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18禁真人秀游戏 第五十九章《美女与野兽》完结

第五十九章《美女与野兽》完结

    18禁真人秀游戏 作者:doremi

    一群人站在大殿门口,商讨着该如何撞门而入。

    奥罗拉以身t不适提前拒绝了这次行动,加斯特口气不甚是好的让她呆在一边,其余三个男人面面相觑,以为小两口又开始闹变扭了。

    苏邢心急如焚,但又不能表现出来,佯装淡定的看着他们分配任务,猥琐男负责去找一颗大树劈砍下来,胖子和胡子男分别勘查地形看有没有其他入口可以进去,加斯特则留守在大殿门口,一双y鸷的眼眸如甩不开的蜘蛛网,紧紧黏着她。

    苏邢被看的发毛,忍不住恐吓了他几句,“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加斯特嗤笑,拍了拍k腰上的铁皮手枪,故意当着奥罗拉的面说道:“有什么事,是一颗子弹解决不了的?如果真有,那就我就把它s成刺猬。”

    “……”苏邢没想到他还有备而来,手枪的威力不是空手出拳就能解决的,普兰斯,它会有危险!

    一想到那头野兽会因为她而受伤,她的心口就会隐隐发疼,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十分钟后,猥琐男擦着热汗,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老大,树砍完了。”

    这时,胖子和胡子男分头绕着大殿走了一圈回到了原点,他们一起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发现其他入口。

    就这样,四个男人合抱起一颗盆口粗的树g开始撞击大门,砰砰砰的响声撞的人心神不宁。

    苏邢站不住了,她知道大殿后面有个隐蔽的狗洞,只要趁他们不注意她可以先一步去通风报信。

    可是,奥罗拉就站在她身边,她走不了。

    “你走吧,我可以当作没看到。”

    冷淡的声音出自加斯特的nv人,这让苏邢感到不可思议,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我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累了,不想再助纣为nve,你快走吧,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

    奥罗拉浓妆yan抹的脸蒙上了一层淡漠的情感,她说这些话是存有私心的,今天她有恩于她,下次再相见她必然会记着她的恩情,对她来说即可免去故事里的悲惨下场又可以为以后的真人秀铺路,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苏邢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想法,既然她愿意伸出援手她当然是大喜过望的。

    “谢谢你,奥罗拉。”

    匆匆道了谢,苏邢就趁男人们不注意偷偷溜走了。

    马槽边的狗洞位置十分隐蔽,她还是在饭后散步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听普兰斯说那是帕梅拉夫人的狗挖出来的狗洞,几百年没有用过,洞口前全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还有堆积成山的枯枝枯叶,一般人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苏邢平趴在地面上,缩起手臂一点一点的扒开洞口处的“障碍物”,等她好不容易爬了进来头发丝上全沾满了蜘蛛网和枯掉的落叶,她的裙子也弄得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在泥土里滚了一边。

    她胡乱拍掉脸上的灰尘,不管三七二十一,向正殿大厅跑去,中途她遇到了茶壶太太艾丽莎和她的茶杯儿子罗吉,她来不及和她们打招呼,只丢下一句问话:

    “普兰斯在哪?”

    艾丽莎愣愣的回道:“殿下应该还在你的房间吧……贝儿小姐,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抱歉,艾丽莎,他们马上就要攻进来了,我没时间和你说太多,你赶紧去通知奥利弗,他们是来抢宝藏的!”

    前方撞门的声音愈演愈烈,相信撑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破门而入,她要赶紧去通知普兰斯,他们身上有枪!!

    不等艾丽莎回话苏邢就已经跑上了楼梯,罗吉不解的看向妈妈,单纯的问道:“妈妈,殿下不是很早出门了吗?你为什么要说他在贝儿小姐的房间里?”

    “什么?殿下出门了?什么时候的事?”艾丽莎惊讶的壶盖跳了一跳。

    “就在奥利弗管家想去禀告殿下城堡里有入侵者的时候,殿下已经不在房间了。”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妈妈,你也没问我呀。”

    “哎,算了算了,你去准备一下,该是让这些入侵者尝尝我们的厉害!”

    “嘻嘻,好的,妈妈。”

    苏邢打开房门,内心急切的想要看到它的身影,但是入室后的空荡让她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它不在这里,那会在哪里呢?

    砰——楼下大门被撞开了,苏邢被巨大的响声震得的身形一顿,她考虑再三,还是在房间里挑选了几件称手的“武器”抱在怀里,加入战斗!

    一楼大厅里,四个男人以加斯特为首都被大厅里的富丽堂皇x1引住了,猥琐男摩拳擦掌,见着闪闪发光的东西就想往口袋里装。

    胖子和胡子男也没闲着,到处搜刮着和金子有关的东西,当他们在偏厅里看到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美食时,两个人都滋溜着口水毫不客气的抓着食物吃了起来。

    加斯特瞧他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喊道:“别光顾着吃,这里一定有宝库,给我找出来!”

    “老大,走那么多路我们都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g活嘛。”胖子一手一个火j腿,啃得满嘴油光,他一边吃的起劲一边啧啧称赞道:“这j腿好neng啊,连骨头都是软软的,也太好吃了吧。”

    “谢谢你的赞美,这可是我们大厨的拿手主菜,平民可是吃不到的。”

    胖子面前的银se烛台突然开了口,吓的他一口j骨头哽在了喉咙里,肥头大脸涨的发紫。

    一边的胡子男眼看他就要被憋si一拳打向了他的小腹,他哇哦一声喉咙里的j骨头混着绞碎的r0u泥全吐了出来。

    “噢~真是太恶心了~”奥利弗捂着不存在的鼻子,厌恶的说道:“要是放在以前,足够你si一百遍了。”

    “天哪,它会说话!它会说话!”胖子吓得跌在地上,两条腿抖得不行。

    “哎,现在的人真没素质,指着我说话都不带敬语。”奥利弗手里的烛光在半空中挥舞,g勒出耀眼的流光,“大家都出来吧,把他们赶出城堡!”

    “好嘞。”

    四面八方会动的家具全部出动,胖子和胡子男吓得缩到了一起,一个个飞镖似的刀刃擦过他们的脸颊、手臂、大腿,从头到脚伤痕累累,他们两个大男人狼狈的像狗一样到处乱爬,嘴里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老大,救命啊——”

    加斯特吐了口唾沫,拔起k腰上的手枪对准飞来的刀叉就是砰砰砰连开三枪。

    受到了手枪的震慑力,许多武力值低弱的家具都躲到暗处藏了起来,只剩下一些胆大的仍旧继续发动攻击。

    苏邢下楼参加了战斗,她拿起怀里的脂粉盒扔了出去,可惜她苗头不稳,想扔加斯特的结果扔到了胖子脸上。

    黑脸变白脸的胖子喷出嘴里的粉末,发出猪一样的嚎叫,他手脚并用的想往外跑。

    “妈的,你们跑什么跑?!把你们的枪亮出来,打碎一个是一个!不过就是些家具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加斯特经历过战场,这点小伎俩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反倒是他的手下,没一个有用,都是些废物!

    “老大,不行啊,它们是怪物,我们还是撤吧。”胡子男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其实胆子小的打雷都不敢一个人睡,现在见识了会说话的怪物,他吓得p滚尿流,哪还有勇气去拔枪。

    加斯特气的怒火中烧,大喊了一声猥琐男的名字,猥琐男捂着被热水烫伤的脸,从角落里滚了出来。

    “啊——我的脸,我的脸,好烫啊好烫啊——”

    “哈哈哈哈,我壶里的开水可以把你的脸皮煮熟,要不要再尝一尝啊?”艾丽莎弯弯的壶嘴向下倾泻,一咕噜浇在了猥琐男的k裆。

    “啊——饶了我,饶了我,我再也不偷东西了,求你饶了我吧。”凄惨的叫声在大厅里炸开了锅,不止猥琐男在惨叫,胖子和胡子男也无一幸免的遭到了“家具”们的攻击。

    苏邢趁乱扔掉了怀里所有化妆饰品,虽然起的作用不大但好歹也算是尽了一份薄力。

    “呵,我说你跑哪去了,原来是偷溜了进来,你一定知道宝库在哪,乖乖告诉我,否则……你漂亮的脖子可就不保了。”

    森寒冰冷的刀口抵在了baineng修长的脖颈上,加斯特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苏邢背后,左手g住她的脖子,右手拿着小刀,b她说出宝库的方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邢自持冷静的回道。

    “哼,还在装?我的刀可是不长眼的。”加斯特示威的压下刀口,一丝鲜红的yet顺着刀刃滴落下来。

    “唔。”苏邢吃痛的皱起眉头,加斯特已经动了杀心,如果她不说他一定会抹了她的脖子。

    权衡轻重后,她选择了坦白。

    “好吧,我带你去找宝库,但是,只能你一个人去。”

    “切,当然,那些废物我连一小颗金珠子都不会分给他们。”加斯特为人自私自利,为了钱财可以与兄弟反目成仇,又怎么会带上他们,做梦。

    顺着记忆,苏邢带着加斯特进入了藏有金银珠宝的地下室,幸得她之前在金库里做晕过一次,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普兰斯的床上,那时候她就猜测金库里有个暗门是直通普兰斯房间,她问过普兰斯本兽,它对她没有丝毫隐瞒,就连暗门在哪里都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加斯特想要的是财宝,而非制造人命,她应该可以从金库里逃出来。

    “还没有到吗?我劝你不要动一些歪脑筋。”加斯特凑到苏邢耳边,发出危险的警告。

    “快到了,小心你的刀,让它离我的脖子远一点。”陌生男人的气息扑的苏邢几yu作呕,她现在才发现,不是普兰斯,她谁都接受不了。

    两人穿过地牢,走到一座拱形石门前,石门上的铁链还保留着上次的斜切口,苏邢往里一推,室内墙壁上的烛台依次亮了起来,再一次看到满室的h金珠宝,她还是觉得震撼的晃人眼睛。

    加斯特生平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金币珠宝,整个人都呆住了。

    苏邢趁机逃离了他的魔爪,暗中寻找起那扇暗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多金银财宝,我他妈要发大财啦,哈哈哈哈哈哈。”加斯特魔怔似的掬起地面上的金币洒在半空,金币落下的叮当声音清脆悦耳,他笑的如痴如狂,眼里的红血丝近乎要撑爆眼球。

    苏邢后怕的退了几步,找了个稍微安全的距离旁观他的癫狂。

    他的手拂过大片金银珠宝,嘴角g上了耳根,然而,这种举动并没持续太久,他脸上的鬼畜笑容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错愕、焦急,还有难以置信。

    怎么会?道具呢?这些难道都只是普通的财宝?怎么可能?!

    “说!你是不是还藏了什么不肯让我知道?”加斯特苗头对准了苏邢,凶神恶煞的把她扑在了身下,她和野兽的关系那么亲密,一定还知道一些道具藏在哪!

    “你放开我!我已经带你来金库了你还要我怎么样?”苏邢奋力挣扎,却被他用双手强制x压制住了手腕,男人火热强健的t格压了上来,男上nv下,暧昧的姿势让愤怒的情绪变了味。

    苏邢暗叫糟糕,他不会要对她乱来吧。

    紧绷的神经一刻不曾松懈,大脑里忽然传来了一条信息。

    [我要的是道具,哪怕给我一个也行。]

    苏邢郁闷了,不是她不想给,而是她不知道哪还有道具,她身上的宝镜还是野兽给的,你让她上哪找去。

    [我不知道道具在哪里,你问我也是白问。]

    苏邢的话压断了他最后一根稻草,他神情变得狰狞可怖,眼里肆nve起残酷的风暴。

    “呵,不说是么?那我就不客气了!”

    撕拉一声,苏邢大腿一凉,裙子竟被他徒手撕成了两半。

    “你g什么?!放开我!普兰斯——”

    苏邢放声尖叫,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竟是野兽的脸,她对它已经信赖到这种地步了么……

    “吼,放开她!”

    千钧一发间,她的野兽出现了,带着浴血沙场的气势扑在了加斯特的背后,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野兽,去si吧。”加斯特反应迅速,在牙齿刺穿脖子的那一刹那掏出了手枪,对准野兽的身ts出了子弹。

    “砰——砰——砰——”

    最后三枪,是他特意留给它的。

    苏邢呆住了,隔着加斯特她与普兰斯相视对望,熟悉的金se瞳孔竖成了一条直线,凶狠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即刻化成了绵软柔情的ai意。

    是的,他ai她,ai的隐忍,ai的深沉,明明不舍得让她离开,却还是以她的快乐为中心,放她自由。

    人人皆因它是野兽而避之不及,但野兽又如何,它的ai不是占有,是奉献,仅凭这点,又有多少男人能做到。

    苏邢的心化了,化成了它眼中的温柔,化成了他唇齿间的轻语,她听到它在说:

    “贝儿,你回来了。”庞大的身躯倒在了金币堆里,它的眼睛一直看着她,像是有千言万语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加斯特脖子上的大动脉被咬断了,他睁着一双不甘心的眼睛,si在了苏邢身上。

    苏邢艰难的推开加斯特的尸t,爬到普兰斯身边,它的x口被打出了三个洞眼,鲜红的血ye不停上涌用手捂着也止不住。

    苏邢哭着喊它的名字,得不到任何回应,她想到了玉肌膏,扯出脖子里红宝石项链,慌慌张张的打开盖子挖了一大块涂抹它的伤口。

    没用,血还是不断地往外流,它的呼x1很弱,撑不了多少时间就停止了。

    野兽,si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

    苏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什么也看不清,泪水簌簌地往下落,她扑倒在野兽身上,哭着喊着:

    “你不能si,普兰斯,我ai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你不要si,好不好。”

    泪水沾sh了它的毛发,苏邢忘情的吻上了它的唇。

    就在这个时候,金库里飞来了一只喜鹊,它绕着野兽的上空盘旋了两圈,化成了仙nv的模样。

    美丽的仙nv面露笑容,似是欣慰的看着亲吻中的人与兽,她撒下金se砂砾,口念咒语,神秘的hse光圈自野兽身上喷薄而出,不出三秒,整个城堡都被温暖的h光所包围。

    苏邢吃惊的看着野兽的面容慢慢恢复成了人类的五官,它的前爪变成了双手,后腿变成了双腿,她的野兽变回人了!还是一个无b俊美的男人!

    “普兰斯,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单薄的眼皮掀了开来,一双冰蓝se的眼睛和梦中一样是大海的颜se,变回人类的普兰斯嘴角噙着一抹温柔,拉下苏邢的后脑勺印上她的唇。

    普兰斯的唇瓣冰凉柔软,仅仅只是轻轻碰触就能让人心醉不已。

    “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苏邢哭红的眼睛sh润的像只楚楚可怜的小n狗,她的野兽变回了俊美的王子,他活过来了!

    “嗯,既然你能变回来,那城堡里的人肯定也都已经变回来了,我们赶紧去和他们……”

    “嘘——”

    修长的食指堵住了她的唇,变回人形的普兰斯俊美的犹如神祗,苏邢脸蛋羞红,低下头不敢看他。

    “贝儿,现在,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普兰斯抬起她可ai圆润的下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不同于刚才简单的亲吻,这个吻带着野蛮的侵略x,她口腔每一个角落都被滑腻的舌搜刮t1an舐,他太热情了,舌头火烧一样带动着她的t温。

    不知不觉,她身上被剥的光溜溜的,普兰斯的大手滑进她的腿间撩拨丰沛的唇缝,被yshui弄sh的y蒂在他的手指下快速经历着层层快感,苏邢咽下彼此的津ye,撩拨到无法压抑时她会像小兽呜咽发出沙哑的sheny1n。

    普兰斯翻身将她压在身下,y挺的roubang抵在了xia0x入口。

    x感低沉的笑声在喉咙里回荡,他离开她的双唇,故意搬出初次戏弄她的台词说道:

    “用你的手拨开你的y。”

    苏邢yu火焚身,听到熟悉的台词忍不住笑场。

    “还来?”

    “乖,听话的姑娘有奖赏。”

    普兰斯压低声音,习惯x的t1an了一下她的脸。

    苏邢受不了se诱,双手向下拨开y,迎来了roubang的贴蹭。

    铁柱一般的roubang蹭蹭撞撞着xia0x就是不肯进来,苏邢受不了这种折磨,索x抓住它t0ng进了xia0x入口。

    “啊。”恢复正常男人的尺寸没了野兽时的粗大,苏邢反而觉得现在这样要舒服很多,她抬起t,主动把粗长的roubang吃了进去。

    “嗯哼,你还是那么心急。”

    普兰斯调笑着,身下缓缓ch0uchaa了起来。

    “啊。”

    roubang擦过甬道四周的褶皱直撞huaxin,捣的yshui四溅,苏邢双腿高挂在他的肩膀上,x器之间紧密相连。

    普兰斯抓住她的腿,摆动腰肢,roubang整根没入再ch0u出至guit0u,反复如此深cha,不需要太多技巧,苏邢光看他的脸就能ga0cha0迭起。

    “嗯嗯……普兰斯……”

    “贝儿,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普兰斯ch0u送的动作愈加激烈,眼里的深情推至到了顶端,苏邢受不住他这幅诱人模样,抬起身,以唇封唇。

    【距离《美nv与野兽》特辑真人秀结束,倒计时:30秒、29秒、28秒、27秒……】

    在最后的时间里,他们热情拥吻,普兰斯的roubang顶在了xia0x深处奋力s出了jing华,苏邢紧紧抱着他,在最后三秒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信息。

    [你的味道很好,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什么?

    苏邢回过神时,她右手无名指已被对方套上了一枚红se骨戒。

    这是……道具?

    六千字其实昨天就写完了,今天再稍微修改一下

    (#^.^#)没想到我一天能写那么多,超出我的想象(最高纪录是一万字,嘘,不能说tat)

    好啦,美nv与野兽完结啦~~大家来点珍珠~奖励我吧~~んàItànɡshù Wù..C⺋M


同类推荐: 囚饶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娇艳欲滴(高H,1V1)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姐姐是致命诱惑肉欲娇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