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前对头 第95章

第95章

    前对头 作者:草草

    第95章

    前对头 作者:草草

    第95章

    95

    阿黄气急败坏地指着安齐远的脑袋道:“你这人浑身上下邪里邪气的,一看就知道是阿澈口中说的那个魔头!”

    “如果不是老在担心你走火入魔胡乱发疯的话,阿澈也不会整天想着要走!”

    “阿黄!”

    刻意忽视了安齐远投射过来的那道足以甜腻死人的视线,苏澈见阿黄口没遮拦,便又带着些警告意味地唤了一声阿黄的名字。[.千千听书]

    阿黄原本还想再骂,可眼角的余光又扫到苏澈脸色不好,便只得将快要到嘴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去,撇开了脸打算谁也不搭理。

    可妖修与各色兽类本来就有天生的亲和力,之前处于战斗模式下的时候,虎先生尚且还能保持住足够的戒备。但现下看来之前的混战根本就是误会一场,又看到一个绝无仅有的达到了元婴巅峰修为的妖修直挺挺地矗在那。这对于虎先生来说简直就像是铁遇到了磁石一般,想不贴过去都有些难度。

    原本坐着的虎先生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将屁股往阿黄身边挪了过来,动作半晌之后虎先生发现似乎并没有人反对它这样做,便心痒难耐地偷偷从后方伸出尾巴搔了搔阿黄的后颈。

    阿黄原本还憋着一口气在那板着脸,可被虎先生这个一勾搭,片刻之后也按捺不住了。

    只见他哇地一声跳了起来,一下就扑过去抱住了虎先生的大毛爪,随即翻身一跃便跳到了虎先生的脑袋上。

    “啊呀,你一定就是圆胖的父亲吧?你长得真威风,真是太惹人喜爱了!”

    阿黄一边说着还一边十分兴奋地将脸翻来覆去地贴在虎先生毛茸茸的脑门上磨蹭。

    虎先生显然也对阿黄的亲近感到十分欢喜,喉咙里发出了愉快的咕噜声。

    这相处两相欢的场景,直看得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面面相觑。

    在短暂的傻眼过后,云鹤长老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十分无奈地转身向安齐远与苏澈拱手致歉:“还请允许老朽代族长向二位致歉。”

    若不是这少根筋的族长自作主张地设了机关将苏澈给吸进来,安齐远一行人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找到结界所在。如今安齐远是进结界讨人,说起来是绝对的光明正大,而这脑子不够使的族长竟然还先对别人动了手……

    如今鸾凰族是正理歪理都占不住脚,赔礼道歉自不用说了,就是今天这被弄得遍地狼藉的主殿,也只得由他们鸾凰族来收拾残局。

    一想到这里,云鹤长老差点没生生喷出一口血来。

    安齐远原本还对这个擅自把苏澈给掳走的阿黄十分气恼,打算只要见着这人,即便不上十大酷刑,至少也要把他一口牙全都敲碎方能解恨。

    可如今看到那个已经不知所谓地跟虎先生玩做一团的少年,安齐远只能是没好气地看了阿黄一眼,然后走到苏澈身边,长臂一揽就把人给箍到了自己怀里。

    苏澈的鼻子被安齐远的胸膛撞得发疼,下意识地抬头想要数落这莫名发神经的安齐远一通,谁知却十分意外地听到安齐远闷闷地说了一句“这件事就算了”,反倒自己愣了愣,然后便被一种莫名的喜感给逗得轻笑起来。

    云鹤长老摇了摇头,对安齐远与苏澈道:“这主殿已不适合待客,请二位随我到别的地方,你们所提的要借用赤巢一事还需细细商谈。”

    原本跟虎先生逗得正欢的阿黄听到云鹤长老提起赤巢,立刻从毛堆中抬起头,恶狠狠地指着安齐远道:“你这家伙还想借用我族的圣物赤巢?没门!别说门了,就是窗也没有!”

    可惜阿黄原本整齐的发髻早就在方才的打斗和与虎先生的玩闹中弄得乱七八糟了,即便阿黄如今刻意想摆出凶神恶煞的气场,可这幅尊容也实在让人怕不起来。

    见阿黄一边跳下来一边指着安齐远骂,虎先生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十分沮丧地低头看着在那跳脚的阿黄。

    安齐远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虎先生突然伸出粉嫩的大舌头舔了阿黄一下。

    阿黄哪里会对虎先生有所防备,被这样的大舌头突如其来地一舔,脚下一个不稳,立马就被掀倒在地了。

    “你这老虎!”

    阿黄半边身子都是虎先生的口水,散乱的头发更是直接贴到了脸皮上。

    阿黄原本气急败坏地想要责备捣乱的虎先生一句,可看到虎先生在见到他意外摔倒的时候赶紧用爪子捂住眼睛的滑稽样子,就什么赌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澈忍俊不禁地劝道:“阿黄别恼,其实要借用赤巢的人是我而不是安齐远。”

    苏澈此言一出,阿黄立刻吃惊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已经将苏澈弄到结界中有一段时日了,苏澈虽然不断地告诉他外面世界的山河地貌和修真界的种种趣事,但却鲜少提及自己的事情。

    苏澈天赋不好修为极低的事阿黄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对苏澈这般放心。但他认识苏澈越久,从苏澈那了解到的事情越多,就越发觉得苏澈那悠然自得的气度、开阔的眼界和对各种事情的透彻见解,都与他现下这中下之姿的身份不相契合。

    也许,这其间也有许多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故事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里,阿黄的兴致也完全被吊了起来,甚至连虎先生也懒得搭理了。

    只见他三蹦两跳地凑到了苏澈面前,往前拱了拱脑袋,状似撒娇地拽着苏澈的袖子道:“阿澈,快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借用赤巢嘛!”

    安齐远见阿黄这般没脸没皮地凑了过来,立刻黑着脸将阿黄拽着苏澈的手给打掉。

    “说话便说话,拉拉扯扯地作甚!”

    阿黄朝安齐远吐了舌头:“要你管!你以为你是阿澈的谁啊?!”

    眼看这剑拔弩张的两人又要掐起架来,苏澈十分无奈地揉了揉自己发疼的眉心。

    “我说你们真是够了……”

    谁知苏澈的话都还没说完,便看方才紧闭的那扇高大的石门又再度缓缓打开。只见龙潜和杜遥由另一位鸾凰族的长老引着进到了主殿里来。

    一开始,龙潜和杜遥也被鸾凰族美轮美奂的玉环楼所吸引,想着这主殿之中的光景应该更会使人赞叹,可谁知这石门一打开,里头竟然是这样一幅鸡飞蛋打的狼藉之象,也不禁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族长?”

    见到满地碎砾的白鹭长老大惊失色,想当然地以为是外族人为了抢夺赤巢先行动了手,立刻便想挥舞手中的法杖上前迎战。

    云鹤长老见状连忙喝止,那白鹭长老这时看到自家族长竟然黏着一个外族人不肯松手,又见云鹤一脸有苦说不出的模样,立刻就明白过来几分,大约猜到今日的局面十有八九又是因为那不靠谱的族长闯祸造成的了。

    苏澈见到龙潜和杜遥自然十分高兴,可往后一看却没发现法正的身影,心下十分疑惑。

    杜遥笑道:“法正宗主慈悲心肠,方才在进入结界时看到一群受伤的飞鸟便过去医治。村民见他如此神通广大,便拉着他去给家里的人或者畜治病去了,一时半会的估计还过不来。”

    苏澈闻言失笑,只得一边手挡着直想揍人的安齐远,另一边手拖着死活不肯松开他的阿黄,就这样三位一体地跟在云鹤长老身后挪了窝。

    待众人换了个完好无损的处所,这才终于能坐下来好好说话。

    在攀谈一番之后,苏澈这才知道,原来“阿黄”的真名只有一个“凰”字,并没有姓。平日里叫起来有些拗口,所以才在前面加了个音,叫起来就变成阿凰阿凰的了。

    因着这里是鸾凰族的结界,阿黄一开始也有意想要隐瞒自己的身份,自然不能透露出名字中的“凰”字。否则以苏澈这般聪明,定会立刻将这个名字与他的真实身份联想起来。

    这思来想去的,阿凰便只说自己是“阿黄”,这种普通的名字遍地都是,断然不会让别人起疑。

    “这么说来,这‘凰’字是只有鸾凰族的族长能用了?”苏澈问道。

    “是这样没错。”云鹤长老捋须笑答。

    鸾凰族既然以朱雀为尊,自然就会将兽类中的禽类当做是最高的等级,不仅族长是以“凰”为名,就连长老也是以其他禽类的名字为称。这样说来,鸾凰族中品级再低一些的修士或者普通村民的名字也都跟鸟类有关了。

    安齐远摸了摸下巴:“你们的族名为‘鸾凰’——既然你们族长名为‘凰’,这么说,应该还有一位‘鸾’了?”

    云鹤长老笑道:“安宗主高见。”

    “‘鸾’实则是为族长的配偶所留的字。只是自鸾凰族存在以来,虽都有一族之长,但未必能有‘鸾’。”

    众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看来这神秘万分的鸾凰族,真的有许多与其他修真宗脉不同之处。

    “《禽经》中有载:‘鸾,瑞鸟,一名鸡趣,首翼赤,曰丹凤。’其实,‘鸾’亦有‘凤’的意思。鸾凰族之所以能以灵禽为用,也正是因为我族之人继承了上古神兽朱雀的血脉。”

    “故而我族族长的产生,也必须是族里所有的孩童之中,那个拥有与朱雀最相近的血脉的孩子。”

    龙潜闻言不解道:“可朱雀与人类毕竟不同,血脉的延续自然不同。若说凤凰一类的仙兽是朱雀的后裔倒说得过去,可鸾凰族族人明明都是人类,又为何能继承朱雀的血脉?”

    见龙潜问到这个,阿凰十分恼怒地呛了龙潜一句:“问这么多做什么?罗里吧嗦的烦死人了!”

    看阿凰莫名发飙,杜遥倒是觉得有趣。

    “你说你发火就发火,还脸红个什么劲?”

    阿凰双手环胸,十分气恼地撇过头去:“要你管!”

    云鹤长老叹气道:“根据上古志异中的记载,我鸾凰族的祖先,乃是人类与神兽朱雀交配之后,诞下的同时拥有人类和朱雀两种血脉的后代。”

    “什么?!”

    众人一听皆吃惊不已,就连向来淡定的苏澈也不由得摔了手中的茶杯。

    作者有话要说:阿凰的设定十分有(qi)趣(pa)哦~

    第95章

    第95章


同类推荐: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桃桃多肉激情调教女仆培训学校绝品儿媳官路沉沦这群男人有毒(续更)王媛张刚她好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