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独步天下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知己难求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知己难求

    四位巫皇已经冲入三千世界之外的无极之地,应宗道、魔皇、监天使和那位中年雅士,他们四位巫皇的实力,足以将巫荒世界打得大陆沉沦,让诸多大陆变成一个死地,对于巫荒世界的巫士和凡人来说,简直是一场灭顶之灾。

    因此那位中年雅士才会驾驭血河战车,硬生生将监天使撞出巫荒世界,在无极之地与他决一生死!

    “那位中年雅士的模样,与我黄泉魔宗的项宗主,简直一模一样……”

    叶旭面色古怪,他曾经见过项籍宗主的尸体,被存放在黄泉魔宗的一个不起眼的秘境之中,如今这位宗主突然复生,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晁公韶面色更加古怪,嘀嘀咕咕道:“恩师诈尸了……”

    项宗主乃是与始皇帝同时期的强者,都是绝艳一时的天才人物,当年有如星帝和应宗道这般耀眼,不过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项宗主早已故去,死亡多时。

    这个老古董突然冒出来,不但叶旭觉得奇怪,甚至连他的得意门生晁公韶也觉得恩师诈尸了。

    “没想到黄泉魔宗,居然有一位巫皇隐藏下来……”

    星帝的声音传来,叶旭循声看去,只见这位星宫之主,新晋的巫皇轻轻向自己走来。

    晁公韶等人如临大敌,毕竟星帝与应宗道之间恩怨颇多,两人几乎是一路较量到如今,不知战斗过多少次。

    如今应宗道和项宗主不在,恐怕整个黄泉魔宗包括叶旭,都无法阻止这位年轻的巫皇。

    星帝虽然没有应宗道那般,隐匿了自己的修为,但巫皇毕竟是巫皇,就算处于虚弱期,也不是圣主级的高手所能抗衡!

    “叶圣主,我的周天星宫,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吧?”星帝似笑非笑,对晁公韶等人视若不见,只盯住叶旭一人。

    叶旭取出周天星宫,随手丢还给他。

    星帝收了星宫,目光闪动,向应宗道等人离开的方向看去,沉默不语。

    “星帝难道也想插手一战?”叶旭笑道。

    星帝扫他一眼,冷笑道:“应宗道、项籍加上魔皇,未必会是监天使的对手,这四位巫皇多半要两败俱伤。这个时候,我若是助应宗道,则应宗道胜,我若是助监天使,则监天使胜。”

    他重重握拳,森然道:“他们的生死,都在我一念之间!”

    叶旭点头道:“确实如此。星帝,你的修为虽然不如他们四人之中的任何一人,但掌控大周天星斗大阵和星河宙光大阵,这两件禁宝合并,威力几乎不逊于圣宝,再加上你的星河宙光体,你的实力,比应师兄等人逊色不了多少。”

    星帝听到他说自己不如那几人,脸色一沉:“这样对我说话,难道你不怕我去助监天使,将应宗道项籍和魔皇等人统统宰了?”

    他冷笑道:“他们三人死后,这巫荒世界,便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我会成为巫荒世界乃至于恒古魔域的统治者,成就万载霸业!”

    “你的心志已经是巫皇,无论我说什么,恐怕都无法改变你的内心吧?”

    叶旭淡淡道:“不知道你的这一念,到底是什么?”

    “石某一出生,便得天地宠爱,星河宙光从天而降,恩师视我为天下间第一的资质,无数人羡慕,而我的确没有辜负他的厚爱,修为突飞猛进,各种心法禁法轻易便可以修成,可谓是事事顺心,一片坦途。”

    他淡淡一笑,声音低沉道:“甚至我若成为巫皇之后,进入天界都不必在天界巨头的阴影下苦苦求生存,我星宫的天界祖师已经为我安排下阳光大道,让我在天界也可以事事顺心,一帆风顺的冲刺更高的境界。不过……自从我遇到应宗道,便开始不顺了!”

    星帝低头注视自己的双手,他的手掌洁白如玉,找不到一丝的瑕疵,手指修长秀气,就算是女人也要羡慕他拥有这样一双妙手。

    “这小子,什么都不如我,什么都比我差,但遇到他,我便屡次受挫。我这一双手,轰过应宗道不知多少拳,始终未能将他打死……”

    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也轰过我不知多少拳,有时候我都认为自己会捱不下去,会被他活活打死!我这一生最大的希望,便是用这一双手击败他……”

    他抬起头,仰望星空,低声道:“知己难求啊……”

    星帝突然大笑道:“尤其是能与自己不断战斗,不断促使自己提升进步的知己,更加难求。石某此生得一知己,无憾了!”

    他全力催动周天星宫,只见这件禁宝散发出越来越强的悸动,威能澎湃,他的修为极端强横,周天星宫的心法运转,甚至拉扯得一颗颗星辰晃动,向巫荒世界接近,星力如柱,疯狂涌入他的身躯之中。

    他这是打算轰开已经关闭的通道,进入无极之地。

    “应劭,如果你被人打死了,让石某去哪里再找一个知己?何况,那监天使抢我仙灵之气,石某身为巫皇,这口气断然无法咽下!”

    周天星宫轰出,打穿巫荒世界壁垒,露出无极之地的辽阔无限的空间。

    他目光晃动,如同璀璨群星,大步向那条通道走去。

    “星帝且慢!”

    星帝回头看去,只见叶旭笑眯眯飞来,玉楼悬空,一股股仙灵之气涤荡,从玉楼中垂下,笑道:“上次咱们联手对抗帝慧,抢了帝慧的仙灵之气,你的那一份儿,一直存放在叶某这里。星帝你大度,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占了你的那份儿,叶某很是惭愧,这些曰子一直扪心自问,大受良心煎熬,每曰以泪洗面。这两成的仙灵之气,还请星帝收下,叶某万万不能再受到一分煎熬了。”

    “良心煎熬?”

    星帝直直的看着他,眼角肌肉跳动不休,冷哼道:“你以为我处于虚弱期,便会被监天使打死,这才将仙灵之气给我?”

    叶旭眨眨眼睛,星帝默然,将这两成的仙灵之气收下,颔首道:“不错,石某在五大巫皇之中,修为最为薄弱,的确有可能会被监天使打死。”

    他很少承认自己不如他人,此刻恐怕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承认自己的不足之处。

    “不过叶少保,你以为这两成的仙灵之气,便可以让石某忘记你的所作所为,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星帝卷起两座大阵,手托周天星宫,大步走入通道之中,声音遥遥传来:“待我杀了监天使,再与应宗道一决胜负,击败应宗道之后,我便会一把捏死你!”

    “当世之豪杰……”

    叶旭目送他离去,心中默默道:“能与应师兄并列的人,果然不可小觑啊……既然星帝赶去助阵,那么我便无需去了。”

    晁公韶等人也松了口气,若是应宗道、项籍和魔皇三位巫皇联手,依旧不能诛杀监天使,那么星帝的加入,便可以让天平向应宗道这一方倾斜,诛杀监天使应该不在话下。

    轰!

    虚空突然剧烈抖动,只见天空再次裂开,无穷无尽的魔气蜂拥从虚空洞口中扑出,露出恒古魔域那浩瀚无边的地狱世界。

    叶旭心中一惊,急忙看去,只见那个洞口之中传来巫皇镇压天地的气息,一名虬髯大汉肩扛大斧,从洞口中跃出,目光四下扫视,哈哈大笑道:“摩罗天,你留下一尊化身对付我姚公鼎,企图桃代李僵,逃出我的追杀,不过你打错算盘了,你的化身已经被我一斧劈了!如今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到哪里!”

    “恒古魔域的监天使!”叶旭心中大震,这个自称是姚公鼎的大汉,一定是恒古魔域的监天使,此人追杀魔皇数百年,将魔皇追得四处躲藏,实力远比魔皇深厚!

    魔皇此次只是将他甩脱,并没有实力除掉他,而是打算借助应宗道之手,联手诛杀此人!

    只见那位大汉目光四下扫视,突然面色凝重,拎起大斧,直直注视应宗道等人离去时的通道痕迹,喃喃道:“五位巫皇在此地战斗过,其中除了摩罗天那混蛋,居然还有巫荒世界的监天使,滕侯的气息。三位巫皇围攻滕侯,又有一位巫皇随后也跟了过去,巫荒世界,什么时候突然间多出了三位巫皇……”

    他虽然没有看到应宗道、项籍和摩罗天暗算监天使的行为,但却根据虚空中留下的痕迹,几乎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推演出来,看似一个粗人,实际上却心细如发!

    “魔皇既然与他们联手,除掉滕侯,想必是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协议。”

    那虬髯大汉森然一笑:“他们除掉滕侯之后,下一刻要除掉的,想必便是我了!作死,真是作死,我武圣殿奉命于天,下界狂徒,居然敢冒犯天威,死不足惜!”

    他一斧劈去,天穹陡然裂开,这虬髯大汉昂首挺胸,杀气腾腾,迈步走了进去。

    叶旭长长吸了口气,眼中精光闪动,回头看向晁公韶,沉声道:“师伯,我若是一去不回,宗主之位,便由你来担当!”

    晁公韶呆了呆,还未回过神来,只见叶旭陡然祭起瑶池天船,轰的一声冲破巫荒世界的壁垒,驶入无极之地!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我家夫君已黑化_御书屋玄煌觅仙路独步天下不朽丹神剑动山河仙河风暴横行霸道