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ρ◌⒅ⓩy.ⅵⓟ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母亲曾经也是侍神

ρ◌⒅ⓩy.ⅵⓟ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母亲曾经也是侍神

    站在骑士长的房门口,苏邢整理好要说的台词,就要抬手敲门。
    手指刚扣上门板,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法斯特一脸惊讶地看着她,琥珀色的眼眸里跳跃出温润的光。
    “苏西小姐,有事吗?”
    苏邢呆呆地看了他几秒,开门的一瞬间,她好像在骑士长的眼睛里看到了江流的影子。
    江流看她的眼神永远是专注和温柔的,而骑士长……
    苏邢又细细看进他的双眼,发现那里更多的是带着礼貌性的冷漠疏离。
    唉,她在瞎想什么呢,骑士长就是江流,江流就是骑士长,他们的不同之处,也就只是发色和眸色的区别罢了。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关于侍神者考核的一些流程……”
    法斯特把门拉开一些,绅士的让出一条路来:“进来吧,正好我也要去找你。”
    找她?为什么?
    苏邢压制住心里的疑问,低头走进他的房间。
    骑士长的客房重新装饰了一番,每一处都能看到精美的雕塑和布灵布灵的装饰品。
    苏邢尽量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走到一座壁炉前,便停下了脚步。
    “这是你家,怎么你比我还像个客人?”
    法斯特越过她的肩膀,往扶手椅上一坐,修长笔直的大长腿随意交叠起来,姿态从容而优雅。
    苏邢坐到他对面,之前想好的台词被这一句问话给打乱了,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别紧张,你只要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法斯特十指交叉放在膝盖处,声音不自觉地放软放慢。
    “您想问我什么?”
    苏邢抬眼与他四目交对,小身板坐的笔直。
    法斯特露出温和的笑容,问道:“克里斯蒂安伯爵对你好吗?”
    “他是我父亲。”
    苏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恕我冒犯,他并非是你的亲生父亲。”
    法斯特一副我全都知道的神情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要在他面前撒谎。
    苏邢翘了翘唇角,眸光清亮有神:“好吧,既然骑士长大人想知道,我就告诉您好了。我的“父亲”不喜欢我,我出生后就被送到庄园最
    偏僻的地方居住,是养马的一对老夫妻将我抚养长大。”
    法斯特没想到事实会是这样,克里斯蒂安伯爵可是对大祭司发过誓的。
    “他克扣你的吃穿用度?”
    法斯特继续问。ⓟⓞ❶八yǔ.Ⅴ⒤ρ(po18yu.vip)
    苏邢摇摇头,垂下眼帘说:“不管怎样,我都是克里斯蒂安家族里的一员,简单的温饱还是会满足我的。”
    换个意思就是随便给点吃穿也就凑合着养了。
    法斯特的脸沉了下来,目光渐冷。
    “他还真敢这么做。”
    法斯特的语气淡的几乎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但苏邢就是知道,她那个喜当爹要倒大霉了。
    “骑士长大人,我“父亲”只是不喜欢我……试问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女儿不是亲生的呢。”
    苏邢小白莲附体,委委屈屈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生怜惜。
    法斯特也确实动了那份怜惜之心,温声安慰她:“其实,我这次来是受了大祭司的命令,他是你的外祖父,有心想拉你一把,只要你能成
    为侍神者,就可以留在帝都生活。”
    苏邢喜出望外,漆黑明亮的眼睛里仿佛载满了星辰,闪闪发光。
    “真的吗?我可以成为侍神者留在帝都?”
    法斯特被她殷殷期盼的目光看的表情一怔,良久才移开视线,轻咳了一声,道:“当然可以,你的母亲曾经也是侍神者。”
    咦?这和兰伯特说的不一样,他们的母亲不是黑巫师吗?
    “我母亲是侍神者?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件事啊。”
    苏邢吃惊地说。
    “很正常,因为你的母亲上任三天就嫁给了你的父亲,哦,不好意思,我说的是克里斯蒂安伯爵。”
    法斯特的话把苏邢彻底搞糊涂了。
    “母亲那么喜欢父亲啊,连侍神者都可以放弃不做。”
    苏邢惋惜长叹,法斯特却言语轻淡道:“你母亲不可能喜欢克里斯蒂安伯爵,那时候克里斯蒂安伯爵花名在外,他是用了一些手段逼迫你
    母亲下嫁给他。”
    苏邢对这位素未蒙面的母亲是好奇地不得了,既做了侍神者为什么还要背叛光明选择与黑暗为伍呢?
    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骑士长大人,您知道我母亲现在人在哪吗?”
    苏邢想见一见她,总觉得她和她体内的黑暗力量有密切的关联。
    “抱歉,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就连大祭司也占卜不到她的踪迹。”
    法斯特不想往她的伤口上撒盐,但有些事还是得告诉她:“等你去了帝都,千万不许再提你的母亲,特别是在大祭司面前,你母亲的名字
    是一个禁忌。”
    苏邢现在才发现在苏西的记忆里竟然只字未提母亲的名字,就好像被人刻意抹去了记忆,她只知道母亲婚前是姓塞西尔,至于叫什么,她一点也想
    不起来。
    “为什么?大祭司不是最宠爱母亲吗?”
    苏邢忍不住追问。
    法斯特豁然起身,主动结束这次的谈话。
    “时间不早了,你想知道的考核流程,明天我再告诉你。”
    法斯特刻意不谈,苏邢心下多了一分了然。
    大祭司十有八九是知道母亲成为了黑巫师,所以不想再听到她的名字。
    那为什么还要派骑士长来接他们呢。
    苏邢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她的外祖父是不想她和兰伯特像母亲那样背叛信仰。
    好的苗子就该在光明下茁壮成长,而不是经过黑暗的洗礼成为路西法的奴隶。
    大祭司希望他们能接受侍神者考核,一来填补母亲未完成的信仰,二来也是一种试探。
    天哪,他是想知道他们心中真正的信仰!
    如果他察觉出她和兰伯特永远无法信仰光明,那他们这一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苏邢理清大祭司的用意,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她现在能依靠的只有骑士长了。
    “恩,骑士长大人也早点休息,我回房了。”
    苏邢起身时故意不小心绊了一脚,整个人往骑士长的怀里摔去。
    法斯特下意识环抱住她的腰身,动作流畅自然的就像做过无数次一样,熟稔的不可思议。
    “你没事吧?”
    法斯特低头看她,眼神专注且温柔。
    苏邢又像看到了江流,小猫似的蹭了蹭他的胸膛。
    “抱歉,我好像扭到脚了。”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