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ρo18м.νìρ 第两百二十一章 黑夫人的房

ρo18м.νìρ 第两百二十一章 黑夫人的房

    吃过迟来的晚饭,申竹回房睡觉了,柳生直人霸占了客厅的沙发,躺在那闭目而眠。
    苏邢、小雅、伊可馨还有勃巴四人围着餐桌聊了一个通宵,三女一男,可以聊的东西太多了,伊可馨叽叽喳喳的问这问
    那,勃巴发挥出好奇宝宝的天性,两人轮番轰炸,别说一个晚上再加一个白天也聊不完。
    小雅性格内向,说不上话的时候就默默地地给他们端茶倒水。
    苏邢作为主角,什么事都可以不用干,好好地回答问题就行了。
    早上7点08分,落地窗外的黑雾渐渐泛白,伊可馨打了个哈欠,心满意足的说道:
    “我有点困了,你们继续聊,我回去睡觉了。”
    勃巴眼珠子一转,屁颠颠的跟她一起站了起来。
    “偶也困列,泥要不要去偶家里岁,就在隔壁,还比较近些。”
    伊可馨挑眉,他淫荡的心思全写在脸上,真当她们什么都看不见吗?
    “诶,泥要素不想去,偶……”
    “谁说不去了?不过我得事先说明,不可以对我动手动脚哦。”
    伊可馨竖起食指贴着勃巴的鼻子左右摇晃。
    勃巴古铜色的脸黑红黑红的,一双琉璃色的眼珠盯着鼻尖的手指都快成了斗鸡眼。
    “每次泥都则么说,最后还不素泥对偶动手动脚……唔……”
    “瞎说什么呢,我不要形象的啊。”
    伊可馨赶紧捂住勃巴的嘴巴,朝苏邢和裴小雅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们先去睡觉了,出发的时候记得喊我们一
    声。”
    “唔唔唔……”
    “再动,我就像上次那样惩罚你。”
    勃巴一想到上次欲死欲仙的“惩罚”,顿时如脱水的鱼,挣扎的更厉害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别闹,她们都看着呢。”
    欢脱二人组离开了白房子,苏邢与裴小雅面面相觑,笑弯了腰。
    “勃巴怕是翻不了身了。”
    苏邢定下结论。
    裴小雅点头附议道:“金金姐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很欣慰吧。”
    那是当然的,有人替她管教勃巴,她肯定开心的做梦都要偷笑。
    可惜啊,伊可馨是13号休息处的人,要是她们家的,金金就可以升级做婆婆了。
    早上9点19分,申竹下楼吃早饭,柳生直人比他早醒了2个小时,也就是说,勃巴和伊可馨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早
    醒的日本武士独自在客厅里锻炼,苏邢撞见他光着膀子做俯卧撑的样子,不禁暗叹小白兔遇上肌肉型大灰狼,不吃干抹净才
    怪。
    练了一身热汗的大灰狼,与苏邢擦肩而过,去一楼的洗手间洗了把脸。
    小雅在厨房里做早饭,简单的一锅白粥,没有搭配任何配菜,就这么凑合着分给大家吃。
    今天他们就要离开玩偶之家了,苏邢在离开前还得和申竹一起去完成任务。
    这事大家心照不宣,吃过早饭,小雅忙着收拾餐具,柳生直人坐回沙发上,拿起另一本杂质翻看起来。
    申竹丢了个眼神给苏邢,示意她可以发出了。
    两人动身去了隔壁的黑房子,直奔二楼。
    黑夫人的房间就在眼前,苏邢拧开门把手,踏入了黑夫人口中的“禁地”。
    卧房的正中心摆放着一口黑色棺材,棺材盖上贴了数十张破破烂烂的黄色符纸。
    申竹昨晚说的新发现指的就是这口棺材,苏邢围着它走了一圈,并没有感受到一丝灵气。
    也是,黑夫人不在,这口棺材没了主人,想必里面应该是空的。
    “开始吧。”
    申竹话不多,解开裤腰上的皮带,连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一根颜色浅白的蚕宝宝还在沉睡中,它的模样很可爱,虎头虎脑的大龟头缩在包皮下,只有一小部分暴露在空气里。
    蚕宝宝长得胖乎乎的,下端连着两袋阴囊,阴囊不大,但看起来沉甸甸的像是装了两颗水球。
    苏邢不自觉的盯着他的下体看了很长时间,许是过分热情的目光让它有些不好意思,蚕宝宝慢慢拉长了身体,探出它的大
    脑袋想要和她问好。
    “苏邢?”
    申竹光着下体走了过来,两手撑在棺材上将苏邢挤在双臂之间。
    苏邢回过神,她竟然看一个男人的下体看到入迷,她是疯了么?
    “抱歉,我这就准备一下……”
    苏邢穿的是牛仔裤,没有连衣裙那么方便,脱裤子的过程两人难免会有一些肢体接触。
    申竹这次没有表现出他的洁癖,反倒是贴近了她,在她低头的一刻亲了她的脸颊。
    苏邢猛地抬起头来,两人四目相对,申竹抿了抿唇瓣,品尝着刚才的柔软,又情不自禁的印了上去。
    这次,他的目标是她的嘴唇。
    比脸蛋还要软,还要可口的嘴唇。
    苏邢瞪大眼睛,头向后一缩,申竹的嘴就跟着向前迈进。
    身下的牛仔裤脱了一半,申竹的大长腿强势插入,使两人的身体几乎贴的密不透风。
    他是怎么了?不是洁癖吗?为什么要亲她?
    苏邢满脑子的问号,双手按住申竹的肩膀,稍稍往外推了一些。
    嘴上的薄唇离开了几秒,申竹皱起眉头,低声说道:
    “别推,我再亲一会。”
    什么??
    苏邢没来得及说话,唇上一热,对方的嘴唇又亲了上来,申竹显然已经不能满足于蜻蜓点水,他钻出舌头侵入她的口腔,
    寻找着一样柔软滑腻的同伴。
    苏邢被迫张开嘴巴,对方没有章法的胡乱搅动让她的唾液滋溜溜的滑下下巴,她虚推着申竹的肩膀,肚皮上有一根长大的
    蚕宝宝在上下摩挲。
    这是申竹的肉棒,涨的那么大,说明他亲的很有感觉。
    苏邢意识到这一点,脸颊晕染了两朵红云,双眼微眯起来,顺势勾住了他的后颈。
    完成任务是一回事,能舒服的完成任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苏邢不想和上次一样,如果她的服软能让自己舒服些,她愿意这么做。
    申竹感受到了女人的转变,双手覆在饱满的酥胸上,轻轻揉捏起来。
    “嗯……”
    苏邢来了感觉,身下内裤有点湿了。
    申竹卖力的吸着她的舌头,波的一声把头俯进双乳间,隔着薄薄的白色衬衣去亲吻她的乳房。
    可怜的小豆豆不堪湿濡的显现出它的形状,申竹摘下眼镜,解开衬衣上的纽扣,扒下胸罩一口含住了它。
    “啊……”
    申竹野兽般的吸法刺激的苏邢夹紧双腿。
    “舒服吗?”
    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些,他看别的女人都很喜欢这样被男人吸奶,她也会喜欢吧。
    苏邢含糊回应着,十指探入他的白色头发,压着他的嘴唇继续舔吸小豆豆。
    申竹没有让她失望,吸得小豆豆变成了大豆豆,又红又肿才放过了它们。
    竖立起来的肉棒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吐出了一丝透明液体,申竹等不及了,拉下苏邢的小内裤,撑高她的右腿,试着面对
    面进入她的小穴。
    苏邢配合他的动作,踮起脚尖让肉棒能顺利找到位置。
    申竹一手握住肉棒,在泥泞的花唇上撩拨了一会会她的阴蒂。
    熟透的阴蒂泛着一片水光,他故意向上顶弄了十几下,每一下都从花穴口擦向阴蒂,制造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两人就这个姿势爽了一会,苏邢抖了抖臀部,支撑不住的叫道:
    “别玩了,进来吧。”
    申竹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愿意那么快就结束,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她。
    “我从来没有和女人做过这些,我想在你身上学习一下,可以吗?”
    申竹请求的口吻,让苏邢想到了他的过去。
    小世界第一个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就是用后入式打发了他,并且还对他恶言相向,这就是他为什么只肯用后入式的原
    因。
    他没有探索过女人的身体,或者换个说法,是他不敢去探索女人的身体。
    这么一想,苏邢心软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我不会忘记的,今天,我们有很多时间。”
    申竹亲吻着她的香肩,肉棒一上一下的摩擦着她的花唇。
    修长白皙的手指拂过她的双乳,来到平坦的小腹上滑进湿漉漉的雨林。
    充血的阴蒂已经涨大成了一颗红豆,他的手指围着它轻揉打圈,肉棒顶着小穴口一下下的往里探进了一个龟头。
    “嗯……不要摸了……”
    苏邢呜呜的咬紧下唇,她越是这么说,申竹揉弄阴蒂的速度就越快。
    直到他的手指在女人尖锐的呻吟下化为一片黑色幻影,爆炸般的快感袭来了。
    小穴甬道里涌出了一股蜜液,浇灌在他的龟头上,热乎乎的,很舒服。
    “我合格了吗?”
    申竹拿出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在鼻尖闻了闻。
    “别这样……你合格了……”
    苏邢红着脸,拿下他鼻尖的手指,却不料被他握在了手心。
    他的手湿乎乎的,五指交缠,连带弄湿了她的手。
    “我要进去了。”
    高潮的余韵还在,苏邢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低语,下一秒,顶在小穴口的肉棒就冲了进来。
    申竹臀部上抬,肉棒冲刷着穴壁上的皱褶,一路通畅无阻的戳到宫颈口。
    “啊……进来了……”
    苏邢勾住申竹的脖子,小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开始了30分钟性交。
    申竹一手抬高她的左腿,一手搂住她的细腰,抽插的速度不减,以宫颈口为目的地,深深插着小穴。
    “嗯……呼……你好快……”
    苏邢嗯嗯啊啊的呻吟着,彼此贴紧对方的身体,两性器互相碰撞,噗嗤噗嗤的溅出许多白色淫沫。
    申竹嗅着她头发里的香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性冲动。
    以前和那些女人发生关系只是单纯的为了完成任务,但这一次,在她知道了他那么多不为人知的过去,他从心到外都接受
    了她。
    接受一个女人,不难,难的是接受肢体上的碰触。
    他克服了这方面的障碍,才能活的更像一个正常人。
    是苏邢,让他变回了正常人,碰她、亲她、肏她,他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申竹插了数百下,突然坏心眼的拔出了肉棒,随后脱下衣服铺在地上,让苏邢平躺下来。
    肉棒一旦从小穴拿出来就得重新计时,苏邢以为他忘记了规则,好心提醒了他一遍。
    申竹光着身子趴到她的身上,重新插入甬道进行有规律的抽送,雪白斯文的一张脸埋首在她胸前,两手挤压着丰乳,将小
    豆豆凑到唇边吸吮。
    将近十分钟的性爱,又断了。
    申竹再一次拔出了肉棒,说要尝试一下新的体位。
    苏邢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心思,那就真的是犯蠢了。
    “申竹,别这样,任务为重。”
    “我知道,我不会再拔出来了,你把身体侧过来,我想这样插你。”
    苏邢无奈的侧过身子,申竹抬高她上面的一条腿,粗硬的肉棒找到了穴口一插到底。
    “这样是不是很深?”
    申竹边插边问她。
    苏邢胸口起伏不停,呼吸随着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凌乱。
    “嗯,深……”
    “喜欢这个姿势吗?”
    申竹问上瘾,问完这个问题,又问她和后入比起来,哪个更深?
    苏邢回答了几次,他问的多了,她就懒得再回了。
    快感一次次往上攀升,眼看就要如徇烂的烟花绽放,申竹第三次拔出了肉棒。
    “申竹!!”
    苏邢生气了,拉着申竹在地上滚了一圈,骑在他身上决定拿走主动权。
    “别生气,我刚太兴奋了,不小心就抽出来了。”
    申竹的解释很难让苏邢再相信他,她抬起臀部,扶着湿热的肉棒坐了下去。
    暴涨的快感再次填满了她空虚的甬道,她双手撑在地上,缓慢的吞吐起了肉棒。
    “你这样,支撑不了30分钟的。”
    申竹躺着不动,看着身上的女人在他耻骨上起起伏伏。
    “我可以的,你别捣乱就行。”
    苏邢骨子里有着不服输的韧性,别人说她不行,她就偏要行给他看。
    申竹的激将法试验成功,他双手放在脑后,静静地享受她赐予的快感。
    15分钟后,苏邢抖着双腿趴在了申竹身上喘个不停,申竹见她体力不支,抱着她翻了个身,认真地继续完成任务。
    30分钟到,他们在一次次的高潮下登上了巅峰——
    两章合一章了,我就不卡肉了~嘿嘿~估计再写一章鬼妈妈就完结~~下个真人秀是南宫尚的主场~题材我还在考虑中~想到了会告诉你们~下次加更13000珠~加油!
    ρò壹八ɡщ.νιρ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娇艳欲滴(高H,1V1)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