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χyūzんáIщū⑧.cом 第二次末日危机

χyūzんáIщū⑧.cом 第二次末日危机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会迎来第二次末日危机。
    根据探险小队带回来的紧急消息,外面的温度在断崖式下降,基地出入口也开始频繁被积雪所堵。
    有专家表明,以这种降温速度,不出一个月外界的地平面会再次增长,预估数据会达到30米到40米区间。
    这还只是预估,就已经让专家们拉起了红色警报。
    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如果他们再不采取拯救措施,一个月后,幸存的30万人都会被封死在基地里。
    这事惊动了上头,上头给各区域负责人施加压力,让他们尽快想出解决的办法,尤其是第九区,养了那么久的异能者,好吃好喝的供着,就是为了在危机时刻派上用场。
    现在所有希望都寄予第九区,作为第九区的一把手,刘咏志忙的分身乏术,一天连开八场会议,累的嗓子眼直冒火。
    第二次末日即将到来,基地里的大多数人还蒙在鼓里。
    为了不造成人群混乱,不到最后一步,上头是不会将这件事公布于众的。
    刘咏志马不停蹄地赶回第九区,会议讨论的结果出来了,第九区所有异能者都要参与进去。
    他先是去了异能者小屋,召集所有人,告诉他们这则惊天消息。
    异能者小屋,是一栋三层楼高的小别墅,里面住了6男3女,男有邱泰清、尚元凯、岑文成、任丘、南宫尚、赵思淼;女的有华南珍、苏邢、梁曼云。
    刘咏志放下身段挨个敲门,一层四间房,他要连敲9间,结果敲出了10个人。
    邱泰清有性瘾,一天没有女人就会心情不好乱发脾气,这多出来的第十个人就是从他房里走出来的。
    是前阵子新签下来孕育者宋明羽。
    宋明羽脖子上布满了深红色的吻痕,手臂、大腿也都有一块块青紫的痕迹。
    刘咏志曾帮邱泰清收拾过烂摊子,对他这些特殊爱好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大难临头,他希望作为异能者能保存体力放在正经事上,如果因为女人拖了后退,他会不惜遣散孕育者,让他好好的修身养性。
    十个人聚集在一楼客厅将本就不大的地方挤得更加逼仄。
    刘咏志看不惯宋明羽,客套了几句就将人请出异能者小屋。
    宋明羽临走前,眼神飘向南宫尚,有些恋恋不舍。
    刘咏志却误以为她是迷上了邱泰清,毕竟这两人最近天天黏在一起,很容易日久生情。
    孕育者是不能掺杂私人感情的,她的工作是给异能者生孩子。
    刘咏志不能接受孕育者想要上位的行为,就凭宋明羽动了这份心思,他就不能再留她。
    打定主意,刘咏志面不改色的关上大门,阻隔她探进来的视线。
    被拒在门外的宋明羽看着差点甩在脸上的门板,眼里是浓到散不开的哀愁,她来第九区是为了南宫尚,可是……这都两个月了,都没和他说上一句话……她来这还有什么意义……
    赶走掉无关紧要的人,刘咏志心里舒坦多了。
    他让九位异能者找个座位坐下来,表情严肃地告诉他们世界末日即将就要卷土重来。
    沧桑沙哑的声线很容易勾起人的回忆,在场有五位异能者都露出了沉重哀戚的神色。
    末日前期,这个世界进行了一次人类大清扫,那些没有被好运照顾的人都死在了自然灾难下,现在又要来第二次,是想把剩余的人类都清扫干净吗?
    华南珍坐在沙发一角,捂着脸失声痛哭。
    她是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被排山倒海的雪浪所吞噬,也就是那个时候,激发出了体内异能,救下一大批幸存者。
    华南珍的异能可以将周边可移动的物体凝聚成她想要的形状,可以说是非常厉害的。
    坐在她身边的尚元凯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听听刘老怎么说。”
    尚元凯是个26岁的小伙子,创业失败后就听从家里人的安排,进银行做了柜台客服。末日爆发的时候,他和同事们跑到银行顶楼,结果被强力飓风吹到了天上去,高空坠落的恐惧激出了他的异能,他的身体瞬间变得轻盈无比,仿若一根羽毛的重量落在了地面。
    事后他以异能者的身份进入了基地,和他同期进来的还有邱泰清、岑文成、任丘。
    后三人也都是在生死一刻凭着自身异能活下来的,邱泰清可以控水,岑文成可以将物品无限次复制、任丘则是能提前预知危险。
    每个人的异能单独来看都很强大,所以上头愿意满足异能者一切需求,只希望他们能在末世里守住基地。
    刘咏志说的口干舌燥,好几次停下来捏捏嗓子。
    梁曼云给他倒来一杯水,刘咏志顺手接了过来昂头喝了个精光。
    “谢谢。”
    梁曼云温柔一笑:“不客气。”
    刘咏志记得这个女人是苏邢的朋友,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异能是什么,但她善解人意的举动已经赢得了他的好感。
    “目前我们面临两个非常严峻的问题,物资短缺和加高加固基地的出入口。第一个问题我们讨论出了两种方案,是从地下打一条直通大型超市的地道,或是从上面走,找到超市的顶层玻璃,砸一个缺口跳进去。”
    “等等!你说的不会是加百利超市吧?”
    邱泰清一脸惊异的问道。
    “是的,加百利是距离基地最近的大型超市,如果我们选定第一方案从地下走,可以使用专业测量方位的仪器。”
    “不行,不能走下面。”
    任丘反应极大的否决了刘咏志的提议,邱泰清就坐在他身边,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叫吓得浑身一抖。
    “小丘同学,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没毛病都要被你搞出毛病来了。”
    任丘才17岁,是个高二学生,因为个头小,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三岁。
    “对不起,泰清哥,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算了,你这么说肯定是看到了什么,对吧?”
    邱泰清歪着脸,眼睛底下发黑,显然是白天纵欲过度了。
    任丘腼腆的点了点头,视线在每个人身上转了一圈,含含糊糊的说道:
    “我看到……下面有东西在动。”——
    第两百九十五章拆穿
    任丘有预知危险的异能,他说有东西在动,那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丘,你有看清楚它的模样吗?”
    刘咏志心里一紧,两个方案他更倾向于第一个,从地下走一来方便运输物资,二来以后也可以将加百利超市纳入基地范围。
    “没有,画面太黑了,看不清。”
    任丘老老实实的答道。
    “既然下面走不了,那就走上面呗。”
    说话的是37岁的岑文成,是个出租车司机,人长得五大三粗与他富有文艺气息的名字实不相符。
    “走上面……也行。”刘咏志说的很是勉强,他的首选是走地下,但任丘预言了有东西在下面,那就万万动不得。
    “苏邢,你的空间体能装多少东西?”
    刘咏志之所以会有第二个方案,是考虑到苏邢是自带空间体的异能者,有她在,那就相当于带上了太上老君的乾坤袋,要装多少就装多少,免去了不少人力物力。
    苏邢被当众点了名,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
    “应该……没有上限吧?”
    红色骨戒能储存多少东西,她还真不知道。
    苏邢不着痕迹的与身边的南宫尚对视了一眼,两人戴着红色骨戒的手交叠在一起,在别人眼中,戒指就是他们的定情信物,没有人会把空间体与戒指联系在一起。
    知道真相的,只有赵思淼和梁曼云。
    他们俩身无一物,没办法展现出异能,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一点,在第九区这两个月,都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苏邢身边,陪她复健。
    两个月的努力是有回报的。
    现在的苏邢已经能丢掉拐杖独自行走,纵然走得有些一高一低,但比起一开始连地都碰不了,真的要好太多了。
    至于另一位伤员,南宫尚的修复能力直叫那些医生啧啧称奇,来第九区才几天,他的眼睛和脚就自然而然的好了,而且还不留任何后遗症。
    见识过他的异能,刘咏志打起了其他盘算,他暗中叫人抽了几管血,用来研发一种可以使伤口迅速愈合的药剂。
    当然,这些当事人是不知情的。
    刘咏志得到满意的答复,笑的眼角皱纹多了好几层,“那就太好了,我会给你们列好清单,你们按照清单上的内容去找就行了。”
    “刘老,不是还有一个问题吗?加高基地出入口,这个简单,和之前一样,交给南珍姐负责,保证无缝衔接。”
    尚元凯与华南珍住在同一层,华南珍比他大两岁,因痛失丈夫和孩子一度让她患上了重度抑郁症,是尚元凯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自此,两人就以姐弟相称,关系好的就算同睡一张床也不会有非分之想。
    刘咏志早就想到让华南珍去负责筑高出入口,但基地里已经没有可用的材料,他们只有先解决第一个问题,才能解决第二个。
    “这件事我自有考虑,明天你和南珍留下,我有另外的事要吩咐给你们,其他人就去加百利超市。”
    “1、2、3、4、5、6、7,7个人去?会不会太多了?”
    邱泰清数着人头,似乎为人数过多而有些烦闷。
    上头对异能者实行了嘉奖制度,只要完成吩咐下来的任务,就可以得到应得的奖赏。
    现在有7个人,共吃一块蛋糕,他能吃得饱吗?
    邱泰清为了能吃到更多的蛋糕,有意与刘咏志提议:“我看就别费那么多人力了,我、岑文成、苏邢,还有那个叫南宫尚的,我们四个人去,够了。”
    此话一出,赵思淼头一个持反对票。
    “不行,我和曼云姐也要去。”
    邱泰清好笑地看着他:“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像个跟屁虫,苏邢走到哪你们就跟到哪?累不累啊?”
    赵思淼脸色涨的通红,正欲发作,坐在他身旁的梁曼云勾住了他的手肘。
    “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难道有错吗?”
    邱泰清对待美女可比对待同性要温柔得多,“没错,梁小姐人美心美,我也想和你做朋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曼云姐不是孕育者,请你放尊重点。”
    赵思淼冷下声音,胸口窜起一股无名怒火,如果不是碍于这里人多,他真想上去撕了他的嘴。
    邱泰清是什么人,末日前他能借着斯文伪善的外表弄大未成年少女的肚子,然后轻飘飘地劝人去卖淫,把赚来的钱拿去打胎,这种人就是社会底层的渣滓,然而渣滓在残酷的末日环境下翻了身,成了万众追捧的一颗璀璨星星,他开始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的性虐孕育者,这样的人会在乎别人的一句警告吗?
    邱泰清直接忽视了赵思淼,继续调戏梁曼云:
    “梁小姐喜欢乐于助人,不如今晚来我房里教教我,这助人得怎么助啊?”
    含有性暗示的语言彻底激怒了赵思淼。
    一把瑞士军刀从袖口滑出,赵思淼不顾梁曼云劝阻,拨开刀片抵住邱泰清的喉咙。
    事情发生的太快,刘咏志只看到赵思淼冲了上去,紧接着他的身体周围迅速浸透出透明的水珠,很快他就被一颗巨型水球给包住了。
    水光潋滟,大家都能看到赵思淼在水球里拼命挣扎,但无论他怎么动就是走不出这颗水球。
    邱泰清不屑地笑道:“小子,就你这点本事还想逞英雄?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梁曼云吓得瘫软在了椅子上,失声叫道:“你快放了他!他要不能呼吸了!”
    客厅里很多人都站了起来,劝邱泰清收手。
    邱泰清哈哈大笑:“我就知道,这小子就是个普通人,哪是什么异能者。”
    苏邢看不下去,想要教训他一番,南宫尚却阻止了她。
    “别去,赵思淼不会死。”
    是的,赵思淼不会死,邱泰清拆穿了他的真实身份,便用手指戳破了这颗水球。
    水球啪的一声流水飞溅,赵思淼浑身湿哒哒的跌坐在地,咳的肺都要吐出来了。
    “够了,邱泰清,你再这样不守纪律,别怪我把你赶出基地!”
    χγùzんāǐщù8.cōм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娇艳欲滴(高H,1V1)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