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第一百四十章跪荷花

第一百四十章跪荷花

    回到摄政王府,府里安静的连丫鬟小厮的脚步声都听不见。
    苏邢就在鸦雀无声的环境下回到偏院,院子里黑乎乎的连盏灯都没点,她打开房门就看到
    房间里坐着一个黑影,吓得她差点失声尖叫。
    “王妃好兴致,这么晚了还知道回府。”
    顾未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阴冷低沉,听的人心底发寒。
    “王爷,我,我不是有意要晚回来的,我可以解释……”
    坐着的人影站了起来,随着他逼近的脚步,一张足以迷倒终生的脸露在月光下,他的表情
    很冷淡,眼睛低垂着可以看清根根分明的长睫毛。
    “河灯好看吗?”
    突兀的问话并未纾解一触即燃的气氛,苏邢注意到他的视线游弋在她手里的荷花灯上,五
    指收紧,乖顺的回道:
    “嗯,宸国的中元节很有意思。”
    “既然你觉得有意思,那本王今日送你的礼物,你也一定会很喜欢,秋之,把东西拿过来
    给王妃。”
    顾未时一声令下,秦秋之拖着一个重物从暗处走了出来。
    那是比人还要大的荷花,每一片花瓣都是由薄薄的玉片组成,根茎白玉雕砌,形状完美,
    做工精细,放的近了还能闻到淡淡的荷花清香,只是花心处不见花蕊而是放着一个蒲团,这是
    意欲何为?
    苏邢不明白他的意思,不敢乱说话就静静地看着秦秋之把那巨型荷花推进了院子里的一方
    池塘。
    巨型荷花看起来很沉,溅起了好大水花,但最终还是浮在了水面上,苏邢想着荷花心里肯
    定装的是易漂浮的东西,做这玩意的人可不就是想让它浮起来么。
    “王妃,可还喜欢?”
    顾未时问话了,苏邢能说不喜欢?
    “谢王爷,臣妾很喜欢。”
    “喜欢那便去吧,跪上一夜,天没亮不许出来,秋之,你在这好好守着,如果王妃踏出荷
    花一步就把她身边那个叫边珍的丫鬟砍去一腿,跨出四步以上直接拿去做人彘泡酒。”
    “是,王爷。”
    顾未时说的每一个字都如一把尖刀扎进苏邢的心脏,他知道边珍是她的软肋,便要用她来
    威胁她,九月末的夜晚已经没了酷暑的炎热,风吹在脸上是冷的,想必池塘里的水还要冷上许
    多。
    苏邢没有选择,她在顾未时冷漠的目光下跳进了池塘,池塘的水位不深,就到她的腰间,
    但这池水实在太冰太凉,待在水里没一会就能把人冻僵,她双手划着水花,走到那朵巨型莲花
    边,费力的爬了上去。
    湿哒哒的双腿并跪在蒲团上,晚风一吹过来,她就冻得瑟瑟发抖。
    顾未时看她跪着不动,心情好转了几分,便说道:“王妃,本王从不信鬼神,人死了就是
    死了,放河灯这种蠢事莫要再做。”
    “是……臣妾……再也……不敢了……”苏邢冻得牙齿打颤,双手环抱住自己,缩成了一团。
    顾未时没再说话,黑漆漆的眼瞳好似一潭古井,沉静无波。
    这一夜对苏邢来说,格外难熬,她几次因为困倦从荷花上掉进池水里,清醒后湿透的衣服
    浸着寒意钻进她的五脏六腑,整个身体乃至汗毛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她偷偷看向站在池塘边的
    秦秋之,顾未时走后他就一直站在那边看着她,也不和她说话,像个木头人似的,面无表情。
    “秦,秦秋之……”
    苏邢呼出一团白雾,重新跪在荷花上与他对视。
    “王妃,请说。”
    “边珍……你没把她怎么样吧?”
    进府后,那两个一等丫鬟就以杂事为由把边珍喊了去,这都快半夜了,边珍都没还有回
    来,她不由担心起来。
    “没怎么样,打了二十个板子,人关在柴房里,晕过去了。”
    秦秋之说话慢吞吞的,配上没有声调的声音,半夜里听着比鬼故事还要渗人。
    苏邢得知边珍被打了二十大板眼里已有薄薄的水雾挡去了视线。
    “你……能不能……帮我……把边珍……抱,抱回来……”
    她的边珍从来没有吃过苦,这二十大板打在她身痛在她心。
    “可以,不过得等天亮才行。”
    “好,那……就……有劳……你了。”
    苏邢说完这句话,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腿下的蒲团已经浸湿,她跪的双腿发麻,荷花中心
    只有蒲团那么小的空间,她换不了动作就这样一直跪着,困了就会摔进水里,湿透的衣服又会
    被晚风吹干,到后来她只要有想睡的欲望就掐自己,掐疼了就能睁着眼,看看天边青墨色的云
    彩什么时候能泛起鱼肚白。
    恍恍惚惚间,她又听到了脚步声,苏邢撑起身子一看,是顾未时来了,强烈的发射条件下
    她想坐直身子,可这僵掉的身子不听使唤,动一动就又翻身掉进了池塘里。
    冰凉刺骨的池水淹没至头顶,苏邢探出脑袋大口吸着冷气,又一次费力的爬到荷花上,滴
    着水珠子的衣服黏在身上沉甸甸的,她安静的跪着,期盼能快点天亮。
    顾未时看着她,眼里没有丝毫触动,他问秦秋之:“王妃一共摔下来几次?”
    秦秋之暗中数了下,“加上刚才这次,共十三次。”
    “十三次,数字倒是讨厌的很。”顾未时意有所指,“王妃若是撑不住了,就喊个大夫过
    来看看,本王可不想再去别国讨个和亲公主回来。”
    “是,王爷。”
    苏邢听着他们说话,有一半钻进了耳朵,还有一半在她昏迷后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她生病了,发了三天高烧,喉咙疼的说不话来,食物也咽不下,嘴唇干燥的起了好多死
    皮。
    在这期间里,她睁不开眼只能一直沉睡着,虽然看不见,但她知道顾未时来看过她两次,
    他会坐在床边,用他那冰冷的手触摸她的额头,她的病情好不了,他就一天比一天暴躁,因为
    她听见他说要把大夫杀了换一个有本事的来。
    苏邢看不见他生气的模样,但她想即使是怒发冲冠他也是俊美的没有瑕疵,在顾未时连着
    杀掉三个大夫后,她终于能睁开眼睛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边珍,她没日没夜的照顾她,眼睛
    肿的像个核桃,走起路来一拐一扭的,想来那二十大板还得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好。
    她又拖累边珍了,心里一边叹自己不争气,一边在想为什么顾未时要连着折磨她两次,这
    其中是不是有她不知道的缘由。
    顾未时第三次来看她的时候,苏邢已经能自己下床倒水喝了,他冷着脸看着她,稍微坐了
    一会就又离开了。
    那时候她就笃定他和她阿姐之间定是发生了什么。
    这府中下人们对她阿姐之事缄口不言,她如果要问,想来想去也只能问他。
    那人便是秦秋之。
    本站改網祉鱂在ΧīαōSんùō{小説}。ひK厷布 請務铋収藏
    --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