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回到休息处(中)

回到休息处(中)

    伊可馨咽了口唾沫,如果不是挖耳朵的动作不太雅观,她都想在殿下面前掏掉些耳屎。
    她进房间已经有半个小时了,殿下只问了她一个问题。
    “心动是什么感觉?”
    她来小世界时间不长,暂时还没遇到能让她心动的男人,所以这个问题,她想破脑袋也答不出个一二。
    “殿下,容我冒犯的说一句,您不是在真人秀里心动值达到了100嘛,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心动的感觉。”
    南宫尚仔细回味和苏邢在一起的最后时光,在离别之际,他吻了她。
    那时候,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做出了这个动作,也是在那个时候,心动值达到了100。
    他是真的心动了吗?
    南宫尚抬眸看向伊可馨,沉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他问:“心动等于喜欢?”
    伊可馨后背流下一滴热汗,这又是什么白痴问题,他们家殿下莫非是对苏邢来真的了?
    伊可馨突然大起胆子决定给情窦初开的殿下指条明路。
    “殿下,一般来说,心动就是喜欢,也可能是爱。”
    “爱?”
    南宫尚眼里滑过一丝迷茫,他对苏邢是欣赏的,也想要培养她,但却从未想过,他会爱上她。
    在第三个世界,说的那些情话,不过是为了通关使出的一种手段。
    可是心动值是作不了假的,他提高了苏邢的心动值,也逐渐披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情感。
    原来,他以为的假戏一直是在真做。
    南宫尚陷入了沉思,一旁的伊可馨还是头一次看到他们家殿下为情所困,之前她以为殿下和小五姐有一腿,毕竟小五姐是殿下的口粮,吸着吸着没准能吸出感情,现在看来,是妾有情君无意了。
    “殿下,您要想知道您是不是爱她,只要幻想一下,如果苏邢喜欢的人不是你,是别人,你会不会很难受?”
    伊可馨是看过真人秀的,她当然知道苏邢说过的排名,他们家殿下可不是第一名呢。
    南宫尚闻言,周身气压骤然降低,他眸光一冷,如一柄泛着寒光的宝剑,直射伊可馨。
    “你说的别人,是指谁?”
    伊可馨被盯得打了个哆嗦,她不该调侃殿下的,殿下的眼神好可怕。
    “没、没什么,殿下,要不要我去把晓苒喊过来?”
    伊可馨怕触怒到殿下的底线,急着想要跑路。
    南宫尚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淡淡地回道:
    “不用了,你下去吧。”
    “哦哦,好的。”
    伊可馨羡慕晓苒不用走这一趟,转身离开时,忽然灵光一闪,又回头加了一句。
    “殿下,我记得晓苒和江流在《凤囚凰》里演过夫妻诶。”
    一楼大厅,四维立体全息投影里正播放着《18禁生存游戏》真人秀。
    在第三个世界里,唐晓和袁立夫两队仍旧没能通关。
    唐晓的心动值卡在了68,再也没了进展;袁立夫则是铁打的心,上升幅度慢的可怜。
    两队都陷入了困境。
    楚晓苒和白银守在唐晓的直播间,想看看唐晓是如何化解危机的。
    伊可馨从二楼走了下来,轻拍了拍楚晓苒的肩膀。
    “晓苒,殿下叫你过去。”
    楚晓苒收敛心神,点点头便准备上楼去了。
    伊可馨目送她的背影直至消失在楼梯口,心里委实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本来嘛,她不提那句话,晓苒也就不用和殿下共处一室,现在好了,如果她知道是她不小心说漏了嘴,她们的姐妹情也到头了。
    不过……殿下应该不会出卖她。
    伊可馨心情转换的跟翻书一样快,她一屁股坐在白银身旁,看着投影里的唐晓,拆开一包薯片,吃了起来。
    “可馨,殿下问你什么了?”
    白银试探性的问她。
    伊可馨瞟了他一眼,边吃边回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殿下对苏邢动了真心?”
    白银挑眉,背靠着沙发,摇摇头:“一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伊可馨嚼碎薯片,吞进肚子,“咱们殿下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苏邢的?我咋没看出来呢。”
    白银轻笑不语,殿下对异性都是不冷不热的,唯独对苏邢上了心,这要说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可能殿下自己也不清楚吧。
    “不过,说实话,在第二个世界,殿下抱着苏邢一起冻成冰人的画面,给了我很大的触动。那时候,我就觉得殿下对苏邢的感情不一般。”
    伊可馨一脸认真地说完这句话,又换上了一张嘻嘻哈哈的笑脸:“好啦好啦,我承认我希望他们俩在一起,多般配啊,男强女强,未来一起称霸小世界,哈哈哈哈~”
    白银笑着从伊可馨的手指缝里抢走一片薯片:“少吃点垃圾食品,胖了就没人喜欢了。”
    伊可馨回给他一个鬼脸,手里的薯片却再也没动过一口。
    二楼客房里,楚晓苒站的笔直,眼睛四十五度角低垂着,神情肃然。
    南宫尚在她身上看了一圈,回想她在《凤囚凰》里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
    “你和江流相处了那么久,对他有几分了解?”
    楚晓苒不明白殿下怎么问起了江流,他们只是在角色扮演类的真人秀里有过合作,对于他真实的性格,她知道的并不多。
    “殿下,江流是三号休息处的首领,为人不争不抢,在十三个休息处里属于没有威胁的一类人。”
    楚晓苒挑着精简的用词,即回答了殿下的问题,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但这些都不是南宫尚想要的答案,他想知道,输给他的原因在哪里。
    他不像沙海岚那样锋芒毕露,甚至可以说,他的实力弱的不堪一击。
    苏邢会选择他,一定是看到了他身上的闪光点。
    针对排名这件事,南宫尚心里就像有了一个打不开的结,他没有输给过任何人,包括沙海岚,但在苏邢那边,却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这让他即使回到了休息处,也生出了在意的心思。
    “江流,到底哪里吸引你了?”
    低声呢喃的一句问话是在隔空询问苏邢,楚晓苒误以为殿下是在问她,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暗恋被殿下看透,她立马跪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颤声回道:
    “殿下,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好歹给他生了两个孩子。”
    南宫尚回过神来看她,目光扫过她倾泻一地的乌发上,瞬间茅塞顿开。
    他不该执着于江流的闪光点,而是该让她给他生个孩子,就像之前她给沙海岚生了一个儿子,所以沙海岚能在她心里有一席之位。
    只不过沙海岚是自作孽不可活,他是不会走上他那条不归路。
    她喜欢孩子,那他就给她一个。
    有了血缘的羁绊,不就能胜过江流?
    南宫尚扯起嘴角,露出了似有若无的笑。
    第三百三十四章回到休息处(下、H)
    苏邢醒来的时候,人就窝在江流怀里,大腿插在他两腿之间,手臂耷拉在他的腰侧,像树懒那样抱着他。
    两人的下半身贴的很近,男人胯下之物顶着她的小腹有着轻微的摩擦感。
    苏邢被这根“铁棒”磨得做了一个春梦,梦里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在给她口交。
    男人的口技娴熟,舌头灵巧的如一条细细的蛇,在花唇缝隙中自由穿梭,她好几次就差临门一脚达到高潮,但总在紧要关头没了快感,如此反反复复,她实在受不了,挣扎着从梦里醒了过来。
    春梦结束了,可她的欲望还在燃烧着。
    苏邢轻轻挪开搭在江流腰上的小手,转而探到身下,在不触碰到对方的前提,钻进了湿淋淋的内裤里去揉弄阴蒂。
    隐藏在花唇上方的小豆子已经变大变硬,中指指腹按住它画圈搓揉,比起在梦里虚虚实实得到的快感要真实得多。
    苏邢不想吵醒江流,独自压抑着喘息,小手在内裤里上下隆动起来。
    她搓揉阴蒂的速度越来越快,若不是有被子捂着,咕叽咕叽的水声就会让身边的男人知道她在自己玩自己。
    苏邢不常自慰,为了能在短时间内得到高潮,她下起手来没有一点缓冲的余地。
    终于,极乐巅峰如巨浪海啸般笼罩住了她,她不禁昂头发出了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
    “嗯啊……”
    内裤里的律动停止了,苏邢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她没有发现抵在小腹上的肉棒已经硬的挺直。
    “舒服吗?”
    男人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情欲。
    苏邢吓了一跳,赶紧把手从内裤拿出来却被一只温热的大掌给压住了。
    “别动,让我摸摸。”
    江流陪在她身边,从头到尾就没睡着过,刚才只是看她快要醒来就假装闭目,谁知道,她竟然忽视他的存在,自慰了一把。
    这还真伤男人的自尊心呢。
    苏邢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自慰被当场发现,也太尴尬了。
    “恩……你别……啊……”
    江流的手指挑开内裤边缘,在滑腻湿粘的花唇上摸了又摸,可能是有了小小惩罚的意思,他握住她做了坏事的中指去抠挖小穴。
    “这么湿了,怎么不喊我?”
    江流贴着她的耳朵,朝里面呼出热气。
    苏邢无法集中注意力,身体的所有感官都放在包裹她手指的男性手掌上。
    她的中指在江流的带动下开始在小穴里时浅时深的抽送,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慰吧。
    “以后,记得把手指插进去,一根不够,那就放两根。”
    江流眼底暗涌的欲望就要喷发出来,他得承认苏邢玩弄自己的样子太诱人犯罪了。
    忍到不能再忍的时候,他抽出被淫水打湿的手掌,扯下苏邢的内裤,翻身坐到她两腿间。
    “要不要我帮你?”
    这是性的邀约,只要她说一个不字,他可以自己动手解决。
    苏邢当然不会拒绝他,他是江流,是她心里的白月光,她想要他。
    “帮我。”
    江流不再忍耐,拿出她插在小穴里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
    舌头缠绕着手指,属于苏邢的淫水尽数都被他卷进了喉咙。
    直到每根手指都舔刷过一遍,江流才脱下裤子,将早已硬的快要爆炸的肉棒埋进女人柔软的身体里。
    两人久别重逢,再次结合,都到了心灵上的满足。
    江流不知节制地要了苏邢三次,如果不是苏邢吃不消举手投降,江流还会继续做下去。
    翻云覆雨过后,江流抱着浑身无力的苏邢规规矩矩地洗了个澡,然后换上干净舒适的衣裤去二楼餐厅用餐。
    这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完成一个真人秀,回来就先睡一觉,养足精神了再吃顿饱饭。
    周子彧、季瑜、白金熟知这一点,老早就坐在餐厅里守株待兔。
    他们都对这次的新型真人秀很感兴趣,特别是周子彧周公子,闲暇时间就关在房间里反复看第一个世界,看看能不能钻研出这类真人秀要走的套路,以后若是倒霉被选上,也好有办法应对。
    三人难得相聚在一起,在苏邢、江流还在腻歪的时候,随口聊到了这次的《18禁生存游戏》真人秀。
    白金羡慕的捧着脸说:“咱们苏邢是真的厉害,1号和13号的大BOSS都拿下了,以后咱们3号岂不是要称霸小世界?”
    周子彧抿了一口咖啡,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爱情电影看太多,会对你的智力有影响。”
    季瑜忍俊不禁,差点把到嘴的矿泉水给喷出来。
    白金气呼呼的瞪了季瑜一眼,嘟起小嘴巴对着周子彧说道:“你啊,是不知道爱情的魔力有多大,你看看江男神,从前多有范,现在呢,那就是个望妻石。”
    季瑜憋笑憋得难受,索性不喝水了,拿起桌上的餐巾纸装模作样的去擦白金的嘴角。
    “金金,别流口水了,江男神是你得不到的男人,你就认命吧。”
    白金拍掉他古铜色的大手,一双大眼睛一眯,审讯似的往两个男人身上扫来扫去。
    “得了吧,我那是说着玩的,倒是你们两个,不会对苏邢动什么歪脑筋吧?”
    季瑜心虚地收回手,又拿起矿泉水骨碌碌的灌下好几口。
    他和苏邢在骨戒里发生的事,至今都没和谁说过,反正,那也不是苏邢自愿的,不说还能当朋友,说了,朋友变仇人,何必呢。
    周子彧放下咖啡杯,给白金瞟去了不可能的眼神,朋友妻不可欺,这么简单的道理谁会明知故犯。
    三人相对沉默了一会,白金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很傻的问题,哈哈大笑了两声来掩饰尴尬:“开开玩笑,不要当真哈,我知道你们两个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什么事情聊得那么开心?”
    江流扶着脚步虚浮的苏邢来到餐厅,他们隔了老远就听到白金说话的声音,不过没仔细听她在说什么。
    “没什么,金金在说她在真人秀里发生的趣闻趣事。挺无聊的。”
    周子彧前面说的都还正常,最后四个字是说给白金听得。
    白金吃了个闷亏,不好发作出来,只能咧嘴傻笑。
    她谁都可以说,就是不能说周公子,以他的口才没人惹得起他。
    江流笑了笑,神清气爽地拉开椅子扶苏邢坐好,便给她拿食物去了。
    这份优待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的,白金这会又眼红的不得了,凑到苏邢耳边说悄悄话。
    不知白金说了什么,苏邢听了面红耳赤,坐在对面的季瑜不明所以,周子彧却对女人之间的话题没什么兴趣,直截了当的问了苏邢一个问题。
    “你对南宫尚是动了真情吗?”
    第三百三十五章还好,我们是一个休息处的2.5K+
    周子彧问的问题相当大胆,白金偷偷瞄了一眼石化了的苏邢,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季瑜一脚。
    季瑜疼的倒抽一口冷气,目光从苏邢身上转向白金,就见她对他挤眉弄眼的。
    季瑜不傻,知道她是在叫他暖场,解了苏邢的尴尬,便清了清嗓子说道:“周公子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用回答。”
    白金翻了个白眼,又想再补他一脚,这次季瑜学聪明了,在她一脚踩过来的时候提前把脚背缩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苏邢低声回答了那个问题。
    “我是喜欢南宫尚。”
    白金就坐在她身边,听得清清楚楚,惊讶之余,抬脚的动作不小心用力过猛,膝盖撞到了桌板,疼的她一张脸都皱了起来。
    季瑜面容呆滞地看着苏邢,虽然真人秀里的表现已经给出了答案,但在苏邢亲口承认下,又是另一种感受。
    就好像自家种的鲜花被邻国的王子偷采回去装进了花瓶,心里很不是滋味。
    相较于白金与季瑜那么大的反应,周子彧作为提问者可就显得冷静多了。
    他老神在在的端起咖啡杯饮了一口,视线飘向苏邢背后僵直而立的身影。
    江流此刻的表情像极了一只失了宠的金毛犬,满眼的落寞,怪可怜的。
    在场的都以为苏邢变了心,岂料她下一句话不仅点亮了这只金毛犬的笑容,还将现场低迷的气氛推向了一个小高潮。
    她说:“可是,我更喜欢江流。”
    此话一出,江流本人止不住上扬的嘴角,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别在我不在的时候欺负苏邢。”
    江流拿出苏邢是我女人的身份警告周子彧。
    周子彧不由内心感叹,深陷于爱情的男人,真的会变得傻乎乎的。
    他端着咖啡杯,优雅微笑道:“怎么会呢,苏邢是我们的伙伴,她喜欢谁是她的自由,我不过是关心她而已。”
    周子彧的动机是什么,白金、季瑜或许不知道,但江流再清楚不过。
    他怕苏邢胳膊肘往外拐,一心向着南宫尚,无法再与他们齐心。
    江流略带深意的看着他,两个男人隔空对视,都在彼此眼中看懂了对方传达的信息。
    一顿饭在白金的调侃、季瑜的关心询问下吃完了,苏邢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打算去一楼看看唐晓和佐藤未来两队有没有通关。
    周子彧观察出她的心思,友情提醒道:“《18禁生存游戏》里佐藤未来和袁立夫已经通关了,现在只剩下唐晓和那个叫白雪的女人还没出来。”
    苏邢起身的动作一顿,随即想到以唐晓的心性要他心动值满90分,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还有一件事,是她比较在意的,唐晓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啊?
    她得抽空问问江流,没准他知道唐晓的性取向。
    收拾完各自的餐具,五个人一起下到一楼,不想居然看到勃巴坐在沙发前观看直播。
    白金朝大家嘘了一声,偷偷摸摸地走到勃巴身后,然后在他耳边大叫一声:
    “勃巴!你回来啦!”
    勃巴捂着耳朵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转身看到白金,拍着上下起伏的胸膛,埋怨道:
    “哎哟,金金,泥干嘛吓偶,偶都要被泥吓粗心脏病列。”
    白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凑近了问:“怎么样?这次的真人秀有没有遇到美女?”
    勃巴巧克力色的脸庞透出些许晕红,他羞答答的回道:“有素有,不过她不喜欢偶。”
    白金叹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种好大儿成了滞销货的感悟。
    “没事,小世界美女多的是,她不喜欢你是她没眼光。”
    勃巴信以为真,又对以后的性福生活充满了希望。
    “金金,勃巴的中文怎么还带口音,你是不是没好好教他?”
    江流和苏邢一起走了过来,季瑜去调换直播间,周子彧无事人似的坐在单人沙发上,看他们聊天说笑也是一种生活调剂。
    说到勃巴的口音,自信如白金也不得垂头丧气起来,她摊手说道:“不是我没好好教,是根本教不动啊,这和他以前的生活环境有关,不可能改过来了。”
    勃巴瘙着后脑勺,用他自以为地道的中文加入他们的谈话:“偶觉得这样子挺好滴,也算素一种个人风格嘛。”
    众人无语,勃巴的迷之自信倒是跟着白金学了个透彻。
    “苏邢,你快过来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之前关押你们的那个?”
    没了南宫尚与苏邢撑场面,《18禁生存游戏》真人秀从首页直降到了32页,季瑜翻了好一会才找到这放在末尾的直播间。
    现在他们看到的,是唐晓的直播,右上角的心动值显示为:73分。
    分数比苏邢预计的要高出不少,她还以为唐晓这个毒舌是不会对白雪感兴趣。
    “恩,他是在找唐晓吗?”
    四维立体全息投影中,索罗王子带着一批三等士兵在飞船里到处搜索,坐在观众席上的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唐晓和白雪就藏在拐角处,唐晓的脸色很臭,白雪身上的裙子变得破破烂烂,胸口露出好大一片肌肤。
    苏邢不明缘由地问季瑜:“他们发生了什么?白雪的裙子是被人扯烂的吗?”
    季瑜还没开口,周子彧就替他娓娓道来:“你和南宫尚走后,唐晓和袁立夫就被这个叫索罗的外星人当众拆穿了男性身份,为了躲避外星士兵的追杀,两队人分开躲藏。袁立夫和佐藤未来这一队本来就互生好感,经历了几次战斗,就顺利完成了真人秀;唐晓和白雪那一对就比较多灾多难,白雪没有武力值,全程需要靠唐晓保护,唐晓有时力不从心,白雪就被外星人给抢走了。”
    “那唐晓呢?他不会放着白雪不管。”
    苏邢忍不住插嘴。
    周子彧嘲讽的笑道:“你现在看到的,是他救下白雪逃跑的画面,但在这之前,白雪所受的凌辱,皆因唐晓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救她。”
    苏邢惊得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他的意思是指白雪已经被……
    “周公子,你能不能不要说那么模棱两可的词,白雪只是被几个外星人摸了摸身子,衣服都还没扒光呢,唐晓就来救她了。”
    白金怕苏邢误会,出面解释道。
    周子彧坚持他的信念:“摸了身子,那就是凌辱,如果唐晓来晚几分钟,那些外星人可以做到最后一步。”
    “咦,他上面滴分数一直在动诶。”
    勃巴无心的一句话引得众人又把视线转移到了直播间的右上角。
    之前苏邢看到的心动值是74,现在已经高达到了80,而且,还在继续往上升!
    他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唐晓对白雪如此心动?
    江流将音量调至最高,白雪柔弱的声音回荡在一楼大厅里。
    “唐晓,我好害怕,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
    唐晓搂住白雪,坚定不移的回道:“不,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白雪,你是个好女人,如果我……”
    唐晓突然止住后面要说的话,他知道即使他说了也不可能改变什么,对白雪而言,留有这段回忆,就够了。
    “我很庆幸,那时候被抓的人是我。”
    白雪靠在他怀里,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
    就是这一抹笑容,打开了唐晓的心房,他的心动值突破了90。
    两人都达到了及格分数,接下来就是挑选三名观众来完成他们的愿望。
    看到这里,苏邢放松下来,她回头牵住江流的手,在旁人的注视下,主动抱住了他。
    “还好,我们是一个休息处的。”
    江流收紧手臂,静静地回抱着她。
    “是啊,还好。”
    第三百三十六章《卿卿入我心》真人秀正式开播
    初春的日头,迎面拂来的微风含着丝丝凉意。
    客船甲板上逗留的人不多,只有寥寥几人受不了舱内的滞闷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其中就有一抹雪白身影故意远离人群,独自眺望远方。
    那人披着薄毛的白色连帽斗篷,从头到脚掩的严实,就连暴露在外的一张小脸也用丝薄的面纱遮着。
    一双美目闪着清水般温润的光芒,不知是在看山看水,还是在思绪翩飞。
    那人是苏家的大小姐苏姚,也是3号休息处的苏邢。
    时光回溯到一个小时前,苏邢接收到了新的真人秀信息,《卿卿入我心》是一部角色扮演类真人秀,参与此次真人秀的共有四人,3号处占了两人,一个是她、一个是周公子,另外两人分别是13号处的白银和7号处的孟芷蕊。
    说来,都是些熟面孔。
    她还记得在第一次参加《危险邻居》真人秀被角色魂所支配,那时候她成功攻略了白银,而这次,她的目标不是他,是周公子周子彧。
    《卿卿入我心》是以古代为背景,她和周公子在里面扮演的是一对青梅竹马,她从小发下誓言要嫁他为妻,他也同意了说要八台大桥娶她过门。可是,待他们长大成人她才发现他早已有了心上人。后来他的心上人遵从父母之言,嫁给了京陵有权有势的秦二爷,她的竹马气急之下,登门求亲,以最快的速度操办婚礼。
    婚事是在过年前完成的,他们行了夫妻之礼,相敬如宾的度过了新年。
    再后来,竹马任命去了寒山书院做夫子,夫妻离别数月,她忍不住收拾细软追夫来了。
    故事开头就是从艘客船开始,她的任务是要和她的竹马做一对神仙眷侣,她要他放下过去心尖上的人儿,爱上她、接纳她。
    “小姐,外面风大,您还是去船舱里休息会吧。”
    丫鬟芸香心疼的上前劝道。
    出逃的思绪逐渐回笼,苏邢看着远方山峦叠嶂的风景,语音清淡的回道:“说了多少遍了,不许再喊我小姐。”
    她已嫁为人妇,喊小姐于理不合。
    芸香自打了一下嘴巴,娟秀的脸蛋被湖风吹得微微泛白。
    “哎呀,瞧我这张嘴,就是不长记性!夫人,您还是进去吧,甲板上太凉,您身子弱,要是得了风寒还怎么进书院见姑爷呀。”
    苏邢一指轻点芸香的额头,露出无奈的笑容,“说不过你,那就进去吧,一会儿也该靠岸了。”
    芸香嬉笑着扶着苏邢的胳膊,两人一同进入船舱。
    苏邢现在的身份是苏芜之女苏姚,苏芜身为京陵三大富商之一,妻妾成群,苏姚出身嫡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平日里最得苏芜喜爱。
    她与范卿成婚是苏芜求之不得的,范家世代为官,若是能打通官场生意,苏家可就钱途无量了。
    苏邢坐回座位,闭目养神,实际是在涉取属于苏姚的记忆。
    从进入真人秀开始,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她不再被角色魂所束缚,这是不是说明她的意志力已经坚定到可以压制住角色魂?
    苏邢能感受到体内有无穷无尽的黑暗力量在涌动,她可以随意在手心里凝聚出一股黑雾,它可以是心形的、也可以是圆形的,各种形状全凭意志力去操控。
    原来,在南宫尚的指导下,薄弱的意志力能得到一步步的提升。
    她真该感谢他,能在这次真人秀里拿回主导权,有他很大的功劳。
    客船靠近码头的时候,船上的商旅、百姓纷纷整理随身携带的包袱准备下船。
    苏邢按住芸香急躁的情绪,等船上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她们再动身也不迟。
    芸香是个急性子,奈何她家小姐是个慢性子,只好乖乖坐着,张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别人走光光,才起身扶小姐下船。
    寒山书院位于寒山半山腰,山底下有三个村庄,人流量不少,是以当她们下到陆地,码头上接送的人乌泱泱的凑在一块,她们都分不清,接她们的人是谁,在哪?
    “小姐,哦不,夫人,姑爷有说是派谁来接我们吗?”
    芸香伸直脖子东张西望,两个女子站在码头中央,好不显眼,但却无人来领。
    苏邢一双美目往人群里探去,在一张张陌生面孔里扫视。
    “他说会派两个学生过来,你看看有没有穿蓝底白衫的男子,头上戴有乌色书生帽。”
    芸香看的眼睛都酸了,哪有戴书生帽的……不对,那两个不就是吗?
    芸香高声叫道:“喂!你们两个!是不是寒山书院的学生?”
    被喊的二人站在一个卖包子的摊位,矮个子的腮帮子鼓成了两个大包,嘴里塞满了馒头,高个子付完铜钱接过用油纸包好的包子拎在手里,转头看向她们。
    苏邢一眼就认出他来,高个子少年是13号休息处的白银,他比实际年龄小了好多,看样子不过十七八岁模样,生的英气逼人。
    在他身边的矮个子她也认得,7号休息处的孟芷蕊,女扮男装混书院,可有点意思。
    “夫人,我看就是他们了,书生帽,蓝底白衫,长得还都挺俊俏的。”
    芸香偷偷议论。
    苏邢不语,瞧着两人跑到她们跟前。
    矮个子“少年”嘴里的馒头还没来得及咽下,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涨成了猪肝色,高个子少年则一派自然地弯腰作辑道:
    “您是师母吧?久等了,我是范夫子的学生,秦和风,这是我同窗室友,赵玉堂。”
    苏邢摘下头上连帽,一头乌发绾成妇人髻,插着几根碧翠朱钗,吊坠悠悠荡荡,与耳朵上的玉翡翠耳环相互衬映。
    虽遮面,但气质脱俗,过往路人都慢下脚步,想一睹美人风采。
    可惜,美人以纱遮面,看不到脸自觉无趣,又都加快脚程匆匆离开。
    苏邢见到熟人,心里倍感愉悦,声音不觉上扬:
    “你们好,我叫苏姚,不用喊我师母。”
    赵玉堂咽下嘴里的馒头,粗着嗓音说道:“那哪行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就是我们再生母亲啊!”
    秦和风敲了一记赵玉堂的脑门,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还是别说话了,范夫子听了又得罚你抄书了。”
    赵玉堂摸了摸脑袋,憋屈的小眼神可怜兮兮的看着苏邢。
    苏邢勾唇一笑:“范夫子人可在书院?”
    第三百三十七章寒山书院(二更)
    寒山书院,人才辈出,听说朝廷五品以上的官员大部分都出自于这里。
    苏邢登上寒山,人造天梯可直达寒山书院门口。
    秦和风替她们拎着包袱,脚步轻松的在前面领路,他一边走一边介绍书院里的规矩。
    “卯时起,酉时寝,无院长手令不得私自外出。”
    “你们读书人不是应该挑灯夜读吗?怎么这么早就寝了。”
    芸香气喘吁吁的擦了把热汗,她在苏家是一点重活都不干的,今儿爬起这寒山来可把她半条命给弄没了。
    走在她们后头的赵玉堂闻言应道:“咱们书院不求你年年考第一,只求你身体健朗的完成学业。我告诉你们,那些挑灯夜读的书生就算考取功名,身子废了,再大的官运也享受不来。”
    苏邢呼吸微喘,才爬了一会儿就香汗淋淋。
    她停下脚步,擦拭额角薄汗,对着前面大步远去的背影喊道:
    “秦和风,还有多久能到书院?”
    秦和风转头看他们三人落得太后,又走下台阶。
    “一半未到,你们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再走?”
    秦和风目若点漆,五官棱角分明,挺拔的身姿在葱茏绿景下更显得朝气蓬勃。
    苏邢看出他是走惯了山路,来来回回气息照样稳如泰山,不像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爬个山呼吸都乱了。
    “不了,到了书院还有很多事要做,继续走吧。”
    苏邢倔强的抬起脚步跟上他的步伐。
    芸香内心哀嚎不已,她好想喘口气,但小姐这么说了,再累也得往上爬!
    四人爬的很慢,平日里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到书院,愣是被她们拖着走了两炷香的时间。
    待书院大门近在眼前,苏邢与芸香都已累的精疲力尽。
    寒山书院的牌匾是由当今皇帝亲笔题名,登门求学的学子多如过江之鲫。
    这里不会嫌贫爱富,只要你能通关笔试、面试两关,即可入学。
    在秦和风滔滔不绝的介绍下,苏邢不难知道他和赵玉堂是前年刚入学的学子,今年是第二年。
    苏邢跟着秦和风进入书院,绕过假山流水、九曲回廊,眼前豁然出现一片偌大的绿色草坪。
    “那是我们踢蹴鞠的场地,书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一次蹴鞠大赛,拔得头筹的队伍可以免半年学费。”
    秦和风面带得意,跟在身旁的赵玉堂给足他脸面的接着说:
    “和风去年得了第一名,今年上半年的学费都不用交了,我都快羡慕死了。”
    秦和风笑起来露出八颗整齐白亮的牙齿,拍着赵玉堂的肩膀,信誓旦旦的说道:“你好好练练脚力,今年我带你一起赢!”
    赵玉堂看着肩膀上宽厚有力的大手,巴掌大的脸蛋透出了淡淡的粉。她不着痕迹的脱离他的手掌,走到苏邢的另一边,粗声粗气的说:“知道了,大男人的,别老是动手动脚,这多不好啊。”
    秦和风挑着剑眉,歪头看她:“我说你这人,有时候扭扭捏捏,一点也没有男子气概,今晚我教你练气功,保证把你这小身板练得跟我一样强壮!”
    赵玉堂憋红了脸,鹌鹑似的低下了头。
    苏邢看他俩你一言我一语,敢情是已经摩擦出感情来了?
    “范夫子的住处在哪?”
    苏邢再不插嘴,恐怕他们要忘记她和芸香的存在了。
    秦和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师母,别怪我们话多,玉堂和我住一个屋,我不照顾他,就他这弱不禁风的样子,书院里扫地的老头都可以欺负他。”
    “没事,看到你们那么交好,我也心生羡慕。”
    苏邢不再尝试让他们改口,师母就师母吧,没准还能与范卿拉近距离。
    “师母,你别听和风瞎说,我和书院里的人关系都不错。”
    赵玉堂说完,指着草坪后面四排低矮建筑物:“范夫子的房间就在那最后一排,靠近竹林,现在过去差不多也该用午膳了。师母,一会儿是我们把饭菜给您端过来,还是现在就带您去食堂用餐?”
    苏邢看着秦和风手里的四个大包袱,最终还是选择让他们把饭菜送来,她和芸香要整理卧房,现在再不争取时间,等天黑就晚了。
    范卿的房间不大,却异常的干净清爽。
    苏邢刚踏进门槛,就闻到了淡淡地书香味,他书桌上摞着高高叠起的文书,笔墨纸砚一并俱全,在桌椅后面还放着一个陶瓷花瓶,大圆口,瓶身大肚,里面装了六卷系好的画轴。
    苏邢和秦和风、赵玉堂道了谢,就让芸香送他们出门了。
    她一个人在房间里转悠,打开西边的窗户能看到屋后面幽深翠绿的竹林。
    范卿住的是清雅之地,教的是圣贤书,心性是越来越清净了。
    苏邢坐上床榻,摸着单薄冷硬的床铺,不由想着要买点加棉加厚的褥子垫上,初春的夜晚还是很冷的,他盖得被子也不够厚,两人睡在一起虽然能抱团取暖,但凭范卿那清心寡欲的样子,十有八九是得分开睡。
    不过……这里就一张床,他总不能把新婚妻子扔地上吧?
    “姑爷,您回来啦,夫人在房间里呢。”
    门外芸香响亮的声音惊得苏邢从床上走了下来。
    她刚走到书桌那,一阵香风袭来,是更浓郁的书香味,紧接着一抹清隽的身影跨门而入。
    她听到了梦中无数次回响的声音。
    “姚儿。”
    苏邢看着面前青袍加身,宽袖窄腰的男子,他穿的非常有文人气息,一头乌黑长发以木簪束起,鬓角不留一丝乱发,整洁的就像他给人的感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范卿面容生的俊美,一双干净清明的眼眸在看着你的时候,会有温润的流光溢在眼中,但这些流光里,她看不到丝毫喜悦,或者说,看不到他的爱。
    现在的范卿念得是儿时青梅竹马的情分,论男女之情,是半分也无的。
    苏邢见他走来腰背挺得如青松一般直,下意识也挺胸抬头。
    待他走到她面前,苏邢柔着嗓音喊道:“卿哥哥。”
    sáиjīùsんùωù.νīρ(sanjiushuwu,vip)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