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Ρo壹⑧⒲.coΜ 和我玩一场游戏吧

Ρo壹⑧⒲.coΜ 和我玩一场游戏吧

    安珺琦如愿成为了小世界第五个死神,也许在外人看来,初级死神在批量生产,考核难度在直线下降,但只有参与考核的人才知道,想要成为初级死神其实并不容易。
    如果灵异教室里的女学生没有指出女老师的铁尺、如果色鬼没有手下留情、如果美珍没有现身……袁香紫、华碧灵、安珺琦都会死在考核里。
    安珺琦回来后,宿舍里沉默压抑的气氛陡然轻松了起来。
    大家看她平安无事都松了口气,就连最不看好她的尚蓉都发出了善意的慰问。
    安珺琦说出短发女生的故事,说到结尾处忍不住感叹一声:“我没想到美珍最后会选择用死亡的方式兑现她的诺言。”
    大家都是女人,谁不羡慕这样的爱情呢,这时候,只有李彩妹无动于衷,她趴在苏邢的床上,双手撑着下巴,一句话戳破了好几个粉色泡泡。
    她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束这场真人秀啊?”
    这个……就得看苏邢怎么回答了。
    屋里一双双眼睛黏在苏邢身上,不知不觉中,她们都把苏邢当成了主心骨。
    苏邢看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已露出了一丝鱼肚白,天快亮了。
    “大家都去睡一会吧,等睡醒了我再和姬五女商量一下。”
    三个初级死神考核都已告一段落,接下来就该轮到高级死神考核了吧。
    苏邢顺着栏杆爬到上铺,李彩妹识相的往墙壁靠了靠,留出大半张床位给她。
    苏邢仰躺下来盖上被子,脑子里想着高级死神的事,过了好一会才真正睡着。
    再次醒来,天已大亮,宿舍里响起了高低起伏的打呼声,其中打的最响亮的就是睡在苏邢身边的李彩妹。
    苏邢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看到李彩妹四仰八叉的睡姿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
    她帮李彩妹盖好被子下了床,脚尖刚踩到地面就听到了敲门声。
    昨夜大家都睡得很晚,苏邢想让她们多睡一会,便只身前去开门。
    站在门外面的是姬五女和邓佳佳,两人看到苏邢一副刚睡醒的模样,目光皆是一怔。
    邓佳佳问道:“都快12点了,你们还没起床吗?”
    苏邢简单讲述昨晚发生过的事,又轻语了几句:“今天就让她们好好休息吧,我们三人一起行动。”
    姬五女静静地看着苏邢,冷不丁地开口:“你答应的事,还没做到。”
    苏邢知道姬五女指的是抽血的事,自是不敢耽搁。
    “等我洗漱完,我们就先去一趟医务室。”
    “不行,就算你早饭不吃,午饭肯定得吃,不然抽那么多血,身体会吃不消的。”
    邓佳佳不傻,姬五女一心想着救南宫尚,这下手抽血的事,她得在旁盯着点,不然,血都被抽光了怎么办?
    苏邢脸上泛起温柔的笑意,听了邓佳佳的话,临时改了口:“那就先吃午饭吧,一会儿我还得再给她们打点饭菜。”
    拖了这么天,姬五女虽然恨不得立刻拉着苏邢去抽血,但考虑到她在这场真人秀的重要性,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苏邢匆匆洗漱完,换了身蓝白色的校服就与她们俩一起去食堂吃饭。
    今日没有发生命案,来食堂吃饭的人明显多了一倍。
    苏邢拿着餐盘排在队伍里等候打饭,学校里的饭菜便宜又实惠,两荤两素加起来也花不到十块钱。
    很快,三人端着满满当当的餐盘找了个空位坐下来,低头进餐。
    苏邢吃了没几口,邓佳佳就悄咪咪地凑过来说道:“305宿舍的人也来吃饭了。”
    苏邢停下手里的筷子,抬头四处张望,终于找到了陆露的身影,在她身边还站着一对双胞胎,姐姐吴莉莉她是见过的,妹妹倒是第一次见。
    怎么说呢,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双胞胎,顾名思义就是两个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吴莉莉和她的妹妹,说是长得一样,却又很不一样。
    这种奇怪的感觉直到那个妹妹朝她看来,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她分明在她眼睛里看到一闪而过的红光。
    正是那红光散发来的一缕妖气让她浑身上下都处于紧绷的状态。
    她和她姐姐果然都是狐狸精。
    “咦,她们是在往我们这边走过来吗?”
    邓佳佳惊呼。
    姬五女皱起眉心,筷子敲了下餐盘。
    “慌什么,吃你的饭。”
    邓佳佳在姬五女的宿舍住了一夜,对姬五女不喜与外人亲近的性格了解的七七八八,故而她也不气,动作自然地夹起一块红烧肉吃了起来。
    “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吴莉莉的声音又软又媚,听在耳朵里就像有个小钩子在骚你的耳蜗。
    姬五女率先开口,只是那语气透着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意。
    “没人,随便坐。”
    吴莉莉柔柔的笑了笑,放下餐盘坐在邓佳佳的右手边。
    她们这桌是两张桌子拼在一起的,坐八个人都不嫌挤,所以当陆露与双胞胎妹妹陆续就坐后,邓佳佳和苏邢吃饭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陆露就坐在姬五女的旁边,最外边坐着的是双胞胎妹妹。
    六个人安安静静地吃着餐盘里的饭菜,期间无人说话。
    苏邢偷瞄了陆露几眼,发现她脸色发青,眼珠子木然地盯着餐盘里的食物,手里的筷子在鱼香肉丝里戳来戳去,显得焦躁不安。
    苏邢轻轻踢了踢对面姬五女的脚脖子,姬五女抬眼看她,就顺着她的眼神往陆露身上看了一眼。
    “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姬五女决定打破沉静,既然她们主动靠上来,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果不其然,回话的不是陆露,而是吴莉莉,她放下筷子,伸手按住陆露戳菜的手,关切的问道:
    “还是说出来吧,你需要她们的帮助。”
    苏邢一听,饭也不吃了,直直地看向陆露。
    陆露深深吸了口气,似是在压下心底的恐惧,鼓起勇气说:“请你们……和我玩一场游戏。”
    “游戏?不会是笔仙吧?”
    邓佳佳之前就猜想过,女校怪谈里怎么可能少的了笔仙,陆露宿舍里的人肯定是玩笔仙把鬼招来了,所以才酿成大祸。
    谁知陆露暗下眼眸,低低地说道:“不是,是……四角游戏。”——
    别急别急,等高级死神考完了,下来下个真人秀~
    你们要的罗生、迦罗、周公子都入选了~还有想要的吗?女性也可以哦~
    第三百九十二章四角游戏
    如果招魂游戏有排行榜,第一名非笔仙莫属、第二名那就是四角游戏了。
    苏邢之所以知道这个游戏,归功于上学时期班里有一阵子特别流行玩这个,当然,玩笔仙的人要比玩四角游戏的人更多,笔仙就只需要拿出一支笔,四角游戏则要找一处方形的空白房间,参加游戏的人数指定在四个人,多一个人不行,少一个人也不行。
    具体玩法:午夜12点,四个人闭着眼睛各站一个角落,假设他们是A、B、C、D,A上前拍B的肩膀,留在B的位置不动,B再去拍C的肩膀,留在C的位置不动,以此类推,等D要去A的位置时,那里一定是空无一人的,这时候D就要咳嗽一声,并停留五秒,再继续循环下去。
    这个游戏在玩的过程中如果不再有人咳嗽,就说明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人,但是却有一个人始终在走。
    这多出来的是人还是鬼,就不得而知了。
    苏邢对四角游戏没什么兴趣,它不像笔仙,招来鬼魂还能想法子送走,四角游戏一旦开始就会陷入无限循环的境地,直到有玩家受不了中途停止游戏。
    而被招来的鬼魂因为没有送走就会一直缠着他们,直至玩家全部死去。
    陆露显然是和她的舍友们玩了这个游戏,所以疯的疯,死的死,独剩下她一个人侥幸活着。
    苏邢看着陆露,她脸上反应着心里最真实的恐惧,她害怕玩这个游戏,但又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再玩一次呢?
    姬五女也在想这个问题,并且毫不掩饰地问了出来。
    “我们为什么要陪你玩这个游戏?你的室友们就是因为玩四角游戏才出事的吧。”
    陆露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她的瞳孔在剧烈收缩,孱弱的身体抖如筛糠。
    “我……我……我……”
    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陆露的状态不太对劲,她的额头溢出了许多豆大的冷汗,正一颗颗的往下滴落。
    苏邢与姬五女交换了眼神,对方朝她轻轻摇了摇头,让她暂时不要说话。
    邓佳佳也被陆露的精神面貌给吓了一跳,那就像是大病一场的人,脸色灰白,双眼空洞无神,嘴皮子都在跟着抖动。
    怕是不管谁再多说一句,陆露就会吓晕过去吧。
    “陆露,别怕,勇敢一点。”
    吴莉莉伸出另一只手,按在了陆露的左手背上,四只手交叠在一起,乍看是在鼓励她,但在苏邢的角度去看,分明能看到她手心里散发出的一缕白光。
    吴莉莉说完这话,陆露的面色渐渐恢复红润,她喘了口气,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回握住吴莉莉的双手,继续说道:
    “下面我要说的话,我只说一遍,自从晓美她们接连出事,我就意识到我们那一次玩的四角游戏招来了什么脏东西,我试图寻找送她回去的办法,但我搜遍了网络,得到的结果都是无解,我不想像李燕那样死去,也不想像晓美那样变得疯疯癫癫,所以我连夜跑路回家,以为躲在家里就能逃过一劫。”
    陆露苦笑着拉高袖口,露出手腕上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狰狞刀疤,“这些,都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割的,我那么爱惜生命,怎么会做出自杀的事来,是她,她跟着我回来了,她想要我死!”
    苏邢、邓佳佳、姬五女,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陆露的手腕,那或细或粗的伤口绝不是同一件凶器造成的,而且从凌乱的划痕来看,下刀者是处于一种极端的暴戾之中,每一刀都深可见骨。
    “那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邓佳佳好奇地打断她,招惹到这样可怕的厉鬼,她还能活着与她们说话简直是一种奇迹。
    陆露抚摸着手腕上的刀疤,轻不可闻地说道:“因为我和她做了交易。”
    邓佳佳:“什么交易?”
    陆露张了张嘴,有些话还是没能鼓起勇气说出来。
    这时候,苏邢和姬五女已经了然于胸。
    苏邢说:“你和她的交易,是为她寻找新的玩家,是吗?”
    陆露心虚地埋下脸来,动作轻微的点了点头。
    现场的气氛冷到冰点,邓佳佳和姬五女都没了表情,苏邢也紧锁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陆露怕她们不答应,连忙好声说道:“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莉莉已经告诉我送她走的办法,只要我们再玩一次四角游戏,我们就可以顺利把她送走。”
    “哦?什么办法?”
    姬五女双手抱胸,背靠着椅背,一张平凡到多看几眼都记不住的面孔却生出一股摄人的气势,仔细看,她现在的表情竟与南宫尚生气的时候有几分相似。
    苏邢到底是南宫尚一起经历过两次真人秀,看到姬五女这俯视众生的高姿态模样,不由地看到了南宫尚的影子。
    姬五女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陆露与吴莉莉之间细微互动,当她看到吴莉莉偷偷地给陆露发去了指令,心里不禁冷笑。
    狐狸精的话,还能当真不成?
    陆露哪知道她百般信任的吴莉莉是只狐狸精呢,收到指令后就什么话都说了。
    “真的,你们相信我,莉莉家的爷爷是个道士,降妖捉鬼都不在话下,只要我们再玩一次四角游戏,打破游戏规律,她就是再厉害的鬼也得乖乖被我们送走。”
    “道士?”
    “道士?”
    苏邢与邓佳佳异口同声,又面面相觑。
    吴莉莉自己就是妖,还要攀个降妖捉鬼的道士当爷爷,是想把自己收了吗?
    邓佳佳忍俊不禁,苏邢偷偷在桌子底下捏了她一把,她才把眼里的笑意收敛起来。
    “对啊对啊,可厉害了,你们知道茅山道士吧,他们师承一派!”
    陆露以为说这些能打动她们,一个劲的吹鼓起吴莉莉家的身世背景。
    “这样吧,我可以和你玩四角游戏,但她们两个不行。”
    苏邢不想再浪费时间,索性把话说清楚。
    陆露掀起的嘴角又迅速耷拉了下去,她蔫巴道:“那……还少两个人,四角游戏得要四个人才能玩。”
    “剩下两个人,我帮你找。”
    苏邢心中已有合适的人选,捉这么厉害的鬼,正常人是玩不得这种游戏的,当然,死神另当别论——
    最近家里会忙一段时间~所以如果我没更新,那肯定是忙的抽不出身来~
    大家表急,等忙完了就会回来码字~不会弃坑的哈~
    第三百九十三章死神军团的诞生
    一顿午饭吃了个半饱,但是收获颇丰。
    苏邢与陆露敲定好游戏时间和地点,就与邓佳佳、姬五女先行回了宿舍。
    宿舍里的人都醒了,正围坐在桌边闲聊,见她们三个人一起回来也不惊讶,只是随口问了句食堂还有饭没有?
    苏邢提了提手里打包好的饭菜,招呼她们过来吃,顺便把食堂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白金吞了口热乎乎的白米饭,边吃边问道:“那个吴莉莉不会是想耍诈吧?”
    “耍不耍诈不知道,但她说的一定都是假的。”
    苏邢答应陆露的邀请,陆露自然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吴莉莉告诉她的送鬼方法说了出来。
    这个方法其实就是打破游戏常规玩法,叫她们作弊。
    游戏开始前还是正常进行,等房间里不再有人咳嗽,就意味着她们把鬼招来了,这时候参加游戏的四个人就得互通暗号,比如我拍你的左边肩膀一下右边肩膀两下,你的两个肩膀就要同时耸动三下,如果我拍了对方没有反应,那站在我面前的一定是鬼,到时候我就咳嗽三声,示意我这边的角落里有鬼,然后在鬼行动前快速越过她继续游戏,所谓的送鬼就是不让她有机会参与游戏,只要坚持到天亮,鬼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不动,她就无法对玩家索命,必须魂归地狱。
    “先不说吴莉莉的方法是不是真的,单凭和鬼抢玩游戏,能做到的人绝对是少数,还有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会不会出现其他意外,这些都是无法预测的。”
    苏邢说完,特意看向华碧灵和安珺琦,两人还算有眼色,丢下小半碗米饭站了起来。
    “晚上你们愿意跟我去玩游戏吗?”
    苏邢心中的最佳人选就是她们二人,论胆量、反应力相对要比袁香紫好一些,如果真发生什么危险,相信她们也有自保的能力。
    华碧灵和安珺琦没想到自己会被赋予重任,欣喜的同时也涌出了对四角游戏的恐惧,不过这份恐惧并没有盘踞多久,因为她们知道,能得到苏邢的认可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在成为初级死神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比其他人更加坚固,哪怕是和苏邢同一个休息处的白金,也没法和她们比较。
    那是属于一个新晋组织,不,应该说是死神军团的诞生,只有成为死神才会有团魂意识。
    她们是发自内心想要追随等级更高的死神,待能力一步步提升上来,在往后不管参加什么样的真人秀,她们都不再是猎物,而是猎人。
    华碧灵和安珺琦就在此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就像脱胎换骨,乃至灵魂都得到了升华,心里不由激荡出一股振奋高涨的情绪。
    她们连连点头应道:
    “我愿意!”
    “我去!”
    两张清秀端正的脸蛋洋溢着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精神面貌,而坐在她们中间的袁香紫落寞的暗下眼神。
    苏邢见此一幕,有心给袁香紫布置了一个任务,她说:“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就留在宿舍里保护她们,记得要时刻提防305宿舍的双胞胎姐妹,如果她们晚上来敲门,能不开就别开了。”
    苏邢有一种预感,吴莉莉指使陆露邀请她们玩四角游戏,是存了坏心眼的,虽然吴莉莉表面一副好人样,但狐狸精嘛,骗人的脸吃人的嘴,相信她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该说的都说完了,苏邢便和姬五女一起去医务室抽了400毫升血给她,两人全程无交流,只有在给血时聊了几句。
    “400毫升……不够。”
    姬五女看着苏邢因为抽血而变白的脸,心里多少有点泛酸。
    如果可以,她愿意献出所有的血给殿下,但是,殿下需要的不是她,是苏邢的血。
    苏邢按着棉花,有气无力的地扯动嘴角,与她开玩笑道:“再抽下去,晚上我就没法玩游戏了。”
    姬五女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正常人最多只能抽400毫升,再多抽点都会危及性命,只是……喝完了这袋血,殿下以后怎么办?
    姬五女从来没有那么急切过,13个休息处都处于平行空间,谁都没法去其他休息处串门,殿下要是又发作了,她上哪去给他找血?
    真人秀是随机性发布的,要碰上面纯属靠个人运气,这次她能和苏邢在一个休息处,那下一次呢,谁能保证每次真人秀13处的人都能遇上苏邢?
    “再抽200毫升,我送你一件道具。”
    为了殿下,姬五女不惜从白色骨戒里翻出来好几样道具,一一摊在苏邢面前,让她随便选一个。
    苏邢不是不肯抽,只是怕再抽200毫升,晚上她就真没力气玩游戏了,四角游戏里的那个厉鬼看起来挺凶的,如果她没有体力支撑,光靠华碧灵和安珺琦,只怕得见血。
    “姬五女,你有没有想过,解除南宫尚体内的诅咒?”
    喝她的血,是治标不治本,她们为什么不想法子解开诅咒呢?
    苏邢的问题姬五女早就想过百八十次,她曾经也问过殿下,殿下的回答永远只有无解两个字。
    “这是世世代代的诅咒,就算是精灵王也解不了。”
    姬五女声音苦涩,眼睛里夺人的光芒由盛转暗。
    苏邢拿开棉花,见手臂不再出血才放下袖管,然后挽上另一只手的袖管,伸向姬五女。
    “200毫升我是给不了了,再抽个100毫升吧。”
    苏邢到底还是心软了,姬五女对南宫尚真情实意令人感动,而她又不可能真的拒绝给南宫尚献血。
    500毫升就500毫升吧,她撑得住!
    姬五女看苏邢的眼神变了变,语气也缓和了不少:“谢谢你,殿下他……”
    姬五女欲言又止,她想说殿下他对你是存了男女之情的,你如今这样帮他,等他知道了,他定会对你用情至深。
    可是这话,她开不了口。
    “来,抽吧,抽完了我好回宿舍补补。”
    苏邢的善解人意令人不得不心生好感,姬五女心里的那点妒忌也随之淡化了许多。
    第三百九十四章游戏地点:舞蹈教室
    苏邢献了500毫升的血,在回宿舍的路上两只脚就像踩着棉花,软绵无力。
    姬五女放下心中芥蒂,扶她走了一路,到了宿舍门口还偷偷往她手里塞了一只白色骨戒,说是作为献血的报酬。
    苏邢没和她客气,收了下来,然后在众人热心搀扶下躺回上铺,小眯了一会。
    等她悠悠醒来,就听到李彩妹在调侃她和姬五女之间的关系,她说:“难怪姬五女不肯住进来,苏邢抢了她的心上人,是我我也不想给自己添堵。”
    “这哪叫抢啊,你情我愿的事情,再说姬五女和南宫尚又不是情侣,她啊,是单相思。”
    白金磕着核桃味的葵瓜子,一张小嘴突突突的往外吐瓜子壳,跟只小仓鼠似的,磕的干净又利落。
    李彩妹傻笑着抓了一把葵瓜子跟着磕,边磕边问:“南宫尚是什么大人物吗?我看我家老大就挺厉害的。”
    说到南宫尚,围在长桌边上的女人哪个不知道,偏偏李彩妹是新来的,对小世界里的情况不了解,所以才会问这么傻里傻气的问题。
    邓佳佳喝了口水,一句话道出所有女人的心声:“反正,你只要知道他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好吧,那我家老大呢?”
    李彩妹对别处的男人是不是大人物不感兴趣,她只想知道自家老大是不是大人物。
    “额,你家老大我们不敢多加评论,等你回去可以多看看你家老大的真人秀,看完你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邓佳佳充满怜悯地拍了拍李彩妹的肩膀,1号休息处的人都不是善茬,她身处在那种地方和下地狱没什么区别。
    李彩妹听得一头雾水,正要仔细询问,头上床铺嘎吱嘎吱地响了起来,是苏邢在翻身。
    大家互通默契的停下了手里的小动作,待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才长舒一口气。
    “不说这些了,晚上碧灵和珺琦不是要玩四角游戏吗?你们两个先去睡会,等苏邢醒了我再来叫你们。”
    邓佳佳性格开朗,善于交际,只要不存在利益冲突,她可以和任何女性打好交道,这是她的生存之道,也是她在小世界里活的如鱼得水的主要手段。
    她愿意交朋友,不管对方是否有特别的能力,因为她懂得以德报德,现在你对她们好,以后她们也会记着这份情对你伸出援手。
    邓佳佳的话熨帖了华碧灵和安珺琦内心紧张的情绪,两人纷纷起身去各自的床上睡觉,留下来的人就继续聊天,不过聊得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等大家都不想说话了,干脆趴在桌子上午休。
    苏邢翻身后又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窗外的天色已经黑的看不见月亮。
    和陆露约定的时间是晚上11点15分,她睡了一下午,现在精神头还不错,至少没再觉得手软脚软。
    邓佳佳与白金打了晚饭回来,见苏邢已经下床,邓佳佳忙把华碧灵和安珺琦叫醒。
    大家围坐在一起吃晚饭,邓佳佳特意给苏邢带了猪肝盖浇饭,苏邢一口气全部吃光光,这会感觉自己能跑能跳的,有力气多了。
    吃完饭,苏邢又和华碧灵、安珺琦开了个小组讨论会,针对一会要玩的四角游戏做了一些简单介绍和说明。
    华碧灵和安珺琦听得格外认真,这让苏邢有一种当上领导的感觉,还挺新奇的。
    晚上11点15分,陆露敲响了313宿舍大门,苏邢带着华碧灵、安珺琦在众人的挥别下奔赴战场。
    陆露说她们之前玩游戏的地方是一间废弃的舞蹈教室,教室不大,就是四面都装有镜子,晚上进去还挺渗人的,让她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苏邢见到的鬼还少吗?她倒是不怎么害怕,就是华碧灵、安珺琦作为新手可能会有一丝丝的不安。
    陆露说的舞蹈教室在2号教学楼的四楼,她们从女生宿舍走过去需要花费五六分钟的时间。
    在此期间,拥有阴眼的人可以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灵体,苏邢不止一次在黑暗里见到了几个半透明的身影,想必华碧灵、安珺琦也能看到。
    学校里的灵体比预料中的还要多,苏邢一路走一路看,偶尔还能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之前被她放风出去的六个小鬼也不知道跑哪去玩了,苏邢见到西奥多,还是因为他那一顶红彤彤的爆炸头分外显眼。
    她朝他招了招手,西奥多就飘到她面前,一张桀骜不驯的小脸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你们要去干嘛?”
    西奥多是红夫人的孩子,性情暴躁,说话语气冲的像是要和人吵架似的。
    华碧灵和安珺琦看到他,眼里注满了对苏邢五体投地的崇拜,能降服得了这些要人命的鬼娃娃,世上只怕只有她一个人可以做到。
    苏邢温柔的笑了笑:“去玩游戏,你要不要一起去?”
    西奥多不屑地哼了一声:“什么游戏?不好玩的话我是不会去的。”
    苏邢丝毫不介意对方的无礼,他肯问她就说明他是感兴趣的,只是不想那么快答应她而已,西奥多还真是个变扭的小孩呢。
    “四角游戏,会有个厉鬼来。”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四角游戏一点都不好玩,四个人走来走去,无聊死了,不过……”
    西奥多整了整自己的红色爆炸头,摆上高姿态,昂起下巴说:“你说的厉鬼我倒是有兴趣与她见一见。”
    苏邢眼里流露出了笑意:“好啊,那你跟上来吧。”
    苏邢这边与西奥多对话可把陆露给吓坏了,她看不见那些脏东西,还以为苏邢是被鬼附身了。她悄悄地放慢脚步与华碧灵、安珺琦两人并排走着,小声询问:“她是在和谁说话啊?她这样我好害怕啊。”
    华碧灵与安珺琦突然有点想笑,如果她们没有成为初级死神,估计这会的反应会和陆露一样吧。
    华碧灵安慰道:“没什么,来了个小朋友罢了。”
    华碧灵的本意是想安慰她,结果这话说的更叫陆露脚底发凉。
    好在,2号教学楼已经到了,不管来的是大朋友还是小朋友,只要这次能把那厉鬼送走,她就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陆露深吸了口气,踏上台阶:“走吧,舞蹈教室在404,我们还有很充足的时间来对暗号。”
    第三百九十五章游戏进行中(上)
    距离午夜12点,还剩下19分钟。
    寂静的教学楼犹如匍匐在黑夜里的一头巨兽,她们走进巨兽的嘴巴,还要进入它的大脑,治愈里面坏死的神经。
    陆露领她们来到舞蹈教室的门口,神色紧张地说道:“就是这里了。”
    陆露不敢去拧门把手,只能求救似的去看苏邢,她来之前吴莉莉就嘱咐过她,不敢做的事都可以推给苏邢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苏邢,但吴莉莉说的话一定是有道理的。
    “我、我有点害怕……”
    陆露胆怯的往后缩了缩。
    苏邢见状,便主动拧开门把手,推门而入。
    教室里漆黑一片,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发霉的气味。
    苏邢摸着墙壁找到开关,打开灯,空无一物的景象蓦然映入眼底。
    这间舞蹈教室并不大,四四方方的,但就因为四面墙壁镶嵌了巨大的镜子,使它看起来够宽敞够明亮,进入教室的人就会容易忽略它实际的大小。
    四个人进入教室后都会忍不住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没办法,目及之处都是镜子,她们想不看到镜子都难。
    “你们也太会挑地点了,就不怕鬼从镜子里出来吗?”
    华碧灵摩挲着手臂,四面镜子里也跟着倒映出她摩挲手臂的身影。
    陆露这会脸色苍白的像个假人,她呐呐地回道:“当初就是为了招魂才选的这里。”
    安珺琦冷笑:“这就是典型的作死案例。”
    陆露无法反驳,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阻止她们玩这个游戏。
    可惜,时间不会倒流,死去的舍友也不会死而复生。
    “我们先对个暗号吧。”
    苏邢绕着教室走了一圈,发现这里除了镜子什么都没有,非常适合玩四角游戏。
    四个人围在一起对暗号,暗号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要确认对方是人是鬼,就看你拍肩膀的顺序和次数对不对。
    她们规定好了,左肩膀拍一下,右肩膀拍一下,被拍肩膀的人就得耸动一次双肩以示回应,如果拍肩膀的人不按照暗号来拍或是被拍肩膀的人没有反应,那这个人铁定就是鬼。
    制定好暗号,大家看时间还早,就都坐在地板上等待。
    苏邢小声喊了一声西奥多,西奥多便从镜子里探出一个头来。
    火红色的头发远看就像爆炸开来的烟花,近远那就像一颗红毛丹。现在这颗红毛丹抬慢慢地抬起头来,稚气满满的脸蛋白白嫩嫩的,宛如是红毛丹里的果肉漏了在外面,看起来水嫩多汁。
    苏邢朝他招招手,喊他过来。
    西奥多皱着火红色的眉毛,不耐烦的从镜子里穿了出来。
    “干嘛啊?”
    西奥多一现身,华碧灵和安珺琦的目光就锁定在他身上,再也移不开眼了。
    “一会游戏开始,你就躲在门外面,等厉鬼来了,你再加入游戏。”
    苏邢留有两种准备,一种是由她们来解决厉鬼,另一种是以鬼制鬼,不过她并没有寄托于第二种,毕竟游戏过程中什么事都会发生,如果西奥多对付不了那个厉鬼,最后出手的还是她们。
    西奥多自认为他的能力仅次于缪斯,所以他的态度十分傲慢:“我随便,不就是个鬼,我一口就能把它吃了。”
    苏邢回想第一次见到西奥多,他生气的时候脑袋会无限涨大,嘴巴也跟着变得像蛤蟆嘴,别说是吞一只鬼,吞十只也不在话下。
    “是是是,你是饕餮,什么都可以吃,一会就拜托你咯。”
    苏邢很想拍拍他的脑袋,看看他的头发是不是那么的硬,但他总喜欢在半空飘来飘去,她摸不到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时间眨眼流逝,等到午夜十二点,四个人分别走向四个角落。
    苏邢站在西南一角、华碧灵站在西北一角、安珺琦站在东北一角、陆露站在东南一角。
    苏邢离大门最近,等大家都站定好身形,才伸长手臂关上了灯。
    教室里再次陷入黑暗,苏邢闭上眼,转头往华碧灵所站的方向走去。
    周身静谧无声,苏邢在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下,内心依然平静,她数着自己的脚步,13、14、15……22、23。
    数到23,她摸黑的指尖碰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
    她到西北角了。
    苏邢按照暗号在华碧灵的左肩拍了一下,又在右肩拍了一下,对方很快耸动一次双肩,来确定自己的身份。
    接着,华碧灵继续往东北角的方向走,苏邢顶替她的位置等着下本文由甜.品小.站635肆809肆0整理一个人来拍她的肩膀。
    游戏开始前五圈都能听到有人在咳嗽,但当第六圈开始时,苏邢明显感觉到了空气里新涌出来的一股寒气。
    这股寒气起先只是在脚踝处游走,冻得人脚底冰凉,随后寒气不住地往上升腾,四人哪怕看不到也能感受身体真实传来的冷意。
    第六圈移动的时间太长了,正常一圈只需要走三、四分钟,但这一圈已经足足走了快半个小时。
    没有人咳嗽,就证明四个角落里都站着一个人,再加上正在移动中的那个人,那就是有五个人。
    多出来的一个就是厉鬼,她会在哪里呢?
    苏邢沉思中,两边肩膀都被人各拍了一下,她赶紧耸动肩膀,无声地继续往下一个角落走去。
    她开始计步,22、23、24、25……46、47、48……
    苏邢摸不到站在角落里的那个人,只能闭着眼睛一直走,有了前几圈的经验,她当然知道每段路最长不超过25步,最短不低于20步,但是现在她居然还没有摸到任何人。
    教室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滋生,苏邢以不变应万变继续走着,等她数到100步,指尖终于碰上了一堵肉墙。
    她在肉墙的肩膀上各拍了一下,肉墙很快做出了反应,她不是鬼,但也不是华碧灵。
    正常流程,她拍华碧灵、华碧灵拍安珺琦、安珺琦拍陆露、陆露拍她。
    但是在苏邢刚碰到她的时候,这堵肉墙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哆哆嗦嗦的像只受惊的小鹿。
    能有这么剧烈反映的只会有一个人,那就是陆露。
    她什么时候和华碧灵交换位置了?
    第三百九十六章游戏进行中(下)二更
    苏邢与陆露交接好位置,就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等待。
    教室里的温度直线下降,她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来拍她的肩膀。
    苏邢不断往手心里和气,摩擦手掌来制造热度。
    她在想,她走了那么长的路才走到另一个角落,另外三个人是不是也可能遇到了同样的事。
    教室没有那么大,那她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不是教室,那会是哪呢?
    苏邢快速转动思维,在无人打扰的状态下,她很快有了头绪。
    镜子!
    舞蹈教室里有四面大镜子!
    苏邢恍然大悟,在玩游戏的时候,人们的固定思维会认为鬼是中途加入游戏,但如果站在鬼的角度去看,会不会是她们四人中途加入到鬼的游戏里呢?
    人类的主场是教室,鬼的主场是异度空间。
    而能产生异度空间的媒介物,是镜子!
    她们是走到镜子里去了!
    苏邢理清思路,便毫不犹豫的从骨戒里取出白绫。
    白绫可以伸缩自如,只要碰上一点就能凭着意念把对方卷成蚕蛹。
    苏邢一圈一圈的将白绫绕在手心,闭着眼的脸看不出一丝对未知事物的恐惧,相反,如果她睁开眼睛,你就能看见她眼底的跃跃欲试。
    她在等,等一个来拍她肩膀的人,只要她能分辨出对方是鬼,手上的白绫就能招呼上去。
    时间在镜子里的变得毫无意义,苏邢听不到任何声音,仿佛这里就是一个真空的世界,其他三个人都不见了,只留下她,一个人苦苦等候。
    当然,她知道这些都是鬼制造出来的假象,也就所谓的鬼遮眼。
    镜子里的鬼很懂得如何激发人的恐惧,只可惜,这对她没用。
    希望华碧灵和安珺琦能早点发现这一点,不要因此而自乱阵脚。
    苏邢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了,她忘了华碧灵和安珺琦还是新上任的初级死神,在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之后,两人的心理素质可没有她那么好。
    华碧灵的黑色橡皮圈已经套在了手腕上,一旦有什么异动她就用那根黑色橡皮筋去套鬼,但是,游戏过程中是不能睁开眼睛的,她看不见,行动就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让她倍感不安。
    走了很长的路,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人的后背,华碧灵一个激灵,轻拍了那人的左肩和右肩。
    好在对方很快就给予回应,华碧灵松了一口气想顶替那人站在她的位置,结果那人不知道是不是在发呆,居然站着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华碧灵刚褪去的恐惧又再次袭上心头,她又拍了拍那人的左肩和右肩,却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一股森冷的寒气从脚底板往上直窜,她心跳如鼓,手快的脱下黑色橡皮筋就要往前套去。
    橡皮筋就这么点大,从背后套人是不占任何优势。
    华碧灵心下已经凉了大半,她以为她要死在这里了,却不想她的黑色橡皮筋刚伸出去,那人就往前走了一步,恰好与她的黑色橡皮筋错开。
    听脚步声是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在下一个角落,安珺琦手里的红色丝巾已经被她揉的皱皱巴巴,她在这里等了好久都没有人来拍她的肩膀,她甚至怀疑其他人是不是都已经死了。
    死在游戏里。
    不会的,就算华碧灵和陆露都死了,苏邢也不可能会死,她可是中级死神啊,她不是还有个鬼娃娃帮忙嘛,简直如虎添翼,怎么可能会死在游戏里。
    安珺琦如此安慰自己,手里的红色丝巾却捏的更紧了。
    “哒——哒——哒——”
    身后终于传来了脚步声,安珺琦心中警铃一松,紧绷的神经也有松弛的趋势。
    她面朝着角落,等待来人拍她的左右肩膀。然而,脚步在身后停了下来,来人先拍的却不是左肩而是右肩,她是右肩拍了一下,再拍了一下左肩。
    咦,顺序错了。
    她是忘了正确顺序吗?
    安珺琦条件反射的耸了耸肩膀,并没有想太多就跨步走向下一个角落。
    在行走过程中,她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游戏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她们不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除非……
    除非刚才拍她肩膀的不是人,是鬼!
    安珺琦脸色一白,跨出去的脚僵硬的踩在了地面上。
    她能感觉到这里已经不是教室,因为她踩得并不是木质地板。
    周身环境在无声地变化,她不禁心慌起来,这条路怎么还没走完,下一个角落会有人站着吗?
    安珺琦带着不确定一路往前走,走的心态都快崩了,才碰上了一个人的肩膀。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等候多时的苏邢。
    两人对完暗号,苏邢再次向前出发。
    如此轮完两圈,苏邢发现在镜子里每个人的位置都是随机出现的,上一轮她拍到的人是陆露,下一轮却不是她,可能是华碧灵、安珺琦中的一个。
    能这么肯定的知晓对方身份,得亏陆露的胆量是真的小,小到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第二轮结束,又是新一轮的开始,有人拍了她的肩膀,那个人是陆露。
    苏邢照旧闭着眼睛往前走,心里默念1、2、3……99、100。
    走到第100步,她停了下来。
    中级死神的灵感要比初级死神更加敏锐,她光是靠近灵体就能感应到扑面而来的森寒鬼气。
    苏邢慢慢地抽出手里的白绫,为了不打草惊蛇,她还装模作样的拍了一下她的左肩。
    在对方等待她拍右肩的时候,一条白绫猛地跨过她的头顶,牢牢地套住了她的脖子。
    苏邢为了防止她逃脱还快速在她脖子上缠了两圈,任她怎么拼命挣扎都无法挣脱。
    鬼的力量对于正常人来说是非常蛮横非常霸道的,但有了禁锢她力量的枷锁,就会由老鹰缩变成小鸡,什么力都使不出来。
    耳边接连响起镜子破碎的声音,苏邢死死勒住她的脖子,一刻也不曾松懈。
    直到厉鬼的惨叫声消匿,变成一颗透明五角星落在她的脚边,苏邢才悠悠睁开眼,把它捡起来和白绫一起放进骨戒。
    厉鬼收服了,镜子里的世界也就随之崩塌瓦解。
    四人又重新回到教室,陆露害怕的睁开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以为自己瞎了眼,哭的好不可怜。
    苏邢打开灯,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四个人的眼睛都被骤然出现的光芒刺得眯成一条细缝。
    舞蹈教室里的镜子都碎了,碎成了满地的玻璃渣,看着是一片狼藉。
    陆露擦着眼泪,抽泣着问:“我们、我们是不是没事了?”
    苏邢打开教室大门,对着三个发愣的女生说:“走吧,难道你们想留在这里过夜吗?”
    三个女生回过神来,一个走的比一个快,苏邢走在最后,关了灯,对着黑漆漆的教室看了最后一眼,才关门离去。
    ┋яоūωеnωū⒊.cом┊(rouwenwu3.c噢m)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