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舒伯特玫瑰(校园h) 受伤

受伤

    夏瞳一直觉得江寻今天不太正常。
    早读的时候坑她一把又救她一回就不说了,上午剩下的几节课,竟然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听课。
    至少她偷瞄他的时候是这样。
    她一转过头,就觉得右边总有一道犹如实质的视线紧紧跟随着她,黏在她脸上。
    她有时候会偷偷瞪回去,但是只要一转头,江寻就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专注地盯着讲台,仿佛刚才只是她的幻觉。
    夏瞳不服气,伺机而动,直到她用余光终于看见江寻又一次偏头,她才猛地转过头去,瞪着眼睛气鼓鼓地看向他,压着声音质问:
    “江寻,你有完没完,你老看着我干什么?”
    却发现男生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一脸无辜地指指讲台,“老师让你上去做题。”
    夏瞳一惊,抬头才发现周围的同学都诧异地看着她,班主任老唐在讲台上指着一道题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夏瞳不仅没抓到江寻把柄还丢了脸,又气又尬地走上台去,一边站起身从他胸前挤过去,一边鼓着包子脸抬头瞪他。
    江寻仍旧一脸正经,等她一走出去便扬起了嘴角,满脸得逞的笑意。
    接下来的课直到中午放学,夏瞳再不打算理江寻。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阳光正好,体育课可以不穿校服,夏瞳难得换上自己的白T,短裤,束着马尾,清清爽爽地和大家一起列队。
    直到体育老师放话说今天要组队联系排球。
    夏瞳的好心情才瞬间无影无踪,小脸又耷拉下来。
    许诺穿着红白相间的运动服站在一边抱着球拍拍她的头:
    “可怜的小牧童啊,你的噩梦又开始了。”
    夏瞳从小到大学什么都学得很快,要学习天赋有学习天赋,要文艺细胞有文艺细胞,偏偏就是运动神经不发到,八百米她要是不晕倒也要跑7分钟开外,更别说球类运动了。
    几乎能要她的命。
    见好友太垂头丧气,许诺也不忍心再打击她,“行了瞳瞳,你就跟着我一组吧,加上刘颖和张云月她们几个,咱们对练。到时候随便给齐老师报个成绩就行了。他又不会一直看着。一准儿去根美女教练聊天儿。”
    夏瞳的眼中这才恢复神采,一个劲儿地冲着许诺点头,“诺诺你真好。”
    一班的大家很快组好队,各自开练。
    陈沉一门心思想打篮球,嚷嚷着要逃课,姚峻宇却有点打排球的瘾,问了问靠在网栏上的江寻,“寻哥,怎么说,篮球还是排球?”
    江寻不知道在看着另一边的什么,头也不回,“随你啊,我要认真上课。”
    姚峻宇对他及其无语,转头冲林彦道:“阿彦你说,打不打排球。”
    林彦面无表情,耸耸肩道:“你想打排球我没意见啊,可以试试。”
    姚峻宇这才眉开眼笑冲着陈沉耀武扬威,“你要打篮球自己去啊,我们几个打排球。”
    陈沉吃瘪,不欲跟他计较,直接转身朝排球筐走去,“打打打,行了吧。”
    江寻已经朝着夏瞳和许诺旁边的场地走去,林彦朝哪边看了一眼,若有所思,也跟着走去。
    姚峻宇压根儿没在意,张罗着几个人勾肩搭背的一起走。
    夏瞳这边却是一点儿也不好受。
    她一看到球飞过来就慌,总觉得会砸到自己,一边强迫自己伸手去接,一边不由自主地往闭着眼躲闪,许诺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伸着手闭着眼,跟球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冲去。
    另一边儿对练的刘颖和张云月被她几次滑稽的动作逗得差点笑岔了气。
    夏瞳一个球都没接到,不是被许诺接上,就是被她躲开。她气喘吁吁的,原本白净的小脸一片运动过后的潮红。
    阳光越发强烈,她光是捡球都累的不行,趁着空隙蹲下来喘着气。
    却听到身边传来熟悉的放肆笑声。
    转身就看见江寻一边不慌不忙地和林彦一起打着球,一边咧嘴笑。
    也没看她,但他还能笑谁!
    夏瞳又羞又气,气鼓鼓地团成一团,直到许诺喊她她才反应过来,接过猛地起身,大脑供血不足,眼前一片黑,她懵懵懂懂地走了几步,就听到许诺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夏瞳小心!”
    她想要闪躲,眼前却还没变清晰,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她下意识地想要跨过去,可没估计好大小,脚踝一扭,钻心的痛传来,夏瞳跌倒地上,额角也朝地上撞去。
    那股晕眩感终于过去,夏瞳忍着疼猛地眨眼睛,才看到许诺扔下球就朝她跑过来,刘颖和张云月跟在她身后。她想要试着起身,却怎么也起不来,直到斜地里伸出一只手臂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整个人抱起,失重感让她下意识地转头搂住来人。
    被他这么拦腰一抱,夏瞳只觉得羞得慌,生怕别人看出什么来,可周围的人都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那顾得上什么江寻。
    一旁跑过来的体育老师边跑边喊,”来个力气大的男生,把人送去医务室!”
    看到江寻已经把人抱了起来,又接着道:“快,送人去医务室!”
    他话音未落,江寻已经带着人朝医务室飞奔过去。
    江寻刀削斧刻的一张脸在她面前放大,她双手搂上江寻的后颈,他额角和后背都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带着微微的湿意。
    一张脸却没什么表情,只剩下眼睛里隐隐有怒气。
    夏瞳心里还恼着他,也不愿与他说话,只把脸转到一边不去看他。
    两个人很快到了医务室,许诺也跟着跑了过来,进门就急急地吼:“老师,老师!快来救命!”
    那医务室里是个中年男老师,本来在躺椅上悠闲地打着瞌睡。被许诺这么一嚷,吓得差点撅过去,心惊胆战地跑过来。
    伸头一看,才发现江寻怀里的夏瞳不是受了外伤,没好气地看许诺一眼:
    “你这个小姑娘,一点儿皮肉伤你吼什么吼!”
    许诺被他嚷得一愣,摸着头说:“我看都流血了······”
    那老师不想跟她废话,冲着江寻道:“你把她抱到里面床上去吧,我马上去给她看伤口。”
    江寻抱着人往里面走去,那男老师慢条斯理地踱步去拿工具和药水。
    许诺跟着江寻冲到里面,看着男生的背影脚步一顿,有些发怵,“那个···江寻啊,谢···谢你,我······”
    “你当在这里干什么,快让我进去!”背后传来的吼声把许诺吓了一跳,连忙朝旁边跳去。
    江寻也让开,任由那医生端着托盘走上去,那医生朝着一旁的许诺道:“过来帮我端着东西。”
    许诺刚“哦”了一声,就被江寻接过来,“我来吧。”
    许诺又缩了回去。
    也不怪她怂,她平时听这位煞神的小道消息和各种传言听得太多了,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令人闻风丧道退避三尺的那种,许诺就是再怎么缺心眼儿,也还是知道害怕。
    江寻压根儿没注意。
    他看着病床上苍白的女生紧皱眉头,眼神接触到额角那一抹殷红更是眼神幽深。
    夏瞳方才又晒了太阳又摔了一跤,整个人这会儿都晕晕乎乎的,安定下来才觉得脚踝处钻心的疼,那医生握着脚腕儿探了探,又扒着夏瞳眼皮瞧了瞧,才下了定论:
    “轻微扭伤,没什么大碍,也没摔倒头,就是额角一点儿外伤。我包扎一下就行。”
    又看着夏瞳道:“不过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小姑娘,你自己没法好好走路的话可要找个人来帮你了。”
    夏瞳乖巧点头,“谢谢老师。”
    那老师受了许诺那么一通风风火火的惊吓,瞬间对夏瞳的温和很是受用,点了点头,帮她仔仔细细地处理了伤口,包扎好。
    然后收拾好工具,道了声:“你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便转身离去。
    许诺看他走了,这才凑近了一点,却又畏惧着江寻不敢靠近,担忧道:“瞳瞳,你的伤还好吧,疼不疼?”
    夏瞳看她小脸红扑扑的,满是关心与担忧,很是感动,笑了笑,柔声道:“我没事了诺诺,你别担心,是我刚才不小心起猛了才摔倒的。”
    许诺闻言神色稍缓,想着要说什么,却又瞟了瞟江寻不敢开口。夏瞳见她不自在得紧,连忙道:“诺诺,我这里没什么要紧的,就休息一下就好,要不你先回去吧,万一老师问起来你还能帮我请个假。”
    许诺闻言有些犹豫,江寻抬眼不经意地瞥她一下,她瞬间就下定决心:“好的瞳瞳,我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事你立马叫我。”说着偷偷看了一眼江寻,想让夏瞳明白她的意思。
    夏瞳笑了笑,挥手将她赶了出去。
    将人送走,医务室里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午后的阳光正好,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正对着医务室的窗户。
    夏瞳不想理会江寻,故意把头转向朝着窗户那一边,却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
    她强忍着不转头,江寻却一伸手将这架床周围的帘子全部拉了起来。
    阳光被隔在帘子外面,空间也变得逼仄起来。
    夏瞳实在忍不下去,转过头来瞪着他,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一站一躺地对视着。
    良久,江寻却突然笑出了声。
    夏瞳诧异地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懵懵地眨了眨眼睛。
    江寻猛地俯下身凑得离她很近,男生的笑意未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夏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她看到江寻还在向她慢慢靠近。她忍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却听见男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瞳,你刚才的样子真像一只河豚。”
    夏瞳立刻睁开眼,发现江寻笑得更加放肆,抄着手站在原地看她。
    知道自己被戏弄,夏瞳忍无可忍:“江寻,你混蛋!”
    男生的笑声越发张扬了起来。
    却又不放过她,“我都送你来医务室了,哪里混蛋?我要是真混蛋,你刚才闭上眼睛我就······”
    “你住嘴!”夏瞳羞得手忙脚乱地打断他。
    江寻怕她压到伤口,见好就收。
    “怎么?班长大人终于愿意赏脸跟我说话了?”
    夏瞳气得转头,她额头的伤口就在那边,一转头就会被压到,江寻伸出一只手捏着她的双颊转向自己,夏瞳被捏得脸都嘟起来,只能撅着嘴伸手去够江寻得胳膊,偏又够不到,只能在原地张牙舞爪。
    江寻一边笑,一边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夏瞳,听我说话。”
    夏瞳无奈,一边眨眨眼,一边用手指指他捏着她脸的手。
    江寻立马放手,夏瞳揉揉自己的脸,眼泪汪汪地看着江寻:“江寻!你手劲儿那么大,是要痛死我吗?”
    明明是控诉和质问,却说出了一股娇娇柔柔地委屈劲儿。
    江寻立马就受不了了,只能坐在床边,揉揉她的头发,“好,是我太莽撞,对不起我的瞳宝行不行?”
    夏瞳受用,坐起身来别扭地看着他:“不说有话要讲?”
    江寻这才严肃了神色,认真地看向她,夏瞳披散的头发柔顺地垂落在后背,她侧着身子转头看着另一边。将下巴支在自己的手臂上。
    睫翼微垂,散落一片阴影。
    小姑娘就是这样,安静时就是一副画。
    也是运气不好,遇上他江寻这么个东西,抓心挠肺地想占有她,毁掉她。
    江寻在心里苦笑,面上却开口道:“夏瞳,我的事情,你听说的应该不少。”
    夏瞳身体一顿,想起了关于他的那些传言,譬如“后台极硬,身世不凡”,亦或者“就是个小混混,作风不正,在南华是老大”,“留过级,成绩不好,无心学习”·······太多标签被贴在江寻身上,以至于她还没认识他时,就先入为主地觉得他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还心术不正。
    许诺的那个“qj”传闻,甚至让夏瞳觉得他十恶不赦,注定要走上歪路。
    江寻看她神色已然明白了一切,不以为意道:“那些传言虚虚实实,终归是空穴才能来风,我不否认,但也不是全盘接受。”
    夏瞳终于抬眼看向他。
    江寻盯住她,继续道:“夏瞳,很多事情,我现在给不了你答案。”
    夏瞳的目光跟着他移动,良久,才道:“江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其实对你一无所知,我没什么消息来源,别人说的其实我都不想相信,除了问你我没什么办法。”
    “江寻,我很想知道的,”女生垂眸,双手抱膝,低低地说:“关于你的一切,我其实很想知道。”
    可是我问了你,你却说和我无关。
    江寻蓦地转身,走到女生旁边,低头望着她,认真的开口:“给我时间。”
    夏瞳手指收紧,一颗心怦怦直跳。
    男生低沉认真的声音就在她的头顶,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夏瞳松开手,抬头望着江寻,不等她开口,男生便俯下身来含住她一点樱唇。仍旧是江寻式的霸道,却又更加缠绵。
    夏瞳被他压在床上,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少女胸前的柔软,另一只手正要游移着往下,却被一阵脚步声打断,温和的男声在帘外响起,
    “夏瞳,我可以进来吗?”
    XιаòSんùò嚸ひK——
    寻哥:不可以,滚
    作为昨天没更的补偿,今天四千字送上(心虚
    寻哥是行动派,以为自己做的很多其实在女生眼里啥表示也没有,瞳妹刚好又比较细腻和敏感,又缺乏安全感,他能追到才怪咧(翘着腿拨弄指甲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娇艳欲滴(高H,1V1)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