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N2qq.cǒм 傅清和番外:情起(上)——Che

N2qq.cǒм 傅清和番外:情起(上)——Che

    晴天
    ——Cherry
    “如果明知道是一场无望而为的爱情,你还会继续爱下去么?”
    “会的吧,因为我说过要给她当下。”——
    我是傅清和。
    我的第一次动心是在一个晴天,一个下着雪的晴天。
    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是三月初三,我来奉莱国替摄政王迎娶新王妃。奉莱国的花园种植着许多宸国不多见的花草,但却过于杂乱了。我应衬着奉莱国国主的话,一个拐角,不经意间,怀里闯入了一个女孩儿。她抬起头,一片雪花落入她的眼睫,化作一滴水滚落。那滴雪花化作的水顺着她的脸颊一直滑落到我的心间。几乎是一刹那,我分明听到了心动的声音,满园的花草仿若都在那场雪中盛开,熠熠生辉。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哪怕后来缘起缘灭,梦沉梦醒。我都记着那一个雪里的晴天,一个像雪之精灵的女孩儿就这样闯进了我的生命里。
    她的父王叫她“灵珠”。
    灵珠灵珠,我在心里细细研磨着这两个字,看着她偷偷看来的视线,不禁宛然失笑,想不到自己倒也如一个毛头小子一般,为一个小姑娘发愣。我对她的父亲笑道:“国主的女儿天真烂漫,不知是否及笄了?”我心里悄悄却也清楚得知道,我不是为了摄政王问的,我是为了自己。我想和她有个未来。
    她好像在看我;她好像很喜欢扎两条小辫子;她好像很喜欢兔子,这倒是和她一样可爱;她喜欢五彩斑斓的东西,和她衣服上的圆珠子一样;她好像很喜欢她的姐姐……她的一切于我而言都是那么的新奇而又美妙,我迫切的想知道关于她更多的一切。
    所以,我请她做阿姆朗雪山的向导。
    她真可爱,像一个小糯米团子,还是一只粉团子,不知道咬起来会不会也是软软的。“你看着我干嘛?是不是我这身穿的不好看啊……”她的话惊醒了愈发想歪的我,我不禁耳红,倒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是,你这样穿也很好看,比昨天那身更适合你。”我虽精通四书五经、作战杀敌,却不知道怎么讨一个女孩子欢心,只能说出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明知不可为,可是在她面前,我还是如实说出了来阿姆朗雪山真实的因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睛,我就说不了谎,只能笑着说出实话。
    她该是上天赋予我的独一无二的精灵吧,专治我的精灵。
    我在心里细数,这才是我们见面的第二天呀,难道古人常说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竟是真的。
    阿姆朗雪山发生了雪崩,很多侍从都被淹没在雪里,我很自责与愧疚。可同时我也感谢这次雪崩,因为在那一天里,我第一次牵了她的手,第一次抱了她。如果,我早一点知道往后我和她的拥抱会抱一次就少一次,那一天我一定抱的久一点,不顾她的生气、不顾礼数也要更久一点。可那时候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们会有一个未来,她会是我想抱就抱的妻子,但世间最怕我以为,未成之事皆为虚妄,可惜那个时候我还不懂……
    在雪山,我发现了她另一个爱好,她爱吃甜食,真是一个小孩子。唔,我不爱吃甜食。但是,只要一看到她的眼睛,我就不忍心拒绝。蜜枣太甜了,一放进嘴里我就有些受不了。我心底不由叹气,以后也让她少吃一点吧,甜食吃多了对牙不好。但是,如果她一定撒娇要吃的话,我也可以买给她,不行,外面买的太甜了,我还是在府里专门给她做吧,少放点蜂蜜。这么想着,蜜枣似乎也不难吃了起来,甜甜的,甜到了心里。
    我们在山洞里发现了登山顶的途径,我登上了山顶。
    阿姆朗雪山山顶很美,天空蓝的没有一丝丝杂质,还有着遍野开放的紫色花海。我应该立刻去找秘简与虎符,可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想不到,我只能想到她如果看到这片景色该多开心,我想和她一起看到这片景色。
    她果然很开心,她还想吃勾心果,她怎么这么可爱,真像是一只时时刻刻需要人保护的小动物。我笑着阻止了她。
    往后余生里,我一遍遍回味着和她在一起的短暂的点点滴滴,总在想如果这一刻我没有阻止她,我们之间会不会就有未来了呢?
    我们一起看了石碑上的故事,她披着我的貂裘,阳光投射出我们的影子,一大一小,就像是一对恩爱的情人儿,相互依偎着。那一刻我以为是上天暗示我们也是彼此一见倾心,两情相悦的。但后来,我才明白,的确是暗示,暗示着这也是一场注定无疾而终的爱情,暗示着如果,如果我能勇敢点带她一起走,就我们两个人,也许就不会是悲剧结局了。
    可惜,哪怕我现在迫切的想回去,想回到那一刻,回到上天给我们暗示的地方,放下一切,不顾他人选择离开,带着她离开,也回不去了。
    机会是转瞬即逝的。回不去了的空想不过是一直在折磨我自己而已。
    下山途中,我们遇到了狼群,五头狼,我当时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我心里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很难打得过五头狼,可打不过也得打,一想到她可能在我面前出事,我悔恨的心宛如被雪山上的风雪所裹挟。我让她快跑,爬上树。可是难以料到,狼王盯上了她,狼王龇出獠牙对着她的手背就要咬下去的那一刹那,我的心放佛被风雪冻住了,此时的我还在和一只白狼搏斗,可那一刻我失去了所有抵抗的力气,白狼也龇出了獠牙。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眼里只有她——灵珠。
    灵珠,我还没有用自己心里一直偷偷叫的昵称唤过你呢,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对你一见钟情呢,我还没告诉你,灵珠,我喜欢你呢。
    万幸,我们得救了。我们这也算是共度生死了吧,想到这一点,身上的伤口好像也不痛了,我们是还有着未来的。
    福尔祥达好像和她关系很好,我的心里不知怎么堵堵的,我走到她面前要背她下去,阿姆朗雪山的风雪还没有停。我压下在她选择我背她下山之后嘴角就控制不住的笑意,她在我背上,我便不能让她摔倒。
    我背着她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山下走,风雪吹白了我们的头发。这也算是“风雪吹满头,也算到白首”了吧。
    灵珠,我们也曾共度白头了呢,可惜时光易逝,我们就白头了一会会儿。
    回到了皇宫已是深夜,宫门口站着一群人,我连和她细细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不过,没关系,等明天见到她,我要告诉她“灵珠,我喜欢你。”我深信我们有着未来。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都不像我了,都不像是恭恭谨谨、恪守礼数过了二十载的傅清和了。不过我也体会了一把古人“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辗转反侧。”的风雅,为了她倒也不错。
    但,我第二天没见到她,她被禁足三天,不知怎么得,我就是有一丝心慌,总觉得,有些话不说,可能就是一辈子了。我心里不禁暗暗笑话自己,怎么连三天都等不及。可是,那股心慌怎么都消散不去,险些让我在两国宴席上失了仪态。我摸出了藏在怀里的蜜枣,掏出了一个吃了才心安了一点。蜜枣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吃了,我早中晚一连吃了三个,三天我吃了九个,还剩下九个。我收起蜜枣,继续把她藏在怀里,等我明日见到她,还得和她多要几个才好。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她笑话。
    三月初八,她三天禁足结束了。身份有别,我不能直接去见她。我只好在奉莱国花园里晃悠了一天,可是还是没有见到她,那股心慌又弥漫开来,我劝慰自己,她可能有事情吧,我拿出她送的蜜枣,还有九个。九,长久。“长相守候情花开,久望尘世待君来。”突然不忍心再继续吃了。
    我收起蜜枣,还是等见到她,问她再要些蜜枣来之后再吃吧。
    那个时候,我还是不信冥冥中自有天定的。我一厢情愿,满脑子都是我们会有未来。
    却不知,哪一场悲剧不都是以欢喜开头的呢?撕裂开欢喜的表像,原来我们的悲剧从一开始就定局了,只是在等一个时机破裂罢了。
    又是三天,三月十一,我要离开奉莱国了,我见到了她。见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心慌与一丝丝的怨意都消弭了。我笑着轻喊了一声“小公主。”她没理我,她好像在生气。为了她姐姐?突然想到那个男人的脾性。心慌又从心底升起,我迫切的想要和她说说话,可是身份有别、礼数不可……
    我们终究没有说成话,我离开奉莱国了。我想还有机会的吧,我们应该还有着未来的。摄政王妃会回家省亲,她或许也会来宸国,再不济,再不济,我日后终归还要来奉莱国一趟的……
    我们有着未来的。
    可惜,未成之事皆为虚妄。
    所有的美好上天早就明码标价了,而遇见她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筹码——
    我的读者都是宝藏!!继可乐不加冰写的沙海岚番外,我的另一个小可爱Cherry写了傅清和的上中下番外三部曲,她们都写的非常非常棒,我都深深感动了!!!我觉得比我写的还要好~我要看哭了~~
    傅清和番外:缘灭(中)——Cherry
    我想了她三个月,每晚入睡前都会把她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忆一遍。实在是想念她,我就会拿出蜜枣来数一数。“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我倒是如那古时妇人一般了,相思难抑,只可用这蜜枣来托以相思。
    九,长久,我们必会天长地久的。
    我觉得我必须要去见她,否则这入骨相思会把我先折磨疯。就在我想着该以何理由去奉莱国时,时间一晃已经到了六月十一。
    这一天,宸国出了一件大事——摄政王妃去世了。我迫切的想要送她姐姐的骨灰去奉莱国,她一定很伤心,她那么喜欢她姐姐,我要去见她,我必须要去见她,她如果迁怒于我,也无所谓,的确是我的错。我必须要见到她。
    可还没等我从她可能会有多么的伤心里回味过来,我就听说了摄政王需要在奉莱另择一妃。另择,呵呵,奉莱不过两个公主。
    而我也并不是这一次的使者,使者是秦秋之,那个男人应该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吧,以他的性格,我该要避嫌的,为她为我。
    可我愿意么?我愿意再也不见她么?
    我颤抖的拿出怀里藏着的一直舍不得吃的蜜枣。可能时间有点久了,蜜枣的外皮有点皱了,不复那日的亮泽。看了就让人没有食欲。
    我一直守着九,但当九不长久,我留着九又有何意义呢?
    蜜枣已经完全不甜了。果然啊,好东西得立刻吃掉的,时间过了,就不甜了。还是怪我,优柔寡断而又贪念太重。
    我一连吃了六个,终究还是舍不得。吃完了我连一个想她的念想都没有了。
    我似乎又做梦了,梦到了那一天,三月初四,在阿姆朗雪山的山顶,我对她说:“每个人的定情信物都不一样,可能这把钥匙对他们两人来说意义重大呢。”
    我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远远没想到天意弄人到我用来聊记相思的会是十八颗蜜枣。
    不,现在还只有三个了,三,三月初三,我那一天似乎见过精灵,我是在做梦么?那精灵可曾念我,可曾也如我一般?
    我可能需要看看医师了。说起来我以前也是不信相思成疾的。
    我的天黑了……
    妄念太重的后果就是悲剧才刚刚破裂开一道缝隙,让我看一看自己的穷途末路,我都承受不得。
    六月二四,她来到宸国了。以后得叫王妃了。
    那一天,我和二弟吵了一架,我喝了二十年来喝的最多的酒,喝到我感觉我会醒不过来了,再也没有未来的那种。
    第二日,父亲压着清远向我赔罪。
    害,小事儿,我都忘了我为什么吵架得了。
    总归是小事儿。
    时间一长久,大事儿小事儿谁还记得住。
    蜜枣还剩下两颗了,我不能再吃了。
    七月初二,摄政王与家父在一个晴天定下了我与户部尚书之女的亲事。
    不过我记得那天天好像阴阴的,我摔了一跤。
    时间隔得太远了,我都记不清了,不过,总归是小事儿。
    七月十五,中元节。韶槿约我去逛护城河,我原是不想出门的,可是那一天我心跳得非常剧烈,鬼使神差之下我就答应了。不过也罢,我反正也无未来可念。
    上天惯爱开人玩笑的,我们竟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了。不过,倒都说不上见面,她连让我见她一面都不愿,我只能看到她的一个背影。
    如斯落寞,她过的不好么?
    我按捺不住自己,冲出人群,疯狂的找她。可她不在,她走了,这里谁都不是她。
    四个月了,我竟连见她一面都是奢求。
    我的天更黑了
    蜜枣还有一个了。有一股酸涩,怕是坏了,我不能再吃了。
    八月初一,宫廷宴会,我终于见到她了,也算是得偿所愿?她穿着正红色鸾凤裙袍,好像比以前更美了。那个男人坐在他身侧,我心底苦笑,走过去见礼,目不斜视。
    人往往都是心有所念才会目不斜视的。
    今日宴席上的酒水好像换了一个种类,有些微苦涩,倒也好,心苦配苦酒,嘴里苦一点,心也好受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我的奢求。
    她还和以前一样,太后的问话都不知如何回复,这以后可如何?不过,也与我无关了。如今她是摄政王妃,我不过就是个臣子,我们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她怎么样,与我何干?
    一杯,两杯,三杯,四杯,五杯,六杯。她怎么喝了六杯酒,这酒水这么辛辣,她怎么受得了?我皱着眉头看过去,明知她与我无干,估摸着也不会看懂我眼里的心痛与苦涩。可我就是舍不得,喝酒伤身,她哪能喝这么多酒?
    她出去了,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
    回想到她眼中的哭诉不甘与出宫门时踉跄的脚步,我已经全然顾不得了。我眼中只有她,我五个月才见到她一面,我怎么舍得?
    明知不可为而偏为,这不就是我如今的日子么?我又怎么会在乎多这一次?
    她停在了一处偏僻无人的宫殿,转过身来。
    我的精灵,我的女孩儿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哪怕周围都是灰尘,哪怕天色已暗,我的眼前都是一片明亮的。而她在在最明亮的地方熠熠生辉,周身笼罩着救赎我的光芒。
    我以为我会心痛,但我没有。那一刻,看着眼前可爱而又精致的女孩儿,看着我日思夜想,梦中沉浮的面庞,我脑海中所有的弦都绷紧了,绷到我浑身痛,心由甚。
    “傅清和,好久不见。”看着她的笑容,那一刻我差点掉泪。
    “小公主(灵珠)……”我抬手想触摸她的脸,却不敢落手。
    光不照人人自慰,可尔尔如我,安配阳光?
    “不是该叫王妃么?”她走上来,将她的脸贴在我的手上,我能够感受到她脸部的小绒毛,像一只需要人怜爱的小动物“傅清和,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仅仅是一刹那,我脑海中的弦全断了,我什么都忘了,我忘了时间,忘了地点,忘了她是谁,也忘了我是谁。我只知道我爱她,我要她,我不能没有她。我不要再过这五个月暗无天日,放佛没有晴天,没有未来的日子了。
    我的光在我的怀里,我的光说她想我。这就够了。
    我楼紧她在怀,几乎是猴急的含住了她的嘴唇。和梦里的一样,不,比梦里还要更加美好。那么软那么甜。
    她不会知道,我比她更想她。我的怀里还藏着那一颗快坏了的蜜枣,我舍不得吃,更舍不得离身。
    放在心脏那一处,心疼了就拿出来看一看,我就这么度过了这五个月,也就这么疼了五个月。
    当我感受到她在主动吻我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要疯了,全身疼,而我的解药就在我的怀里。
    再后来,再后来,我亲手推开了我的解药,我的光,我的未来。
    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她的失望与眼底的凉意。
    我的光就这么突然出现了一下,照在我身上,她现在把光收回了。
    只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可怕,我又怎么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呢?我不怕,可她呢?她还没及笄呢,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没有未来了,也不能为了一己私欲把她的未来夺走。
    我爱你,山海皆可平。可我怎么忍心拉着你一起埋入山海呢?
    终究,这份爱恋还没有开花就败落了。
    花败了,天再也不会亮起来了。
    灵珠,我有与你相识的运气,却没有和你走下去的运气,或许情爱二字终成痴吧。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将军府的,我只能感觉到全身又冷又疼。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我的光没了,我的未来也随星泯灭了。
    但她有的,她有着未来的,她会慢慢遗忘(fade)我,然后活着。活着,就够了,值得的,都值得的。
    可我愿意么?我愿意再也不见她么?
    又是三个月,不过还好,我还有一颗蜜枣。就是这个枣子已经越发不好看了,皱皱巴巴的,倒是真的像我的心一样。
    枣,我们俩谁也别嫌弃谁,好在还有你陪着我呢,终归好受些。
    十二月初九,我成亲了,摄政王是证婚人,她应该也会来。突然觉得这场大婚也没那么让人厌恶了,至少能让时隔三个月不见的我们见一面,见一面就可以了。
    她被摄政王扶下了马车,当封尘在记忆里的面庞再次出现在眼前,我以为我会知足,我以为我已经麻木的心甚至还会被挽救的开心一下。
    可是没有,贪念起,日痛夜痛到已经麻木的心又痛了起来,痛的让人无法呼吸。
    她变得更加美了,褪去了可爱,变得更加温婉。他们应该已经……
    嫉妒的獠牙啃食着心脏,我后悔心痛到几乎要晕过去,可是能怪谁?怪谁?
    是了,怪我自己,自作孽,不可活。一步步的错失可不就是我自己自作孽,也活该我现在痛不欲生,活该我自己不可活。
    她是王妃,和摄政王都是证婚人。我捏紧了手中的红丝绸,而她一直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们都目不斜视,只是不知她心之所想是否也如我心之所愿。
    “礼成——送入洞房————”
    “王爷,你看他们多般配啊。”
    我不由苦笑,身边的声音都消失了,只不停回荡着她说的这句话。原来,这么好听的声音也可做杀人刀,杀人掏心再一块块切碎。
    蜜枣隔着喜服藏在怀里熨帖着我的心,蜜枣快要发霉了,可现在也比我的心好看一点了。
    好在我心口还放着这颗蜜枣,能陪着我度过这漫漫长夜。
    过年了,天阴阴的。
    又是一年三月三,天阴阴的。
    六月十一,天阴阴的。
    六月二四,天阴阴的。
    一晃我认识她一年四月,而我们也已经217天没见了。一切仿若都逐步平缓,好像就能这么过下去了。
    再一次见她是在七月初七,情人相会之日。我寻二弟回家,而她与二弟同醉酒楼。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到她的声音的那一刻,我心底翻涌的情绪连我自己都分辨不出几何。我回头示意身后的小厮离开,一步步拾级而上。心底竟有着一丝拨云散雾终见她的期待与执迷。
    她与二弟喝的酩酊大醉,地上倒着十多个酒壶,我说不出心中的感受,气清远带着她喝酒;气她不顾礼数,与清远私交甚笃;更恨自己,我缩头缩尾地不敢见她,只敢偷偷思念,只敢惟盼她好,可她却不以为意……
    她醉了,酒后吐真言,她一直都在说着我的事情,她应该还是喜欢着我的。惊喜之下,我终于对她说出了我藏了一年多地心事“灵珠……我也是喜欢你的。”
    那一天比较痛,我似乎记不清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血液逆流、肝脏寸断、满嘴血腥。从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而已。
    酒后吐真言,真言却不是她还喜欢着我。
    我以为在这场无望的爱情里,我们的心会贴在一起,却忘了,人心不古
    她的真言是她心里有了别人了。
    我心口已经发霉的蜜枣仿佛卡在了我的心上,膈的我整个人都在发憷。
    “我以为,你会像我那样喜欢你,原来,还是我喜欢你胜过你喜欢我。”
    那一日,我才明了,我对她早已不是随意的,可控的喜欢了。这便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吧。可是纵使“情深深几许”又如何呢?不过一厢情愿尔。
    突然想起年幼时不知事,读到“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无绝期”还觉得可笑,现在懂了,你以为痛到麻木的心还能更痛,这叫“无绝期”。
    说来可笑,幼时觉得可笑的诗词倒都全用在自己身上了。
    我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让酒楼的人送她回摄政王府,这样那个男人应该不会太难为她吧。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缘起缘灭,半点不由人。我也该是时候忘记她了才对——
    给Cherry疯狂打CALL!!!
    記住首發網阯 連載閲讀快人壹步:нaíTaǹɡSнǔщǔ(海棠書屋)點C加O加M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娇艳欲滴(高H,1V1)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