
    “慕师姐——”苏墨的身子不住颤抖,“我知道你是谁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不必死……五儿——”
    翻滚、嘶嚎、来自灵魂的痛。那种痛,让苏墨不能自拔。
    苏墨在梦境里,重温一切。
    漫天的梅花。
    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肉身已散,魂兮何处?
    “呜喵——”
    刺耳的猫叫声,再次响起。
    “哇——”
    苏墨一翻身,一口黑紫色的血,直接喷了出来。石床下,黑血淋漓。而此时,他的梦境里,终于出现了一个青衣的修士。
    他,背对着苏墨,脚踏轮盘,负手而立。


同类推荐: 我家夫君已黑化_御书屋玄煌觅仙路独步天下不朽丹神剑动山河仙河风暴横行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