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前对头 第168章

第168章

    前对头 作者:草草

    第168章

    前对头 作者:草草

    第168章

    168

    安齐远倒地的声音让苏澈好不容易舒展了一些的眉关又重新蹙了起来。

    想起不仅是觉非罗和区长镜受了重创,如今就连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头也倒下了,现下就剩下一个弹尽粮绝的郑东外加虎先生,实力一下就去了十之八九。

    郑东虽然不太明白为何苏澈能吸收如此海量的灵气竟然还没有爆体而亡,但这种情况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是最最紧要的生死关头,是半点都分心不得的。

    见苏澈的情绪受了影响,郑东赶紧过去将安齐远半扶起来,见安齐远气息还算平稳,立刻跟苏澈喊话道:“阿明你莫要紧张,安远人还好好的,你可千万要稳住!”

    要知道现在这依旧浓郁的火灵气全靠苏澈一个人吸收净化,若是没有苏澈的气海吸引,浓郁的火灵气就会立刻蒸腾起来,像觉非罗那样的元婴老祖还有可能撑下来,但郑东和受了重伤的区长镜是肯定要被烤熟的。

    现下最为惬意的应该就属虎先生。

    方才过于浓郁的火灵气虽然让它有些不安,但随着灵气浓度的逐渐下降,这对于火属性的鬼蜮魔虎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修炼机会。

    虎先生小心翼翼地远远绕着苏澈转了两圈,随后在距离苏澈不到十米的地方卧下,催动体内的妖丹也开始吐纳修炼起来。

    有了虎先生的加入,火灵气的浓度又下降了一些,郑东也不再觉得窒闷得难受了。

    就在他总算松了口气的时候,却看到笼罩在苏澈周身的火灵气竟然开始分出了层次,距离内侧最赤红的颜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流转,竟形成了一小股浓郁的灵流,朝安齐远所在的位置飘移过来。

    别看这股灵流不过有人的小拇指般大,但郑东相信内里鲜红的温度足以将他燎出个窟窿。

    见那股小灵流警告似地在他跟前晃了两下,似让他赶紧撤开一些。

    郑东心有灵犀地将安齐远平放在地,手脚并用地赶紧撤了。

    就在他撤开的一瞬间,那股灵流顿时弥散开来,像雨露一般笼罩在安齐远身上。

    远处的苏澈依旧岿然不动,但赤色的灵流却一刻都未停止地往安齐远身上撒。

    几个时辰的不懈努力之后,被安齐远过度消耗的法轮重新得以启动。而只要法轮能够运转,即便是在失去意识的昏迷状态下,法轮也能本能地感应到外部浓郁的灵气,自动吸纳入一些来。

    但这种在失去意识下的自我修复机制是非常缓慢的,与魔修清醒时的自我修炼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虽然安齐远的情况有所好转,但要让法轮里的灵气重新充裕到能够支持肌体清醒的程度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如今通天蟒这个最大的威胁已除,所有人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郑东松了口气之后也觉得浑身困乏难当,索性也席地打坐慢慢吐纳,使得经过了一场鏖战后四处是断壁残垣的废墟莫名地生出了一种平和的气息来。

    秘境中没有昼升日落的区别,时间的流逝已变得微不足道。

    也不知道这样静谧的时光究竟过了多久,直到充斥了整个空间的火灵气已经稀薄到了跟寻常的五行空间没有什么不同的时候,苏澈周身突然迸射出谣言的光芒。

    郑东被这股强大但却没有威胁的光亮刺得中止了吐纳,待他从一片混元中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却见原本灰蒙蒙的天地间竟有五色祥瑞之光浮现,笼罩众人上头的阴霾已消散无影,脚下的那片废墟早已被绿草和鲜花覆盖。

    郑东只觉得浑身温暖且充满了力量,有种想要仰天高歌的愉快的冲动。

    这种冲动来得太过莫名,但又舒爽得让人舍不得离开。

    待郑东终于按捺住那股莫名的欢快,却看到被那五色祥瑞笼罩的苏澈已一举突破筑基后期,浑身散发的威压竟然是金丹修士才有的水平!

    郑东完全被惊呆了!

    “什,什么?!竟然,竟然没有渡劫?!”

    要知道,修士每突破一个境界,都要经历与那境界相应的劫难。

    渡劫可以说是修士每次进阶最艰难的部分,想当年青阳洞宗主苏澈也是因为没能熬过九天玄雷共凝的天劫所以才陨落的。

    只是金丹期的渡劫虽然远远比不上天劫,但对于渡劫修士本人来说依旧是一道可能是生或可能是死的门槛。

    但即便苏澈之前的修行再怎么完美无瑕,在渡劫之时怎么也该落下天劫才是。

    郑东呆愣了半晌,然后狠狠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难道是因为他后知后觉清醒得太晚,连天劫已经过去了都丝毫不知晓?

    就在郑东还在纠结的时候,一直卧在地上的虎先生也忽然睁开了眼睛,撑起巨大的身体怒吼一声之后,尾部的火光登时大盛。

    郑东顿时瞠目结舌:“难道又是一个要进阶的?”

    郑东的猜想没有错,只是虎先生不像苏澈是从筑基直接突破至金丹,他只是从原本的金丹初期进阶到金丹中期而已,所以天劫降下的落雷也只是劈了几道,加上虎先生身上原本就有安齐远给的护身法器,即便是天劫的落雷也只是将它的皮毛燎了几道伤口,对虎先生没有造成任何致命威胁。

    就在郑东拱手向虎先生道喜的时候,一直卧在他身旁的安齐远也忽然睁开了双眼。

    虎先生先郑东一步察觉到了安齐远的清醒,不无得意地朝安齐远甩了甩虎尾,以炫耀自己尾巴上更为明亮的火焰。

    郑东回过头去,就见到安齐远已经用双臂撑着身体从地上坐了起来,登时激动得差点流下两条海带泪。

    “安,安远,你也醒了啊!”

    安齐远没有理会郑东,只是看向不远处还在打坐的苏澈,抬手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又看了一眼已经萎缩到成年人身体粗细的通天蟒。

    郑东眼见安齐远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步伐踉跄地朝通天蟒走去。

    郑东赶紧三步并两步地跟上,待追着安齐远到了通天蟒头部的地方,安齐远忽然停下朝郑东问道:“有没有匕首?”

    “啊?”郑东怔愣了一下,然后迅速从宝袋中取出一把中阶匕首递给安齐远。

    “这通天蟒已经不行了,还需要对它做什么?”

    通天蟒的气海已经被破坏,在重新铸阵修复之前都不可能再作恶了,郑东想不通安齐远为何还要耗费力气去对付一个不可能再站起来的对手,要知道安齐远现下可比这通天蟒更需要保存灵气休养生息。

    安齐远没有回答,只是扣住了蟒头,将匕首再度刺入通天蟒头部已然被破坏的气海当中。

    看着安齐远的匕首在通天蟒的头部四下搅动,郑东只觉得牙根发酸,莫名地替那通天蟒觉得疼。

    就在郑东还在不知所以地围观的时候,安齐远忽然命令道:“去把觉非罗和区长镜弄过来。”

    “是!”

    虽然还不大明白安齐远到底在做什么,但碍于那种上位者特有的威压,郑东乖乖地去将觉非罗和区长镜背了过来。

    才刚将两个重伤员安排好,安齐远就将插在通天蟒头部的匕首抽了出来。

    就在匕首抽出的同时,又有四色灵气从通天蟒的头部散逸出来。

    “这,这是……”

    郑东惊讶地看着漫天的四色灵气,虽然这些灵气远没有方才的火灵气那般浓郁,但也极为可观了。

    “这是方才通天蟒吸纳的我们五人的灵气。”

    安齐远将匕首交还郑东,这句话似是说给郑东听,但实则是说给还在打坐的苏澈听。

    “还呆着做什么?赶紧打坐,能吸回多少就吸多少回去!”

    安齐远提点了还在怔愣的郑东一句,又看了一眼被四色灵气笼罩住的苏澈,见那四色灵气果然十分有序地被苏澈的气海有序吸纳,原本紧绷的脸色才有所缓和。

    不需要安齐远提点,苏澈就已经用五行功法如法炮制地将适合觉非罗和区长镜的灵气渡了过去,感觉到觉非罗和区长镜的情况正在一点一滴地好转,安齐远一口气松了下来,顿时觉得丹田的法轮剧痛难忍,但为了不影响苏澈施展功法,竟就这样紧咬牙关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只是满头冷汗地坐了下来,缓慢地吐纳修炼。

    时间又过了许久,直到整个秘境中的五行灵气都已经被利用殆尽之后,觉非罗和区长镜也终于恢复了意识。

    只是待他们睁开眼四下观望的时候,却见已经结印收功的苏澈十指指尖血肉模糊,竟连指甲盖都已经烂掉了。

    第168章

    第168章


同类推荐: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桃桃多肉激情调教女仆培训学校绝品儿媳官路沉沦这群男人有毒(续更)王媛张刚她好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